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 分离,江湖,酒
    独孤依儿看着面前闭目而坐的楚湘辰神情有些恍惚,他们在幽州城三天了。可是除了在街道上碰到多隆的那一次外,楚湘辰在也没有外出过一次,即使自己无论怎么要求,也没有改变。

    她发现她现在越来越看不懂对方了,不仅仅是这几天他每天都要沐浴斋戒,焚香打坐,几乎无时无刻的自修,还有那寡言少语的样子。

    慢慢的独孤依儿眼中闪过一丝悲伤,她对闭目打坐的楚湘辰道:“这些天,我明白了许多,我不想你那样,也许还有更适合你的剑道。难道你非要学那个吗?你应该知道那样的结果。”

    听到独孤依儿的话,楚湘辰慢慢的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对她道:“也许还有很多适合我的,但,这并不是我的终结,不过是第一个最适合我的选择罢了。”说完后,他又闭上了眼睛。

    “可是”独孤依儿想反驳,可是她咬了咬嘴唇,却又突然发现已两人现在的关系。她所有反驳的语言,都显得那样的苍白。最终她神情有些忧郁的道:“我不想去白家堡了,你也别去了行么?你身上的杀戮值如果在高的话,会遭到天罚的,那样的话,你这么久的努力就全部化为流水了。而且,杀戮并不一定可以解决问题。”

    “唉!”楚湘辰轻轻叹了口气,再次睁开眼睛就那么直直的看着独孤依儿,直到对方连耳垂也挂上一抹殷红后,才缓缓的道:“现在的江湖,很畸形,想要改变,必须要付出代价。而我,不想在这样的江湖呆下去,所以,既然无人能改变,那么,就由我来改变好了。杀戮,是唯一的办法,既然无人肯去背负,那么就由我去把。”

    “为什么?为什么是你?为什么要改变?难道现在这样不好吗?难道一定要血染整个九州,每天都生活在充斥着杀与被杀,每天都要提心吊胆,每天都要忍受着背叛与被背叛,才是你心中向往的江湖吗?”独孤依儿从未有过像现在一样激动的心情,本来她觉得跟在楚湘辰的身边,融入他的生活。可是她现在错了,她发现,其实,她一直是和对方生活在两个世界里。虽然三天的时间不长,但却已经足够她去了解一个人了。

    “呵!”一抹冷笑浮上嘴角,楚湘辰淡淡的道:“最起码那样,我会觉得这个江湖比较真实,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到处充斥着虚伪与谎言。”说完后,他也不理独孤依儿,拿起一直放在身边的碧幽自经离去,只有一句话还回荡其耳旁。

    “江湖,不该是这样的。真正的江湖,我会让它觉醒。到时,如果不能承受,那么,退出把。”

    独孤依儿愣愣的看着楚湘辰离去的背影,久久不语,因为她从未发现,对方是如此的陌生。

    离白家堡二十里外的一条小道上,楚湘辰骑着雪落一动不动的相是在等待着什么。

    果然,不出片刻,一辆马车渐渐使入他的眼线。

    马车是如此的普通,普通的几乎让人提不起丝毫的眼光,普通的任何一个玩家每天都要见上千百辆这样的马车,一样的款式,一样的缓慢。这是在驿站里,最最便宜的一种马车。

    可是,当这辆马车行使到这里时,却证明了此马车并不普通,因为这条道通往的方向只有一个,那就是白家堡。而白家堡在平时,是不会有马车通过的,因为这条到上已经被巨鲸帮的帮众封死。每隔一段距离,都会有一批巨鲸帮的帮众把守。

    楚湘辰会在这里,是因为他要去白家堡杀人,所以他已经把路上的所有巨鲸帮众杀死了,虽然经过两次事情以后巨鲸帮已经加派了人手守住这里,但是这并没有为他增加太大的难度。

    而从这辆马车来看,这车明显不会是去白家堡的,因为上白家堡的人绝对不会坐如此普通的马车,即使那车里的主人很穷。所以,这辆马车的来意已经很明显了,那就是它为楚湘辰而来。所以,楚湘辰的等待也很好解释了,他在等这辆马车,或者说他在等马车的主人。因为,自他出了幽州城后,一种被锁定的感觉让他十分的不自然。

    马车缓缓的使近,马车上的车夫脸上木纳没有表情是个最普通的NPC,因为盛世公司还没奢侈到为一位马夫增加智能。即使,这个游戏的主脑已经接管了游戏内的全部,可它显然也不会在这种NPC上浪费多余的内存耗量。

    马车在楚湘辰的身边停下,从马车里面伸出一只白皙,修长,整洁有力的手臂。楚湘辰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觉得那只女人似的手臂会很有力,可是他的知觉就是这么的告诉他的。

    接着,从马车上下来一为年约三十四五岁的男子。男子的脸俊秀而有些病态的苍白,只有在咳嗽的时候,那苍白的脸上才会闪现一丝不健康的嫣红。

    男子身穿一身朴实而有些拖沓的长衣大褂,他的左手自从下车后便垂在自己的身侧,笔直没有一丝颤抖或摇晃。而他的右手却握着一凭朱红色的酒瓶,不时的往嘴里噙着几口。

    楚湘辰没有多注意那个浑身上下都充满着魅力的男人,而是盯着他手中的酒瓶,他知道那个不大的酒瓶足可以装进二斤的酒,也知道此时酒瓶里装的正是他曾经在幽州城呆过的那家店里,店老板仅存不多的几坛女儿红。

    这章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随便弄了个唉,这两天吃葡萄吃多了,貌似口腔溃疡?整张嘴里都特难受,饭都吃不下莫非报应??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