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十一、我帮“骚货”杨春压惊!
    我当上“**”杨春的校长助理后,尽管名声不太好听。但从这个时候开始,我的人生发生了巨大的转折。我的生活也步入了一个新阶段。我和杨春同在一起,开各种会,又同在一起,吃各种饭。我第一次知道了,当干部就是要会喝酒,会跳舞,会开会。那个干部的“干”很值得玩味。它既是干革命的“干”!又是干酒的“干”!当干部可以在干革命的大幌子下,干任何你想干的事情。也就是为了干革命的需要,后来我们几个人组成了“校常委会”。羊角镇小学的未来发展和咱们老师的生活待遇等事情,都由我们这几个人决定。

    杨春还为我单独设立了一个办公室,是紧挨着她那大办公室的。杨春这种女人,很不简单。她生来就是干革命的料,生来就是当干部的料!她处事高调!喜讲排场!对人处事,或是一团火!或是一块冰!风风火火,冷酷无情。这肯定是以前与马疯子鬼混在一起,她向马疯子那种人学的。

    杨春的办公室很大,朝南。我的办公室不大,朝北。我们之间的联系与等级都一目了然。前面说了,杨春有二个身份,一个是副镇长,一个是正校长。虽然她的工作重心,不管是镇长,还是校长,主要还是主抓教育或分管教育。但具体到,是属于镇上的分管教育,还是咱们学校的总抓教育,则很难界定。有一点却是明确的,她的这些事都毫不留情地一概扔给了我。我起草文件,撰写报告,陪她出席各种大小会议。她乐此不疲,我却腰酸背痛。还好那种行政报告、文件玩的都是一个“套路”,规格、风格不需变化,甚至不允变化!我才勇于胜任下来。那些玩艺比当年**批的“旧八股”还八股,只需人名、日期、抄送这些方面费心记住则可以了。我研习语言文字这么些年,是完全可应付这摊子事的。我跳交际舞不行,弄那种僵硬的狗屁文章绰绰有余。当官正在使我自己庸俗起来。

    杨春可能也是看到了我身上的这点可塑性,才把我硬拽到她身边当了个“小二”。

    我几乎成了她的“全天候”助理了。但杨春这一周都是准时让我上下班。并没有让我加班加点的指示。我上任后的第一个星期六到来时,连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今天我想好了,想晚点走,没事也在学校里呆着。杨春办公室里的灯光仍亮着。我想赖到她关灯走了之后再走。

    我找了许多上周留下来的会议记录来整理,我点了根烟来抽。我本来不抽烟。可当了助理之后,不知是看在杨春同僚的份上,还是我自己的位置上,不少人开始向我送烟、送酒。转送别人又可惜,所以,我慢慢也嘴上叼起了烟。

    晚上 八点半时,杨春房间里传来了几声惊叫。我急忙摁天烟,到了隔壁。学校的门卫常老头也进来了,站在屋子里,我和常老头盯着满脸惊恐的杨春,不知她发生了什么事。

    “常师傅,胡助理,我这桌子下面,刚才看见一只老鼠,花颜色的!”

    听她这么一讲,我都吃了一惊!我和常老头几乎同时,从那大桌子的两端,钻进了桌底…。搜了半天,也没看见。我先爬了出来。杨春仍心有余悸!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始终看着我…。

    常老头在桌子下面喊:“这里有个洞!”

    我听他这么一喊,又钻进了桌下。果然看见一个桃子核儿那么大一个洞。由此我推断,即使有一只杨春看见的老鼠,也是一只不大的老鼠。

    我钻在桌子下面,看着站在桌子旁边的杨春,她也正看着下面的我的一举一动!我开始争着表现,我吼道:“常师傅,咱们把它封了吧!”

    常老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胡助理,你先在这里看着,我去找点白水泥来,把它给封死了!”

    常老头说完爬了出去,我还在桌子下面看着。

    外面的杨春叫道:“小胡,你也出来吧。等常师傅来了一块弄!下面多黑呀!”

    我却在下面回应道:“校长,你放心,我没事,我就在那个洞口守着,万一有个老鼠爬出来,我也好驱赶它!”

    杨春不出声了。她站在外面,我爬在她脚下。不停地在那个老鼠洞口用打火机照着!怕那老鼠再爬出来,惊吓我的上司杨春。杨春过了一会又过来接一个电话,她的身体与下面的我靠得更近。我清楚地看到了她穿着紫色的丝袜,并闻到了她用过的那种沫浴露的味道…,她的双腿修长,**又圆又大…。

    常老头总算又来了。重新钻回了我身边,我们一道把那个老鼠洞给补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