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1章 动乱
    “你说什么?”东尼.卡尔波斯五世脸色一沉,低声喝问道,手掌卡尔波斯国千万条生命的君王之威显露无疑,在东尼.卡尔波斯五世的问声下,报告消息的兵卫双脚不禁地有些颤抖了起来。

    “单是声音就有如此威势,恐怕不单是身为人君之威,实力的气势也是不弱。”看到东尼.卡尔波斯五世身上散发出淡淡沉重的气息,若不认真察觉,真的会以为那是人君之威而忽略掉其中的强大气息。

    缘风暗暗地看着东尼.卡尔波斯五世,这位人君果然是一名深不可测的强者,但为什么会伪装病弱,脸色苍白呢?而且看希露的样子,似乎也并不知情。

    估计是与希露之前口中所说,那暗中压制着两个王国的神秘强者有关吧。

    “不仅如此,其他城市大部分军队都擅自离守,聚集在离帝都百里之外,已经有造反叛乱的嫌疑。”兵卫身体因东尼.卡尔波斯五世的压迫力而微微地颤抖着,再次汇报道。

    真不愧是寡人的好儿子,连我都没发现到他的举动,现在看来是忍不住了,你大王兄看来是不肯把这王位让给你了。”东尼.卡尔波斯五世嘴角**了几下,再看着希露苦涩地说道。

    “造反叛乱?父王说两位王兄?”希露轻掩着小嘴惊道,她虽然想过两位王兄会对她下毒手,但万万没想到他们会有举兵造反的胆量。

    “好女儿,难道你真的认为你大王兄和你二王兄一样那么愚笨么?你二王兄估计不是跟你大王兄一起造反,而是被你大王兄抓走了。”东尼.卡尔波斯五世缓缓地摇头道。

    “您是说!?”希露刚是一脸疑惑,接着猛然惊醒,带着不可思议地神色说道:“您是说大王兄一直以来都是刻意假装愚笨无能的吗?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你是我国的君王圣女!”东尼.卡尔波斯五世说道,让希露是一脸不解,似乎不懂东尼.卡尔波斯五世口中所说的君王圣女是什么。

    “历代以来,每代王子公主出生,都会经由王家暗中培养的命运星术师结算天命,拥有君王之运的,王子称为天子,公主称为圣女,拥有此运的,不管你自身愿不愿意,都必须成为君主,因为拥有君王之运的君王会给国家、百姓带来昌盛、繁荣!

    如果当代诞生的王家子孙之中没有君王之命的,则由大子继承王位。我卡尔波斯国已经百年没有出现拥有君王之运的子孙了,但你一出生,群星齐亮,照耀王都,星术师都能推算到你身上浓厚的君王气息,你是百年来第一个君王圣女,因此王位的继承人由你大王兄改变位你,你必须是继我之后,下一任的女王。如果其他王子公主不服刻意造反,将剥夺王名,轻则降为平民,重则斩杀,这是卡尔波斯国历代以来的规矩。”东尼.卡尔波斯五世说道。

    “不可能,为什么我没有听过这种事!?”希露带着难以置信地神色说道,东尼.卡尔波斯五世苦笑地摇摇头,说道:“你从小,寡人就命人教你治国之道,亲近百姓,以未来一国之君而培养,父王没有告诉你,只是不想你身上担任着太大的负担,只有到你有意继承王位,寡人再正式让位。”

    “怪不得怪不得我从王宫不少年迈的仆人口中听来,大王兄原本出色优秀、奇慧聪资,但却在我诞生之后像变成了另一个人似的,无能、软弱、好女色、这一切都是装出来的?”希露捂住小嘴惊道,如果真是这样,那她这位大王兄未免太可怕了,为了得到王位,这么多年来居然一直装疯弄傻,然后在暗中集结力量,为了就是争夺原本该属于他的王位么?

    缘风一直静静地吃着饭,时而喂上几口小斗狼,看神色并没有怎么在意东尼.卡尔波斯五世和希露的对话,对他来说,这场王家内战早就开幕,他自己只是在这场内战快到**的时候被拉来的其中一人罢了,但这并不重要,他只要保护好希露,直到确认她不会再有危险后就能离开了。

    对话的同时,一直暗暗观察着他的东尼.卡尔波斯五世有些意外,此刻东尼.卡尔波斯五世终于能肯定,缘风根本对他这国家的事没有丝毫兴趣。话可以说谎,但眼神和气息并不会作假,东尼.卡尔波斯五世能感觉到缘风那淡漠如镜,悠长稳定的气息,那是一个属于局外人的心态。

    “或许此人可信。”东尼.卡尔波斯五世心里暗暗地想道。

    “父王,如果大王兄能成为一名仁君、有足够的实力做为一位好君王,王位也许并不一定要由我来做,而且一单大战起来,苦的只会是百姓呀,我不愿意看到家人相残,更不愿意看到百姓受苦。”

    希露沉默了一会,看向东尼.卡尔波斯五世说道,她会争取王位是因为两位王兄愚笨,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即使她自己不当王,国家依然昌盛繁荣,对希露来说那自然是最好,她便可以放下公主之位,去与天凌一起。

    “这恐怕也是由不得你呀,希露。这是我们王家数百年以来一直流传至今的王规,即使是君王也不得改变,也因为如此,我卡尔波斯国才会如此昌盛数百年之久,虽然父王对你有所歉意,但唯独这一点不能有任何改变。”东尼.卡尔波斯五世摇了摇头,以不允许有任何改变的绝对语气说道。

    “可是父王”希露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东尼.卡尔波斯五世打断道:“我意已决,不允许有任何改变,来人,传令下去,宣告帝都里所有人民避难,城卫军、王家军全部聚集,准备好战斗,逃跑着斩,动摇人心的杀,速命三大将军来王城里见我。”打断希露之后,东尼.卡尔波斯五世一连串的命令吩咐下去,言举之间,君王之威显露无疑,威严无比。

    “一会将军们来,你也参与这次会议吧。至于缘风阁下,请先休息一会,晚上寡人有事要与你商量。”东尼.卡尔波斯五世吩咐完后,再看向了缘风说道。

    “恩?”缘风有些意外,他不明白这位君王和自己有什么话题,要晚上会见自己,而且还是自己商量事情?头脑转动间,缘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也没有说话,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东尼.卡尔波斯五世点点头,和聪明人说话果然省事,这才起身带着希露,离开了食厅。

    “对不起!请再给我来多几份肥牛肉!还有!这个是什么肉?很好吃啊,也再给我多几份!”缘风对着旁边的佣人们说道。然后在佣人们惊讶的眼神中,和小斗狼继续对所有食物风卷残云中

    吃饱喝足之后,缘风才抱着小肚子圆滚滚,已经吃到吃不下的小斗狼,在仆人们的带领下,到属于他休息的地方去。

    在到了休息的房间之后,缘风吩咐那些仆人除了国王殿下和希露公主之外,其他人都莫要打扰他修炼后,才坐在属于他房间的小院中,感受着天空之上的万颗星辰,再一次修炼了起来,他要突破炎帝之境!

    即使再难再苦也是一样,因为缘风知道,只有踏入炎帝级别,他才算是真正有资格在大陆上占上一席之地,才算是正式开始向克狄诺皇室复仇!

    可惜,即使再怎么刻苦修炼,疯狂感悟,除了斗力已经被精纯到一个极限之后,缘风的修为就没有半分精进,也丝毫没有感悟到如何踏入炎帝之境的大门。

    “果然,一味的苦修并不意味着就能变得更强。”从修炼状态退出之后,缘风轻叹道。

    不过他也没有沮丧,要知道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他就从只是斗者的弱小佣兵,成为现在的战王颠峰,这种速度是任何人想都未曾想象到的。

    达至炎帝,除了苦修之外,天时、地利、机遇都很重要,也许前两个需求不大,最后的机遇到是最为关键,可机遇都是可遇而不可求,也许明天一悟就能成就炎帝,也许以后数年、数十年甚至百年时间都会停留在这一境界上,不然这大陆上的炎帝级强者也不会那么稀少。

    看了一眼睡得正熟的小斗狼,缘风还真有些羡慕这小家伙,只要吃饱喝足,随着时间的流逝,只要不断地成长进化,一单进入成熟期就能成为人闻皆变色的逆天神兽。

    也因为拥有这种恐怖的天赋与未来,所以整片大陆也就只有这么一只斗狼,怪不得之前前任斗狼未死之前对小斗狼说过,它们注定是孤独的一脉。

    “缘风大人,国王殿下命我等前来邀请您前去书房,国王殿下在那里等候您过去。”这时,庭院门口,一名王家兵卫毕恭毕敬地向缘风说道。

    这名王家兵卫实力同样不俗,做为国王手下的精英兵卫之一,同样拥有着战王级别的实力,但他能从缘风身上感觉得到,那是一股他无法超越的力量。

    强者为尊,这名王家兵卫对待缘风的态度,丝毫不在于国王之下。缘风点点头,也没有打扰小斗狼睡觉,整个人站了起来,大步踏去,跟着那名王家兵卫一同离去。

    看了一眼天色,已是半夜,这么晚才来找自己,而且还在书房,该不会那名卡尔波斯王难道好那一口吧?一想到这里,缘风打了一个寒颤,忙将这个可怕的念头从脑海中挥发掉。

    王宫虽然朴素,但占地范围却是极其惊人,两人足足走了近半个小时,从到了一间灯火通明的大殿之前,缘风知道,这就是国王东尼.卡尔波斯五世的书房了。

    “国王殿下有令,只让缘风大人您一人进去,在下就此离去。”王家兵卫向缘风恭敬地说道,然后缓缓离去。

    缘风皱着眉头看了一眼书房后,便直接走了上去,还未到门口,东尼.卡尔波斯五世的声音已经从门内传出:“缘风阁下,久你许久了,进来吧。”

    缘风微微一惊,他时刻都将自己的气息隐蔽得很好,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会轻易被敌人或战兽等发现,这是他常年佣兵生涯所养成的习惯。

    但他刚走到门口,东尼.卡尔波斯五世就刚好传出话来,也就是说,对方是刻意等他走到门口才说话的,能在自己气息隐蔽得很好的情况下轻易发现自己,与之前自己所感应到的一样,这位卡尔波斯王果然不是凡人。

    缘风打开门走了进去,便看到东尼.卡尔波斯五世正坐在一桌前,拿着一本书浏览着。

    见到缘风进来之后,这位卡尔波斯王才将目光从书上转移向缘风身上,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说道:“夜深了还打扰阁下,希望阁下不要介意。”

    “国王殿下言重了,有想专门挑这时间,相比国王殿下你应该有重要的话想和我说吧。”缘风淡淡地笑道。

    听了缘风的话之后,东尼.卡尔波斯五世眼神一亮,笑道:“和聪明人说话果然省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感觉到寡人并不只是一位平凡的君王。”

    缘风点点头,没有说话,他知道这位君王还有下文。

    “在这说话怕隔墙有耳,阁下随寡人来吧。”东尼.卡尔波斯五世站了起来,走到一书架前,轻轻地抽出了一本书,但并没有完全拿出来。

    只听到一声轻微的震动,在缘风惊讶的眼神下,书架居然缓缓地移动开来,露出了一个暗门出来!“没想到这个世界居然也有这种老掉牙的机关啊。”缘风心里感叹道。

    东尼.卡尔波斯五世看了一眼缘风,示意他跟着自己来,便领先走进了暗门。缘风考虑了半会,也跟着走了进去,两人都走进暗门之后,书架缓缓地移动回原来的位置,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