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虫海求生(七)
    “这是炎黄大人纱下的一个巨大圈套,这是自生化危机II之后又一个炎黄神殿队遇上的巨大危机!”站在机枪高台上的邹兰轻语着“小黑,你说邹明义他们能不能安全返回神殿?”

    ‘别问我!你父亲与那柳逸几个老人是可以的,不过那新人你还是别想了,你准备暴露实力吗?’一个声音在她耳畔轻语。

    “到时候再说吧~~我恨他!”目送着邹某人挥手让新人都逃到后面去隐蔽,邹兰恶狠狠的盯着某人背影说道。

    到底是什么样的仇恨暂且不说,让我们将目光转到邹某人那里吧。

    冲向哨所的虫子并不多,也就几百只而已。但是摸样就比之前的虫子有了绝对的区别:虽然个头都是一样的大小,但是在花纹与其前进的速度上,让邹某人等人感觉这一次来的应该会比之前那种有点区别,然后他就在自动机器人身上看到了自己的推断非常正确了。

    进入警戒范围(有效射击范围)之内,站在哨所胸墙上的自动机器人开始了各自的咆哮,眼睛尖的邹某人立即将目光投到了烽线上,然后被那里的景象惊的目瞪口呆。机器人射出的每一发子弹都非常准确的命中了对方,可是却一点也没有应该被希望有的效果,除了溅出点火花之外,基本没有什么效果,而这一批虫子依旧是保持着高速向哨所冲锋。

    别想了,邹明义对着高速移动中的虫群发射了枚小型核弹:发射了,非常顺利的从火箭筒中飞出,然后在天上转悠三四圈之后消失在远方爆炸,连虫子毛都没有碰到就消失了――说自己用这玩意攻击文欣的话,必然会被干扰,但是现在自己攻击的是虫族,难道它们也有干扰核弹飞行的能力?不信邪的他再次发射了两发之后,终于意识到,这一回自己真的跳进了炎黄挖到的大坑中出不来了!

    还没有等他想好到底该怎么办的时候,所有的尚在开火的机器人全部化成一道白光回到了他的储存戒指中,任凭他怎么释放也没有了回应,好在邹明义收到了雷鸣的信息:只能使用幻化能力,雷电系能力被剥夺!

    连吐血的时间都没有了,邹某人大喊一声跟我来,带着文欣与柳欣直接从胸墙上跳下,迎着虫群冲了过去“魔法、科技等武器已经没有用了,各自测试自己的拿手技艺,如果有用的话,不要顾及,直接使用!”交代一声,自己激发了蛟龙化拎着雷鸣幻化的镰刀直接冲进了虫群中,对着一只迎上自己,准备把自己腰斩的兵虫大吼着刺出一拳“铳炮!”

    噗!一声闷响,第一只兵虫直接少了半边身体在地面上划拉一下抽搐不动。这样的场景对于刚落地的邹某人有着极大的鼓励,直接结果就是他这个人将镰刀插在身边的土中,对着周围所有涌上来的兵虫使出了双手连铳拳:一道道的白烟准确的击中了涌上来的兵虫,并将它们不是彻底轰碎,就是直接打飞,总之,这一面邹某人独自挡住了数倍于他的虫子,其中也是险象还生。

    文欣与邹某人等人迅速拉开距离,右胳膊直接变成刀,完全以一种近身肉搏的架势对着每一只冲上来的兵虫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打击,感觉只有右臂没有什么效率,连同左臂也一同变成长刀,快速的切断兵虫的所有肢体,并刀刀精确的刺穿其位于嘴部上方六厘米处的脑部,高效而快捷的清除着每一只被她判了死刑的虫子。至于说兵虫给她的攻击,除了擦出点火花之后也就没有任何影响了。

    柳欣的招术与他师兄柳逸臣如出一辙,一样是使用长剑,一样是一剑气下去数十只被片成两半的兵虫倒下,她可比前两个家伙轻松的多,一会工夫自己周围已经是一堆虫尸了,还有向另外两人入侵的倾向,十几分钟之后,几百只兵虫就这样被三个人联手解决了。

    当最后一只兵虫被三人蹂躏死的刹那,所有的兵虫尸体立即融化并渗进黄土中,没有等三人缓口气喝口水,远处山口上的嘶鸣将他们的饿注意力吸引了过去:又是几百只已经集结好的兵虫正在向这里冲锋。

    不过这一次在他们三人准备好之后又出现了变化:这几百只全身黑色的兵虫并没有想要群上的意思,如同中国古代战争中叫阵一样,所有的兵虫全部排成整齐的方阵在后方等待,分出一只个头比较大的兵虫首领缓慢的走上来冲三人傲慢的大声嘶吼,并手脚并用的做着一些三人根本看不明白的动作,如同是挑衅一样的冲到近前,然后再缓慢的退回去,如是几次,也让邹某人看明白了,对方这是在叫阵!

    “杂碎,这还得了?”也不顾及旁边有女士在场,邹某人立即火冒三丈“待我上前挑了这没智商的虫子,你们二人立即上前掩杀!一定到保护哨所到柳逸臣将通天火什么柱的立好!”文白参杂的话差点没让两个人乐晕,不过倒也明白了他的意思:拖时间嘛~~

    “是通天神火柱!”感叹这个雷神是多么的不良,柳欣与文欣开始全速恢复状态――后者几乎没有什么需要恢复的东西。

    叫阵,是古代双方将领在军阵前呼叫,促对方出战,并有挑战的意思,可是要是放在了这里,尤其是虫子的身上时,邹某人感觉到那是猴子穿人衣、狗叫人阿姨一样的可笑:那些低等的物种再怎么被自己的主人包装的高贵,那也摆脱不了它们本身是低等物种的事实。

    当邹某人拎着镰刀出现在对方8、9米只外时,所有的兵虫全部停下嘶鸣看着它们的头,那只巨大的高它们没一只一头的首领。

    对着自己的手下做了个不要担心的手势,叫阵的兵虫一步三晃悠的走到邹某人距离他几米的地方停下,眼中带着傲慢色彩的用自己尖刀一样锋利的前足冲邹某人比画几下。

    “丫丫个呸的!你一畜生也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邹某人那是火冒三丈还有剩余,拎起手中的雷鸣在头上挽出几十个镰花,当下就是准备冲上去与它决一死战。

    兵虫首领那两只乒乓球大小的眼睛转了转,可能是不想丢了面子,学着邹某人的摸样前后左右舞动着自己的前后足,还颇有节奏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赢得了自己虫群中的一阵喝彩。

    “你想成神老子现在就送你去!”也不跟它废话,一踢镰刀柄根,自己也跟着纵上半空追上正在下落的雷鸣,用上一个力劈华山的招式直接从空中拽着镰刀柄重重的落下“给爷死去!”一镰直接劈中了兵虫首领。

    镰刀的重量加上邹某人下落的重力加速度直接作用于兵虫首领的两只前足上,直砍的对方后退连连,两只前足火花乱闪。不过就算是这样,雷鸣也没有对对方产生什么影响,正感叹炎黄大人阴人真是阴到底的邹某人,突然感觉到从对方那里传来了想与自己抗衡的力量时:某人乐了。

    “就凭你也配?!”虚晃一招,镰刀猛的在空中划出一个半圆后,再次重重的砍在了兵虫首领身上,并非常结实的砍中了――又是一溜火星“我不相信,你身体上那里都是硬的!”闪过兵虫首领的两记恼怒的前足刺击,邹某人再次重整旗鼓,镰刀再次划出半圆,不过这一次不是用镰刀刃,而是用镰刀背上幻化出来的刺锤对着它后身猛的重击……

    嘣。邹某人脚下一点与兵虫首领迅速拉开距离,失望的望着对方还是跟没事虫一样在对面享受着自己手下的欢呼(嘶叫)――郁闷不已。

    “我拖时间给柳某人,它难道就不在拖时间吗?”突然想明白的邹某人拄着镰刀站在不远出:炎黄大人发布的任务可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不快速的解决它们全部的话,第三波是不会出现的,这才有了兵虫违反常例的出来叫阵。但是这东西壳太硬,而雷鸣的无坚不摧又被剥夺,这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砸?!

    既然砍不动,也只能去砸了。将雷鸣保留长柄,只将镰刀部分变成直径五十厘米的大锤子,邹某人暴喝一声再次纵上半空垂直而下!

    “拿命来!”

    (剧场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