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老子就是地级战士
    “我还没有等级,这是第一次测试。”易天边回答边想,“不会是要自己和这个老头对打吧?他不过是个地级战士,如果只用雷斗气和**能量的话,应该可以打过他,如果加上道术,那他必死无疑。如果他死了,那怎么办?”

    老头看易天的神色,以为他是有点紧张,说道:“别紧张,你先去攻击下那边的石头,用自己最强的力量在上面留下痕迹,可以用武器。”老头指了指不远处的黑石头。

    易天向着老头所指的石头走去,将雷斗气运于指上,又稍微用了一下道法中的滴水穿石往石头上戳去,顿时在上面留下了一个10厘米的指洞。

    “这样可以了吗?”易天很满意自己弄的洞,石头的其他地方全是浅浅的,有刀砍的、有剑劈的、还有拳打的,但是都没有易天弄得深。

    “可以,可以,通过!”老头显然已经被吓住了,“这家伙是什么怪物啊”用手指就能戳出来这么深的洞,我就是用上剑也不过如此要知道这可是坚硬的黑铁石啊!而且看他的样子,也就十七八岁,难道他已经是地级战士了?史上成为地级战士最年轻的也是22岁吧。”老头摇摇头,把这些想法抛开。

    “接着是和我对打看看。”说不定只不过是力量大而已,一个合格的地级战士是需要技巧的。不然地级战士以上的人早泛滥了,老头心想着说。

    “果然还是要打天也不多说,立即站到了老头对面,同时心里也算了一下,如何以最短的时间战胜这个老头,还不让他丢人,片刻一套方案已经出现了。

    老头见易天连武器也不拿,以为易天藐视他,竟然有些动怒,直接提剑飞身而至,身上泛着银色的光芒,举剑一挥,一道剑气直射而来。

    “好古怪,能将斗气瞬间外放,还攻击我的要害,果然不错。”易天心里赞许了一下老头,运起斗气按照已经算好的路线闪了过去,接着便向老头跃去。

    “好快!”老头暗叫不好,易天身影已来到老头身前,以手拟刀,往老头脖子上看去。眼见来不及躲闪,老头只好将剑甩向易天,想来个两败俱伤。易天岂是这么容易被砍中,况且他早就算出老头会这么干,身形早已经闪到他的身后,用手轻轻的击打了一下老头的脖子。

    “我输了。”老人的声音有点憔悴,他没有想到自己在这个年轻人的手里竟然还撑不过这边等下,我去那你的等级胸章。”不过,也许是见过了太多的人物,所以老人很快便恢复了过来。

    老人很快便回来了。递给易天一个绿色地胸章说:“你地级别现在已经是地级了。这个就是地级战士地胸章。”老头说完。用针扎了下一天地手。一滴鲜血滴在胸章上。一阵绿光闪过。“好了。这样你地胸章丢了。别人拿了也没用。只有你戴上它。才会显示出颜色。”

    “唉。这不就是滴血认主吗?还说那么多。好像我是个乡巴佬似地。”易天道了谢正想离去。却听见老人问到。“为什么你是地级战士。斗气却发出天极地蓝色呢?”原来各个级别不同。所散发出地斗气颜色也不同。基本上跟胸章等级颜色一样。

    地是家传斗气。跟一般地斗气不一样……不管你练到什么等级都是蓝色。”看见易天吞吞吐吐地样子。老头也知道有些事是不能问地。便不再说话。

    怕老头继续追问下去。易天飞快地跑向佣兵协会。

    从战士工会出来。易天现在已经回到了佣兵协会了。现在地人已经不像刚才地那么多了。估计是早上领取任务地已经去做任务了吧。那些交任务地应该也拿到了酬劳。现在不知正在何处畅饮吧。整个宽敞地大厅。只有角落那边地桌子边上。还有少数地人在交谈着什么。

    易天再次来到佣兵注册处。还是那个接待员。此时正在整理着一叠叠地资料他敲了敲柜台说:“我要申请当佣兵。”

    女孩抬起头,发现有时早上见的那个没有战士认证的男子,笑着道:“您好,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不能通过呢,先上缴10个金币,再把这个表格填写一下。”说着便随手抓了张表格递了过来。

    “钱、钱、钱,有没有搞错啊,注册个佣兵也要钱,一分钱还没挣呢,就又贴了10个金币!真是哪里都要钱,干什么都要钱,看来哪个世界都是一样的啊!”

    易天将钱递给了接待员,便开始填写表格,那上面只有简单的几点,什么姓名、性别、职业、等级,他一一写了上去,在职业的那一栏是有选项的,什么魔法师、战士、骑士易天在战士后面画了一个勾。

    填完表格,易天就递了过去,接待员只接过来看了看,“地级战士?”似乎觉得不可思议的样子。接待员的声音也惊动了角落的佣兵,他们都朝他看来,不过,眼睛里却带着怀疑的神色。

    “是啊,有什么不对吗?老子就是地级战士!”用得着这么吃惊麽?要是我用上道术,天极的也不是我的对手,那岂不吓死你。易天得意的冲她笑了笑。

    “没有,没有。”看到易天胸口的等级胸章,知道他没有乱写,连忙应声。开玩笑,没想到他这么年轻就这么厉害,要是惹怒了,一道把我破了那就不划算了,接待员服了下自己的心情,态度变好了许多,“请问你的名字怎么只有两个字?你姓什么呢?”接待员十分恭敬。

    “墙头草啊,真是人心不在,看来只有强悍的实力才会被尊敬啊。”易天边思考边回答,“我姓易名天。”

    好古怪的名字,有易这这个姓吗?名字也太短了吧?其实易天想说姓雷特,但是一想,还是算了吧,万一现在招来几个仇人,就得不偿失了。接待员也不敢再问为什么了。

    过了一会儿,接待员便麻利的把所有的事情都办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