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3章 悲壮
    地窖口被打开,随之走下来的是一脸阴沉似水的黑婉玉。

    “孙二狗怎么说?”金羽知道事情要遭,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孙二狗这杂种竟然会给黑婉玉提出这种要求。

    “他要我以他未过门媳妇的名义参加河野余次的生日宴会,并且要我亲手把玉器献给那老鬼子。说,这样他能趁这老鬼子正在兴头上的时候,提议把我哥哥给放了。”

    金羽冷冷一哼,明摆着这是孙二狗设下的圈套,要是在碧渊阁光天化日之下抢人孙二狗还是有所顾忌的,但是一旦到了鬼子司令部,即使黑婉玉发生任何事都理所应当,黑婉玉一旦真的去了,只怕再也回不到碧渊阁了。

    “你怎么考虑的呢?”作为当事人,金羽还是开口询问了一下黑婉玉。

    陈香秀在一旁却火了,虽然我对黑婉玉一直很敌视,可在大是大非上却泾渭分明。一听金羽这么问立马坐不住了,难道还真让黑婉玉这么一朵娇艳欲滴的花骨朵去跳鬼子的淫窟?估计进去之后连骨头都剩不下!

    “不行!她咋考虑都不能去!那肮脏地方是俺们女人都去的地儿么?金羽你脑子坏掉了是吧!?咋恁的狠心呢!”

    黑婉玉感激地看了一眼陈香秀,继而又把视线转移到金羽的身上:“你觉得呢?”

    金羽没有回答黑婉玉的话,而是慢慢地掏出烟来自顾自的点上,深深地抽了一口之后,随着一大团的烟雾从嘴里吐出,金羽猛然抬头,眼神异常坚决地说道:“去!”

    黑婉玉的心顿时凉了半截!难道自己在他的心中真的一点位置都没有么?明知前面是万丈深渊,还让自己去跳。男人,真的都那么绝情么?!

    “你别说话!”金羽一看陈香秀剑拔弩张的样子就知道她又要发飙,赶紧把她还未出口的话拦了回去,紧跟着说道:“不是你去,是我,他不是让你代表碧渊阁个河野余次老鬼子献贺礼么?那我就当作你们碧渊阁的小伙计替你去。”

    “你想干嘛?!俺不许你犯浑!你要是去了还回得来么?那里面指不定有多少认识你的汉奸特务呢,不行!”金羽这话一出口陈香秀立马就猜测出他想替黑婉玉的原因,指定是想借着这一机会一举干掉河野余次!可作为林州驻扎的混编旅团最大指挥官的生日宴会上,但凡不说戒备森严,就是参加宴会的各个鬼子中队小队还有皇协军的人能少得了?即使是侥幸得手,估计要趁机逃出却是千难万难!

    金羽温柔地看着陈香秀笑了笑,语气也不像刚才那么强硬,而是含着一股子请求的味道跟她说道:“秀子,这件事我是非去不可的,你拦不住的。这次机会可是千载难逢的,只要能一举干掉河野余次,林州从此就会太平无事。别说了好么?”

    “不行!”

    陈香秀的态度前所未有的强硬。虽然陈香秀很清楚金羽的性格很是倔强,一旦作出决定谁说都无法更改,可这次陈香秀却知道,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去,这就是去送死啊!难道自己就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爱到骨子里的男人白白的送死么?!绝不!

    “我去!姐和小五你们别争了,黑婉玉姐你也别说话,俺去。”一直坐在一旁默默无语的张小花突然开口,当众人的视线转移到她的脸上的时候,张小花只是羞涩的笑了笑,可那一脸的坚毅和镇定却不容置疑。

    “你也不许去!”陈香秀气不打一处来:“都活够了是吧?!没事就想往鬼子堆里扎!想报仇得有那本事才行!你以为你去了就一定能宰了那老鬼子那个王八蛋么?人家要是跟土地爷似的这么好欺负何苦咱跟人家打到现在?!都不许去!”

    正在这时,地窖口处传来一阵低微的咳嗽声,都是父女连心这话一点都不假,别人还没寻思过味来的时候,黑婉玉俏脸登时变色,叫了声‘爹’之后,急忙爬出地窖不见了踪迹。

    此时孙二狗已然离开,三人也就不再顾及许多,相继的也跟着离开地窖。当大家上了地面之后,才发现卧病多日的黑正明竟然拄着一根不知哪找来的棍子当拐杖,竟然来到了黑婉玉的闺房之中。

    陈香秀没有见过黑正明,因此即使是黑正明变成现在这副病入膏肓病态恹恹的样子也不觉得怎样,紧跟着上来的张小花却吓了一跳,黑正明他是见过的,想不到这才没多久的时间,往日那个健壮硬朗整天笑嘻嘻的黑老板竟然成了一枯黄干瘦垂垂暮年的老头,顿时惊骇不已。不过很快的,张小花一脸的疑惑逐渐被从来不曾出现在她脸上的煞气所取代。很显然,张小花已经猜测出了黑正明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原因。

    “金羽来,来了~咳咳——”看到金羽也从地窖里钻出,黑正明唯一诧异,但随即释然,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也清楚,自己不能管得太多了。随之跟金羽笑着打个招呼,可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剧烈的咳嗽憋的再也说不下去了。

    黑婉玉赶紧上前替父亲轻轻拍打后背,另一只手不停地在黑正明的前胸捋顺。好大一会儿黑正明才慢慢缓过起来,这才抬起头看着金羽,一脸病态的红晕还为褪去即使是勉力做出的笑意,也是极为艰难。

    “小羽,呵呵,刚才你们的谈话我全听到了。去,是一定要去的,不过你们都不用去,这里面最有资格去的好像只有我这个碧渊阁的正主才合适吧?呵呵!”黑正明笑呵呵地看着眼前几个朝气凛然的年轻人,眼里有着一股新生的希望和赞许。不管从那方面说,这件事是碧渊阁的事,自己活到现在已经够了,不就是个死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死就死了,临死前还能大放异彩一回,也不枉来世走一遭!

    “您去?”金羽顿时一愣,随即眼神转向黑正明的身体。不言而喻,依照黑正明此时的身体条件,金羽很难相信他如何能走到河野余次的司令部。

    黑婉玉也急了,父亲的性子她是知道的,自己的性格不完全得自他的遗传么?一旦做出绝对绝无更改!

    “爹,您不能去!我们已经商量好了,这次的事您就别管了!安心——”

    黑婉玉的话还没说完,黑正明就摆手打断了她的话:“玉儿,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呵呵,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无多,你哥的事就看天意吧。这次谁也别挣了,就这么定了。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我跟您一起去。”金羽一脸坚决。

    黑正明呵呵一笑,看看自己的女儿,随即又把眼光看向一旁并没有发言的陈香秀身上,内心悠悠一叹,看来自己原来想的并不是多么正确,玉儿的归宿恐怕不是那么轻易地真的就落到这个金羽身上了。

    “不用,小羽啊,我一把老骨头了无所谓的,可你不行,你现在还年轻,还有很多大事等着你去做呢,犯不着一时意气丢了性命。多保护自己吧,就当是为了林州那么多死去的老少爷们们多杀一个小鬼子!希望全在你的身上了。”

    “老爷子,我们等你回来。”金羽觉得黑正明这次前去可能是抱着必死之心去的,虽然他已经犹如残烛,可这个精明一世的人岂能会这么轻易地放过让他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指不定他早就想好了不为人知的办法,在河野余次的生日宴会上准备伺机而动,一举干掉河野余次!

    “呵呵。”黑正明只是笑着对金羽点点头,不置可否。显然黑正明也听出了金羽话里的含义,甚至黑正明都明白金羽也可能猜测的出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不过为了让黑婉玉安心,黑正明只能把自己的秘密全部闷在心里。

    夜晚来的很快,昼短夜长,此时虽然已经开春,可按照气节来说,依然是冬季的五九六九时候。夜的黑幕慢慢降落,整个古老破落中的林州也终于被淹没在一片黑色之中。

    “爹,这是当初我哥给我防身用的,您带着吧。”虽然黑正明并没有对黑婉玉提及任何让她担忧的字眼,可以黑婉玉的聪明岂能猜测不出父亲这次一去凶多吉少的概率?在等待夜晚来临的时候,黑婉玉不知偷偷地哭了多少回,只是怕黑正明担心一直很小心罢了。

    “呵呵,你爹这一把老骨头了带着他干啥?再说我也不会用啊,进门的时候也是个麻烦。你还是收起来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用得着呢。”经商一生的黑正明经过黑婉玉一番悉心打扮之后,虽然依然未能改变一脸的病态和无法掩饰的衰落,可在一身簇新的长袍打扮下,还是恢复了几分往日的神采。

    黑正明这点道理还是懂得的,河野余次是什么人?林州小鬼子混编旅团的总指挥官,大佐。他的宴会岂是那么就能轻而易举的进入的?不要说一只手枪,估计到时候连身上带一把雕刻用的小刀都不可能带进去!女儿虽然是好心怕自己到时候吃亏,显然已经失去了理性的判断。可为了最后关头的计划,岂能功亏一篑?

    “岳父大人安好啊!玉儿,你未来夫婿来接你了还不出来迎接一下?哈哈哈哈!”随着一声令人极其作呕的笑声,外面的门板被拍的震天响,孙二狗到了。

    本来黑正明还想着跟金羽说点什么,可时间显然已经来不及了。抱起桌上那个锦缎玉盒,黑正明缓步向外堂走去。

    “小羽,玉儿以后就托付给你了。帮我好好照顾她。”走到门口的时候,黑正明笑着对金羽说道,而后决绝地转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