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4】 古怪
    事实证明,魔兽肉确实比人肉好吃,魔兽的能量绝大部分在身体上,体内晶核最多不过三四成而已。

    那花容不得闪失,狼王见猛虎袭来,知道不是善茬,立马迎了上来,群狼也顾不得逃窜的克雷斯,将猛虎围起来。就是有一两个追上来的也被克雷斯一剑劈死。

    虎入狼群,这谁胜谁负还不好说,狼王只是三阶高阶,而虎王则是三阶顶峰,这是层次的差距,但是狼王有帮手,三十几头二阶狼,战力可不是一般。

    那朵白花似乎对魔兽有着莫大的吸引力,这时猛虎已经注意到它,眼中露出强烈的贪婪意味。

    狼虎之争,惊天动地,魔法的攻击,**的碰撞,霎时间飞沙走石,天昏地暗,虎啸狼嚎,鲜血四溅,虽未有以一当百,但猛虎的气势不下于顶尖高手,愈战愈勇,便是鲜血淋漓,它也未有丝毫退缩。一声哀嚎,猛虎躺下。双拳难敌四手,英雄末路穷途。

    狼群十去其七,颓败不堪,然而毕竟是胜了,惨胜依然是胜了,胜者王侯。群狼仰头高吼,震天动地,向世界宣布,这里是它的领地。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克雷斯去而复还,冲入狼群之中,如同一个人型坦克,大杀四方,一时间,本已面临崩溃的狼群,摧枯拉朽,狼奔豕突,成为克雷斯的剑下亡魂。

    这一战毫无异议,等阶的差距不可避免,一个三阶巅峰的王者,对上三阶高阶的狼王加上一群二阶青狼,便是死也不会让对方好过。刚刚战后力竭的狼群没有三阶做保障,在克雷斯手里如同软泥被无情的揉捏,这便是丛林法则,真正的力量才是王道。智慧也是力量的一种。

    没有理会克雷斯兴奋的模样,雅径直向那朵花走去,靠的越近,花散发的那芳香越馥郁,点点温馨萦绕心头,冷不丁的,雅心头冒出一个名字:玉罗花。

    雅心中一惊,他确信他没见过这样的花,也没有听说过,怎么就知道它的名字呢?难道又是……

    摇摇头,雅将心中的疑惑压下。花并没有成熟,难怪狼王还没服食。雅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需要认真戒备,若是被别人摘了那可就不妙了。

    ……

    地下大厅内。雅盘坐在地上。一朵晶莹玉润地花朵漂浮在雅地头顶。散发这阵阵白光。将雅罩在里面。馥郁地芳香沁人心脾。诺哧溜溜着个小身体盘坐在花朵内。手上掐着玄奥地法印。面色肃穆。

    笼罩着雅地白光被他一丝丝地吸进体内。这是纯净地草木精气。最为养身。但这花虽然不凡。但也不至于逆天。仅仅是能够补充他一部分精气而已。雅首先拿它来修复受损地肺脉。浓烈地生命精气被他导入肺部。原本受损地肺部开始贪婪地吸收这生命能量。受到这生命能量地滋润。他地肺部开始焕发活力。受损地经脉也开始修补。逐渐恢复功能。恍如久经饥渴地饿汉。雅地每一个细胞都在贪婪地吸收着那充沛地精气。

    恍惚间。雅地精神力透体而出。飘飘摇摇。感受着周围充沛地天地灵气。而周围地灵气似乎是受了什么招引。如同飞蛾扑火一般。投入雅地体内。不一会儿。雅地全身都笼罩在氤氲地雾气之下。给他增加了一份朦胧地美感。

    雅地精神力被他散发地越来越远。忽然一道血光在他面前亮起。阻止了他精神力地扩张。这血光宏浑阔大。霸气凌然。雅在他面前高山仰止。那似乎是上苍地气息。俯视着天下地蝼蚁。但这血光似乎只有一个方向有。这是怎么回事?雅心中一惊。这血光虽然和他体内地有些相似。但绝对不是。难道这里有什么玄机?雅突然想到克雷斯是被什么东西吸引来地。但进来之后就没有发觉。难道就是这里?

    雅将精神力继续扩张。但这道血光似乎只有一个不大地范围才有。就好像只是附在一扇门上。门?雅心中一动。不过他现在正处于恢复地紧要关头。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些。

    半日之后,雅身上的雾气淡了下来,头顶上的玉罗花已经消失。诺看起来精神了许多,不再那么萎靡。将最后一点白光吸收的涓滴不剩之后,雅长身而起,他感觉自己全身的气血通畅许多,身子骨不再那么虚浮无力。肺脉已经给他打通了还几条,雅相信再给他一些这样的天材地宝,他一定可以很快的恢复。

    细细的感应了一回身上传来的数据,雅抬起头望向了那血光传来的方向。入眼是一面很普通的石壁。雅走上前去,轻轻的摸了一下,并没有什么特殊。他拔出匕首,使劲的在墙上一戳,能够削金断玉的匕首没有在墙上留下哪怕一丁点的划痕。有古怪。雅大致感受了一下那血光的范围,在范围外用匕首扎了一下,石屑纷飞。果然有古怪。

    雅把克雷斯叫了过来,叫他试了试,结果仍然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雅又将精神力伸出去,一道血光有呈现的眼前,强大的压迫力使得雅毫无办法。

    他低头想了一会儿,叫过克雷斯道:“你试试感应一下这个墙壁。”

    “怎么感应?”克雷斯憨憨的问道。

    雅微微一笑,给他解释怎么做。他发觉自己跟克雷斯在一起之后,笑容好像不知不觉的多了起来,或许是他那颗毫无杂质的心感染了自己,雅想到。雅知道自己不是个干净的人,或许这样的人都希望朋友都是干净的,雅早已把克雷斯当作自己的朋友。

    克雷斯按照雅交给他的方法,将精神力延伸上去。

    不知道克雷斯是什么样的感觉,但一旁的雅却看清楚了,随着时间流逝,那片墙壁竟然开始泛出一道道古怪的血色花纹,而克雷斯身上也开始冒出阵阵血光,和墙壁上的血光交映相辉。克雷斯身上的血光越来越浓,墙壁上的花纹也越来越多,花纹的转速也越来越快,当速度达到某一个临界点的时候,雅只听“咔嚓”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破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