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8,金殿之上下跳棋
    林云儿对老皇帝朝皓龙仔细讲解了跳棋的下法,皇帝命侍从在金銮宝座下设小圆桌,金殿之上,皇帝、帝后、太子、二位王爷与香公主一共六人围桌而坐,开始下跳棋。殿上群臣则躬身围聚在他们身后,面带好奇之色聚精会神地观看。一时之间,金殿上洋溢着温馨和谐的气氛。

    一年后,“**彩”在民间早已更名为“六色珠棋”,成为横扫天下的大众娱乐。但它也成为两国新帝的禁忌,四分五裂的朝云国内,一位正得宠的妃子因“**彩”而丢掉性命。冷月国一位小商贩与小妾在软塌上下棋,一时兴起,随口胡乱吟诗一首,“侧妃献礼合家欢,六色珠棋悦众颜。顷刻风云突变色,合欢帐内保平安。”,可惜这位年轻的商贩就因为这首诗被砍了脑袋。

    下完第一局,第一个胜出的是香公主,最后一名是三王爷。采用末尾淘汰制,三王爷的位置让给了太子侧妃。

    新一轮棋局开始,金殿上出现了三类人,神情愉悦下棋的,津津有味观棋的,窃窃私语评棋的。当然,凡事都有特例,三王爷朝潇烈便不属于这三类。

    被群臣逐渐挤到人群外围的林云儿正努力寻找看棋的最佳位置,突然感觉手腕一紧,整个人被拉出人群,耳边有人低语,“四弟妹,小王对你的‘**彩’很感兴趣,小王请弟妹寿宴后到小王府上教授棋艺,不知弟妹可否赏脸!”。

    林云儿挣脱朝潇烈的手,暗骂,“到你府上!?我不想活了吗!?奸诈小人!”,心中骂完,面无表情淡淡说道,“这么简单的棋,以王爷的聪明才智一看就会,哪儿用弟妹教。”。

    “可小王刚才输了!”。

    朝潇烈凝视着林云儿,眉梢轻扬,一脸迷人的魅惑笑意。

    “呕!”,林云儿暗自恶心,胃酸翻腾,瞥了一眼朝潇烈,没好气色地回道,

    “这‘**彩’可不比两人对弈的黑白棋,王爷的眼光直线行驶,眼里只看到对面的红棋,忘了棋盘上还有另外四人,没能综合利用全局,所以输了,不过,以王爷的天资,下次一定是第一!王爷下次好好努力吧!”。

    “呵呵”,朝潇烈魅惑轻笑,突然俯身凑近林云儿耳畔,“世事如棋局局新,我感兴趣的东西一样也逃不掉!如我保你性命,云儿该怎么谢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