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九章 圣哉经
    plant宵禁令并未解除。(http://www.8810.in

    www.8810.in)

    因为月球基地的“不xiǎo心泄密事件”,蓝波斯菊在月球的戴达罗斯基地的计划在plant的主要媒体公布了出来。

    作为普通人,对此事件的第一感觉不是愤怒,而是恐惧——血sè情人节差一点就在他们身上重现——这种对未知的恐惧并不会因为官方的保证而消逝,反而会累加,最后需要转化成其他方式宣泄出去,这种方式就是愤怒。

    不过,这种愤怒并非针对最高评议会隐瞒事实——相反的,plant的普通市民却在这次存亡危机的处置得当对当局十分感激——而是对使用这种“超级武器”的联合各国丧失了最后的同情。因此,市民自发的游行等活动不断地发生,有些地区还发生了sāoluàn。在这种情况下,plant最高评议会延长了因requiem事件的采取的宵禁令的期限。

    而且,为了平复内部复仇主义的情绪,最高评议会不得不宣布修复requiem并恢复genesis以保持其绝对的威慑力量。

    这种plant国内政策,却引起了整个原联合各国的强烈的不满,他们纷纷要求plant废除这两个计划。一时间,战争的yin云再次密布。

    拉克丝-克莱因则在伦敦发表公开演说,公开呼吁plant收回先前做出的愚蠢决定,并发表了《论协调人与自然人新关系》的演讲稿。

    虽然支持克莱因派对联合各国并非明智,但plant最高评议会的施加的达摩克斯之剑完全不是他们所想要的。因此,联合各国组织了一支相当于plant月球舰队规模的特遣队,以求消除这种“临绝地而不衰”的状态,“劝说”已占绝对优势的plant放弃计划。

    —————————————————————————

    aprilius,最高评议会议长官邸。

    “克莱因派的战舰已经出发了。”默罕默德在霍根议长的耳边这样说道。

    “这件事儿就jiāo给那两个人去办就好了。”霍根议长想起了前两天和自己儿子的对话,略微停顿了一下,继续处理他手中的文件,“我们的派去联合各国的大使现在也应该在和所在国进行最后的联络了,我要求无论是克莱因派还是詹姆斯他们,别做任何蠢事。”

    “明白!”默罕默德说道,然后走出了议长的办公室。

    ——————————————————————————

    正在航行的“草薙”号战舰。

    “这一次,我们真的可能会死啊,阿斯兰。”基拉在阿斯兰的耳边说道,曾几何时,先进的装备和丰富的战斗经验曾让他无畏战场上的任何对手,但现在,他竟然也说出这样的话来了。

    阿斯兰沉默了几分钟。

    “不过,即便我们死去了,能够让拉克丝和所有人露出真正开心的笑脸,也死而无憾了吧。”阿斯兰说道。他感到了难以名状的孤独:平心而论,倘若他在尼格鲁的那个位置上,恐怕绝对不会释放自己一次到两次的,虽然在这些释放中,存在着不少yin谋,但对自己而言,他何尝不是丧失了一切:他几乎彻底厌恶这种你死我活的纷争,却又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来到战场,伤害一个又一个的“朋友”,而这些,是不能和面前的基拉一起分享的。

    “我会用自己的生命为拉克丝创造新的希望。”基拉见阿斯兰说话时的那种迟疑,鲜明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阿斯兰选择继续沉默,他的眼睛已经望向了窗外,他发现,自己没法看到璀璨的星光了,满眼都是黑暗。

    ————————————————————————————

    aprilius,原研究院,詹姆斯的办公室。

    “你并不在乎requiem或者neo-genesis计划到底能不能实施,是不是?”尼格鲁恼火地问道,经过这几天的思考,他已经认定无论是维持威慑型兵器还是月球基地的“泄密事件”,根本就是詹姆斯有意为之,他现在有些费解詹姆斯的所作所为了,这些本来都是没有必要甚至是存属冒风险的举动,“甚至向外界隐瞒你还活着的事实,也根本就不是出于必须,你现在完完全全是为了报复而继续这场战争:这些事全部是你自导自演,让已经完全转入‘地下’的阿斯兰他们获得一种被联合各国支持的假象,自己跳出来,就连你出于担惊受怕而消灭这些反叛者的理由,也是虚假的!”

    “很jing彩的推断,应当说你大部分都说道点子上了,只是……”詹姆斯桌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研发计划,他似乎又变回了第一次战争时那个忙碌的研究员,“只是,你太高看我的手段了,月球基地的‘泄密事件’不是最高评议会或者情报局的手笔,而是完完全全的克莱因派的动作,既然无法隐瞒,那就完全公开事实好了,在这件事上,玩火的绝不是我们。相信我,虽然战争无法避免,但我个人来说,我是绝对不会喜欢这场战争的,虽说这次战争的起因,我确实该付上主要的责任——不过可以这么说,我主观上绝对没有任何过度自我的想法,虽然很多次,拉克丝-克莱因和她的朋友们让我很恼火,但相信我,我只是为其他人提供一个可以完全投入的舞台而已,至于我自己,只要没人不过多妨碍,只要每天泡在图书馆和实验室,晚上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吃晚饭,练练钢琴就已经很满足了。”

    “那么,这次……”

    “因为协调人和自然人在公平竞争的时候,结果肯定是不平衡的,因此,这个世界的任何有点头脑的人都明白,除非协调人彻底消失或者自然人彻底丧失主导地位,才能够消灭引发战争的因素,我这么做,只不过是想增加到下一次战争之前的和平时间而已,虽然这种风险很大,但和requiem或者genesis这种由威慑武器带来的风险相比,还是值得一试的。”詹姆斯在一份文件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直起身,面对着尼格鲁,“更何况,能让离开战场就失去人生目标的人们能够至少不浑浑噩噩的维持生命,也是一个不错的赠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