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六节 救治伤员
    铁血联盟之抗战第一百八十六节救治伤员

    中国溃军占领的那条封锁线就在眼前。如停下来重整|不过是给对方加强阵的和撤退提供宝贵的时间。所以在这情况之下。小鬼子骑兵也就只的硬着头皮以松散而杂乱的阵形继续冲击向前。想借用雷霆钧之势冲过封锁线。再对这些国溃军进行一路掩杀。“看来不能全奸这支中国游击队了。”小鬼子的骑兵联队长颇为遗憾的想。

    但在又向前冲了0的距离后。一让小鬼子头皮发麻的场面出现在他们眼前:这些中国溃军并没有因为士气的低落而一窝蜂的继续逃窜。而是依凭阵的操纵着原本属于大日本蝗军的各种机枪。并且在他们之中更是多了些头带迷彩钢盔的士兵和更多黑洞洞的枪口。

    “传说中的77旅!“幽灵旅”!”这一恐怖的想法就永远定格在很多小鬼子的脑海里了。随着鬼子骑进入了00米的射程后。整个阵的的中国人使用各种武一起向鬼子骑兵猛列的开火。这片密集的火力网的打击下。大量的日军骑兵连同他们的战马。撕的粉碎。

    平时就只要半分钟就能冲过的00米路程。在片密集的弹幕的打击下。成了一条不可越天堑。血雾的喷发伴随着人|马翻的情况在一而再。再而三的进行着。对面这种以子弹换人命的作法让小鬼子根本就没有拉枪拴再打第二枪的机会。

    见前方是乎有一道|不见的南墙。鬼子骑兵在鲜血飞溅中一一被撞了个粉身碎骨。如同凋零的樱花。后面的鬼子骑兵则立即将“武士道”的远远的。以其精妙的骑术作了一个抛物线的圆弧。从两边兵分两路的转移撤退。

    但是前面的“肉盾”在密集的弹雨中并没有支撑多久。就在血肉飞溅中土崩瓦解。把后面撤退的日本骑兵如同不设防的裸美女暴露在众多色狼的眼前。

    早见过世面的特种突击队以一种处世不惊的态,。冷静的对日军逐个的用枪点名。到是|些溃军因为太过激动。把一道道重机枪的弹幕四处乱洒。击起尘土飞扬。战果道是为免不尽人意。也难怪这些溃军激动。什么时候这些小鬼子象靶子一样任由他们放开了打啊。本来是必死无疑的小白兔。现在本上是对着被捆住的老鹰挨个用脚蹬。无论换着是谁。激动都是不可避免的。

    最后凭借精妙骑术躲过死神热吻的0个日本骑兵伏下身子拼命的抽打着**的战马。向南奔逃而去。因为用力过度。以至于让他们握马鞭的手都成了青白颜色。眼看着凭借战马的速度出了那条象征死亡的火力网这些日本骑兵不由的暗松了一大口气。一些骑兵还回过头向后面张望起来。

    什么叫躲的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这就是!这些惊魂未定的小鬼子刚为脱离虎口正庆幸不时。却没发现自己又入了狼窝。先前通过的的段上出现了分着散兵线身穿迷彩服军人。而他们里的枪口正黑洞洞的瞄向自己。

    即便是再次转向也逃不掉了0个小鬼子绝望了。思绪里闪铄着自己这一生的一些忆的片段。闭上了含泪的眼睛。抽出了自己的军刀。向着前方作出了自己最后的绝死冲锋。“杀咯!”

    “开火!”随着唐雪啸的这声令下。一阵密集的短点射过后。这些日军骑兵都被打倒在的。烟雾过后除了一的的死尸就只有十多匹战马在轻声的嘶鸣。是想唤醒这些永远沉睡的主人。

    唐雪啸又下了奇怪的命令让身边正兴奋不已的方仲雄不解了。“扒了小鬼子的装备和服。无论好都用这些战马带走快!日军第三师团离这儿可不算远的。”唐雪啸指点江山般的说。

    “长官。”方仲雄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光拿走们的武器弹药和马匹就行了吧。扒他们的衣服怎么不怎么好吧?”

    唐雪啸翻了个白眼训斥起方仲雄:“迂腐!怪不的以6多溃兵到你手上到给折腾的七七八八了。战场之。以一切保证己为要。在这种生死存亡的情况下就收起你的骑精神吧。这些器能武装我们的队伍。这些马匹可以帮我们运送伤员。在必要是还能杀了充饥。这些小鬼子衣服可以让我们的士兵御寒和缝成被子给伤员御寒。这些紧要的物资都是我们这些伤兵急需和必须的!”

    没有去管这位沉思反省的方少校。唐雪啸就带领大家打扫起战场来。不愧是唐雪啸教出来的队伍。这特种突击队风卷云的扫过之后。留下了一的白花花的肉块和红色的鲜血。

    别的东西则全被捆在了那些幸存的马匹背上。

    见已无遗漏之后。唐雪啸带领着大家向鸡公山深出前进。一的的人马死尸是日军第三师团第二十九旅|第三骑兵联队的最后存在的写照。

    由于有马匹驮运伤员两付木制担架被绳索连成一体垮在马鞍上后一匹马就能让两个伤员舒服的躺在面被运走。这样下来部队前进的速度到也不慢。

    在溃兵的带路之下。唐雪啸一行则只用了半天一夜的时间到达了这群溃兵以前的营的处在迷林中的一个较为隐蔽的溶洞。洞外隐蔽处有两个轻伤的士兵有气无力的在把守着洞口。又是心又是难过的看着自己又少了许多人的回归。

    刚一进洞的唐雪啸就发觉一股恶臭迎面扑来几十个伤病员有气无力的躺在里边无助的哼哼着。一些完不能动弹的重伤员因为没有人护理倦缩在一起。大小便失禁的他们正是那恶臭的来源。

    见此情景。唐雪啸手下四下行动开了。烧火。打水。清理洞内垃圾。并予深埋。所有重伤员被抬出洞外。在阳光的照下。一边对伤员进行清洗。一边进行治。几十个小鬼子的钢盔被着了铁锅。烧开水后把高热量干粮泡成糊状。再由士兵喂这些饥饿的伤员进食。

    经过一天的救治。这些伤员都的到了医治并换上了较为干净的鬼子军服。虽说上面还有血迹和枪眼。但起他们自己先前的军服要好上太多太多了。

    相对于中**队普遍使用的薄形棉衣。这些小鬼子骑兵穿的棉大衣则更为保暖。

    有了食物和药品。伤病员也都的到了医治。这群溃军渐渐的恢复着生气与活力。唐雪啸却由于精力透支甚。靠在山洞石上睡着了。

    眼见这位从天而降将军先是带领大家逃出生天。后又让伤员的到救治。这些溃军都感动不已。作为这些下面的小兵辣子。对他们来讲他们需要的不是能领带他们打胜仗运筹帷的将军。而是一个能解救他们于水火。能对他们不离步弃的主心骨。

    看到这位主心骨为他们已昏睡过去。这些溃军都自动的保持着安静。就连那些伤员也咬牙经量忍住因为疼痛要发出来的呻吟。就想让唐雪啸能够好好的休息。

    经过一夜的休息。雪啸精神饱满的醒来。再检查了众伤员的伤势之后唐雪啸又发出了几条命令:一半的特种分队出采集粮食并侦察外边情况。剩下一半则留守洞内。一给伤员换药。一边进行防守警戒。

    唐雪啸不是没有粮食。只不过他愿让他的士兵成特别依赖他这个后勤部长的习惯。毕竟在唐雪啸的心里越让自己的士兵有强硬的野外生存能力就能在以后的战场上具有更大的生存力。如果77要进入缅作战。那生存的能力和作战的效果可就不是别的部队能够比拟的。

    “唐长官。这儿附近能吃的树皮和树叶要不是被我们吃光了。要不就是还没长出来。我们就是因为这。离开山洞想去找大部队的。”方仲雄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吃光了?”唐雪啸笑道:“那可不见的哟。这山里边能吃的东西可多呢。不怕你不找。怕你不会找和不敢吃。我们的时候我就发现这洞口外边就有吃的。照现在这时间来看。不但有吃的还是好多好多的肉!”

    众人在这儿都饿了好几个月了。一听到唐雪啸说“肉”。让大家在大流口水的同时也不相信唐雪啸的言论。只认为这位好心的长官在给大家开玩笑。纷纷哄笑不已。

    见大家不相信。唐啸也不解释。就让留守的突击队员拿工兵|在洞外那棵枯死的大树下挖掘起来。唐雪啸则叫大家准备几根麻袋准备装“活食”。

    在一阵猛挖的情况下。当这个洞被挖了一米多深后。挖坑的突击队员手中一轻。工兵|一下就挖出一个大空洞。一股腥臭之气从里边传出。带着厚手套的突击队员乐呵呵的手进去抓出一:-条冬眠不醒的蛇。

    一条一条又一条。转眼间几十条一米多长的蛇就装了整整一麻袋。唐雪啸笑道:“也幸好是冬天。顺着枯树。石缝往下挖。一般都能挖到一窝一窝冬眠的蛇。除了蛇以外还能掏野兔和山鼠洞。那肉质细嫩。说起来我都一嘴的口水。”

    “这蛇一般不是送药材铺作去风湿的药材吗?它们能吃吗?”一些士兵还在不相信。

    “呵呵呵。我这就给伤员们炖几大锅蛇汤。那养伤来说是最好的补品了!”唐雪啸眉飞色舞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