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传说四部曲之诸神传说
    第二个故事发生在万年前推后的一百年,就在神界刚稍微喘息了一下的时候。

    又一个绝世强者出现了,他的出现把神界这摊刚平静下来的混水,再次搅混了。

    自称是龙绝后人的毁灭之龙神,阿巴达斯,走上了血腥的复仇之路,并再一次把恶梦带给了诸神。

    而这次事件,也被神族记入了诸神大事记,被称为诸神黄昏。

    没有人知道阿巴达斯是怎么出现的,但是所有的神都知道他很强,强到几乎天下无敌。虽然这是在创世神,盘古,‘天’再一次销声匿迹的情况下,显的有些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味道。但谁又敢说毁灭之龙神阿巴达斯是猴子,光是他以一神之力,对抗整个神界的勇气,就是其他神根本无法想像的,而那所需要的魄力就更不用说了。

    在阿巴达斯面前,诸神的渺小,诸神的懦弱展露无疑。在阿巴达斯面前,就连神族新一代的王者,战神阿瑞斯,也产生了高山仰止的感觉,最后结果自然是战神阿瑞斯战败了。不过战神阿瑞斯的骨气,倒是赢得了阿巴达斯的尊重,阿巴达斯允许阿瑞斯自杀了。而掌管智慧与正义战争的女战神雅典娜,更是在被阿巴达斯不小心地在用强下怀孕了。最后被阿巴达斯用一半的神力,强行送到了另一个异次元空间里去了。

    可以说损失了一半神力的阿巴达斯,丝毫没有因此影响到他,把恶梦带给诸神的前进脚步。原本自私自利的诸神,在这样的局面下,终于被迫走到了一起,联合起来对抗阿巴达斯的侵略。而也从这时起,阿巴达斯的压力开始越来越大。到了后来干脆成了习惯性的战略性的转移,不再正面对抗诸神。

    但是没有神去嘲笑阿巴达斯的狼狈,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阿巴达斯依旧创下了秒杀281位神抵的骄人成绩。其实说起来,阿巴达斯这个龙绝天神名义上的继承人,也只继承了龙绝百分之一的神力,所以他能有这样的实力,已经是很值得肯定的了。

    他可以算是这宇宙中龙绝的唯一传人了,可惜的是龙绝在那场‘四神之战’中是最先战败的,还没来得及将他的龙绝天下宝典,交给阿巴达斯就先去了。而龙绝的这个传人,也是在龙绝仓促下选定的,然后在迫于情势下将阿巴达斯送入了异次元空间,直到万年前阿巴达斯才从异次元空间里面,闯过龙绝九禁,从中解脱出来。

    可是刚一出来的阿巴达斯,就感受到龙绝的神息已经不存在于这个宇宙中了。经过一番打探之后,他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决定走上复仇之路,为自己的师傅龙绝报仇,可以说龙绝根本未教过阿巴达斯任何东西,充其量就是送他去做了一个试炼。要不然阿巴达斯怎么也不会至于如此的菜,凭阿巴达斯的资质,如果有机会掌握龙绝一半的神力还是不成问题的。

    哎,天妒英才啊,可怜阿巴达斯生不逢时,要不一定会有一番大作为的,也不用在这里和诸神小打小闹了.虽说他现在只有龙绝两百分之一的神力,但被诸神这样追着打实在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情,阿巴达斯决定不再战略转移了。

    阿巴达斯约战诸神于创世神山之巅。最后寡不敌众。遁之。这下可气坏了诸神。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在那样十面埋伏地情况下。还是让阿巴达斯给逃了。这是他们地耻辱。同样是他们不得不棉队地现实。

    当然阿巴达斯不会觉得是他逃了。他只会说是他又一次明智地选择了战略性转移。疯狂了地诸神。所展现出地实力。让阿巴达斯也不敢再轻易主动挑衅了。阿巴达斯决定暂且避其锋芒。等到其成为疲兵后。再给他们来个狠狠地教训。也就在这段最艰苦地岁月里。阿巴达斯与‘夜。杀。邪。剑’四神地传人相遇了。并成为了莫逆之交。可以说这算是宿命地安排吧。

    也许唯一不足地是。‘圣邪’地传人似乎从这个宇宙中蒸发了。要不也算是六神齐聚一堂了。在四位好兄弟地大力支持下。阿巴达斯一改往日只守不攻地低调策略。改为以攻为守地嚣张路线。他们和诸神之间地战斗。可以说是互有胜负。打得不亦乐乎。不过局面已经变了。诸神被阿巴达斯等人牵着鼻子。只能一味被动地挨打。

    这样地局面明显不是神王所愿意看到地。就连那高高在上地神王也坐不住了。在一个没有星星地夜里。神王协同十二主神中地十一位主神。联合阻杀了杀神地传承者。杀神地传承者死亡了。杀神地神格陨落了。就连杀神地法器杀神令。冥杀九剑也不知去向。

    虽然说神王地举动无可厚非。也确实打击了阿巴达斯等人。可也同样激怒了。几位原本还只是游戏玩玩心态地游戏者。神王为自己地成功阻击而暗暗心喜。她不知道地是。她同样触犯了阿巴达斯地逆鳞。龙有逆鳞。触之必怒。很遗憾地是。神王似乎并没有认识到这一点。

    本已有诸多顾忌地阿巴达斯。也觉得自己杀地够多了。他现在也只是在陪着诸神玩玩而已。要不然也不会在接下来地一百年。只杀死了区区六十八名高级神。而现在阿巴达斯认真了。愤怒了。

    那么后果也可想而知了,其实神王早就应该做好,接受付出沉重代价的准备的,但是她却幼稚地以为,阿巴达斯怕了,黔驴技穷了。可是她错了,她也后悔了。当诸神的鲜血终于唤醒了神王的理智,神王已经明白阿巴达斯下一个目标就是她了。

    不足一月时间千余名神的陨落说明了一切,神界元气大伤,自己也将直接面临阿巴达斯这个恶魔.神王甚至在思考,自己会不会走上雅典娜的后路,自己如果出现那样的情况下会怎么样。

    也就在她失神的那一瞬间,阿巴达斯动了。阿巴达斯极度疯狂的样子,让神王再次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临敌怯场,气势落了下风,自乱了阵脚。

    也就是那不足0.01秒的时间,对于擅长把握机会的阿巴达斯来说已经足够了,甚至有些多余。本来神王的神力是和阿巴达斯差不多的,虽然比之阿巴达斯稍稍差了那么一点,但也绝对不会差到被一招制住。

    可惜神王太大意了,最后只得大意失荆州,后悔莫及了。

    最后的结果是神王被阿巴达斯一招制住了,而且还被封印了十二对翅膀的神力。现在的神王比一个只有一对翅膀的初级鸟人还不如。

    在阿巴达斯的狂笑声中,神王像一个粽子一样,被阿巴达斯一脚踢进了他的封神牢笼里。

    随后的时间,完全成了阿巴达斯一个人的表演时间。

    接下来的不再是一场战斗,而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夜,邪,剑’三神加在一起杀的鸟人,也没有阿巴达斯的十分之一多,只见化身成龙体的阿巴达斯,绝对称的上是一个超级杀戮机器。天使的翅膀,在他面前与蝉翼无疑,化身成龙的阿巴达斯,良好的抗魔性,几乎让鸟人们绝望了。他们的攻击对于阿巴达斯而言,只能算是挠痒痒。而阿巴达斯随便的一爪,就有那么五六个鸟人在他的一击之下变成两截,简直令杀神都要甘拜下风,阿巴达斯实在是太残暴了。

    在短短的时间内,神王带领的所有神族精英,算是全交代在这里了,一个也没跑掉。除了神王自己成了俘虏之外,可以算是全军覆没了。不过就连神王自己也知道,她自己接下来的命运会是什么样子,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自杀,可惜她根本无法自杀。

    当神王被俘,讨伐大军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回神界的时候,神界沸腾了。神界的诸神开始变的神心涣散,提不起丝毫的斗志。他们再也组织不起一只像样的队伍来阻止阿巴达斯,‘夜,邪,剑’三神的地毯式屠杀了。

    可以说神族已经面临着被灭族的危险,觉得无聊的阿巴达斯猛然就想起了一个很好玩的玩具。放任‘夜,邪,剑’三神继续赶尽杀绝,执行灭族计划,阿巴达斯悠闲的出现在了神界的边界线上。

    阿巴达斯饶有兴趣的打开了封神牢笼的大门,放出了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的神王。要说到狠,阿巴达斯不可谓不狠,因为此刻的神王已经不能再叫神王了。

    额头上的神王印记,被阿巴达斯强行替换成了**一族的**光环,只见一朵紫色的地狱花印于神王额头,并散发着诱惑人心的紫色淫光。看着虽然很狼狈,但更具魅力的神王,阿巴达斯差一点就把她给就地正法了。这种圣洁的**,是最容易勾引起每一个男性冲动的尤物。

    ‘我以毁灭之龙神阿巴达斯在此宣布,从今以后你神王苏菲儿,不再是神王。而是只属于我阿巴达斯的奴隶,以阿巴达斯之名出来吧,灵魂契约’,说起来阿巴达斯还是太过于自大了。居然就这么强行发动了灵魂契约,而且是强迫性的灵魂契约。

    只见一束金色的金光笼罩在苏菲儿头顶上方。尽管她拼命的反抗,但已经失去神格的她,自然是无法抗拒阿巴达斯的粗暴.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苏菲儿神格已经被阿巴达斯强行毁掉了。但她的神体仍在,不堪受辱的苏菲儿,发动了最后的绝招。

    ‘自暴’这个词阿巴达斯并不陌生,因为很多鸟人就是用这一招对付他的,像人类的放烟花一样,那情景真美。不过神王的自暴绝非一般的鸟人可比,在一时失误之下,阿巴达斯受伤了。这结果让他一阵恼怒,她没想到苏菲儿会如此三贞九烈。草他妈的,真他妈的晦气。

    看着正要溜走的神王神魂,阿巴达斯不顾受伤的身体,强行发动了灵魂封印,把苏菲儿的神魂锁在了自己的龙珠里。这样就算是他死了,苏菲儿也别想从他的龙珠里出来。看着在龙珠里拼命挣扎的神魂,阿巴达斯好想把她按在身下狠狠地蹂躏一番,不操到她昏死过去,他就不是圣龙阿巴达斯,不是毁灭之龙神。

    可惜他再也没有那个机会了,至于奸尸他还没那个雅兴,况且那个动人的尸体想找也找不到了啊。

    要想搞的话,不还有个雅典娜嘛,随时都可以拿来解决生理需求。而且雅典娜那个身材,那叫一个棒啊。

    想起雅典娜,阿巴达斯下面的坚挺巨大,差点有些把持不住,差那么一点点就跑马了。雅典娜真不亏是女神雅典娜,那天籁的呻吟,那丰润偌大的双峰,平坦滑溜的小腹,按照黄金分格点形成的修长美腿,简直绝了。再有那无师自通的高超床技更是无一不诠释着尤物这两个字的含义。

    看来这也可能是雅典娜的神域能力吧,自己也不枉饶她一命,阿巴达斯得意地笑,不过那个那个表情实在是太猥琐,太**了。说起来这些,实在是有损他毁灭之龙神阿巴达斯的形象,看来红颜祸水真是不假,就连阿巴达斯也跟着堕落了。只希望他别死在雅典娜的肚皮上才好,要不然他的一世英明也就这么毁了,实在是可惜的紧啊。

    不然就算换了我,也会替他不值的。当然要是真换我的话,那我就,我就……

    嘿嘿,是个男人都明白的,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真要说起来,真死在女人的肚皮上,那也算是一个很伟大的壮举了。某花痴男为我们做了回答,只见他潇洒的摆了一个PS,做玉树临风状。众人绝倒,不过临晕过去前,众人还不忘称赞起一句,‘真的好蟀,好有型’。

    可惜众人嘴角吐出的白沫,让后半句说的有些模糊不清,直接让众人的赞美变了味。自恋到这种程度,那还是人吗,万一吓到小朋友了,你罪过不?

    讨了个没趣的花痴男,不知廉耻的继续开始发言了。

    "咳,女士们,先生们,姑娘们,大嫂们,我很荣幸能回答这个很有深度的问题。我的答案是,要是换了我的话,我就一句话,不上白不上,白上谁不上,不要钱的美女,是人就会要。不过现在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我们是否要征求下阿巴达斯兄弟的意见,毕竟女人是人家的嘛。

    要是大哥不同意,咱不能硬来不是,就算是硬来,咱也硬不起来啊。我看大家还是先看下阿巴达斯兄弟怎么说吧,他要是同意的话,我就勉为其难的,接下这个艰巨的任务了。

    大家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好不好,我只是想和雅典娜发生点,纯洁的**接触,只是想和她探讨下人体艺术,我的动机可是很纯洁的,大家千万不要误会啊。

    什么,阿巴达斯大哥你不同意,那怎么能行呢,大家都在等着我的好消息呢。你就算是不给我面子,也得给大家一个面子吧,不给大家面子,也总得看在大家同在一个宇宙的面子上,把她借我用个十年半载的,你看可好。

    什么你还不同意,那你是不是太不厚道了。你看这样吧,君子不夺人所爱,我就只借我用一个月好了。不能再少了,再少就实在说不过去了,你不要用那种吃人的眼神看我好不/?/什么,你说一天也别想,那怎么行呢。你看我说了这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没有苦劳也有疲劳吧,没有疲劳,也有牢骚吧。"要不,那就一晚好了,我死也甘愿了。大哥,我的亲哥,亲亲大哥,算我求你了‘,看着脸色越来越黑的阿巴达斯,花痴男丝毫没意识到,此刻他的处境是多么的危险,依旧在那里滔滔不绝的发表着自己的长篇大论。

    ‘阿巴达斯大哥,我一看您就不是一般人。您看看,您怎么说,也好歹是一个神吧。怎么能如此的小气呢,本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原则,大哥你还是让我来吧。你看我都快哭了。你就把雅典娜送给我吧,要不借给我两个小时好了,我这要求不算过分吧’。‘还不行,那大哥我们打个商量,一个小时总可以了吧’。

    ‘什么大哥你还不同意,你太绝情了吧。算了好歹我们兄弟一场,这样好了。就五十九分钟,不,半个小时就好。我抓紧点时间,还是够用的了。你如果还说不行,那我们从此恩断意决,不再是兄弟了’。

    ‘好,阿巴达斯,你小子够狠,你要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出来吧,十二黄金圣斗士’。‘砰’地一声响,吓了阿巴达斯一跳。‘大哥,我错了,那你让我亲她一口总可以了吧。如果你连兄弟我这个请求,都不答应的话,我,我,我就死给你看。’

    ‘啊,大哥,你说什么,你说你还不答应。那好,是你逼我死的,你会后悔的’只见一花痴男正抱着阿巴达斯的裤脚,痛哭流涕地说着什么。

    ‘砰’地一声,枪响了。花痴男应声倒地,带着不敢置信的表情死了,不过看样子也是个死不瞑目。只听他临死前嘴里呢喃着‘靠,是哪个王八蛋把假子弹换成真的了,我日啊’。

    此刻笑容,再一次挂在了我们伟大的,毁灭之龙神阿巴达斯脸上,那上面分明写着四个字,那就是奸计得逞。可惜花痴男怎么也想不到,他最最敬爱的大哥,是害死他的元凶吧。不过也怪他白痴,换了是谁也会这么做的,真是个白痴。反正也只是个白痴,死了就死了吧,没人会觉得可惜的。

    只见毁灭龙神阿巴达斯,潇洒的一甩头,就把这件事给忘了,继续他的复仇之路去了。哎,看来色字头上真是一把刀啊,大家要记得啊。

    杀神的传承者阿秋死了,可以说感受最强烈的是夜,邪,剑三神的传承者,阿呆,阿木,阿水,光看他们那副全世界都欠他们钱的样子,就说明了一切。或许阿巴达斯也同样会难过,但他难过的原因,更偏向于失去了一个战友,一个伙伴,损失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而阿呆他们的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因为他们失去的是一个兄弟,一个亲人能一样吗。俗话说‘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现在他们的兄弟死了,他们不为兄弟报仇,他们还算是神吗。

    这一代的四神传承者,同样是四个一起长大的孤儿,这也许是宿命的安排。在一起长大的他们,从小积累的感情,甚至比那些亲兄弟还要深厚。也因此,杀神秋的死,深深的刺激了三颗已经沉迷于杀戮快感的心,所以没什么好说的,就一个字‘杀’。你杀我兄弟,我就杀你全家,杀所有和你有关系的人。有血缘关系的自然是不能放过,就算是只是认识的也不行,这么算来,唯一的方法就是灭族了.只杀一些小虾小鱼,实在是让邪神他们难消心头之恨。

    他们决定先烧了神王殿,再踏平十二主神殿,最后再来个‘灭世之雨’就天下太平了。可是似乎‘灭世之雨’是创世神的看家本领,就他们现在而言那是根本无法获得的终极力量。所以他们还只得用这种最老土,最笨的方法,一个一个杀了。

    一路杀往神王殿,在三人身后一条笔直的血路,曼延向未知的远方。也不知道是否在血路的尽头,就是那传说中的炼神血狱。对于制造出了这样的神界惨剧,夜神阿呆他们的内心,根本没有一点感觉,因为他们的心已经麻木了。

    他们唯一清楚的就是,他们在为自己被卑鄙杀死的兄弟,阿秋报仇。神界一日不灭族,那么他们就一日不能大仇得报。尽管这条路,或许还要走,很长,很长,甚至是永远没有走到头的那一天,他们依旧在坚定的坚持着,有时神同样也是执着的。

    此刻他们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为自己的兄弟报仇,不要跟他们说无辜,也不要跟他们讲什么大义。难道他们兄弟就是死有余辜吗,去他妈的无辜,无辜不无辜,就让手中的剑来决定正义的归属吧。

    夜神阿木,再一次挥动他的夜神剑,将一个不长眼的鸟人斩成两截。金色的血液溅了他一脸,他一点也不在乎自己那飘逸的气质,跟他所做的事情是否匹配。他任凭金色的血液溅的他满身都是,他觉得只有这样的杀戮才是最痛快的,也是最解恨的。

    无情的杀戮,优雅诡异的剑法,再加上那自在的神情,倒也有些说不出的洒脱。舔舔有些干裂的嘴唇,一滴金色的血液被他不小心的卷进口腔,夜神意外地发现了一个秘密。原来他发现鸟人的血液是甜的,那味道有些像他们以前偷吃的,族长爷爷家的蜂蜜。那么大的一个鸟人,身体里要有多少蜂蜜啊,自己也真有够浪费的。但如果要让他收集鸟人的血液,然后拿去当蜂蜜卖,他还是不会干的,东西是好东西,就怕没人愿意买啊。

    除了自己兄弟几个不买神界的帐外,这宇宙中又有哪个种族敢冒触犯神界的大不讳,去买呢。硬是可惜了这么好的东西,浪费也只得浪费了。一边感叹着资源的浪费,夜神阿木迅速地收割着周围鸟人的生命。只见他周围一片片的倒下去,又一堆堆的涌过去,同时也制造着更大浪费。

    当阿木他们终于来到创世神山脚下的时候,就注定着这段恩怨,将会在这里有个了结了。没有什么振奋人心的鼓舞,也没有什么慷慨激昂的宣言。一切就在无声中开始了,可以说他们每前进一步,都是以十倍的鸟人生命为代价的血路。

    这种无声的杀戮显得很压抑,同样更能激起阿木几人心中嗜杀的因子。当然阿呆和阿水也不会例外,可以说他们也同样已经杀红眼了。他们忘记了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念头支撑着他们的身体前进,那就是杀光所有挡在自己前面的生物,至死方休。

    可惜神力并不是没有极限的,当阿木他们站在十二主神殿外的时候,他们的神力已经所剩无几了。

    此刻在他们眼中,眼前的一切,整个世界都已经变成了血蒙蒙的了。他们笑了,在他们身后一个真实的修罗地狱,在向所有人证明,那里曾经有过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大战。可能在多年以后,在那上面会开起一朵朵美丽的地狱花吧,可惜他们看不到了。

    豪不犹豫地一剑劈开神殿的大门,三位地狱战神就那么旁若无人的闯了进去,他们一点也不在乎,主神殿是否会有什么机关陷阱。他们抱着必死的决心,决定舍命一战,从他们踏进神殿的那一刻起,他们就没打算活着出去。死都不怕,那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在他们的眼前,又出现了几百年前的那个场景,一切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四个小乞丐,在风中冻的瑟瑟发抖,一个冰凉坚硬如石头的馒头,被他们轮流传递着啃。尽管他们每个人都很饿,馒头也只有一个,可就是这样一个馒头让他们四个整整吃了1星期。这是个心酸的奇迹,让人尊敬的传说。

    在死亡的威胁面前,没有一个人自私的多啃上一口,虽然他们是只在别人眼里没有尊严的小乞丐。

    感情在一个馒头间传递,四颗同样坚强的心,紧紧的靠在了一起,再后来他们结拜为了兄弟,开始了他们传奇的一生。

    他们没有名字,所以他们干脆就叫做,阿大,阿二,阿三,阿四。后来有一天,他们遇到了人类的四圣神,并被四圣神选为传承者,他们才被赐予了属于自己的名字。再后来他们就成了神,再也没有被人欺负过。夜神阿木,杀神阿秋,剑神阿呆,邪神阿水,这四个名字也一下成为了最耀眼的存在。可是他们依旧记得,他们曾发过的誓言,他们说过今生,会生死与共的,然后再生生世世做兄弟。

    现在杀神死了,也就是阿四了,那么等于是他们全都死了。几个早就该死了的人,还会在乎生死吗,笑话。可惜十二主神,并没有如他们所愿的与他们决一死战,而是用了最阴险狡诈,卑鄙无耻,下流龌龊,肮脏,不要脸的人海战术。不得不说,蚂蚁咬死大象也确实是有一定道理的,此刻阿木他们就对这种战术无可奈何,除了鄙视之外,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改变这个事实。

    阿木他们也只能看着,近在咫尺的十二主神,而不能杀掉他们,为他们的杀神四弟,报仇。最终他们也只得饮恨于十二主神殿内,大仇无以得报。但他们并没有就此罢休,他们选择以自己毁灭自己的神格为代价,换取无上的毁灭之力,以此最大限度的消灭敌人。

    阿木他们的自我毁灭,并不是没起到一点作用的。至少在他们的自我毁灭下,已经变成废墟的十二主神殿,就是他们的杰作。另外十二主神中剩下的十一位主神,也受了不同程度的伤。这样的成绩,也足已让他们为自己感到骄傲了,如果在他们全盛的时候,恐怕联合起来杀了十二主神也是有把握的。

    可惜种种的意外,注定了悲剧的发生,我们也只能为他们惋惜了。也许你可能会觉得他们都太傻,但如果这世界上,有上两个这样的兄弟陪着你,那你还奢求什么呢。俗话说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可惜阿木他们的最后一击,连一位主神也没有干掉,这样看来他们的死亡,倒也有些死得不值。四位大神的自我毁灭,既然连一位主神垫背,都没拉上,阿木他们的运气也真够臭的。

    当阿巴达斯赶到的时候,阿木他们已经去了。在阿巴达斯的眼中,十二主神的生死,还远没有阿木他们的一根头发重要。战友的死亡,狠狠的刺激着阿巴达斯的神经,让阿巴达斯进入了彻底的疯狂。现在阿木他们死了,而以后的战斗就又剩下自己一个人了,那种孤立无援的日子,阿巴达斯早就受够了。

    好不容易自己拥有了几个比较合的来的战友,没想到就这么又失去了,而且是明显的因为眼前的十一个鸟人而死的。这就像是小女孩被野蛮的抢走了,最心爱的布娃娃,大姑娘被粗暴的抢走了,最宝贵的贞操。那感觉绝对是让人发疯的不能再发疯,愤怒的不能再愤怒。这样的结果让阿巴达斯根本无法接受,可以说他已经在心里,给这十一个鸟人在心底判了死刑。

    对于垃圾,阿巴达斯从来是不会客气的,很明显,眼前的鸟人,就是阿巴达斯口中的垃圾了,那么他们的命运也就被这么注定了。说干就干,决不拖泥带水,这一向是阿巴达斯的为神处事原则。只见阿巴达斯,直接变身成了一条万余米长的黑色巨龙,勇猛地扑向了,十一个明显不是省油灯的鸟人。

    阿巴达斯恐怖的实力,在此刻展露无疑,独战十一个鸟人而丝毫不落下风,换了是谁有这样的实力,也早该做梦都笑出来了。可惜阿巴达斯的变身是有时间限制的,这一点,十一个鸟人自然也看得出来。所以他们根本就是联合在一起,只守不攻,他们在等阿巴达斯力竭的那一刻,然后全力反击。

    如果自己不能有限的时间里,杀死眼前的十一个鸟人,那么唯一的结果,只能是自己被杀害。这一点阿巴达斯自然也是再清楚不过的,他也是急在心里,却苦于无法对对手造成致命的打击,无法速战速决。虽然此刻看起来,阿巴达斯和十一个鸟人势均力敌,甚至稍稍占据上风,但阿巴达斯很清楚这点微弱的优势,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失去。到最后自己也只能是,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

    当然阿巴达斯,是不会坐以待毙的,他此刻就像是一只困兽,凶猛的反扑着。此刻的他才是最危险的,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被他逃出牢笼,并让自己丢掉小命,那后果自然是不堪设想的。

    其实阿巴达斯还有一个优势就是,他此刻依旧把握着战斗的主动权,这对于他来说同样是一个机会。阿巴达斯自然不会是,缺少冒险精神的神,这从他无数次死里逃生中,就可以想像他是这样的一个神。胆大心细,沉稳中带着激进,卤莽中夹杂着无比的智慧,可能就是在说他了。

    阿巴达斯决定赌了,这次他赌的是,自己可以在用出自己的内丹攻击时,能一举将十一个鸟人统统格杀。赌输了,也就意味着死亡,至于赌赢了,他就能安然无恙的从这里走出去。而他恰巧是一个真正的赌徒,所以输了的代价,是他根本不会考虑的因素。

    只见一道银色的闪电划过,就如流星一般的划过了夜空,让所有正处于战斗中的神眼前一亮,那璀璨的光辉,带着无尽的魅力消失了。同时有九个鸟人也跟着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化成了宇宙尘埃。

    哎,他还是输了,虽然仅剩了两个鸟人,而且已经受了重伤,但就算是只剩下一个能站起来的鸟,那也就算他输了。对于此刻已经神力耗尽的,阿巴达斯来说,这样的结果跟他所期望的,还是差的太远,太远了。

    此刻就算只是一个普通人类,也可以轻易结果了他的性命,此刻也只能说阿巴达斯把自己完全置于了死地之中,如果此刻有人对他进攻,那么他将必死无疑。但不知道为什么,剩余的两个鸟人,并没有在此刻攻击阿巴达斯。可能是被阿巴达斯刚才的绝命一击给振住了吧,也或者是不想趁人之危,不过后者的这个可能性几乎为零,看样子是对方,对自己有忌惮才是真的。

    不管怎么说,现在这个情况对阿巴达斯来说是有利的,因为他已经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恢复了一些神力,已经不再是任人宰割的软脚虾了。这点神力,干别的不行,但用来引爆自己的神格,还是绰绰有余的。感受着阿巴达斯的神力恢复,两个没有把握住机会的鸟人懊悔不已。

    看着此刻有恃无恐的阿巴达斯,那两个鸟人心里别提多别扭了。不过从那两张扑克牌脸上是看不出什么的,看了半天阿巴达斯也就放弃了这个念头,本来他还想讽刺这两个鸟人几句的。最后剩余的两位鸟人还是联合起来,封住了阿巴达斯的神力,将他带到了神王殿进行裁决。经过一番无聊的程序之后,阿巴达斯被判处了死刑。

    可是以他们的能力根本就无法杀死阿巴达斯,也只得退而求其次把阿巴达斯联合诸神之力把他封印到炼狱神山上了,并进行了空间封锁,确保阿巴达斯不会破开封印逃出来。中间有一个小插曲就是,神王殿的裁判所让阿巴达斯做忏悔,那样就承诺饶阿巴达斯不死。可惜刚一解开阿巴达斯的封印,阿巴达斯就做了一件令他们痛心疾首的大事件,在阿巴达斯的全力一击下,神王殿也步上了,十二主神殿的后尘,成为了废墟。

    这一结果让裁判所裁判长自杀的心都有了,他也想不到,事情会因为他的一个小小同情心泛滥。而让他成为神族的罪人,搞的晚节不保,一世英明毁于一旦。在裁判长声竭抵嘶中阿巴达斯被封印进了炼狱神山里,而他那嚣张的狂笑声依旧回荡在诸神耳边,成为一个无法忘却的恶梦。

    传说有时是一个接着一个的,而阿巴达斯家就出现了两个传说中的神,可以说也许他们家本身就打着传说的标签吧。就比如说有的家族时代是书香门第,代代出秀才,状元。也可能是忠门烈士,代代出不世名将,威名显赫。同理,阿巴达斯之子的不凡也是理所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