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卷 (二十二)
    “孩子你会是一个伟大的法师。”奥提斯说。

    伟大的大贤者面上带着虚幻的微笑衬着金光闪闪的白袍现在的他和之前面对路西时候的气急败坏完全不同。他是如此的神圣与温和似乎就是光明之神的化身连圣光大教堂里最平和的牧师都比不过他的魅力。

    法兰低下了头似乎臣服在了他的光芒之下又仿佛是在为老师的离去而不知所措。

    奥提斯笑得更加温和:“虽然我不愿意说但你的老师确实是一个异端他自私他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你被抛弃了但是你不要难过魔法的荣光永远会照耀在你的身上。”

    他轻轻地拉起了法兰的手。

    这个举动让四周的法师们都惊叫了起来。

    他们惊讶万分这样的荣耀居然落在了这个孩子的身上!

    法兰在微微颤抖奥提斯知道一个孩子根本拒绝不了这中荣耀他笑了笑容里带着一丝几乎察觉不到的得意:“不论你曾经跟随谁你终究是光明之神的子民你将平等的得到一

    法兰的眼神表现出懵懂于是大贤者身边的某位法师出声:“哦我的孩子你会在这里得到进一步的展。你之前的魔法不是很厉害吗?所以你生来就应该在这里的。你的老师……离开但是你根本不需要有任何的担心的。”他也是之前在圣光大教堂里法兰的受害者之一。

    但是这群“受害者们”在此时看见法兰完全没有因为之前地遭遇而懊恼他们高兴的是这个孩子终于被他们挖了过来。一路看中文网

    不论其他的法师们多么地嫉妒。法兰却已经确定是一个幸运者了。

    然而所有人都没有觉法兰自始自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路西从没有说过抛弃法兰法兰也没有说过抛弃路西。但是从其他人来看。似乎事实就是法兰被路西抛弃了。

    一个很有潜力的孩子。

    这是普遍法师给与他的评价——如果没有潜力怎么会得到大贤者的青睐呢?当然没有一个法师会承认能够得到这种荣耀的法兰是一个天才级别的法师。即使法兰地外貌已经让他们心中几乎认定了某种想法但是这永远不会有人承认法师们高傲的心永远不会允许。

    当然。这只是普通法师们的想法这其中弥漫的浓浓的酸味足以说明任何问题。事实上最清楚法兰地实力的莫过于大贤者和其周围的几个高等法师了他们比任何人都痛恨路西害怕路西。但是也更了解路西。他们不相信路西居然也会带学徒但是他教育出来的学徒一定不会是平凡的更何况法兰的实力早就显露过了。

    法兰被允许不必离开岛而在这个巨大的知识宝库里生活。

    这是对他的优待。

    因为他跟着路西来到这里却被中途丢下没有监护人地孩子自然也无处可去。当然圣光大教堂的艾伦大主教相比会很高兴担任这个监护的责任。但是法师们又怎么会允许?法兰就像是一个战利品他被恩赐居住在所有法师视线的焦点……

    然而这种“恩赐”虽然是巨大的光荣却并不是绝无仅有。至少在这个法兰根本感受不到学院气氛的魔法学院里还居住着不少法师。

    很明显这些人的身份与那些眼巴巴地排队进门的法师是绝对不同的。

    他们得到了一定程度承认地。

    “看那些法师真不知道他们居然还好意思自称为法师。那些浅显地书籍就让他们欣喜若狂。我真不敢相信。他们都学的是什么?他们都学会了什么?难道什么都不懂也能说自己是法师吗?”

    法兰不止一次地听到这样地话。

    圣光大陆十分特色的学习氛围法兰已经习惯。这些生活在圣光大陆地法师们更加不可能不知道。竞争隐藏。知识就在眼前但是想要触及到却要花费一个法师无穷的心力。

    连自己的老师都不见得是尽心教导自己的一个人想要前进必须处心积虑。

    于是历代大贤者的私人领地就成了一块最诱人的地方。

    这里有无穷无尽的书籍这里有历代最杰出法师们的研究手稿这里有着一个法师所能够得到的所有东西。

    而这些东西就藏在这座建筑里它们不是被隐秘藏在老师脑海中的知识而是以这种几乎公开的形式开放出来任人取阅。

    只是想要触碰它并不是一件多么容易的事情。

    资格。

    一旦有了资格就能够得到这一切。小说网

    “别以为你已经有资格了。”当法兰被领到自己的房间的时候这就是他的同屋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班奈特!”法兰身后的法师现身一声吼棕色头的年轻法师就从床上摔了下去。

    “法兰这是班奈特。班奈特这是法兰。”法师毫无创意地介绍着两个人“你们就是室友了。”

    “哟!”班奈特毫不在意的挥手“这瘸子面子够大的啊居然让您亲自带路?”

    法兰没有说话。

    领路的法师揉了揉额头这种互相防备与敌视的情景他早就习惯了但是当受欺负的人是费尽心机得到的法兰这让他不得不偏心起来——当然比起这些所谓天才法兰远过他们的实力更是大法师们关照的原因。

    “法兰你们仅仅是室友而已。”法师最终还是忍耐不住给与了忠告“要保护好自己。”

    大法师匆匆离开。法兰抬起头现自己室友的脸色更加差劲了。

    “面子挺大?”

    法兰没有理他走到自己地桌子前坐了下来。从自己的包里一样一样的往外掏东西。

    班奈特哼了一声:“别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你以为能够进入这里就是胜利了?告诉你你没有这个资格。”

    又是资格。

    法兰有条不紊地整理着桌面依旧一声不吭。

    对方出奇地安静这让班奈特感到有些无聊不过这并不能影响他继续说话的兴致:“我们魔法学院是最神圣的地方所有法师都想要进来。可是能够进来的人却寥寥无几资格这种东西可不是所有人都有的!”

    法兰停止了收拾他回过头看了班奈特一眼似乎很困惑:“可是我来的时候看到了很多人。”

    这是法兰回应他地第一句话。这让班奈特更加有兴趣起来他嗤笑了一下瞥着法兰说:“你真是土包子这都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一直和老师在森林隐居。”法兰似乎听不出来对方话中的讽刺。

    这块大陆上说起森林大家都知道默认的是什么森林。

    班奈特接二连三的挑衅都轻飘飘的就过去了这让他在这方面有点提不起兴趣来:“居然还真有去那里地人!真不知道你和你那个可怕的老师是怎么活下来的。”

    可怕?这个形容词倒让法兰有些想笑。

    不知道班奈特受到的教育是怎么样的他提到路西之后。自己先打了个哆嗦停了一下才继续:“自古以来能够通过我们大门的人本来就是寥寥无几的。”他有些自豪的样子“当然我除外。这个门是能力地认定只有能够进入这扇门才是被承认的才是能够进入魔法学院深入学习的。”他指了指自己的徽章。“这可是大贤者亲自给我的。”

    法兰点点头:“嗯。那大家都一样。”

    “这怎么一样!”班奈特好像是收到了刺激一样跳了起来。“从几个月前开始大家的力量忽然有了质的提高——你是法师。你也应该有感觉吧?忽然瓶颈被突破了曾经很难成功的魔法能够轻易施展早就熟练的魔法威力也更大……”“这不是挺好?大家地能力都提高了呢。”法兰大概明白他在纠结什么了。

    “好?!这简直是耻辱!这个徽章这个荣誉从那时候起就变成了量产地东西!几乎稍微有点能力的不入流法师都一夜之间拥有了进入这扇门地能力!你知道当时我们多么吃惊么?你知道现在我们的魔法学院有多么地混乱么?什么人都能够进入!这么伟大的宝库就要浪费在这些无知的人的手里了!”

    曾经好不容易得到的东西曾经是最高荣誉的东西一下子变得廉价这是让人受不了的。

    班奈特接着说:“这么多人怎么可能全盘接收。这种现象也太异常了。幸好大贤者采取了措施调派了人手专门负责维持秩序与放徽章——我可怜的徽章。”他看了看自己的徽章然后收进了口袋“只是不允许他们定居在这里书可以看但是他们却不能成为这里的定居者。大贤者还是太仁慈了!怎么可以对他们开放!”

    法兰有些同情地看着对方这种心情他能够理解。但是这种让自己难过的心情却是他们自己的原因。知识本来就是共享的除了具有危险性的高深知识之外基础的知识本来就是属于所有人的。正是他们将这些知识自私的垄断起来才会在别人轻易得到这些知识的时候自怨自艾。如果他们从一开始就放宽胸襟自己也不回这么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