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完美大结局
    一场大屠杀结束之后. Com黑暗议会彻底的伤了元气。别说是千年。纵然是两千年。他们也不可能为守护家族。为世界带来灾难。

    对此结果。希瑞没有任何的不满。

    时至今日。方皓云的为人她已经非常的清楚。对于这个强大的存在。最好不要有任何的亵渎跟对抗。

    拉尔菲德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希瑞虽然自信。却还不敢拿自己跟先祖拉尔菲德去比。

    拉尔菲德死后。方皓云仅在伦敦停留了三天。随即他就只身一人返回了国内。来到了福建。

    他要完成父母的遗命。这是做儿子的该尽的本分。

    至于伦敦的事情。方皓云交由白阿姨、月牙儿全权处理。以她们的能力足以信赖。

    经过守护家族的三天侦查。他的娘舅家。也就是福建旧派军阀遗族蓝光之家。是一个在福建颇有些名气的望族。

    当然。总体来将。蓝家跟南宫世家都是有些差距的。跟之前的龙家还有些接近。

    原本像这样的家族在方皓云的眼中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可是如今。他却不敢怠慢。这里毕竟是他的娘舅家。

    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跟礼节。他按照正常的途径去拜会。蓝家现在的主事人叫蓝建国。正是的亲娘舅。不过此人气度极小。睚眦必报。在整个福建的上层社会都是有了名的。

    当初蓝采儿嫁给方建华地时候。据说他第一个不同意。并且是百般阻扰。按照他的意思。是想把妹妹嫁给华海地龙家。以作联姻。大家互相守望。可他始终没有阻止自己的亲妹妹出嫁。

    为此。蓝建国跟妹子蓝采儿断绝了关系。再后来蓝采儿的父亲蓝正重病。蓝建国执掌蓝家。他干脆就把蓝采儿从家中除名。蓝正重病不治出殡地那天。他派人将蓝采儿拦在门外。连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给她。

    之后的日子里。蓝采儿多次前去。希望能给老父亲上柱香。可是蓝建国屡次都将其拦在门外。

    为此。蓝采儿跟方建华远走他乡。在国外创业。这才有了在国外横死的事情。

    换句话说。从理论上将。方建华夫妇的死。蓝建国是负有一点责任地。

    这些道理。方皓云的心里都是清楚地。

    送上拜帖和玉佩后。管家开门将方皓云叫了进去。

    大厅里。一个四十五六岁的男子负手站在窗外。眸子平视着窗外的景色。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闻听方皓云进门。那人微微转身。淡淡地说道:“来了……”

    方皓云走过去。道:“你就是蓝建国娘舅?”

    “哈哈——!”

    蓝建国大笑一声。道:“方先生。如果你是攀亲来的。很遗憾。那你找错了地方。请你出去……”

    蓝建国虽然没有厉声急喝。可是谁都看出来。他的确不留情面。而且他的眉宇之间带着一股淡淡的厌恶。

    而这股厌恶。正是来自于对方建华夫妇地厌恶。

    “舅舅。何必这么绝情……”方皓云道:“好歹你我也算是至亲……不过你放心。我这次前来。并不是来攀亲的。”

    “很好——!”

    蓝建国走过去坐在椅子上。道:“只要你不是来攀亲的……那就好办……说吧。所谓何事……”

    “代父母上柱香……”方皓云说明了来意。

    “上香?”蓝建国不屑的说道:“蓝采儿早就被我除名。她有什么资格来上香。对了。她自己怎么不来。派你过来。莫非是她也觉得自己没脸面对我们的老父亲……”

    “非也——!”

    方皓云说道:“对不起姥爷的人是你。而不是我的父母……据说。当年父亲的病就是因你不孝而起。换句话说。姥爷是被你气死的。真正面有资格在蓝家的人。是你。而不是我地父母……”

    “放肆——!”蓝建国霍然站起。双目有股怒火:“你这无耻小儿。你在这里胡说什么……你给我滚?”

    “亲爱地舅舅。你觉得我是在胡说吗?”方皓云轻蔑道:“当初你跟姥爷的三姨太有染。数次被姥爷现。最终气得姥爷心脏病复……你说。我说地对吗?”

    “胡说?”

    蓝建国似乎被说中了心事。身子微微的轻颤了一下。不过他城府极深。只是顷刻的功夫就已经恢复了常色。

    “方皓云。你这黄口小儿。你给我滚……”方建华手指着大门。道:“你现在就给我滚。否则就别怪我无情了。”

    “无情?”

    方皓云鄙夷道:“你本就是一个无情的人……”

    说到这里。方皓云笑道:“今天我只为父母遗命。为姥爷上香。并不想追究别的事情……这样吧。不如我们做个交易。我出五百万。你让我去上香……”

    说着。方皓云拿出一张支票。随手就甩过去砸在蓝建国的脸上。

    “等等——!”

    蓝建国似乎有些后知后觉:“你是说遗命?莫非你父母已经死了?”

    “不错!”

    方皓云点头道:“是已经死了……你是不是很开心啊……蓝建国。说起来。我父母的死。跟你也是有直接关系的。如果不是你逼得他们离开了国内。他们又如何会客死他乡。”

    “哼——!”蓝建国不屑的说道:“自作孽。不可活……”

    方皓云闻言。眼眸中闪过一道杀意。

    不过那股杀意只是一闪而过。

    “我再加五百万……”方皓云说着:“再次将一张支票砸了过去……”

    “滚——!”

    蓝建国似乎受到了羞辱。将那支票重重的扣在桌面上。道:“拿上你的钱。给我滚。滚得远远地……”

    方皓云却是望着那张支票。脸色阴晴不定。随即嘴角泛起一丝微笑。道:“蓝先生……你是在呵斥我吗?”

    “你没有长耳朵?”蓝建国冷冷笑道:“方皓云……我还真没想到。你居然会有钱………我本以为你是来攀亲混钱的……”

    蓝建国并不知道方皓云真正地身份。以及他手下所掌握的势力。

    “姥爷的牌位在哪?”方皓云问道。

    蓝建国冷冷地望着他。嘴角一丝讥诮:“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你跟你的死鬼父母一样。你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资格来祭拜我的老父亲……”

    “你真的如此绝情吗?”方皓云做着最后一丝努力。

    停了一下。方皓云又道:“蓝先生。不是我威胁你。你过去地那些事情我是一清二楚的。我希望你能想清楚。”

    “住口——!”

    蓝建国怒不可遏:“方皓云。你现在就给我滚。否则我马上叫人进来。将你赶走。”

    “呵呵——!”

    方皓云用怜悯地目光看了看蓝建国Com有些痛心的说道:“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可惜你并不知道去把握。去珍惜。”

    “什么意思?”不知为什么。当迎上方皓云的目光时。他的心中不由自主的就萌生出一股寒意。

    “很简单——!”

    方皓云淡淡的说道:“我一直觉得我父母客死他乡。是你间接造成的。我想报仇……可是呢。我这人极为重视亲情。理论上讲。你是我地亲娘舅。所以我下不了手。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很为难。可你却自掘坟墓。对我如此绝情。甚至出言辱骂我的父母。这便是你自找死路了……”

    “哈哈——!”

    听了方皓云的话。蓝建国怒极反笑:“可笑。真是可笑……你算什么东西。你想报复我。你怎么报复啊?在我眼中。你不过跟蝼蚁一般。我若想弄死你。根本就是分分秒的事情。”

    “很好。这句话很好。不过理应是我给你说才对——!”方皓云面色一寒。道:“从现在起。这个世界上将不在存在所谓的蓝家……”

    就在这时。蓝家的管家蓝大先生着急火燎的跑了进来。低声对蓝建国说道:“蓝先生。大事不妙了……有人放出了一些极为不利的内幕消息。今天开盘。我们的股价一路下跌。现在已经快要跌停了。初步损失估计大约在两百亿美金左右。”

    此话一出。蓝建国面色大变。他下意识地看了看方皓

    以方皓云地功力。对于蓝大先生的话。自然听得是一清二楚。他笑道:“这只是一个开始……蓝先生。你一向自负。可惜却眼高手低。如果你能用心一点。你就会知道我方皓云到底是什么人。我除了是蓝采儿地儿子。而且还是守护家族的尊。当初。显赫一世的龙家就是被我所毁灭的……”

    话音刚落。又有人进来报信。说是整个庄园已经被人围了起来。蓝家似乎已经丧失了控制权。

    “你。带我去老爷的灵牌前——!”方皓云目光转向蓝大先生。笑着说道:“你是聪明人。我想你应该不会拒绝吧?”

    “小的知道………”

    蓝大先生在蓝家做管家三十年。之所以长盛不衰。最关键的就是他为人处事八面玲珑。此时。他见形势不对。急忙就选择了顺从方皓云。

    随后。他带着方皓云来到蓝正的灵位前敬香。

    至此。蓝采儿的心愿终于达成。

    方皓云离开蓝家的时候是晚上。此刻的蓝家已经全面被种子。守护家族接管。在陈青青的周旋下。两家五五分账。

    而等待蓝建国地却是终生软禁。

    在被带离蓝家的那一刻。他地心中是那么的懊悔。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离开蓝家的时候。方皓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望着天空。喃喃自语:“你们的心愿我完成了。蓝建国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半个月之后。白阿姨、月牙儿也先后从伦敦返回。回来之前。她们姐妹联手带领守护家族的精英。已经完成了对黑暗议会的清剿、善后。

    现在地索菲亚、希瑞手中所掌握的力量。不足黑暗议会全盛时期地百分之一。

    千年之约。肯定会延续。

    单凭这一点。方皓云所取得的成就就是前无古人。

    这一次。方皓云不会再让自己的女人跟自己分开。他在腾飞为白家姐妹安排了要职。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当然。以白家姐妹的能力。她们是可以胜任的。

    换句话说。方皓云完全是想做那甩手掌柜的。张美琪的做完月子后。也恢复了以往地职务。跟谢梅儿两人一起负责腾飞的客户资源。同为客户总监。

    白凌颀如愿以偿的提前拿到了毕业证。出任腾飞旗下的全资子公司腾飞地产的老总。开始了她的职业生涯。她有着绝对的信心。将来。自己管理的腾飞地产绝对是腾飞商业王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韩雪儿在紧张的工作中依旧不忘学习。她将提前参加高考。考入大学后。她将不必每天都去学校上课。只在期末参加考试即可。

    特权对于她们来说。完全就是应该地。

    没人知道。她们地男人为了这个世界的和平做了多大地贡献。

    方雪怡、卓雅则依旧负责着盛鑫集团的事务。两个女人将偌大个盛鑫集团打理得井井有条。

    陈青青已经完全掌控了种子基地。而且还得到了上面的大力支持。上面很满意她最近几次的事务处理。

    对此。吕天行倍感欣慰。

    虽然孙女并没有按照他的意思去做事。但最终的效果却是意想不到的。他心里最清楚方皓云的势力。

    跟方皓云保持战略合作关系。这是最明智的选择。

    龙熙凤自从失去功力后。每天都是郁郁寡欢。甚至几次自杀。终将被沐月蓉所救。最终。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沐月蓉将她软禁起来。

    对此。方皓云的态度是。希望沐月蓉能够让龙熙凤重拾生活的信心。搞好两人的关系。南宫世家。这个分堂。从此后便是她们负责。而方皓云将会不定时的前去视察工作。顺便给予一定的关怀跟安慰。

    何清在陈青青的力邀下。继续回到了种子。不过。这一次她并没有任何的军籍。只对陈青青负责。处理种子跟守护家族有关的一切事务。

    金爷在伦敦的表现。重新获得了大家的信任。方皓云亲自下令恢复了他的一切工作关系。而金菲依旧是方皓云的奴仆。只是方皓云对她更加的疼爱了。

    月如在方皓云的坚持下。也被接到了华海待产。根据方皓云跟龙头达成的协议。月如生产的第一个孩子。将获得继承天道的资格。

    而在方皓云的规划中。将来的天道。也将会是守护家族的分支。

    丁雪柔跟王霞出任了腾飞娱乐的董事长。总裁。继续经营她们所热爱的工作。同时。丁雪柔也如愿以偿的怀上了皓云的孩子。只是王霞对皓云还是不冷不热。眸子中时常会有醋意。

    一切的一切都在按照方皓云的规划进行着。

    不久的将来。他所期望的商业王国将彻底的崛起。

    最近这段时间。方雪怡的心情似乎有些郁闷。皓云所有的女人都有了夫妻之实。而有的都已经怀孕。

    唯独。她跟皓云之前还是清白的。

    这样的事情对于女人来说。未必就是幸事。

    不过方雪怡最近也没多少时间去计较这些。因为金水湾的三期建设工程已经开始投标。盛鑫集团最近正在全力以赴地进行投标工作。

    作为整个项目的总策划人。方雪怡地忙碌是可想而知的。

    晚饭的时候。方雪怡让秘泡了一包方便面。胡乱吃了几口。继续伏案忙碌策划方案。到了晚上九点钟地时候。方雪怡实在是熬不住了就躺在沙上闭目休息片刻。

    秘眼见方雪怡如此劳累。心中不忍。就拨通了方皓云的电话。将方雪怡的情况告诉了方皓

    接到电话后。方皓云急忙就赶了过来。

    当他推开房门的时候。方雪怡刚好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方皓云走过去将方雪怡懒腰抱起。将她平放在床上。

    睡眼惺忪地方雪怡睁开眼睛不好意思道:“皓云。什么时候了。你怎么来了?”

    方皓云轻笑一声。说道:“没事。你再睡会。还早呢。我去帮你弄点饭菜。别再吃泡面了。那个没有营养……”

    “嗯——!”

    感受到了男人的关怀。方雪怡地心里甜丝丝的。

    十分钟后。白贵亲自送来了一份精美的晚餐。方皓云将那包装袋打开后。将那丰盛的食物端到方雪怡面前。道:“我来喂你吃……”

    方雪怡看了方皓云一眼。乖巧的将那诱人至极的红润小嘴张开。现场的气氛温馨而又带着甜蜜。

    半个小时候。方雪怡吃光了满满一大盒地饭菜。

    打了一个饱嗝。方雪怡起身为洗手间洗漱了一番。

    “雪怡姐。你怎么老是这样劳累……有什么事情你就跟我说一声。我现在可是大闲人一个。我来帮你啊………我抱你上去睡觉。今晚我可不许你再熬夜。”说着。方皓云再次将方雪怡抱上了床榻上。

    “皓云。别走了——!”就在方皓云即将松开手的时候。方雪怡将他的身子抱住。道:“别走了……”

    方皓云闻言。嘿嘿一笑。顿时就将女人拥住。大手随即就很自然的在女人的饱满上开始揉搓。

    “皓云。人家的鞋子还没脱呢……”不知道是谁有些猴急了。总之。方雪怡被压在床上的时候。脚上的鞋子还没有脱去。

    方雪怡闭上眼睛喘气。长时间积郁的和相思都缓缓宣泄出来。

    方皓云急忙侧身过去帮女人将鞋子脱掉。撩起那米色的职业套裙后。女人那丰满而又修长地美腿顿时就让他吞了一口口水。

    脱下鞋子后便将手沿着裙角攀上方雪怡地大腿。

    “雪怡姐。我忍不住了……”方皓云诱惑似的说道:“我想要你……”

    “我给你——!”

    方雪怡鼓起勇气说道:“皓云。忍不住就不要再忍了。我给你。什么都给你……我愿意将我地身体都给你……”

    说着。方雪怡大胆的将身上的上衣脱掉。淡紫色的内衣呈现在方皓云的眼前。弄得方皓云心里痒痒。

    眼见皓云目光不转的盯着自己。方雪怡撇过头羞涩道:“皓云……别老是这样盯着人家看……”

    “嘿嘿——!”方皓云俯身压在方雪怡富有弹性的曲线身体上凝视着那双动情湿润的眸子。笑着说道:“雪怡姐。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人了……”

    “嗯——!”方雪怡仰起头看着方皓云。脸色有些娇羞:“皓云……我有些怕……”作为第一次来说。不管从身体上。还是从精神上来说。方雪怡的心里都有些担心。

    “害怕……。”方皓云想了一下。将自己的手拿开当方皓云的大手移开的时候。她心里突然又充满了一股失落的感觉。芳心更是狂跳不已。她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已经出现了一丝湿润。空虚的感觉。

    方皓云能清晰的感应到女人的紧张。他暗暗笑。以他的经验来看。雪怡姐怕是早就动情了。

    只是女儿家的矜持。让她有些矫揉造作的感觉。

    “不要……。不要拿开……”方雪怡抬起头。娇羞道:“皓云。我喜欢你轻抚我地感觉……”

    “好啊——!”

    得到女人的信号后。方皓云大手再次向女人地双腿间侵袭。并且以闪电般的速度。将手指抵在了女人的私处。方雪怡想要制止。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她地下身早就湿润了。此刻。随着方皓云手指的蠕动。一的快感正在不断的侵袭着她的大脑和心扉。她地矜持和羞涩。正在被那火热的慢慢地融化。

    感应到女人的变化之后。方皓云心里也激动起来。换了一个姿势。另外一只大手也伸向了女人的酥胸。隔着内衣。方皓云已经感应到那两颗蓓蕾正在慢慢的变大。

    “慢点……我怕……”方雪怡的心里有些矛盾。一方面她很享受这样的爱抚。但是另一方面却又有些放步开。不过她颤抖的声音并没有多少底气。而且身体没有做出丝毫地抗拒。

    方雪怡似怀春少女一般羞不可抑。心中从未有过的情怀激荡让她的眼神变得迷离起起来。

    停了一下。方皓云问道:“雪怡姐。告诉我。第一次幻想我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此话一出。方雪怡脸颊上的红色顿时就蔓延到了脖子根。

    “什么时候?告诉我啊……”方皓云有意问道。

    方雪怡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眼见方皓云不停追问。她干脆就张嘴将方皓云的嘴巴吻住。避免他说话。

    方皓云心中一乐。顿时就开始了激吻。他的舌头灵活地钻进了女人的嘴巴。将那丁香小舌擒住。不断的吮吸。时间不大。就已经将方雪怡的矜持融化。不自觉地。方雪怡也开始抱住男人。主动地蠕动着嘴巴开始回应男人的热情了。

    触电般地快感不断的冲击着方雪怡的心海。压抑了许久的正在慢慢的被激活。肆虐的如同洪水一般不断的从内心深处涌出来。渐渐的。她的理智。她的娇羞。她的矜持已经被所淹没。

    “雪怡姐。我要让你知道做女人的幸福。我会给你快乐……”方皓云的嘴巴放开女人的樱唇。慢慢的擒住女人那晶莹的耳垂喃喃自语。同时。一只大手已经在女人的酥胸上开始大力的头错。

    方雪怡娇躯扭动。羞答答的嗔怒道:“轻一点……”

    方皓云哪里会听方雪怡的。再说了她说得未必就是实话。女人在这个时候。一般情况下。都不会说真话的。除非是快要到达的时候。方皓云不管不顾的将女人的内衣撕扯开。大手再次摸向了那早已湿润的私处。

    “不要弄那里……”方雪怡的身子猛地一颤。下意识的夹住了双退。企图阻止方皓云的动作。

    “雪怡姐。其实你心里是想的……。对吧?”方皓云吐着热气。对着女人的耳朵说话。趁着女人美臀扭动的时候。趁机将手指插了进去。

    随后。他将湿漉漉的手指拿了出来。在方雪怡眼前晃动:“雪怡姐。你看你都湿成这样了……”

    方雪怡害羞的轻嗯了一声。绯红的玉脸埋在了方皓云胸前。娇羞无限。一双小手却是慢慢地。无意识的摸向了男人的双腿间。方皓云的棒棒被女人握住。顿时兴奋不已。手中握着女人地酥胸大力的。技巧性的恣肆地揉搓起来。

    方雪怡身子不断轻颤。耳根如烧。身子软得象要化开一般。虚软无力地道:“皓云。我早就想你了……很早很早的时候。我就想跟你睡觉……。”已经彻底的吞噬了女人的心。

    此话一出。方皓云心中的欲火更是如日中天。干脆将女人的底裤也一起扯掉。将那完美玲珑的娇躯完全呈现在他的面前。

    拿出手指。方皓云有意将那黏黏的液体滴在女人的身上。道:“看看。都成这样了……雪怡姐。你心里一定是很想吧?”

    “来。让我看看你的这里……”方皓云走过去将女人的双腿掰开。眼睛径直盯着那里看。

    “不要看这里——!”方雪怡惊呼一声。紧闭双眼。长长的睫毛。微微轻颤。脸红得象熟透地苹果。甚至乎。她地脖颈也红了。

    方皓云仔细的欣赏着女人地。一阵的血脉贲张。

    “雪怡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看过的那本。我也看过了……”说着。他就低头就将嘴巴吻向了女人地私处。贪婪起来。

    方雪怡地身子如遭电击。身子陡然绷紧。如此另类的。让她心中兴奋不已。觉得十分的刺激。口中除了呻吟。竟然是语不成声。她眼波迷离。脸颊嫣红如醉。娇喘吁吁地道:“皓云……不要……”

    话虽如此。但她的心里却是十分的愉悦。她甚至已经想起了本上。电影中地那些画面。

    说真的。这样地情景。她已经幻想过好多次了。

    可是今天却真的实现了。

    她觉得自己像是在梦里。

    方皓云抬头笑道:“好香-

    听到男人这么一说。方雪怡心中甜蜜蜜的。强忍着心中的战栗。咬唇道:“皓云。你慢着一点……”

    “嘿嘿——!”

    方皓云抬头笑道:“等会你就得喊快……”

    果然。时间不大。方雪怡就有些难以难受。樱唇轻启。娇羞的呼喊出声:“快一点……”

    方皓云知道时机业已成熟。便爬在了方雪怡身上。分开她的双腿。腰身轻轻一挺。徐徐地进入方雪怡的身体。方雪怡地下身此刻早就湿润不已。虽然很紧。却也容易进入。当全根没入后。方皓云立时感觉的棒棒被一股火热所包裹。

    “轻一点……”快感中夹杂着痛楚。方雪怡呻吟出声。

    方皓云急忙催动体内的内家真气从会阴处流出。进入方雪怡的下体。帮她消肿止痛。只是顷刻间的功夫。她的下体就不再那么疼了。

    当所有的疼痛消失。剩余的便是跟快感。

    “皓云。我很快乐——!”方雪怡雪白的双臂环绕住方皓云地头。臀部不自觉的轻微扭动着。开始迎合男人地冲击。听着方雪怡娇媚无比地呻吟声。方皓云更是兴奋无比。大力地在方雪怡体内动作着。方雪怡完全放弃了矜持。畅快淋漓地呻吟着。

    不知多了多久。方皓云感觉到从方雪怡体内传来了一股温暖的气流。随着两人地结合处。传到了全身。这股气流传到哪。方皓云就觉得哪舒服之极。他猛然觉得自己全身一阵剧烈地颤抖。一般强烈地快感袭上心头。就在方皓云和方雪怡同时达到顶峰。

    当归于平静。良久。方皓云才从方雪怡的身下下来。

    当他看向方雪怡的时候。惊奇的现。她像变了一个人般。身上笼罩着一层圣洁的光辉。而且。她的生息也比之前强大了许多。

    “难道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方雪怡似乎得到了一些功力的传承。

    “皓云。我还想要……”即便下身流着血。但她的却是无止境的被激了出来。或许是压抑太久了的缘故。

    “没问题——!”

    方皓云嘿嘿一笑。再次开始在女人的身上征伐。

    整整一晚。两人足足征战了三次。

    最后。方雪怡依偎在方皓云胸口精疲力尽的沉沉睡去。

    早晨睁眼醒来。方雪怡先是偷偷亲了一口方皓云。然后托着腮帮凝眸这个令她心跳的男人。

    方雪怡时而微笑时而皱眉。完全是陷入爱情陷阱的小女人表情。悄悄掀开被单看了看。方雪怡的脸蛋红了。

    床单上那鲜红的血迹证明。从今天起。她将彻底的变成皓云的皓云。

    这也是她所期待的。

    “雪怡姐。还想要吗?”就在这时。方皓云突然也睁开了眼睛问道。

    方雪怡红着脸道:“你想弄死我啊?”

    停了一下。方雪怡突然问道:“皓云。告诉我。你第一次想着跟我睡觉是什么时候……“

    “你过来我就告诉你——!”方皓云的意思是让方雪怡匍匐在他的胸口。

    方雪怡会意。身子慢慢的爬了过去。

    “雪怡姐。我迷上你了……”方皓云一只手肆意游走在方雪怡雪白地前胸。另一只手则不安分的探入两腿间感受方雪怡皮肤地那份细腻。

    “是迷上我的身体了吧?”方雪怡岔开话题微笑道:“皓云………这几天是我的安全期……可是我想怀孕。”

    “你地意思是。我们继续做……直到你怀孕为止?”方皓云亲吻着方雪怡的脸颊笑道。

    “想的美……”方雪怡爬起身子。说道:“人家最近工作忙。才不能天天做……”说着。她便起身将衣服穿好。道:“我得出去做事了。你自己先睡会……”

    “雪怡姐。你得负责——!”方皓云玩笑似的说道。

    “你抢了我的台词——!”方雪怡横了皓云一眼。转身就出去了。

    刚刚走出休息室。她看到了卓雅。

    卓雅似乎来得早。她已经帮方雪怡处理完了一份文件。

    “雪怡。我祝福你——!”卓雅似乎知道了昨晚生地事情。淡淡的说了一句。

    “谢谢。妈妈——!”方雪怡初为人妇。已经少了几分羞涩。多了几分妩媚跟成熟。

    “孩子。我终于可以放心了——!”卓雅笑道。

    “妈妈。我想你应该……”

    “不必多说——!”

    卓雅打断了方雪怡地话。说道:“我知道你的心思。我也知道你想说什么……孩子。妈妈是成年人。妈妈的事情妈妈自己会处理的。你放心吧。我已经想好了。这辈子。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嫁男人的。我会为你爸爸守一辈子的……”

    “可是你……”方雪怡似乎不想放弃。

    “不必再说什么……”卓雅道:“婚姻未必就是女人的一切。没有了男人。我依旧可以拥有事业。从今天起。我会把自己地精力。百分百的投入到工作之中。”

    “妈妈……”方雪怡轻呼一声。却没有说任何的话。卓雅是个什么样的人。她的心里很清楚。

    不过这样也好。女人总归得有个属于自己的东西。

    事业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三个月之后。一起整个华海都关注的大型婚礼在腾飞集团新建成的腾飞商业广场举行。整个华海的人。都以能参加这场订婚为荣。

    因为婚礼地当事人是腾飞集团地老总方皓云、腾飞房产公司的老总白凌颀。腾飞地名声在华海如日中天。而方皓云跟白凌颀的美名也是享誉全城。

    当然。谁也不知道。这场婚礼的新娘不止白凌颀一个。而是很多个。

    总之。这天之后。方皓云身边的女人全部都得到了应有的名分。而她们相互之间也相处的非常融洽。亲如姐妹一般。

    一般人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而方皓云做到了。想尽了齐人之福。

    黑暗议会的削弱。使得守护家族全面壮大。方皓云缔造的商业王国也正在成形。按照他的指示。白安远已经将大面积的候鸟型企业开到了棒子国。

    一切的一切都在按照方皓云的计划进行着。可以想象。未来的生活将更加的美好——以下字数不占起点字数统计——

    P:换脸结束了。赤雪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在此。赤雪跟大家鞠躬。同时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赤雪的新《特殊空间》。本将继承赤雪一贯的YD风格。而且在剧情、创意上将更进一层楼。绝对精彩。地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