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六章 初凤
    “你怎么不也死在那里!!”这是成把雅鲁丢了这件事告诉长柏后,长柏给他的回答。

    成也比较聪明,在那天逃回去以后,并没有把这件事宣扬出去,只是对外宣称雅鲁到其他村落寻访去了,事实真相也仅仅告诉了喜一人,并让他在必要的时候稳定边境的状况。然后自己马不停蹄地跑回了雒城,向蜀族长老长柏报告了这件事。

    族长丢了!!

    这个消息对长柏来说无异是晴天霹雳,先不说蜀族立足未稳,族长对部族周边环境稳定起的作用,就说雅鲁对蚕族和蛇族两族联盟的重要性,恐怕不等外族发起进攻,蚕族内部先内乱了。

    不过长柏毕竟人老成精,在骂过成之后马上就冷静下来。

    在得知成后来又偷偷转回去,看到女族的战士把雅鲁带走后,其他蜀族战士是被随后赶到的部队收拾的,长柏确定雅鲁并没有死。

    于是,长柏把自己的侄子福旺叫来,让他以购买食盐的名义到女族去,以商谈价格为由寻访雅鲁的下落,如果在奴隶营见到雅鲁,就高价把他买回来。当然,成作为一个身手不错的知情者,也得跟着去将功赎罪。

    ————————————————————————————

    就在福旺的商队日以继夜地向女族赶的时候,雅鲁正在女族的行宫里烧水。

    是的,烧水,这一天,雅鲁的任务就是烧水,但这活也不一般侍从能干的,烧水的灶是雅鲁前一天架的,整个灶就有炕那么大,上面架了一个有两个水缸那么大的一个青铜缸,里面装满了水,雅鲁一边烧火还要一边劈柴,原柴基本上是整根树切成两三段就送来了,也不知道她们是怎样运进宫来的。

    雅鲁烧啊烧,从早上到现在已经烧开了五六缸水了,每次烧好就有侍从用小桶把滚烫的开水运走,然后又让雅鲁加满水再烧,真不知道这些女族人要那么多热水干什么用,难道真向老不死说的,是钱太多烧的?

    就在烧完第十二缸水的时候,那些女侍终于告诉他可以不用再烧了,雅鲁这才歇了口气。

    ……

    看着女侍们提着水一个个地离去,雅鲁心中开始不安分了……

    就这几天,雅鲁已经得到了行宫里侍从的信任,每天只要把该干的活告诉他,雅鲁都可以很圆满的完成每天的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侍从已经习惯不看着他干活了,这样雅鲁就有一些行动的自由。

    女族的行宫别看外面围得跟铁桶一样,里面的防范却是很松的,虽然也有侍卫巡逻,但是随着雅鲁摸清了侍卫巡逻的规律,这点防范对雅鲁来说,已经是形同虚设了。

    雅鲁轻车熟路地躲开巡逻的女侍卫,打开了一个窗户,纵身跳了进去……

    要找出破解女族巫术的办法,肯定要在族长和长老们住的地方找线索,这也是雅鲁“安心”在行宫里做奴隶的原因。

    ……

    这间屋子里没有任何的笔记或者是练巫术用的器皿材料之类的,显然不是族长或任何一位长老的住所,今天雅鲁接连搜索了六个这样的屋子了,仍然一无所获。

    应该回去了,雅鲁心中暗道,如果那些女侍又来要热水,找不到他可不好,虽然可以用上茅房之类的话搪塞过去,但是次数多了难免受到怀疑。

    就在雅鲁准备出去的时候,突然觉得口渴难当,才猛然想起自己从早上到现在一直滴水未进。

    雅鲁心念一转,半个行宫的地图呈现在脑海里,自己以前做的那个池塘就在旁边,正好可以去喝点水。

    主意打定,雅鲁从房间的一侧抽身跳出了窗户,在落地时顺势一弹,打开旁边一个大屋的窗户钻了进去,同时顺手把窗户给关上了,动作干净利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雅鲁落地之后,赫然发现整个大屋里全是水汽,显得整个房间朦朦胧胧地,

    这些女人在搞什么鬼?雅鲁心中暗道,顺势来到池塘边,用手往水里一捞……!?

    雅鲁终于知道自己今天烧的水被弄到哪儿去了,

    这群女人竟然把自己辛辛苦苦烧了大半天的开水倒在这个池塘里任其自然冷却!

    一群疯婆子,竟敢浪费我的劳动成果!

    雅鲁心中暗暗骂道,把水狠狠地向嘴里刨了两口,见水温温暖,于是又开始在里面洗脸……

    ……

    就在雅鲁几乎把整个脑袋伸进水中,心中大呼过瘾的时候,

    慢慢的,从池塘里冒出一个人的脑袋,然后是肩膀和背部……,少时,一个完美的女体呈现在雅鲁面前,

    女子刚出水的时候头发湿嗒嗒地搭在脸上,当她把头发撩开的时候,刚好雅鲁把脸上的水抹干净。

    四目相对……

    ……

    到陌生人,女子第一个反应是要大叫。

    “不要……”雅鲁低声叫道,同时扑到水里,一把把那女子抱住,并捂住了她的嘴巴。

    “不要叫,不要叫,”雅鲁心中也慌了,没想到自己做的竟然是一个巨大的澡塘,而且还有人在里面洗澡!

    “不要叫,其实我只是想进来喝口水而已……”虽然这是事实,但是雅鲁说这句话时自己都觉得不相信。

    看着这女子惊恐的眼神,雅鲁说道,“不要叫,我不会伤害你的,我现在把手松开,你不要叫好不好?”

    女子的眼神渐渐平和,点了点头……

    雅鲁随即把她放开,那女子这才发现自己一丝不挂……

    子急忙蹲进水里,捂着胸部骂道,“你这个贱奴,竟敢冒犯我,看我不剥了你的皮……”

    被骂的雅鲁并没有生气,反而觉得这个女孩子怒气冲冲的样子挺可爱的,于是也蹲下身子,对她说道,“你别怕,我并不想伤害你,我只是来喝水的……”

    见这个女子仍然对自己怒目而视,雅鲁接着说道,“不要怕,我叫雅鲁,你呢?”

    “雅鲁?!”女子似乎想起了什么,惊讶的神色一闪而过,然后从牙缝里吐出一个字,“凤。”

    “你叫吧?这样,你继续洗你的澡,我已经喝饱了,也该回去了,我马上就走,你别叫人好不好?”

    凤点了点头,

    见凤答应,雅鲁用右手在她的脸上轻轻捏了一下,然后纵身一跳,已经来到窗前,打开窗户一跃,身体就出了大屋,临走还不忘顺手把窗户带上。几个动作敏捷迅速、一气呵成,只留下澡塘里的凤张大了嘴巴……

    雅鲁刚刚离开,就有人在外面敲门。

    “什么事?”凤问道。

    “族长,我刚才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里面有什么事吗?”

    什么事,你去做你的事吧,有事我会叫你的。”

    长。”

    听到侍从离开的脚步声,凤心中波澜起伏:我这是怎么了?我疯了吗?我为什么要帮那个贱奴掩盖!我不是应该叫我的侍卫长把他杀了才对吗?

    不过,

    凤嘴角往上一翘,

    这个贱奴,上次见到他的时候,脸上全是泥,这次被水一洗,看起来还长的停英俊的嘛……

    想到这里,凤不觉搂住了自己的肩膀……

    ……

    雅鲁跑回来刚坐下,就有侍从过来叫他继续烧水,看来并没有发现他离开过。

    雅鲁往炉灶里添加柴火,感觉右手有些滑滑的,猛然想起,刚才太慌张了,没有意识到,其实这个凤,长得眉清目秀,不管放在哪一族,那都是难得的美女啊!而且,她的身材也好好……

    雅鲁傻笑……

    不过,这些女族人可真奢侈啊,做了那么大一个澡塘来洗热水澡,想我雅鲁怎么说也是一个族长,再冷的天气也只能和士兵一样到河里去洗澡,也不知道凤是什么身份,竟然倾尽女族行宫之力供她享受……

    等等,想到这里,雅鲁心中一紧。

    难道她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