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 花荫拾遗
    初秋的第一场雨,来势猛烈,风狂雨急,日不见晴,然去时风雨骤歇,残云舒卷,一时又白云高淡,风和日丽,碧空万里。笼罩在树林花丛间的阴霾被温风渐渐吹散,初秋的花朵在雨后争相怒放,摇曳着风姿,追赶着韶光。

    一条大小匀称的细卵玉石铺砌的幽径,几近被两旁竞妍的繁葳花木遮没,一式是古拙苍劲的银杏,间夹一簇簇一丛丛低矮的刺玫蔷薇、子百结,夭秀?翠,秀色可掬,幽香四溢,沁人心脾。一路碧荫笼盖,十分阒寂,惟闻几只蜜蜂在花丛之中嗡嗡长鸣。

    香风温软,一阵阵花香熏得人醉意微微,置身于这恬静香馥环境之中,烦郁之心自然渐渐轻松,一时的愁闷也就慢慢烟消云散。

    一行人曲曲折折,在一片落红,满眼绯红粉白的芳香花径中穿行。

    “小路子,快来瞧,这里有好多蚁虫哦……它们排着长长的队,抬着东西,是在搬家吗?”莺儿半蹲着身体盯着花丛泥根,俏声叫着。

    小路子悄悄观察我的神情,见我面目含笑,没有不悦,知道我不会计较,放下心来。

    “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大惊小怪的,不就是些小虫子吗。”小路子撇撇嘴,不以为然,只是脖子却忍不住伸长,直拿眼睛望去。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斗嘴嬉戏,平添了许多生气。我瞧着两人有趣,含笑而视。

    蕊儿环顾周围的环境,远处的绿荫下有一方石桌,她柔声说道:“殿下,您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嗯,好吧,”我看了一眼她小心拿在手里的方形雕漆木盒,笑道,“我正想细致观赏一番,待会儿就要送给别人了。”

    “殿下,您若喜欢,为何不留下?”蕊儿有些不明白。

    “呵,我是很喜欢这些小玩意,不过我既然答应了,自然要说话算数。不要紧的,让内廷府下次再采办些就好了。”我不在意的笑了笑。

    “咦?”我脚步一顿,被扯住了,有什么东西挂住了我的衣服,道边争艳的刺玫蔷薇勾住了拂面而过的衣摆。

    “殿下,当心!奴婢来弄,”蕊儿急忙上前来,小心解下被花刺勾住的衣服,突然惊奇叫道,“呀,这儿有个物什……好像是一个香囊。”

    “哦?”我转过头看去,在花叶间果真夹着一个色彩明丽的小物件,被挂在了刺玫蔷薇锐利的刺枝上,映衬着周围密蓁花丛的鲜艳颜色,并不十分显眼,“取下来我看看,小心,别伤了手。”

    这是一个玉兰花形的香囊,手工精致细腻,下面坠着一颗蓝白细纹的截子玛瑙。香囊鼓鼓的,仔细一摸,里面似乎装着很多东西,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香囊。

    “咦,真是有意思……”我从里面又掏出了一个香囊,不同的是一个形象生动,红里透鲜,憨真可爱的小老虎造型。

    “殿下,这是……”蕊儿看着小老虎香囊,神情略微有些不安。

    我了然看了她一眼,轻轻笑了。香囊里面一条鲛绡丝巾叠的方方正正,取出来打开一看,里面包裹着两张笺纸,淡淡散发着子百结的香味。

    我小心拿起一张笺纸,上面写着:

    “无上诸天神灵,大慈大悲。

    救诸危难犹如父母。护诸怖畏如亲如友。

    与热渴者作清冷水。与饥乏者作诸甘果。

    为露形者作诸衣服。为热乏者作大密云。

    为贫匮者作如意宝。为恐惧者作所归依。

    为诸稼穑作甘泽雨。为诸浊水作月爱珠。

    令诸有情善根不坏。现妙境界令众欣悦。

    劝发有情增上惭愧。求福慧者令具庄严。

    能除烦恼如吐下药。能摄乱心如等持境。

    辩才无滞如水激轮。摄事系心如观妙色。

    安忍坚住如妙高山。总持深广犹如大海。

    神足无碍譬若虚空。灭除一切惑障习气。犹如烈日销释轻冰。

    常游静虑无色正道,一切智智妙宝洲渚。能无功用转**轮。”

    这是一篇祈祷经文,我略一沉吟,拿起了另一张,笺纸上密密的写着:

    “诸天神灵,誓愿洪深,法界有情,等蒙摄受。善根未种未熟未脱者,令其即种即熟即脱。应以何身得度者,即现何身而为说法。良由神灵无心,以众生之心为心;神灵无念,以众生之念为念。故得慈起无缘,悲运同体。如皓月之普印千江,若阳春之遍育万卉。遍尘刹感,无求不遂,有愿皆从也。

    弟子痛世道之危岌,愍人心之陷溺,愈趋愈下,了无底止。仰冀神灵赐我福德智慧之子,以期将来穷则独善,以倡导于一隅;达则兼善,挽狂澜于既倒。特立三约,以为先容:一、保身节欲;二、敦伦积德;三、胎幼善教。勉行此三,以期无负神灵之洪慈也。又祈四海内外,一切同人,咸息恶心,咸发善念;咸生福德智慧之子,咸体普覆并载之仁。视邻邦如手足,以天下为一家。互相维持,不相侵暴。以期上慰乾父坤母之洪恩,下符与天地并称三才之人名。转大乱为大治,普天同庆;畅教化于两间,万国咸宁。唯愿神灵,普施无畏,愍我愚诚,满我所愿。”

    “殿下……”蕊儿神情有些担忧的看着我。

    “这是……”这是一篇求子疏文。看着笔触清新娟秀的字体,我知道这出自一个女子之手,也许是后宫的哪位妃嫔、婕妤美人,又或是蒙受恩宠的宫女。只是,白色的笺纸泛黄,边已经磨损,看得出来有些时日久长了。

    “这是什么东西,我看不懂。”我脸上露出迷糊不解的神情,“不感兴趣”的把两张笺纸重新包好。

    蕊儿见我不再纠缠在这两张纸上,轻松了口气。

    我暗笑,她是担心我因为好奇叫嚷开来,被别人知道,引起不必要的风波。像这类求子祈愿的行为,在皇宫虽然没有明令禁止,但也不是可以大肆宣扬的事情。如果被有心人利用,大做文章,就有可能引发祸端。

    我把香囊里面的其它东西倒出来,“啪”一颗丸状的淡黄色透明珠子掉在了地上,滚到了花根下的泥地里,排着长队的蚂蚁队伍,突然一片混乱,没头没脑的乱窜一阵,纷纷远远避开珠子,好半天,才调整好队形以新的路线继续前进。

    我看着有趣,这颗似脂似石的珠子大概不是普通之物,能够让小虫子退避三舍,到底是什么东西?我捡起来,仔细瞧了半天也不认识,只得连同鲛绡丝巾包着的笺纸放回香囊里。

    我刚把香囊收拾妥当挂在了腰间,就听到远处花丛中传来欢快的娇俏笑声。

    “……别跑,看我不抓住你!”

    “呀,快看,这里好多子百结花!”

    “真的呀,我们摘些回去让母妃作子香蜜。”

    “那个小东西还抓不抓啊?”

    “算了,它太机灵了,现在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是皇侯云婀和皇侯云娜两姐妹,还真是巧,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她们,我本来正打算去找她们的,现在省了麻烦。

    “喵……”一个黑影从旁边的花丛中窜出来,从小路子的脚边跑过,吓了他一大跳,“哇,什么东西?”

    黑影迅速敏捷的绕过几个人,窜到我脚下,我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猫,一只皮毛油亮,全身乌黑的猫。它睁着两只琥珀色的眼睛盯着我看,一点也不畏生。我心里微微触动,这只黑猫让我想起了“前世”在垃圾桶边捡到的一只流浪猫崽,我把猫崽带回了家,取名叫“叮铛”。

    “喵……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喵……”我学着猫叫向它表达我的善意,小心翼翼的蹲下身体,慢慢的伸出右手,“喵……别怕,来吧,我拿东西给你吃,喵……”

    黑猫蹲着身子脖子朝后缩,戒备的盯着我。

    “殿下!”蕊儿他们紧张的看着猫,生怕它突然袭击,伤害了我。

    “喵……你们别过来,”我面带笑容与猫对视,稚气的声音温和的说道,“喵……来吧,我不会伤害你的,来吧。”

    黑猫看着我慢慢伸到它面前白嫩嫩的手,脑袋往前探了探,又往后缩,反复试探了几次,慢慢把鼻子凑到我手指端,闻了闻,“喵……”它一点点把脑袋凑近我的手心,我慢慢伸出左手,轻轻放在它脑袋上,拇指顺着它额头的毛发温柔抚摸,“喵……呜……”黑猫微微眯起了眼睛,享受我的爱抚,它渐渐放松,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身体软软的趴在了地上。

    “天哪!”小路子目瞪口呆。

    “殿下真厉害!”莺儿满脸兴奋,大惊小怪的叫嚷。

    蕊儿抚着胸口,大舒了口气。

    我轻轻抱起了黑猫,很沉,它养得真肥!“喵……”它警觉的抬起头,我安抚的摸了摸它的脊背,它抬头瞅了我一眼,乖顺的缩在了我的怀里。

    “殿下,您没事吧?”蕊儿不放心,围着我上下仔细检查。

    “没事,我很好!”我现在的心情很愉快,手指在黑猫的额头上轻轻一点,“以后就叫你‘黑美人’吧。”

    花径前面出现两个明媚的身影,欢叫着跑过来。

    “云熙,是你呀!”

    “哇,你抓住了那个小东西?”

    皇侯云婀两姐妹看到了我,满脸欢喜,尤其是看到我怀里的“黑美人”,更是雀跃不已。

    “你是怎么抓住它的呀?它可顽皮了,太监宫女们都拿它没办法。”

    “它怎么那么听你话?还让你抱,我也要……”

    “它是不是跑累了,刚好被你捡到的?”

    “它要不要吃东西?我有杏子哦,来,乖乖听我话,我就给你吃哦……”

    两姐妹围着我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眼睛羡慕的望着我怀里的黑猫,不停地讨好引诱它,可是小东西正眼都不理她们。

    我瞧着她俩不甘又泄气的模样,有些好笑:“以后它跟你们熟悉了,就会和你们玩的……你们下次带些鱼肉喂它吃,它慢慢就会接受你们了。”

    “真的吗?”两姐妹眼睛又露出亮光。

    “真的!”我肯定的点点头,随即笑道,“我正巧有东西要送给你们。”

    “有东西送给我们?”

    “什么东西?快给我们。”两姐妹听到有礼物,马上又高兴起来。

    我让蕊儿把雕漆木盒拿过来,两姐妹迫不及待的打开,里面装着一对形态可掬的阿福泥娃娃。这是蕙山泥人,造型简洁,形神兼备,颜色明快,清新饱满,寄托着祈求祥瑞、辟邪纳福的美好寓意。是我在内廷府的库房里落满灰的架子上发现的,我当时一见就很喜欢,心想两姐妹也会喜欢,果然如此。

    “真可爱!”

    “好有趣哦!”

    两姐妹一人一个,拿在手里爱不释手,没忘向我表示感谢:“云熙,你真好!”

    两姐妹一边逗弄着“黑美人”,一边玩耍着手里的泥娃娃。一行人停停走走,嬉戏打闹着穿出了花径。

    迎着走来一个绿衣宫女,看见我们赶紧退到路边,侧身屈膝行礼:“奴婢给十二公主殿下、十三公主殿下、十六皇子殿下请安!”

    “起来吧,不必费事了。”皇侯云婀两姐妹敛笑端正身体,小小年纪颇有些公主的风范。

    “谢殿下!”绿衣宫女低着头站起身,立在一旁等我们先行离开。

    我眼睛不经意的扫过她,看到她的目光紧紧停留在我挂在腰间的玉兰香囊上,我的心里微微一动,忽然开口问道:“你是哪个宫殿的?”

    “回殿下,奴婢是莞仪宫的。”绿衣宫女语气卑恭。

    莞仪宫?那是哪个宫殿?后宫佳丽无数,我不可能全部弄得清楚。

    “知道了,你去吧。”我摇摇头,把疑惑抛到一边,不再放在心上。

    绿衣宫女恭身站立路旁,等待一行人慢慢走远,她望着离去的背影,眼里露出忧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