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最后的坚持
    小菲把维克多叫了过来,跟他商议下一步的行动方案。维克多说,同在基地里的敌方战力已经被我们消耗得差不多了,最好趁其他基地的增援部队还没有来到,咱们赶快把敌人的基地总厂给端掉,省得它继续制造其他的建筑,让我们永远也打不完。

    小菲同意了维克多的建议,便率领着部队向基地中心的基地建造厂进发。等他们赶到以后,却发现在生产总厂围墙内的空地上,竟然齐刷刷地停放着不下三十辆的天启坦克!

    “天哪,我说怎么只看见他们的苏联战车工厂却没有发现这种攻击力和耐受性都相当强的庞然大物呢,原来都龟缩到这儿来保护他们的生产总厂来了!”维克多惊叫道。

    “这可怎么办呢,以我们现在的战力,别说是三十辆天启坦克,就是三十辆幻影坦克或者是三十辆多功能步兵车我们都难以招架啊!”小菲见到这一情形后也傻了,她只觉得脑袋里一片空白。过了一会儿,她才喃喃地说:“难怪人家常说什么‘龙潭虎**’呢,确实不好闯啊,深,深,真深啊!原以为我们是乘虚而入,原以为我们已经把他们的战力已经基本上消耗光了,可是谁又能想到人家还留着这么大的一个后手呢!看来摧毁他们基地的目标是实现不了了,咱们还是再制定一个新的方案吧。千万别惊动它们,否则让它们发现了我们,那可真麻烦了。”小菲的脸色已经暗淡地不能再暗淡了,说话的声音几乎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

    正在这时,小菲听到车载通讯设备里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长官,可以让我过去试试。”

    “是间谍吗?难道你还没有死?”小菲的眼睛一亮。

    “我不是间谍,难道只有间谍才能立功吗?”那个声音回答道。

    “不是间谍,你是——你是——”小菲可能是因为长时间神经过于紧张的缘故,她的记忆力及反应的灵敏度都大不如前了。

    “哎呀,怎么了长官?我是尤里啊!”对方终于不再跟她兜圈子了。

    “噢,尤里!你想——哦,我明白了!你的想法倒是很好,只是,只是那么多的天启坦克,怕是你的安全没有保障啊!”小菲很不放心地说。不过,尤里的提议还是让她心里亮堂了些。

    “没事儿,请长官尽管放心。不过您得把您乘坐的超时空采矿车用一下。我得用它来当掩体,只要有了它,您就看好行了。”尤里信心十足的说。

    这几天尤里心里很郁闷,看到间谍都加入了决策三人团,狙击手又屡立战功,而自己充其量只是为长官弄了一只梅花鹿来,想到这些尤里就感觉憋气,现在总算是有个好机会了。因为他看到那些天启坦克有很多都紧靠着围墙,正是适合于他施法的情况。万一被攻击,他前面的超时空采矿车会成为他的掩体。他要一个人击毁这三十多辆天启,到那个时候,哼,看谁还敢小看他尤里!

    小菲派一个大兵驾驶着超时空采矿车慢慢地贴近了围墙,而尤里则紧跟在后面向围墙里面的天启坦克靠近。这时一辆靠围墙最近的天启坦克发现了采矿车,于是一个双发炮,采矿车的生命值便被打去了三分之一。小菲看得仔细,忙派机动维修车赶过去修理。正在那辆天启想第二次发炮的时候,尤里的精神力场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于是转眼间那辆天启便被他给转换成了小菲的部队,并立即倒戈,向着它本来的战友重炮轰击。

    小菲在后面看到这番情景,嘴都乐得合不上了,一个劲儿地对维克多说:“你看,你看,真没想到这个尤里还真能派上大用场,怪不得在组建这支侦察部队的时候司令一定要把他给带上呢!”

    再让我们继续观看尤里的精彩表演吧。那辆被他控制的天启立刻便成了众矢之的,于是它还没有开每天炮,便被四周雨点一样的炮弹给击毁了。可是这一辆刚刚被击毁,离尤里最近的那一辆便立刻又被他给控制了,于是它又开始倒戈,于是接着又被同伴击毁。就这样,同样的演出一直持续到只剩下最后一辆天启坦克,当然也被尤里给俘虏了。

    这个时候只见尤里自豪地冲着小菲一摆手,那意思是还等什么呀,快上吧!

    于是小菲大喜过望,让那五辆已经完全恢复到正常生命值的超时空战车一哄而上,再加上尤里最后控制住的那辆天启坦克的协助,没过多久两座综合生产基地厂便被抹了个一干二净。

    战斗结束后,小菲激动地对尤里说:“你今天可立了大功了,千古奇功啊!一个人,只是一个人竟然消灭了敌人三十辆天启坦克,还缴获了一辆天启,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太不可思议了!从现在起你被晋升为少尉了!”

    尤里很“谦虚”,双手仍是半平伸着,忽然抹了一下脸上的汗水说:“哪里哪里,我这只不过是充分利用了这儿的地形条件而已,如果条件再好一些的话,我一个人干他个百儿八十辆战车也是没有问题的。”

    小菲心里说,嘿,说你胖你还真就喘上了!不过这个尤里兵刚才的表现的确十分地出色,喘两句就让人家喘两句吧!

    这时小菲发现天上黑古轰冬的,似乎是阴天。她正想下达下一步行动的命令,却听见一阵强烈的“轰隆”声由远及近地传来。坏了,看来其他子基地的增援部队到了!

    “怎么办,敌人的援兵来了!”小菲对维克多说。

    却见维克多平静地指了指天空,小菲看到那黑幕似的夜空中有一道闪电耀眼地划过。小菲笑了,不由自嘲道:“现在真的是草木皆兵了!”

    “长官,敌人的电厂一直是我们的肉中刺,喉中梗,我们下一步是不是想办法把电厂给弄掉?”维克多请示道。

    想到了电厂,小菲心情立刻凝重起来,因为她由电厂想到了间谍。为了给侦察部队创造进入基地的条件,间谍孤身一人,深入虎**,却是一去不复返。

    “唉!”一声长长的叹息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明白了他们长官现在的心情,而且他们也都明白长官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情。这么长时间的共同战斗生活,让他们彼此了解得太深,感情增进得太深。只要看一看平时见了面像仇人一样的间谍跟狙击手在生离死别时的感人情景,便什么都清楚了。

    随后,小菲下达了向敌基地的能源区前进的命令。

    这时,又一道闪电划过夜空,把基地内外都照得一片通明。接着,斗大的雨点便落了下来。好在基地里面的道路都是硬化过的,并不影响他们战车的行进。

    雨越下越大,那种雨水刚接触到地面后的雨腥气跟尚未完全散去的硝烟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让小菲感到十分呛人。不过看着车窗外面的雨幕,她的心情还是稍微放松了一些。雨幕?啊,这可是很久都没有见到过了,这个词语自从她进入异界以来似乎从她的脑海里消失掉了。现在又看到了雨幕,又想起了这个充满无限诗意与温情的词,她的那颗被战争磨得生了茧了心此刻不禁又温软起来。她承认自己是一个内秀的人,性格也有些内向,因此她更喜欢把自己封闭在一座童话似的内心世界里,抱着一本书独自沉浸其中,拥着一个梦甜甜的入睡。于是她自小便十分喜欢雨幕,她觉得那仿佛就是一个神奇的大罩子,罩住了外界的世俗,罩住了世俗中不可避免的伤害,罩住了那些真实地让人心悸的景象,罩住了那些让人不寒而栗的面孔……总之,这个神奇而美丽的大罩罩去了太多的她不愿意接受接近接触的东西,留给了自己一片罩出来的自由空间。

    小菲正沉浸在自己对于雨幕的联想之中,却被维克多打断了:“长官,能源区快要到了,我怎么觉得那儿似乎有情况?”

    “你是怎么判断的?”小菲还沉浸在对于雨幕的联想中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但她对于维克多的这句话还是很敏感的,因为她现在最怕“有情况”这三个字了。

    “我看到前面的能源区附近似乎有战车在集结!尽管那儿没有照明灯,但是我还是隐隐约约地能看见一些战车的光影。”维克多说。

    他的话音还没落,又一道闪电划过,闪电下的景象让小菲目瞪口呆:只见能源区的出入口处竟然有黑压压的一片各式战车,而且还在不断地集结中!

    这个时候,小菲脑海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自己被敌人给盯上了,人家正守株待兔等着你去送死呢!

    “停止前进,停止前进,马上掉转车头,马上掉转车头!”小菲果断地下达着往回撤退的命令。

    可是,当她的侦察部队随即掉转车头往回行进了没有多远,就发现前面也有黑压压的一片战车正向自己这里赶来!

    “前后的道路都被敌人给堵死了,维克多少尉,你带领着那五辆超时空战车部队向左突围,我带领着剩下的部队向右突围。如果能突出去的话,我们约定在我们进来时的基地的东北角处汇合;如果没有希望突围,那就只好跟敌人以死相拼了!这是我最后的命令!”小菲此时反而平静下来,她隐隐约约地意识到,对于她的侦察部队来说,最后的时刻可能已经来临了。

    “是,长官,我马上执行任务!但是我相信,这绝对不会是您下达的最后一项命令!”维克多说完后便离开了小菲的采矿车,率领着那五辆超时空战车向左突围去了。小菲的眼里突然涌满了泪水,她不是因为最后的绝望而流泪,是因为被维克多的坚强与忠诚所感动!

    可是,当她带领着下剩的部队向右突围时,她发现前方同样也被敌人给死死地堵住了!

    这个时候她才知道,这是从其他基地调派来的大量的增援部队把她的侦察部队给四面包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