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五 初唐风云 第33章 一条妙计
    孙无忌沉吟片刻,皱眉道:“公主可知小梅受何人

    我一个来隋末“打酱油”路人甲哪里知道那么多,我撇了撇嘴,当即摇头道:“不知道。”

    长孙无忌的眉头皱得更深了,白皙的额头上呈现出一个深深的“川”字,“那轻易拔去,便有所不妥。”

    长孙无忌的意思我不是不懂,敌暗我明,放走一个小梅,却不知那人又会插谁进来。可我一介女流,肩不能抗,手不能提,还被她下了药,在未来的日子里如何自保?

    于是,我冲着长孙无忌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长孙无忌何其明,不用多言也明白我的心思,他微微一笑道:“小和子为人忠心,有勇有谋,武功也不错,不知公主意下如何?”

    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方才引我来凌烟阁的小太监,当下也明白了长孙无忌的用意,“好是好,只是我宫中突然多个人出来,怕会引起有心人的猜测。”

    长孙无忌道:“主可对外宣称是裴公公对您的拂照,其他的事交给小臣即可。”

    有人主动为我分忧,何而不为,我点了点头,转了话题:“长孙大人手下可有信得过的御医?”昨日小梅下的究竟是什么药,这才是我目前最关心的问题。

    “公主尚有不适?”长孙无忌面上呈现出内疚地神情。

    “不。跟你没系。”我摆摆手。大大方方地说道:“是小梅。昨日她往我地补品中下点东西。目前我还没什么感觉。就怕有什么后遗症。”

    长孙忌大惊。顾不上什么礼仪。一把抓住我地手腕。

    “你……”我下意识地用力甩腕。却没能从他地手中挣脱开。没想到他一副书生模样也有如此大地力气。

    “公主莫惊。小臣曾学过黄术。”

    闻听此言。我不再乱动。乖乖地伸手过去让他号脉。

    长孙无忌将手指轻轻按在我的腕上,探了半晌的脉息,却只是皱眉不语。

    看着他越来越沉的面色,我的心也不由得跟着下坠,“很厉害毒药?”

    “公主的脉息虚虚实实很是奇怪小臣才疏学浅,不敢妄言。”长孙无忌小心翼翼地措辞道。

    解铃还需系铃人来解药还得跟小梅那里想办法。而且从他们昨日的对话来看,我的性命暂时无忧。想到这里,我坦然一笑,宽慰他道:“长孙大人不必担忧,我的命硬得很。”

    长孙无忌正容道:“小臣必当四处寻访名医为公主诊疗。”

    我感激地点点头头看了看天色,“时候不早了把小和子喊来,我也该回去了。”

    长孙无忌应了一声,刚要退下。我忽又想起件事儿来,忙叫住他:“长孙大人且慢。”

    “公主还有何吩咐?”长孙无忌停下脚步,回头道。

    “咱们合作之事,还请大人保密不可被别人知道。”

    “理应如此。”长孙无忌点头道。

    “不,我的意思是只有大人一人知晓李世民也不要让他知道。”

    “这是为何?”他不解道。

    “吉儿有难言之隐,还请长孙大人成全。”这种事情当然要越少人知道越安全万一走漏风声让李建成知道我与李世民一方结盟,不日夜提防才怪还怎么找机会去完成封印任务。

    “可是……”长孙无忌似乎还有所顾忌。

    “小和子对我来说是把双刃剑,既防范小梅,却也替长孙大人监视吉儿,吉儿虽知如此,仍将他放在身边,就是为表诚意。既然我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你的眼睛,大人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我心一横,干脆把话挑明。

    “公主,小臣……”

    长孙无忌还要解释什么,被我一口打断:“长孙大人若是不同意,我也无话可说,只是小和子不用跟我回宫了。”本姑娘心中沟壑万千,不怕你不答应。

    长孙无忌沉思片刻,“也罢,小臣答应公主便是。”

    “好,咱们先小人后君子,请长孙大人起个誓吧。”我没有监督他的能力和方法,只盼用立誓这个手段逼他自我约束一下。虽然对我这个现代人来说,誓跟喝水一样稀松平常,但对于古人的意义大有不同,举头三尺有神明嘛。

    长孙无忌这次倒是没有犹豫,举起右手,正容道:“长孙无忌在此立誓,决不将今日之事泄露半句,有违此誓,天诛地灭,不得善终。”

    “还请长孙大人信守承诺,吉儿就此别过。”听他说完,我淡淡地回道。说不上满意,也说不上不满意,所谓誓言不过是求个心安,一旦遇到现实,它不过就是镜花水月。

    “公主……”这下轮到长孙无忌开口留我。他脸上表情很是纠结,既有意问我有何良策相助李世民,又碍于面子不好意思开口。

    看见长孙无忌欲言又止的模样,我心中好笑,这男人的脸皮何时变得这么薄了?

    “长孙大人,李世民出征在外,令妹独守深宫,不知都忙些什么?”

    长孙无忌静静地看着我,似在琢磨我话中的意思。

    “若是寂寞无聊,不妨多与万氏夫人来往一二。”我说得随意,仿佛只是在与他谈论天气般平常。

    长孙无忌深褐色的眼眸从迷茫到清澈继而出别样的光彩,看来我的话中的意思他听懂了。

    万氏夫人就是以后的万贵妃,史书说她个性温顺,是李渊年轻时的妾室,在李渊所有嫔妃里地位最高,最重要的是她的独子便是不久前因李建成故意遗弃而丧命的李智云。

    万氏已成昨日黄花,如今的她是空居高位而膝下寂寞。如果她的儿子没死,她可能和其他很多妃子一样,为了未来,稳健地做一个“太子党”,保全小儿子的性命。但她唯一的儿子,她一生中唯一的依靠和指望已经死了,又是李建成间接造成的,也许她不敢明目张胆地表示她的怨恨,但不代表她心里真的甘心吞下一生中最大的苦果。

    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这个道理,长孙无忌一定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