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蹊跷的流感事件
    清晨,陈筠芸告别家人来和陈俊豪会合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一个垂头丧气的陈俊豪。陈筠芸和陈昂、于梦娇打过招呼,和那边坐着的肖世杰颌首微笑致意后,坐在恋人身边,低声问道:“怎么啦?出什么事了吗?”

    “筠芸!”陈俊豪撅着嘴可怜兮兮道,“爸妈他们欺负我!”

    男生努力表现出来的可怜表情落到陈筠芸眼中却是噗哧一声笑出来,陈筠芸笑道:“表情倒是很逼真,可惜如果眼睛泫然欲滴。不错,很有前途,继续努力没准将来你不打球了也能成为一个很好的影星。”

    陈昂、于梦娇一阵哈哈大笑,陈俊豪讪讪的摸着鼻子,哀叹道:“遇人不淑啊,我身边的人怎么都是这么缺乏同情心呢。”

    陈筠芸笑着张开双手啦好啦,我同情你我这儿坐,我安慰你!”那动作姿势像极了正在哄跌倒了的孩子自己爬起来的母亲。

    “不要!”陈俊豪一脸糗态。

    陈筠芸所有优点中有一条叫做:善解人意。和陈俊豪长达几年的爱情长跑两个人彼此已经是心有灵犀。陈筠芸能够明白陈俊豪夸张的表情中有多少真实的成分,玩笑过后陈俊豪没有坐过去陈筠芸却主动靠过去了,挽着青年的胳膊轻轻的摇了摇不过来那我只有我过来了。告诉我,伯父伯母怎么欺负你了?我给你说理去。”给陈筠芸明亮的眸子中温柔的目光注视着青年即使有一点失落和不满,也立刻烟消云散。陈俊豪整个融化在陈俊豪的温柔之中,嘿嘿傻笑着搂着女孩向坐在对面的父母示威:看到吧,筠芸站在我这边呢!

    于梦娇心中暗叹:真是个傻小子,看起来挺聪明的,给老婆三两句动听的话便迷得不知道东西南北了。父子俩都是一个德性呢!看看对面的儿子,再看看身边的丈夫,于梦娇眼中笑意盈盈。

    一边的肖世杰对于陈家的这一幕家庭轻喜剧一直是一言不发的冷眼旁观着,静静的坐在沙发上没有一点不耐烦的情绪。耐心是一个保镖的最基本素质,每天十几个小时跟着雇主百分之九十的时间都是这样被忽略在无所事事中度过。有时候让雇主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也是一个优秀保镖的技能之一。从这一点而言,肖世杰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保镖。

    陈昂、于梦娇终于结束了对儿子的调侃、欺负,话题再次回到肖世杰身上。陈俊豪也知道既定的事实已经不容改变,父母赶在最后的时刻将肖世杰推到他面前就是不容他有反对的机会。

    陈昂起身走进内屋,不久出来后一个信封推到肖世杰面前:“护照和机票,还有一张金卡供你在美国一切费用。一百万美元一下可以随意支付。”

    肖世杰毫不客气的接过来微微点头表示了解了。对于陈昂将这么大笔资金交给自己丝毫没有受宠若惊的表情。

    陈俊豪暗暗点头,对于肖世杰磊落从容的态度相当欣赏。如果非得得有一个人跟在身后,和自己形影不离,那陈俊豪也希望是一个超卓的人物。

    肖世杰至少不是一个在金钱权势面前前倨后恭的庸俗之徒!

    既然说服陈俊豪一切定下来了,而后一切简单了。陈俊豪和陈筠芸都赶上午的飞机回北京,眼看时间临近

    陈昂郑重的握住肖世杰的手:“以后犬子就拜托了!”

    “放心吧老板,我一定会尽全力保护陈少爷的周全的。”肖世杰依旧是不卑不亢,一如既往的从容沉稳,但称呼却变了,对于已经既成的雇佣关系他接受得相当快。

    陈昂不再嘱托,只是的握了握肖世杰的手便松开。而旁边陈俊豪闻言却苦笑了:“以后我们很长一段时间都要生活在一起,先统一一下称呼吧。坦白的说我不习惯少爷这个称呼,请叫我阿俊吧,我的亲人朋友都这么称呼我。肖先生的年纪是我父亲相差不是太多,如果不介意的话我称呼您一声杰叔怎么样?”

    肖世杰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向陈昂。陈昂点头道:“就照阿俊说的吧。以后也都不是外人每天陈少爷、肖先生的称呼着也着实别扭。”

    肖世杰点头道:“那就听你的。”

    陈家的小汽车前肖世杰为陈筠芸打开车门,陈筠芸没有立刻上车对肖世杰甜甜的一笑叫筠芸!”

    “筠芸小姐请上车吧。”

    陈筠芸没有上车,保持着笑容正视着肖世杰我筠芸!”

    另一边陈俊豪自己已经打开车门,闻言隔着汽车笑道:“杰叔你就听她的吧。”

    肖世杰不再坚持芸,上车吧!”

    陈筠芸盈盈一笑,道了声“谢谢”,轻巧的上车去了。

    ……

    告别父母,一路直奔省城机场,而后直飞北京,再之后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就是陈俊豪、陈筠芸这对恋人分别的时候了。

    机场,简单的行囊在肖世杰手中提着。一对恋人做最后的话别,久久的拥抱,此时无声胜有声,千言万语尽在这一个拥抱之中。当机场大厅再次响起“飞机即将起飞”的声音时候,终于要走了。

    陈筠芸已经是泪眼朦胧,一手捂着正抽噎的娇俏鼻子,右手做出挥手动作,但怎么看都像是茫然、机械的无意识动作。一步三回头,这短短的距离总还是要走完的,当陈俊豪的身影消失在门后好久,陈筠芸茫然的挥手动作才停止。木然的站在原地,好久没有任何动作,直到忽然一声手机铃声经她从木然状态中惊醒。

    陈筠芸略有些迟钝的掏出手机、打开――却是刚刚消失在登机门口的陈俊豪发来的信息。一个可爱的猪头,音乐随后响起,却是一首猪之歌。陈筠芸一听之下忍不住破泣为笑。

    ……

    飞机上陈俊豪自上飞机之后便一直有些闷闷不乐,纵使他非一般人物但终究还是不能避免离别的愁绪。而肖世杰上飞机之后便在陈俊豪旁边的位置坐下,见他闷闷不乐也不加劝阻,自顾自的取出一本书看起来。两人都是一言不发,气氛异常沉默。久久之后,肖世杰听见陈俊豪一声长长的叹息,再之后便再无任何声响。

    当肖世杰目光再一次从陈俊豪脸上滑过的时候,却看到自己保护的对象已经阖起双眼,背靠在靠椅上发着轻轻的鼾声――原来竟已经是睡去了。

    肖世杰愕然,哑然苦笑转头继续看自己的书。

    这一路二十几个小时陈俊豪就再也没有睁开过眼睛。而当飞机即将降落的时候,一直双目紧闭的他却倏然双眼睁开。明亮的双眸中锐利的神光闪过――这是精神饱满的标志。

    睡眠中的肖世杰感觉有人的手靠近自己左手手臂,双目倏然睁开右手已经条件发射般抓住了靠向自己手臂的那支手,就在他有进一步动作之后忽然醒悟,停住了。转头,果然是陈俊豪的笑容。

    陈俊豪微笑道:“原来你已经醒了,快下飞机了。”

    肖世杰松开自己的右手,微微点头道:“我知道了。”

    ……

    在洛杉矶下飞机,再从洛杉矶乘机转密苏里,中间的耽搁不过十分钟。十分钟后两人坐上了飞往密苏里哥伦比亚市的飞机。而肖世杰讶然的发现,飞机起飞十分钟护他的雇主再次进入了睡眠,轻轻的鼾声再次响起。肖世杰毫不怀疑陈俊豪是否真的进入睡眠,他很早之前就懂得判断真睡和假睡了

    “真是个睡虫。”肖世杰暗中苦笑。不过他对陈俊豪如此能睡并没有表型出更多的好奇和探究的想。身为一个保镖,另一个素质就是不要有太多的好奇心。

    ……

    在哥伦比亚市下飞机的时候并没有人前来接机。两人做出租车直接向市区、向陈俊豪的宿舍市区。路上陈俊豪给了史密斯一个电话:“我回来了,现在在车上!”

    史密斯电话里道:“我马上过来!”便匆匆挂上电话,听得出来他对于陈俊豪能够及时的赶回来非常高兴。

    回到学校卸下行囊。陈俊豪领着肖世杰走往自己的宿舍。陈俊豪提着一个小背包走在前面,肖世杰背着一个巨大的行囊,手头还拎着两个硕大的行李箱――这全是他自己的行囊,陈俊豪要帮忙也给拒绝了。

    打开宿舍门,一个多星期没有住人的宿舍有点气闷。陈俊豪打开门窗通风透气,肖世杰则放下行囊,四面观察自己所在的房间。小小的房间整理得相当干净,东西的摆放条理分明,房间内除了床头那张横幅没有任何饰品,整个房间简洁中透露出的是一种落落大方。阳台上窗帘打开后,冬天的阳光从窗口斜射近来更显得窗明几亮。肖世杰第一眼之后心底便升起一种天然的亲近感。可惜,虽然

    肖世杰还是忠实的提出了自己的想:“房间太小了,以后你不能住这儿了。我找到更大的房子以后

    陈俊豪迟疑道:“你要和我住在一起吗?”

    “当然!”肖世杰走道床头朝外面看看周围的情况,回头道,“除了是你的运动医生之外,我最主要的还是你的保镖。以后除了睡觉,我基本上会二十四小时跟在你身边。”

    陈俊豪道:“不能妥协吗?”祈求之意非常明显。

    “不能!”肖世杰的拒绝很坚决。

    陈俊豪叹息一声道:“好吧!

    肖世杰有些意外陈俊豪的配合。一般而言,这种有钱人的公子是不懂得妥协和退让的。虽然到目前为止陈俊豪给他的印象相当不错,但肖世杰并不认为他和其他有钱公子哥会有什么本质区别。肖世杰并不是对有钱人有偏见。但不可否认的是通常二世祖都比其他同年龄的青年身上存在着更多的毛病。

    史密斯很快就到了,见到陈俊豪之后首先第一个动作就是一把抓住陈俊豪的双臂,上下仔细的大量一番后道:“谢天谢地,总算你还没有什么毛病。”

    陈俊豪失笑道:“我都不知道原来教练这么紧张我呢,好感动。”

    史密斯见陈俊豪安然无恙心情大好,笑道:“那是当然,你现在可是球队的‘香饽饽密斯忽然爆出一句不伦不类的中国词语。

    陈俊豪转身给史密斯介绍肖世杰是和我一起从中国过来的肖世杰,我的运动医生。”他故意隐去了肖世杰保镖的身份。回头又对肖世杰道,“史密斯,密苏里篮球队主教练。”

    两人握手问好,肖世杰以一口流利的英语道:“很高兴见到了。我受杰克父母的雇佣以后将是杰克的私人运动医生。以后还请多多关照。”他竟然也知道陈俊豪的英文名字,看来来美国之前肖世杰确实对自己的雇主有过认真的研究。

    史密斯眼中闪过讶然的神色,不过还是握住对方的手道:“欢迎来到密苏里!”一阵客套话之后陈俊豪终于问起球队的情况,这也是他下飞机之后最迫切知道的情况:“杰森和麦克他们的情况怎么样了?”

    史密斯脸上的表情晴转多云,叹息一声道:“都没有大碍,不过出院后也得休息一段时间才能够重新上场。这些天他们上吐下泻,不好好修养体力是没有办恢复过来的。”

    “所有人都是吗?瑞克?保罗他们呢?也都是一样吗?”

    “他们几个好一点,没有麦克和杰森那么厉害。不过也是上吐下泻。说病毒性流行感冒只是一种说,我看更像是食物中毒。”

    陈俊豪惊道:“难道医生没哟确诊吗?”

    史密斯苦笑道:“医生的诊断结果就是病毒性流行感冒,可是我不怎么相信这个结果。别人可都没有出线上吐下泻的情况。按道理杰森他们都是篮球员,体质、抵抗力比普通人更强才对,没有理由比普通人的情况更严重才是啊。”

    陈俊豪转头向肖世杰看去,他不是医生吗?肖世杰微微沉吟,慎重道:“一般情况是这样没错,可是这并不是绝对的。如果他们之前吃过什么东西可以加重感冒症状也是也很有可能。当天在场的人全都生病了吗?”

    十四个人中有二十三个人。”

    肖世杰然道:“这么高的比例。”

    “怎么啦?”陈俊豪、史密斯异口同声,惊道。

    肖世杰慎重的斟酌遣词后道:“据我所知,可从来没有感冒有这么高的暴发率。他们现在的症状怎么样了?”

    “都已经好转了有几个已经出院回家修养了。不过后天的比赛是没有办赶上了。”

    肖世杰道:“那就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不过这么高的暴发率还是闻所未闻,这事透着蹊跷。”

    史密斯和陈俊豪相互看了一眼,再同时看向肖世杰。

    肖世杰抬眼看了看两人,简单的一句:“报案吧!”

    “报案?”陈俊豪、史密斯惊道。

    “仅仅凭着这么高的生病率就足以立案调查了。”肖世杰冷冷的道。

    “可是有这个必要吗?”陈俊豪道,看看肖世杰再看看史密斯。

    “报案,为什么不报!”史密斯回答倒是非常果断也非常坚决。球队的最近的状况让他焦头烂额也非常恼火。他根本没相信一个小小的感冒就让自己近乎整个球队的队员都躺倒医院里去。

    ……

    史密斯离开的时候是直奔警察局去的。留下陈俊豪在沙发上陷入沉默。肖世杰整理行囊收拾东西,没有打扰他的思考。

    难道这其中真的有什么蹊跷?想想肖世杰的话陈俊豪确实深以为然:没有感冒可以有这么高的发病率。疫病?陈俊豪微微思索之后便排除了这个可能,那些医生再、草率也不会这么大意,如果真是疫病密苏里的一众人应该早被隔离了才是。

    难道真是食物中毒?还是……有人……故意投毒?可是谁会干这种事情呢?想到球队一众球员的的发病可能是给人陷害,陈俊豪不由一阵恶寒。坐在沙发上心乱如麻,好久之后他终于想起抵达密苏里之后还没有打电话回去报平安。取出手机,走上阳台时扬起手中的手机问肖世杰道:“你不打个电话回去吗?”

    肖世杰微微点头自己有手机。”

    陈俊豪点点头,走上阳台,拨通号码。接着肖世杰听道:我到了……一路顺利……”“筠芸?还没有睡觉吗到了……”再后面就是恋人之间的窃窃私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