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评推《佣兵天下》--King_Amy评推
    书号:120

    作者对作品的简介:是历史造就了英雄,还是英雄造就了历史?

    这一直是很难辨析关系,但是,就从红月历203年开始,以一个小佣兵身份进入艾米大陆史的艾米.哈伯来看,前10年,是历史在造就英雄,而后10年,则是英雄与历史的共舞。

    ――大陆史学家艾米的第十二代玄孙尼尔.哈伯研究手迹

    总评:我很早就想为写点什么,而今天终于有了机会.是我初入奇幻文学时最先看的一本书,它当时每一次更新是那么让我魂牵梦绕,每一次让我在不知不觉中泪流满面,也许是年少轻狂也许是初入文学也许是别的什么,但它永远是让我一次次感动的书,每一次从头到尾阅读都会被感动.做为奇幻文学早期的作品是异世大陆中的佳品.它的语言妙趣横生幽默诙谐,其中艾米,哈尔克.大青山,池傲天更是被描写的活灵活现有如真人般跃然纸上仿佛象是有血有肉的朋友就生活在你的身边.而配角们也各有各的性格:雷葛的猥琐中带着他特有的善良在最后关头舍身成就了艾米,绿儿的懒惰中有着它的聪明伶俐也有着对大青山的爱这也是大青山最后为它舍去生命的原因,莹,这个只应出现在梦中的女孩带着她永远不变的白色一如她的纯洁使人心碎,我可以感受到她对艾米的爱几乎可以让世界为之动容,也可以感受到自古忠义难两全时的痛苦.灵宝儿虽然在莹走后也没能代替莹在艾米心中的位置但她以一个少女最真诚的爱和一点点对心中英雄的崇拜来到了艾米的身边她可爱的让所有人都不能对她生一点点的气,她用她的可爱在和艾米心中那个知性的女孩做着永远的抗争,虽然结果必将是失败,她也永不放弃.还有易海兰那个沉默着的男人用他的智慧沉默着看着一切.塔扬那个永远神秘且邪恶的牧师在池傲天最困难是神秘出现在事情结束后神秘消失.等等等等有太说有血有肉的人物在佣兵天下着大舞台上尽情展示着自己让我们记住他们的一点一滴.

    情节:A++(因为它未象,这类小说开创了一个新的小说流派,但情节跌宕起伏,为人物的遭遇而心动,且总有意料之外的惊喜.)

    人物设定:S(每个人物就象你的朋友一样在你身边,而你还会不自觉的学习某个人物)

    更新速度:B(因为已经全本应不与置评但其中间有段时间停止更新,所以级别下降)

    文笔:S(目前本书已经出版作者常为游戏背景写作,文笔突出)

    举例情节:

    艾米诺尔大陆腹地花语草原,红太阳逐渐向西偏斜,黑太阳从遥远的东天快速赶超了过来,远处雪山在地下拉出了长长的影子。

    远远的,草原上小商旅们踩出来的弯弯小径出现了几个旅者,他们行进明显速度比一般的商旅要快很多。

    哦,原来是佣兵。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剑士,背后背着一把几乎和他等高的双手大剑;身边是一个女性,和其他几个旅者风尘仆仆样子不同的是,女孩全身上下都异常洁净,绿色的头发后面露出短弓的弓梢,箭壶里插着不同颜色的箭羽,估计是加持了不同的魔法,看得出女孩和大剑士的关系相当特殊,不时会把手搭在大剑士的手臂上;在他们的后边是一个非常高大的战士,远远地从头型上看去象是一个半兽人,众神大战后,这个来自蛮荒大陆的种族在艾米诺尔大陆上也扎下了根,他一只手拉住背后的巨大行囊,手上的经脉象蚯蚓一样蜿蜒着,他的行囊在整个队伍中显然是最大的;在他的后面是一个另外一个剑士,身材高瘦,很奇怪的是他没有穿盔甲,看到他腰里细长的剑大部分人都会释然,明显这是一个最近一百多年来刚刚串红的职业??魔剑士,据说是同时会魔法和剑士;最后面是一个最近十几年来很少见到的魔法师,乱蓬蓬的头发,应该散发着很多年前的味道,汗水和灰尘把脸涂的色彩斑斓,法杖被当成手杖在使用,年纪相当大了……

    “当年这里根本没有那座高耸入云的雪山,完全一马平川,纵马走一天一夜也不会也不会遇到这样的小山坡。咳……咳……”队伍最后传来老法师苍老疲惫的声音。

    “那后来怎么有了?”小女孩好奇的问。

    “还不是众神大战时留下来的?据说这是冰系上位精灵和土系上位精灵最后决斗的地方,上位神的力量足以移山填海了……咳……咳……这个该死的小山坡。”老法师抱怨着山坡。

    旅者队伍翻过小山坡,看到山坡另外一边,一块岩石后面坐着一个老人,老人前面的草地上,放养着几十只山羊,和风徐徐吹过,老人苍发轻轻颤动,山羊们不耐烦的把**尾巴尖晃动了两下接着吃草了。

    再远一些的地方有一条弯弯的小河,风从河的那边吹来带着迷人的湿气。早晨起大早赶路的旅者看到这难得的阴凉地还有水源可以补充,旅者们不约而同的放下了行囊决定休息一会,躲躲头上的傲阳。

    “老先生,打搅了……”大剑士把双手剑解下来,一边打招呼一边走了过来。

    走到跟前,大剑士才发现老人相当的老,眼窝深深地凹了进去,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脸上全是皱纹,古铜色的皱纹里说不定藏了多少尘土,佝偻着肩膀,数不清的补丁却无法缝补衣服上所有的口子。

    察觉到身后来了人,老人回头大声说:“小伙子,你说什么?老了,听不到了。”女孩眼尖,清楚地看到老人回头间苍发上抖落了黄白色的寄生虫,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大剑士也发现了,下意识地闪了一下头,躲开了飞来的活物,老人眼中流过一丝异样:“老了,讨人闲了……”老人真的耳朵背了,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自言自语象打雷一样传出很远。大剑士的脸上露出些许尴尬的表情。

    “老人家,我们想在这里休息一会,躲躲太阳。”大剑士大声的喊了起来。

    “老头,你那羊卖给我一只,想吃肉了。”一个更大的声音鲁莽地从后面传来,话音没有落,一个闪亮的银币象石头一样砸在了老人的肩膀上,弹落在地下。半兽人象猛虎一样扑向了山坡上的山羊。

    老人急了,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踉跄了跑了过去:“不要呀,不要杀我的羊??”他一把拉住半兽人的袖子,想拉住半兽人。

    “不要伤害老先生。”远近几个佣兵同时喊了起来。

    强壮的半兽人一只手把老人按在地上,另外一只手抓过一只满意的山羊,冲山羊的脖子大口咬了下去,血立刻顺着半兽人的嘴角流了下来。山羊白色的眼球中快速充满了血丝,哀怨的咩咩了两声就不在发出任何声响。

    老人无助地蹲在了地下,喃喃的说着:“为什么要杀我的羊?为什么?难道死的还不够多么?为什么要牺牲可怜的羊?为什么要牺牲可怜的花……”

    大剑士脸上露出了深深的歉意:“老先生,我们的伙伴习惯吃活的动物,过去的10天他都吃干粮,实在是……这是一个金币,应该可以买几只羊了……”

    老人冷冷地用手推开了金币,佝偻着身体手脚并用地爬到另外一块石头的后面,默默的看着眼前的草原和惊恐的小羊群。

    大剑士把金币放在了一个明显的石头上,回到了伙伴中。

    半兽人喝完了羊血,用血淋淋的手把羊皮扒了下来,从靴子里拔出匕首在羊身上划出一个个细长的口子,往里面撒了些盐,用羊皮把羊躯体包好,浅浅埋在了地下,就地支起了篝火??看的出,这是相当有经验的冒险者,否则不会知道佣兵们快速烤肉的办法。

    刚才异样的情景,让几个佣兵都失去了交谈的兴趣,简单地就着水吃了几口干粮,无语地看着半兽人着急的把羊肉从地下挖了起来,半生不熟的吃了起来,血水滴答到地上。同样的事情太多了,更不知道替他擦了多少**,几个伙伴也不知道该对这个野蛮的伙伴说些什么了,如果不是看在这个家伙实在,战争中总冲在最前面,互相之间都还有救命的经历,早就该把这个家伙踢出队伍了。

    突然,起风了,从遥远的天际一卷一卷的白云象是野马一样伴随着风奔踏而来。奇怪的是,当白云吹到小山坡的上方时,象是撞到了墙上不再前行,而是四散飞舞。

    正在收拾临时营地的佣兵们也发现了这个奇怪的现象,所有人都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众目睽睽之下,天上的白云继续着自己的惊世之举,一部分白云迅速变成红,象火焰一样在天空中跳跃起舞;另外一部分白云缥缈着发出金色的光彩,旋转在风中袅袅而起;中间的白云象是突然化成了千年的雪山,凝固了起来,接着云彩色四周散射出七彩的光芒。三种不同的云团迅速扩大着,象是山峦一样层层叠障。

    眼前的景象已经超越了人类已知的范畴,连最为博闻广记的老法师都没有听说过眼前云彩的异状,探险者们都惊呆了。

    几声清脆的鸣叫从远天传来,嘶鸣再次响起,已经是象雷鸣一样在冒险者头上隆隆而起。

    老法师的脸色瞬息数变,在最后一声嘶鸣响起时,老法师颤抖的吐出了一个字节:“龙……”

    龙?只有龙吟才会这样响彻于九天之上,如同落雷一样直入九地之下,也只有龙会有这样追风赶月的速度。

    冒险者脑海里刚刚描绘出传说中龙的模样,三个巨大的龙头已经从云中出现,遮天蔽日的龙翼在云霭中忽隐忽现。

    并不是所有的冒险者都会成为屠龙勇者,更不是所有的冒险者都想成为屠龙勇者,起码这个佣兵小团队就不想,可是,当三个庞然大物突然出现在面前,总不能客气打个招呼或者说一句:“巨龙先生,你吃了吗?”就简单的把它们打发走吧。战士们立刻拔出各自的武器,把魔法师和弓箭手围在中间。

    即使是大脑简单如半兽人也清楚的获知,这是一场没有任何胜算的战争,三只巨龙足以毁灭一个小的国家,冒险者们的步子已经显得沉重起来。

    三只巨龙突然从空中缓缓落下,此时冒险者才发现,在每只巨龙的身上都有一个骑士?

    龙骑士?据说在泛大陆领域内一共只有20个左右的龙骑士,想不到今天能够一下子遇到三个。

    看到是龙骑士,几个冒险者的心都落在了肚子里,龙骑士无疑是实力和美德的象征词,无论如何龙骑士不会“欺凌”他们吧……

    巨兽鹏大的巨翼舒展在空中,象小山一样的身躯慢慢悬浮在离地面几米高的空中,三个龙骑士翻身从龙背上跃了下来,他们身上散发着红色、金色、七彩的光芒,他们缓缓的走了几步……他们缓缓的在空中走了几步,他们是悬空的走了几步!

    七彩云霭

    龙

    龙骑士

    悬空而行的人

    ……

    短短的几分钟内,接连而来的怪事已经让冒险者以为自己堕入了奇异的梦境,这一定不是真的,否则人怎么会在空中走步?

    三个骑士缓步走到刚才那个衣衫褴缕的老人身边,好像生怕惊动了什么。

    老人显然也感受到了什么,抬起头漠然看着眼前三个奇怪的遍身散发出光芒的龙骑士。

    中间的骑士恭敬的向老者抱肩施礼:“尊敬的王者,毕哈莫丝哈、诺耶尼、凌非烟奉我们的主向您请安了。”

    不远处,老魔法师听到三个古怪的名字几乎要跳了起来,语气颤抖着说出了三个名字:“日神、火神、凌云战神……”

    传说中,天上有神,否则也不会有众神大战,传说中,凌云战神是在众神大战后期被创世神从人类战士中破格封神的。难道他们就是真的神明?

    破落老人无声无语,就象眼前没有任何东西一样。

    日神的语气极为缓和谦逊,在话语中用了多个敬词:“王,多年不见,主十分想念,因此委托我们来给您作封神仪式,他希望您能够成为和他齐名的上位智慧神……”

    旁边的凌云战神显得更是恭顺:“我的王,这个位置已经为您留了90年了。”

    “你们是想来告诉我,我离离开这个世界的时间不长了吧。”老人突然冒了一句。

    凌云战神身躯微微一颤:“世上没有任何事物可以遮掩王的慧眼。”

    老人缓缓站了起来,风中,苍发飘飘而起,破烂的衣衫亦随风起荡:“90年前,我说过,我不要封神,我只要我的兄弟可以复活,我只要可以拥有自己的爱人,”苍老的声音在天地间越来越响,“我只要众神不再把人类当成棋子;今天,我还要说这些话,我不要封神,如果他还想做些什么好事的话,就让时光倒流,让我回到战争之前,让我回到雪原……”

    三个神祉深深地垂下了头,凌云战神突然对这个破烂老人行了人类骑士向国王行的跪膝礼,语音激动:“我的王,过去的一切让我们无法忘怀,过去的……”

    老人显然不想再听下去,扔出来一个黑色的小石子准确打在最大的一只山羊的左角上,山羊抬头看了看他,咩咩的叫了几声提醒自己的伙伴跟着自己走。

    老人踉跄的走过了三个神氏的身边,从跪倒的凌云战神身边走过的时候,随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战神面前的土壤顿时被打湿:“王,难道您真的要消失在风中……”

    “呵……”老人的背更加佝偻了:“只有消失在风中,或许才可以找到雪原中的兄弟。”

    三只巨龙畏缩的给老人让开了路。

    老人艰难的抬起手笔,在空中画了几个古咒语符号,前面的头羊带着羊群踏着小河的波纹越过了小河,更加孤独寥落的话语从河那边传来:“人,虽然是被神所创造,但是从那一天起,就有了想要把握自己命运的念头;或许人类没有神那样寿命无限,但是人类向往自由的思想却和神一样高贵。”

    冒险者中反映最迟钝的半兽人突然重重跪倒在地,额头、四肢着地,给远去的老人施以半兽人最崇高的五心着地大礼。

    看着如此激动的半兽人,老法师似乎想起了什么:“难道他……就是靠武力征服了兽人心灵的王?”

    “什么王?”小女孩显然对历史不熟悉。

    “王,当然是我们的王,除了他,谁还有资格获得神界、龙界、魔界、泛大陆生灵中王者的称号。”老魔法师语气中充满了骄傲。

    选自-----封神:夕阳无限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