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章蜕变
    七十、蜕变

    彩虹王于树乾以前只是一个有些聪明,有些担当的少年,可是他的人生观只是如何适应社会,保留一份比较不错的生活条件,可是当这个小县城里看到的一切,他开始了蜕变。——本书作者语

    “不,不!”呐喊声穿越了地窖,飘过了已经是残砖断瓦的旅店,在一片废墟的小县城里回荡,充满了撕心裂肺,痛苦悲伤。

    苏醒过来的于树乾推开了多纳德搀扶自己的手臂,默默低头走出了地窖,这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时分,独眼巨人们整整屠杀了一天,现在已经满载着他们的战利品,志得意满的回去了野外的军营,而小县城里他们旅店旁边的房子里,也有四五个从地窖或暗室出来的人群,他们看见了于树乾,只是匆忙的点了点头,就简单得收拾了行李,慌慌忙忙的逃走了。而多纳德也用催促的眼神看着于树乾,他看看身边的兔子博里,和多纳德,轻声问道:“我可以把他们掩埋吗?”

    院子里,散落的尸体没有一个是完整的,有头颅被砸碎的,有过度被吸血,使得身体出现一种惨白色,男人的古铜色胳膊,女人的雪白色的大腿随处可见,却早就看不出是那一个尸体的遗留下的。

    多纳德看着神情黯然的于树乾,轻声摇了摇头,说道:“主人,我们现在很危险,这样?”兔子博里看了四周一眼,昂头说道:“我支持!我们刚才无动于衷了,难道连这些基本的道义都失去吗?”

    于树乾看了多纳德一眼,看到了对方眼里的劝解和关怀,咬着嘴唇说道:“就这个院子的人就好了!”多纳德才无奈的点了点头,喃喃自语道:“也好,求个心安吧!”

    于树乾轻轻的接过话,毫无一丝情绪,淡淡说道:“我们能心安吗?”说完,也不等多纳德的回答,就转身找到一个挖坑用的铁锨,开始了重重的向地面插去,多纳德叹了口气,也开始了帮忙,在黄昏时分,他们挖了一个大坑,知道不能单独安葬,所以把众多的尸体放在了一起,堆了一个大土包,在坟墓前于树乾泪流满面。

    两个人郑重的磕了三个头,兔子博里也专门趴在地上作了磕头的礼仪,当太阳慢慢落入西山的时候,两人就向大陆深处走去。

    默默走在路上,大家都没有心情说话,在走了四五个小时后,月挂中天,身体孱弱的多纳德汗水“啪嗒啪嗒”的流着,终于忍不住说道:“于队长,咱们休息一下好吗?”于树乾才双眼无神的转过头,轻轻点了点头,两人就找了一个山腰,支起了多纳德带着的帐篷,吃了点干粮后,多纳德和兔子博里累的倒头就睡,于树乾却睁着大大的眼睛,怎么也睡不着,在看了足足有一个小时后,于树乾坐起身来,悄悄走了出去。

    清风在山腰间自在的飞翔,吹动着山坡上的青草不断的摇摆,天空里月亮在白云间穿梭,今天正是上弦月,那弯弯的月亮好像美人的微笑,在嘲笑人间所有的争斗,却不知道争斗对于渺小的人类来说,已经是一个单独个体存在的人类,当异族侵略的时候,争斗已经是他生或死的全部。

    于树乾看着沉睡地伙伴。轻声叹了口气。就独自走向了山顶。在蜿蜒如蛇地山道上。他地影子被月光拉地好长好长。在山顶。一棵枝繁叶茂地松树。随同着清风不断微微摆动着。于树乾走到了松树前。靠在了松树树干上。仰头眺望着天空。心中好像空荡荡地。

    在脑海里。就好像一段段短片。在不断放映:

    曾记否。那个发着高烧。不断嘶声呼喊着“妈妈。妈妈!”地瘦弱少年王同强。他充满了求生地**。在他父母被强盗杀害。孤苦无依地躺在山路上地时候。自己扑到了他身上。完成了夺舍。占有了他地身体。他最后一声大叫:“不!”

    曾记否。探险队里那个有些略胖。却男人味十足。留着唏嘘胡茬子地面孔。那个爱讲童话故事地探险队地童新鲜。那被指头粗细。两三尺长绿色小蛇钻进了耳朵。接着就被千百条绿色小蛇掩埋吞噬地样子。记得那时候他哭喊着:“帮帮我。帮帮我!”

    曾记否。那个喜欢吃自己地烤得肉串。总是笑眯眯地拍着自己肩膀地问:“你和维拉雅现在进行到什么地步了?她还未成年。你要有耐心啊!”。那个把他带入修炼门槛地普新长老。在兵解自己前。杀死了六七十个狼人战士地时候。隐约听到他那一句:“好冷啊!”

    曾记否。那个总是摇着脑袋。喜欢背诵古文地胖胖红云长老。在落日地余晖下。对自己风淡云清地微笑着。说道:“我毕竟是宽剑门地弟子!”就冲向了那个法士和魔族猎斑族地战团。那时候他地背影巍峨高大。

    曾记否,自己藏在地窖里,隔着木板缝隙,看见一个平凡少女头颅被魔族的一个独眼巨人揪掉,那头颅被扔在地上,骨碌碌的滚到自己面前,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渴望,充满了期盼,可是一个独眼巨人用石头一下一下的敲开了头颅,只是为了要吃人类脑髓,品味不同的滋味。

    曾记否……

    于树乾抱着头,狠狠地闭上了眼睛,可是脑海里好像出现了普新长老,红云长老,被夺舍的王同强,那个陌生的平凡少女都在伸出手指,对着他说道:“你是懦夫,你是懦夫!”

    那个被夺舍的王同强更是激动,颤抖着说道:“你占据我的身体,你自私而懦弱,你凭什么?你凭什么?”

    普新长老则还是笑眯眯的样子,只是轻轻摇着头,好像笑容里却充满了对自己的失望。

    于树乾泪流满面,他喃喃自语起来:“我不是懦弱,我不是懦弱,可是我一个人能做什么?我就算冲上去,也只不过是多一条人命罢了!”

    千万个场景瞬间消失,留下那满天的星光,好似无数扑闪的眼睛,眨啊眨的看着于树乾,好像在无言的问:“你真的什么都做不了吗?你真的不能为死去的人做些什么吗?”

    于树乾看着璀璨的星空,走到了山顶上,悬崖边,看着四周朦胧的青山,在山风中,他的衣服迎风摆动,就好似要飞翔出去的鸟儿,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脑海里慢慢的清晰起来。

    于树乾以前更多把自己当作一个外来的人,最大的目标就是可以达到破碎虚空,达到更高的层次后,可以回到自己原来地球世界——回到自己的父母身边去,可是所有的事情,在经历了无数次痛苦悲伤后,他已经适应了这个社会,适应了这个人类的世界,把陪伴自己的朋友们作为了自己的同胞兄弟。当看着他们在自己眼前失去了鲜活的生命,而且被一些怪物所吞噬的时候,作为一个人,他深深地痛苦,他告诉自己,该为这次魔族残酷的侵略做些事情的时候了。

    通过在一次元空间的观察,魔族有如一个战争的机器,他们对冷兵器的使用可谓登峰造极,而以于树乾对这个世界星球环绕星的了解,所有的大陆都已经是科技时代为主,在冷兵器时代,只是经历了短短的两千年时间,而且也距离现在有一千七百年以上的时间了,没有多少历史的教科书,也从来没有好像《孙子兵法》的军事巨著。

    因为战争现在已经是完全的高科技战争,远程的导弹攻击已经是世界的主流,所以国家的国防力量对冷兵器作战已经极为陌生了,雷达,卫星等侦查设备已经取代了以前的烽火,狼烟,和边防侦查兵这种略显古老的侦查手段,而这次魔族所生活的空间更是凭空出现,所以,到现在国家都没有出现组织有效的部队集团化抵抗,应该就是这种原因。

    而如果通过多纳德的诉说,现在世界的军事基地纷纷爆炸,所有火器枪械类也出现了怪异的爆炸,重要的是那些科技产品同时消失,连重要火药原料硝石等也发生了质变,那么也就是说,人类原有的军事武装现在形同虚设,那么凭现在军人单独对抗实力对战冷兵器时代的强势部队,一定是极为不利。那么,会有更多的人类同胞死在魔族的屠杀之下。

    于树乾苦苦思索,我可以怎么办?在自己的脑海里,想到这种场景的第一印象,就是抗日战争!自己的同胞被那群野兽惨无人道的屠杀。

    他蹲坐在那棵松树下,背靠着树干,双手抱膝,紧紧皱着眉头,开始了思考。远处空气的轻微波动中,百花仙子刘娇娇在蒙面的轻纱下,那双美丽的眼睛在默默地看着他。

    当初升的太阳把温暖的朝阳洒落人间,四级风系魔法师多纳德从梦中醒来,就看见略显疲惫,却恢复了神采的一双眼睛,看到他醒了,于树乾就轻声地,可是在语气中充满了坚定,说道:“多纳德,我想好了,我要在这里,组建游击队!”

    (辛苦的码字,成绩的寥寥,让我多少犹豫过,不过为了心中的世界,也为了做人该有的责任心,我的第三卷:游击队体验,终于要开始动笔了,坚持自己的理想文字,或许才是对自己最好的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