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8 有爱相伴(大结局)
    纤望着纳兰浩轻轻笑了一下,淡淡说道:“小浩,你顾自己和妹妹。给姐姐准备一匹好马,姐姐要走了。”

    纳兰浩愣了愣,转而道:“姐,我和你一起走。”纤纤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不必了,小浩,你有你自己的生活,姐姐就像一只浮萍一样,现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漂向那去,你还是不要跟着我胡混了。”

    纳兰浩不依的说道:“姐姐,娘死前说我是纳兰家现在唯一的男丁,要好好照料你们……

    纤纤不理纳兰浩的纠缠,竟直走到蜀王面前说道:“殿下,请让人带我去见嘟嘟。”

    纳兰浩闷闷的望了纤纤一眼。

    蜀王看了一眼微微开始泛明的天色,突然露出一丝痞笑,悠然的说道:“好。”心里却在叹息,让纳兰浩拉着在这里守了一夜,却没有看到自己希望看到的结局,是不是自己现在真的太闲了,是啊,还有六百里就打到了南理的都城最后的一道防线——陌城,而且这一路上也再没什么大的城池了,多半都是山,而且山上都是绝壁多些,少树木,并不适合伏上重兵……

    纤纤抱起还在熟睡中的嘟嘟,蜀王给纤纤准备了一匹好马,一些干粮,还有一千两银子,问也没问纤纤打算去那,只是笑容可亲的说道:“一路顺风。”便将通关的手书递给了纤纤。

    可不知道为什么,纤纤却总是觉得在他的笑容里有阴谋……

    纤纤抱着嘟嘟骑在马上,出了皇上暂住的城主府,这时候天色已经放明,只见一队巡逻的士兵从街市上走过。但整个市面上寂静地出奇,只余巡逻者脚步声与甲盔挤压的“叮咔”声在清冷的空气里回荡……

    虽然大唐军队已经严禁扰民,但这些民众的惊慌还是少不了的,所以原本已经该热闹起来地街市还是冷冷清清,这一队兵士走过,街道上更显慌凉。

    纤纤有了蜀王地手书。很方便地就让守军开了关防出城。

    出城后。纤纤一时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去那。便准备先回陈家村里看看。想找找那里还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收捡带在路上用地。

    纤纤骑在马上。在马地动下。只觉得胸口上地伤处一阵阵剧痛蔓延上来。好像在一次一次地提醒纤纤这一天一夜里地细历

    纤纤回想这一夜。气闷之中又有一种酸楚。堵地厉害。想起临走时候地皇上地冰寒地眼神。更觉得自己整个人像是被浸到了冰冷冰冷地水里。全身冷地发颤。

    纤纤想着心事没有留意马早就信步开奔。拐进了另一条小路里。等发现时。已是一地山草。不见道路地踪迹。纤纤想打马回头。却发现自己地骑术实在欠佳。马一连在圆地转了几个圈。纤纤只觉得转地头晕目眩。更是找不到方向了。只得跳下马来。准备拉着马先走一阵找找路迹。再说。

    嘟嘟一直窝在纤纤地怀里。对于这个庞然大物早就有几分好奇了。这一下纤纤一个落地。嘟嘟看见马头就在自己面前。一顺手就拍了拍马。手指一不注意间就划了马地眼睛一下。马立时受惊。一个长嘶。长身立起。纤纤受惊地放开了僵绳。那马儿便立时撒开了蹄子。不管不顾纤纤地叫嚷向前奔去……

    纤纤急的大叫了几声别跑,可是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马儿跑了,不由狠狠的拍了嘟嘟地**两下,气愤愤的说道:“叫你乱动,叫你乱动。”

    嘟嘟似乎也知道自己闯祸了,一动也不敢动的,让纤纤打了,也只敢扁扁嘴,连哭都不哭。

    纤纤无可奈何之下只得抱着嘟嘟背着行礼,在这荒山野地里慢慢走着,可是从白天走到了夜里才看到了一处小道。

    纤纤长舒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总算是找到地方了,可是看着小道深深的通着山里的另一头看不到尽处,害怕自己这样抱着嘟嘟在夜里乱走,还是会不太安全,便就在近在附近找了一个大树,在那避风地一面,挖开了浮草,就准备先去捡点柴火呆会在这里生着火先凑合着过一夜……刚走到树后,就听见身后远远的传来一阵“唰唰”地声音,好像有强风刮动着地上的飞草,可是这天没有风,纤纤将手拍在树上,甚至可以感受到这树好像都在微微地颤抖,纤纤眉目一动,难道是军队?

    赶紧叮嘱嘟嘟一会不论看见什么,都不许发出任何声音。

    天色越发晦暗,走在路上几乎难以分辨方向,纤纤却就着夜色,纵气提身,几个借力就拉着嘟嘟落在了树上,好在正值五月时节,树叶正是茂盛的时候,远远看去,根本就看不出树上有人。

    真地是军队,纤纤看着一队布兵,个个身背重物,绵长的一队慢慢的从纤纤伏着的树边不远处的小道上走过,纤纤略数了一下约莫有几千人,都是身着南理国的禁军服饰,纤纤扬了扬眉头,大唐规定附属国养兵不可超过五千,而且这五千只能当做皇宫禁军使用,其他城池只能留有部分就算有人敢多养点,加上以前退役的都加在一起,也不会超过三万。这一下就有了几千人,只怕算是老底都出尽了,纤纤看着军队走远,又停了停,确定没有人在后面了,这才从树上滑了下来,看见路上撒了一些细小的粉末,纤纤似乎嗅到了一股烟花的味道,不由愣了愣,走过去把用手指挑了一点撒落下来的粉末,细细嗅了嗅,真的是火药的味道……为什么会让这么多兵士背着火药行军……总不会是为了庆祝南理国让攻陷,而去放烟花吧?

    纤纤的眼眸徒然收紧,难道,这个时代,南理已经可以做到火药军用了?如果真是这样,纤纤不由有些担心皇上的安危……

    风吹过,大树摇摆中发出飒飒的响动,纤纤却感到背上一阵阵凉意,理智告诉自己,应该去与军队相反的方向,可是纤纤却不由自主的沿着小路走过去,因为既然这些人从这里过去,那只能说明一件事,这里是皇上行军将经过的地方的必经之道……

    如果他们真地用炸药在山壁处伏击,就算皇上有千军万马,那也只有送死一条路,不能看着皇上去涉临这样的危险里,不能忍受他的生命再受威胁,而且自己却在一边漠视。

    自己要去通知皇上!那一刻,纤纤心里只有这样一个念头,大约没有人能比起现代来的纤纤更了解,炸药在军事上的运用完全可以弥补南理在人员上地缺少。

    纤纤顺着道路慢慢向前走去,本来纤纤身子一直虚弱,抱着嘟嘟常要走走歇歇,可是今天,纤纤也不知道自己那里来的力气,就是支持着自已一路疾步如飞,嘟嘟撑不住就靠在纤纤怀里睡着了。

    纤纤顺着小道赶了一夜,才渐渐走近了大道里,那些潜伏的军队却不知道是从那里开始潜伏了,想是看着纤纤一个女人又抱了个孩子并没有再意,就让她那样过去了,纤纤进了大道已经天色大亮,嘟嘟也醒了,纤纤拿了点干粮喂过他,自己也随便啃了两口,这才发现其实自己不过离开了城里三十多余里,这一天一夜都是在山里乱晃过去了,喘了口气,就往城里走去。

    纤纤回到城里的时候已经是近晌午时分,纤纤一进城里就直冲到城主府,要求见皇上,不过,让众侍卫给无视了,只是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官员来应付纤纤,这只怕还是看着纤纤手里有蜀王的通关手书,要不然,估计直接赶走了……

    这个官员看见纤纤很客气地说道:“陛下正在与众位大人们一起议事,有什么事情,还是有我来为夫人转告吧。”

    纤纤急的都快上火了,这些人却一个比一个磨蹭,纤纤不知道那些人是背着火药来打伏击还是来攻城,真的很害怕皇上会吃个哑亏,不由怒喝道:“什么事也不如我的事来的重要,你要不肯通报,我就直接闯过去。”

    说着话,纤纤也不再搭理这个官员就竟直往里闯,看着纤纤是个女子还抱着孩子,又是蜀王地客人,打又不好真的用力打,赶又赶不走,一时城主府门口就闹腾了起来,时间一长,那个官员总算是嚅嚅嗫嗫的跑去禀报

    皇上听到有人打扰议事,本是极度不悦,可是当听到是纤纤去而复返,反是有些傻愣了。但脸上还是保持着一副沉静的样子,挥挥手示意众人退下,蜀王故意留在最后一个走,望着皇上,痞笑道:“六弟,收收脾气,好好说,别又把人家吓跑了。”

    皇上回目瞪了蜀王一眼,那沉静的样子立刻有些波动了,当纤纤让人带到皇上面前的时候,皇上只是悠悠的望着她,纤纤也不管那么多,只是把自己一夜地所见所闻都叨叨了一遍,又把自己的猜测,还有炸药的使用及功效给皇上详解了一遍,可是皇上却如同未听出这件事的重要性一样,只是凝望着纤纤说道:“你为什么要回来?”

    纤纤心里叹了一口气,自己说了这么多,这大哥还没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回来,没好气的说道:“给你报信啊。”

    皇上叹了一口气,语意深深地问道:“你知道你回来,这意味着什么嘛?”

    “意味着……老实说,我来之前没想那么多,你问这些有的没有地干什么,你听我说完好不好,这件事很重要,火药……纤纤真的有些无奈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还问这些没油盐地问题。

    皇上上前一步走近纤纤,将她圈进自己的怀里,附在纤纤地耳边轻声说道:“这意味着,我再也不会放手让你离开,也决不准你离开,这你辈子就注定要做我的女人,和我一生一世在一起。”

    纤纤只觉得自己的心漏跳了一拍,正在这功夫,皇上搂紧她纤细的腰身,凑首吻住了她瑰嫩的唇……

    那一刻,在他们的世界里,只有了彼此,那些皇权,那些霸业,好像都离的远了……

    这一刻,他们都懂得了在自己的生命里,彼此是多么的重要,而自己有多么的在意对方,既使曾经分离,也隔不断对彼此的牵伴。

    何况分离之后,那样入骨相思,刻骨的心念,让心一阵阵的抽痛,如果可以,却是再也不愿意去领受了

    第二天清晨,皇上携着纤纤一起立在城楼上看着正准备出发的大唐军士。

    经过这一夜,他们已经下定决心,不再分离,在登上城楼前,他们已经都明白,未来的路将会注定与对方相依相伴,但似乎这条路并不好走,虽然皇上绝不会在择选女子入宫为妃,可是已经入宫的那些女子也是不少,纤纤希望的一生一世一双人,似乎真的很难,而且在大唐的权贵里,纤纤的身世与经历都会成为很大困扰

    皇上已经与嘟嘟见过面了,看着这个已经近五岁的儿子,而自己这个父亲却从来没有尽过一天责任,心里早就有了几分愧疚之心,但这个孩子是在皇宫外出生的,这样就注定他的出生的时间与地点,将会成为他让众人怀和垢病的弱点……

    可是这一刻,他们依然望着对方,相视而笑,那样的云淡风轻,好像只要他们在一起,这一切就没有什么了不起,就好像没有什么问题是不可以解决的……

    只要他们手牵着手站在一起,这一切的问题,似乎就不再是问题

    初升的阳光为他们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辉,映在城楼下的众人眼眸里,有一种不容于世俗的孤绝之美,他们一起伏着身子,看着城楼下缓缓的经过的大唐军队与众多臣民……

    史歌千代,江山万里,方是帝王霸业。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此乃女子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