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一章 艰难的离别
    八十一

    陷入**中的两人都有点不能自持,张亚林喘息着在含之的耳边喃喃地说:“含之,我爱你,今晚到我那去吧!”

    含之高涨着的**如退潮的海水一下子跌落了下来,她慌乱地从张亚林的怀抱中挣脱了出来,愧疚和不安很快控制住了她整个的面部表情。

    “含之,你……?”张亚林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含之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甚或有些戚慌的表情在里面。

    “含之,有这么严重吗?为什么要这样?我们为什么要变成这样?”张亚林逼视着含之的眼睛。

    “你明白的,为什么还要我说出来?”含之痛苦地说。

    “含之,你一直都是知道我的心的,我是要定了你的!”张亚林湛黑的眸子在黑夜里透着光,“难道你也不相信我了吗?”

    “不要再说了!”含之痛苦地打断了张亚林的话,“婚姻是我选择的生活方式,而并非结局,所以,我放弃了!”

    “放弃,为什么?”张亚林紧张地望着含之。

    含之的眼睛定格在了前边无边黑暗中的某一处,语气里是从没有的伤感,“亚林,我们不要再欺骗自己了,婚姻对于我们来说,太奢侈了,我们要不起,你妻子的自杀,扼断了我们所有的希望和念想,我们会永远生活在她的阴影中!”

    “含之,给我时间,给我们的爱情一点时间,我相信这一切终归会过去的!”张亚林言辞灼灼。

    “不要再说了!”含之痛苦地说,“怪只怪我们没有遇到对的时间,如果在结婚以前遇上,我们会有美满而幸福的开始,如果在贾静去世后遇到,我们也会有一个崭新的开始,可是我们却在她自杀前遇到,不管怎么样,我们难逃其咎,我们无法释然地生活在一起,贾静死亡的阴影会一起充斥在我们的生活中,我们也许会活得比现在更累!”

    “可是,她的死和这之间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张亚林坚持道。

    “真的没有吗?”含之难过地问。

    张亚林在含之清澈的目光下竟有些瑟缩,虽然语气里是无可辩驳的坚持.

    “亚林,不要再说了,我明白你的苦心,也明白你所做的努力,我很感激你对我的一切,只要我们彼此真心地爱过,这就足够了!”含之的声音如严冬中的一缕轻风,虽然极小,但透着寒意。

    一种说不出的怅然和无望笼罩在两人的心头,车内的空气凝滞了一般粘稠地压迫着两人的心。

    “含之,你准备以后怎么办?”张亚林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天际传来。

    “父样年纪大了,也需要人照顾。我现在的工作也挺好的,每天和不同的人打交道,让我接触到了和自己以前迥然不同的生活,和社会脱节了这么长时间,感觉一切都得从头开始,虽然有些手足无措充满了恐慌,但我会学着让自己去慢慢地融入社会,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含之看着张亚林,一抹笑意浮现在她的嘴角。

    “你真的这样想?”张亚林探寻地看着她。

    “嗯,”含之看着他,重重地点了点头,“有些东西,放不下的时候会有几千个理由让自己放不下,觉得自己会因此而坠入万劫不复的地狱,可真正放下了,却发现其实简单,走出去会有另一片天,人有时候其实是作茧自缚,画地为牢!”

    “你能这样想,我很高兴,可你有没有为我开脱的成份呢?”张亚林有些不安。

    “没有!”含之看着张亚林,郑重地说,“不过,认识你,给了我一个让我认识自己走出自己的一个契机,我只能这样说!”

    张亚林长长地出了口气,转而又用一种关切的语气问道,“从一个堂堂的局长夫人到一个普通的打工者,这样的转变一下子很难适应吧!”

    “我觉得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感觉自己从一个为两个人服务的打工者变成了一个为好多人服务的打工者而已,我还是我,只是服务群体增大了而已,以前的付出让我看不到自己的价值,现在的工作却让我感觉到自己无论从人格上还是在经济上真正地摆脱了附属的束缚,真正的站立了起来!

    “可是,现在却要听从别人的调遣,甚至还要看别人的脸色!”张亚林还是有点不放心。

    “呵呵,”含之不由得笑了起来,“这你就不要担心了,我会学着尽快适应的,我有那么笨吗?”含之含笑看着张亚林。

    张亚林也为自己的紧张有点不好意思,他也不由得笑了。

    “你知道你现在带给我的感觉是什么吗?”含之狡黠地笑看着张亚林。

    “是什么?”张亚林不解地问。

    “亲情!”含之认真地说。

    “亲情?”张亚林迷惑不解。

    “我们能这样,我很高兴,有人说过,男女之间身体痴缠得太久,灵魂就会越走越远,可我没有这样的感觉!”含之说。

    “含之,你知道你这句话带给我的意义吗?”张亚林激动地说。

    看到张亚林灼热的眸子,含之也有点心慌意乱,她仓促地拿过自己的包,说:“天不早了,我得回去了,不然老人会不放心的!”

    张亚林一下子拉住了含之的手,目光直视着含之的眼睛,动情地说:“含之,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我希望你能第一个想到我,明白吗?”

    含之看着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一直看到含之走进大门向他招手示意他可以回去了,张亚林才将目光收了回来.

    张亚林并没有发动车子离去,而是又重新点燃了一支烟,随着烟雾在面前的不断扩大,张亚林感觉到自己内心的无望的酸楚也在不断地扩大。

    含之关上了大门,她将自己的身子重重地倚在门上,自己在张亚林面前心闲神定,可只有自己知道她是在多么艰难地抗拒着张亚林对自己的诱惑,张亚林的一个暖味的眼神,偶尔的肢体的碰触,都让她胆战心惊,她不能再陷入感情的沉沦中,她必须自救。

    外面一直没有听到张亚林发动车子的引擎声,想到张亚林一个人在车里吞云吐雾里品尝着孤独和寂寞,含之的泪无声地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