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看守所鬼吹灯
    天海市第一看守所里,除了少数几个监舍以外。其余的监舍都是所谓的“劳动舍”。看守所承接了离天海市几十公里外三、五个水泥厂的业务。随着经济的发展、沿海城市的工程建设是方兴未艾。这几个水泥厂的生意也是火爆的不得了。大量的水泥编织袋拿到看守所让犯人加工的话,会节约不少成本(反正不用给这些犯罪嫌疑人发工资)。天海市第一看守所有60个监舍,其中有20个监舍是没关犯人的。这20个监舍都改成了水泥编织袋的加工房。每个监舍的通铺上放了七、八台缝纫机。20个没有老弱病残犯人的监舍就是所谓的劳动舍了。每天一大早,这些监舍的犯人吃过早饭就被短刑犯们领到加工房里,开始一天的“工作”。一般来说,每个上缝纫机的犯人每天做少要加工出一千个水泥编织袋。剩下不加工编织袋的监舍就是所谓的“闲舍”。闲舍的犯人每天就是背《看守所规范》,吃饭、睡觉。也有的闲舍可以申请干活。干活的目的不是犯人们自觉性强,白吃国家饭有负罪感。而是只要申请干活,每天就有几次机会从这个监舍走到加工监舍,老大们反正不干活乐得能透透气。也有不打缝纫机专门撕水泥编织袋的活儿。这个撕水泥编织袋的活儿就比上缝纫机打编织袋要轻松多了。每天短刑犯也是一大早就把编织袋拿到监舍里(注意!这就比什么活儿没有的监舍多了一次开门透气的机会)。等犯人们把水泥袋子的口撕开,叠好。短刑犯又会再开一次门,把撕好的编织袋拿到缝纫机房交给里面的犯人加工(这就开两次门了)。一般专门撕水泥编织袋的监舍,撕好三、五千条水泥编织袋就可以叫短刑犯搬运了。撕的快的监舍一天可以多开四次监舍门,老大们当然乐意自己的监舍撕水泥袋子了。27监舍也申请了撕编织袋的活儿――伤病舍也要为劳动改造出一份力、献一份心嘛。自从有了撕编织袋的活儿,监舍里的老大们每天多了几次出监舍门,站到门外透一、两分钟气的机会。监舍里的和谐氛围大大增加了(每次短刑犯搬运出编织袋,马上就会锁住监舍门。所以这一、两分钟的透气机会是很宝贵的)。本来27监舍的号长凌伟强,还有王大发本来也是不喜欢经常虐待乌鱼的人。蒋门神倒是脾气有点暴躁,但是一般情况下是不乱打人了。27监舍成了不给干警惹事的监舍,看守所的领导们也少操心。麻烦少,干警们的心情也好。管犯人的干警们心情好,被管的犯人日子也就好过。凌伟强这几个在监舍里当哥的自然越发过的舒坦。今天是8月8号,中国人迷信8。27监舍的几个老大们,托短刑犯的关系弄进来两斤白酒。中午多要了两个点菜,开始大快朵颐起来。一盆酸菜鱼、一盆土豆烧排骨、一盘小煎鸡、一盘仔姜脆螺、一盘锅巴肉片。几个人吃吃喝喝,谈笑风生。古人云:难得浮生半日闲。这几个老大在外面都是大忙人,现在关到号子里面倒是一天到晚闲得很。何当解忧?唯有杜康。虽然是一般的白酒,但是在这里面喝着的感觉,几个人都异口同声地认为这酒比五粮液、茅台要强很多。看守所伙房里掌勺的短刑犯应该是四川人,酸菜鱼微辣爽口,小煎鸡回味悠长,排骨一般般了点。仔姜脆螺是很难得的,看守所是不许犯人吃带硬壳的食物,但是凌总点了,那是要尽量满足的。几个喝着、吃着,除了凌伟强不怎么喝酒还算清醒以外。其他几个老大都略微有了点酒意。饶有强可能也是喝高兴了说道:“你们知道吗?这一看里还闹过鬼呢?”

    蒋门神两眼一瞪说:“操!看守所里关的全是活生生的人。这些人在外面都比鬼还恶。鬼看见我们都害怕,这里面还会闹鬼?!你他妈说这话,才是见了鬼了。”

    小勇在一旁接口:“真的!师兄(两人都在明光的场子里混过,好像入门派一样,小勇一直以师兄来称呼蒋门神),就是咱们隔壁的26监舍闹过鬼。”小勇说这话时表情的极其认真。

    “哦?怎么回事?讲讲、讲讲。”王大发来了劲儿。

    凌伟强打心眼里是不信什么鬼神的。要是这世界上真有鬼神,那鬼神也太不地道了。这个社会上有多少坏人、恶人干尽缺德事,也没见鬼神报应。反而是老老实实的好人一生坎坷。不过,既然有人煞有其事地讲,又有人兴致勃勃地听。凌伟强也懒得反驳。

    饶有强在得到小勇的肯定之后,两眼放光地讲起了隔壁监舍闹鬼的故事:“这事发生在一年多以前,这个看守所刚建好不久的时候。26舍里面关押了一个死刑犯,626的时候被拉出去枪毙了……”

    “626是什么时间?”肖克也是刚进看守所没多久,好多东西拎不清。

    “就是每年的6月26日,这一天是国际禁毒日。好多被判了死刑的犯人,特别是贩毒的死鬼就在这天枪毙。”小勇不愧是道上混过不少日子的,马上补充到。

    “接着讲,接着讲。老饶。”王大发刚来了兴趣不想被人打断。

    饶有强接着说道:“你们知道隔壁26监舍是劳动舍咯。就在这个死刑犯被枪毙的第二天,怪事就发生了……”饶有强喝点小酒,话说的不清不楚还卖起了关子。说到这里,他还闭口不言了。小勇看看有几个吃完饭的乌鱼在几个老大的周围,探头探脑也想听听稀奇事儿。小勇立马冲着这几个乌鱼爆吼起来:“一群瘪三听什么听?!给老子滚远点!”。

    乌鱼们只好悻悻地退开。这时,饶有强才又开口说道:“劳动舍的犯人们一早起来吃过早饭,就会被带到缝纫机房去打编织袋的哈。那原先关人的26监舍就是空无一人的。大家知道短刑犯是上午九点开始给各个监舍送开水哈。短刑犯推着送开水的车往各个监舍送水。送开水的时候也就是开开风门,把开水用塑料瓢打到监舍犯人的碗里,里面的犯人都用自己用专门吃饭的塑料碗接住。乌鱼们是每个人都会到风门那里接一下开水的。打完开水了,短刑犯再关上风门就往下一个监舍送……可是那天,也就是6月27日,刚枪毙了人的26舍……哼、哼。就他们舍闹鬼了。”

    “我X你大爷!这不跟你刚才讲到一样。说事啊!”蒋门神上劲儿了,急道。

    “别急嘛,蒋哥。那天,送开水的短刑犯忘26监舍的犯人已经全部去了缝纫机房。26监舍是没人的。短刑犯还是把开水车推到了26舍的门口。他们是两个人,嘿,真他妈邪门!那天,这两个短刑犯都忘了26舍里面没人。其中一个就打开了风门,习惯性地朝里面喊了一声:‘打开水喽’。你们都知道,短刑犯平时打开水的时候,没什么事是不会从风门往里看的。打完开水就走。这次,他们俩也没往里看。就见风门里伸出一只碗,他们就朝碗里盛上一瓢开水。看再没有碗递出来,就关上风门就走了。”

    中午火辣辣的阳光射进了监舍,桌上吃饭的几个人却不由自主的背后冒出了一丝寒意。就听饶有强继续说道:“这两个短刑犯又送了几个监舍的开水之后才突然发觉事情不对!26监舍没有人啊?那是谁接的开水!……这时,两个人惊得浑身直冒冷汗!马上转身回到26监舍门前。他们俩打开风门往里一看……果然监舍里没有一个人!但是…….刚才那个接开水的塑料碗却已经放到了金鱼缸的挡板上!碗里还冒着开水的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