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⑤⑦章 战斗
    他知道这时候不能浪费时间胡说八道了,外围已经有几个人受伤了。“自然之魂!真实镜像!”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李战歌出现了,“疾步风!”马上脚踏疾步风隐形了。由于动作太快,旁边的人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变化,只觉得李战歌的身形一闪,接着又站着不动了。

    李战歌的镜像站在原地装着念动咒语的模样,而他本人已经穿出了人群,来到了强盗群中。二级疾步风的速度,使他迅速的来到了箭塔下。

    “会心一击!”疾步风现形的攻击加成加上斗气的会心一击,一刀就砍倒了箭塔下面的一根木柱。“疾步风!”再次隐形。他的疾步风是根据人类的视觉频率盲点规律而练成的,属于物理技能二不是魔法,因此没有冷却时间。“会心一击!”再一刀砍掉箭塔的另外一只柱子,轰的一声,箭塔轰然倒下。这一来,白鹭族的战士们的压力又减小了不少。

    “疾步风!”到了另外一个箭塔下,以同样的方式砍掉箭塔。这一来,强盗中开始骚乱起来,很多人都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箭塔就被砍倒了。当然也有几个只是看到李战歌的挥刀砍箭塔的影子,但这个影子瞬间又消失了。

    “怎么回事?”强盗首领奥尔德问道。

    “不知道,这箭塔无缘无故就倒了。”离箭塔最近的一个强盗说道。说这话的时候,第三个箭塔又倒在了地上。

    强盗首领走上前来,检查箭塔的柱子,一看竟然是新鲜的大刀砍切的刀口,“难道是有一位剑圣在暗中帮助白鹭族人?”奥尔德汗水涔涔而下,要是真的有为剑圣在帮助他们,那么自己可能不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了。不过转念一想,这又不大可能,整个黄石部落的剑圣就只有黄石斥候,而这次行动的策划者正是斥候自己,他不可能帮助白鹭族人。黄石斥候的儿子格里金?考伯斯宾虽然也是七级剑士,但他也不可能帮助父亲的敌人。就算是剑圣到来,这里有岗哨之眼也能看见他们啊,难道这真的只是个意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李战歌砍掉三个箭塔所花的时间不过几分钟,踏着疾步风回到白鹭族人群中,在收回镜像的瞬间现形。装着刚刚念完长长地咒语,把手往强盗群中一指:“战神啊,请赐予我雷电的力量劈碎这些万恶的箭塔把!劈!”然而手指指出,却没有任何的魔力。“劈!劈!劈!”李战歌手指连续乱指,见没有作用,喃喃的说道:“难道战神外出约会还没回家?”

    “喂!没用的歌者,箭塔已经倒下了,你不用乱指了!”玛莎在旁边说道。

    “真的吗?”李战歌这才抬眼望强盗群中望去,“真的倒了耶!”装着刚刚知道的样子,“难道战神事先就来帮助我了?战神,你真是无所不能啊!”一副无比崇拜的模样。

    这时候黛丽丝和弗莱尔已经聚集到了一起,“怎么回事?箭塔怎么突然倒了?”

    黛丽丝:“我也不知道,想来是战神在暗中帮组我们。”

    “好,姐妹们,大家飞上天空,把弓箭射向这些剥夺我们和平的强盗吧?”黛丽丝大喊,一个个女射手张开翅膀飞上了天空,弯弓搭箭,箭支嗖嗖嗖的往强盗群中飞去。一个个射手们在张开白色的翅膀,在天空优雅的飞翔着,就像一群飞天的仙女,煞是好看。

    李战歌在下面。双手向天,张牙舞爪,“喂!你们下来一个保护我啊,玛莎,来带着我上天去。”但女射手们,个个聚精会神的参加战斗,根本不理会他。

    这时候,强盗们没有了箭塔的依仗,只能靠硬碰硬的战斗了,一个个拿出了手中的盾牌,抵挡女射手们射来的箭支,一只只箭射在了钢铁盾牌上,当当作响,反弹回来又落到了地上,看来他们的准备相当的充分,女射手们徒劳无功。她们本来都是外出作战,不可能带太多的箭支在身上,要是剪射完了的话,她们就失去了空中的优势。

    “停止攻击!”黛丽丝见他们能够有效地防御高空射击,也不会白白浪费箭支。一时间,两队人马成了僵持局面。

    但强盗首领奥尔德不是个笨蛋,他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了,大喊一声:“逼近白鹭族人!”一个个强盗手持盾牌,一步一步向白鹭剑士靠近,要是上面射下箭来,就用盾牌抵挡,一边抵挡一边前进,这样步步为营,最后和白鹭剑士贴身肉搏的话,白鹭女射手们就不敢胡乱射箭了,现在时晚上,即使她们眼力再好也不敢保证不伤到自己人。

    没过多久就靠近了白鹭剑士,“兄弟们,为了我们的族长,战斗吧!”弗莱尔见近身战斗已经在所难免,不如主动出击,率先冲进了强盗群中。双方展开了贴身肉搏,一时间刀剑挥舞,在火把的微弱光线下刀光闪闪。

    而这时候黛丽丝也带着女射手们落下地来,弯弓搭箭,准备一有不伤到同伴的机会就射击敌人。白鹭族剑士平时根本很少战斗,而强盗却是靠打仗抢劫为生,两相对比优劣顿显,没过多久就有数位白鹭剑士受伤,鲜血染红了他们洁白的翅膀,分外的凄美。

    再不出手的话白鹭族就要伤亡惨重了,李战歌心想。

    李战歌把胸口一挺,昂然叫道:“你们这群狗强盗,在战神的使者面前竟敢如此的嚣张,我要代表战神惩罚你们了。”昂首挺胸冲向战斗群中。

    “不要去送死!”黛丽丝喊了一声,想拉住他,但李战歌行动比她快了一点点,黛丽丝刚好碰到他的衣袂,而没有拉住他。“这是个疯子!”女射手们心头均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