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离开
    一阵清风飘来,平静的湖面有些荡漾,旁边的小树,像绿玉雕琢出来的一样,晶莹璀璨,闪耀着淡淡宝光,穿插在树木间的奇花,似珍珠一般,时隐时现,整个空气中,都弥漫着自然的气息,一切都那么和谐。

    突然空气一阵波动,原来湖边还站着一个人,他的那双眼睛,灵动深邃,若浩淼星空,刀削斧劈般俊逸的五官,稍显瘦弱却充满爆发力的完美身形,身上更是透着一种亲切感觉,只是那衣服与他格格不入。本来平静的凌风心绪有些不宁,深深的叹了口气:“看来我真的想去大陆看看了。”只是有点舍不得这里,还有一个关心他的老人。留下老人孤单一人,真有些不是滋味。

    凌风回来时,老人已经准备好中饭的,看着老人递过来的筷子,凌风有些感动。不知怎么的,凌风提不起胃口来,老人看着凌风有些反常,不禁有写担心,“小风,怎么了?”凌风想说,却有些说不出口。老人看着凌风吞吞吐吐假装绑起脸来:“扭扭捏捏,像个姑娘似的,有什么就爽快地说出来。”

    “爷爷,我想去大陆看看,只是?”凌风小心的看着老人的脸色。老人哈哈大笑:“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原来凌风是想去娶媳妇去了,让爷爷包包孙子!”凌风大窘。

    “小风内功练到几层了?”“爷爷,应该是四层顶峰了。”“不错不错,才一年竟然练这种境界。”老人看着凌风,越看越喜欢,“还愣在那里干什么,饭菜都凉了。”看着老人开心的样子,凌风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掉下来了,吃起饭来特别香。

    其实老人还真有些舍不得凌风,但觉得年轻人吗,总该出去闯荡一番,或许外面是最合适小风的地方,更何况外面还可能有等着他回去的亲戚。

    突然老人的嘴角微微裂开,老人拿来一个瓶子,叫凌风用瓶子去装满石头,凌风很快地就回来了,老人接过瓶子问道:“满了吗?”凌风疑惑地看着瓶子,确实是满了啊,于是就点点头。

    老人示意凌风跟他来,他们来到了小溪边,老人轻轻弯下腰,随手抓了一把沙子放进去,又问道:“满了吗?”凌风谨慎地看着瓶子说到:“应该满了吧。”老人指了指水,又指了指瓶子说:“眼睛所看到了只是现象,心里所想的未必是事实,只有未知的,没有不可能的。”凌风深深的感悟到,人是学无止境的,老人的话就想钟一样时刻都在凌风的心中响着。

    老人拍了拍在沉思中的凌风说道:“爷爷我好久没钓过鱼了,小风陪爷爷去钓钓鱼吧。”“好啊,上次输给爷爷,这次一定要赢回来。”“没那么容易,胜过爷爷,你还的多练个几年”爷俩拿着鱼竿、鱼饵和水桶来到湖边,以一柱香时间来定输赢。

    凌风虽然不错,但比起老人纯熟的钓技,却是望而不及,结果是显然而知。凌风看看老人那半桶满满的肥鱼,再看看自己水桶里的仅有的几条鱼,无奈的苦笑着,又输了,想赢爷爷不知是何年?

    老人放下鱼竿问凌风:“钓鱼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凌风想了想说道:“清心自然,无所欲,无所求。”老人点点头问道:“鱼钩是直的能钓到鱼么?”

    凌风这回学聪明了:“虽然我不知道怎么做,但我相信能钓上来。”老人笑着说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然后老人用手指轻轻一捏鱼钩,鱼钩并直了,老人然后装作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不一会鱼并钓上来了,虽说凌风相信老人能钓上来,但看到老人这么轻松的钓上来,倒是吃惊了一把。凌风问老人怎么钓上来的,老人却说:“你再回来的时候我教你。”凌风不知道自己被老人耍了一把,其实也怪不得凌风,鬼知道有种鱼一咬中食物就不放开。

    深夜,凌风听着虫子的低鸣声,难以入睡,不知道是将要离开这里的忧愁,还是将要踏上新的旅途的兴奋,竟然失眠了,彻底无语。

    一大早,老人就陪凌风来到森林的边缘,老人嘱咐到:“这个森林很危险,一有不对就换条路。如果有机会的话到咯纳斯学院去看看,可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然后递过三个灵符说:“这几张是隐身符,一张只能隐身三个小时,切忌只有当非常危急的时候才用。”凌风赶紧把三张保命符收好。

    跟老人依依惜别后,凌风终于踏上了他自己的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