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9章、险中求胜
    耗子大喊一声“放着我来”,声音爽快的如同《武林外传》里的祝无双,张杰瑞连忙闪个道,就见耗子腾空而起,以泰山压顶之势狠狠砸在房门上,然后怎么来的又怎么弹了回去,抱着脚一个劲喊疼。

    这场面着实紧张了一些,已经听到外面楼梯口传来的脚步声,那是肖雅婷,或者别的什么警察,而屋子里张杰瑞兄弟三个几乎可以认定为劫匪,而且抢劫的还是高高在上的市长大人,这案情要是被认定了,虽然没当过律师,也知道轻判不了。

    朱无能见惯了大场面,站起身来临危不惧,用他那地道的官腔对大胡子记者说:“你们来的正是时候,给我好好拍下他们的犯罪事实,我会为你们向你们领导请功的。”

    大胡子就是再迟钝,也能分清楚眼前的局面谁占优势,墙头草的作风一发扬,摄像机直接一转对准了正在砸门的张杰瑞。

    张杰瑞这个恼啊,你们这帮王八羔子,有奶就是娘的家伙。不过他没工夫和他们计较,只要打开了房门,见到了被关押欺辱的郑爽,这些墙头草迟早还得转向,毫无疑问的事情。

    现场的情况是张杰瑞始料未及的,你说都下班了,堂堂的大市长不去**待在办公室干什么,谁家的门是外边开着里面房间反锁的,都他妈的变态。

    走廊里的声音越来越大,好像是来了不少人,堵住房门的石头已经力有不支,哭丧着脸对张杰瑞说,外面的人要放枪了,你说我躲不躲。

    躲?躲得了吗?开了门咱们全完蛋,再坚持会,胜利就在眼前。

    张杰瑞给石头鼓劲,也在给自己加油,看着耗子趴在们锁上鼓捣,现场学开锁可来不及。他三两步走向朱无能,抓着脖子上的红领带拽了过来,反正都这样了,你小子把钥匙拿出来,不拿打死你。

    朱无能不停摇头,很有骨气的只翻白眼不说话,张杰瑞连着几脚把他踢翻在地,踩着胸口问,你他妈的交不交,快说!

    朱无能哪里有什么骨气,没危险的时候装装官老爷架子还行,真挨揍了早该认怂了,不过你踩我心脏了,想讨饶也说不出话啊!

    耗子回头提醒他,别打了!

    张杰瑞抬头,咋了?

    “房门是反锁的,还有人在里面顶着,有钥匙也没用,别跟他玩,赶紧想办法。”

    张杰瑞一拍脑袋,急糊涂了。外面有人开始喊话,是肖雅婷,让里面的人放下屠刀,争取宽大处理,尤其是堵门的那个人,再执迷不悔就开枪了,更不能伤害朱市长。

    枪子能打穿房门吗,估计问题不大,石头吓得腿开始哆嗦了。肖雅婷的职责所在,她只能这么做,但最后一句似有深意。张杰瑞领悟到了后大喊一声,把朱无能拎起来踢给石头,拿他挡子弹用,倒是看谁敢放枪。

    这招很管用,外面的人顿时老实了,估计是在研究营救计划,或者去找谈判专家,一时半会的完不成。张杰瑞没空理这些,他必须尽快打开里面的门,方能彻底扭转颓势。

    如果他成功了,可能是清洲老百姓人人赞叹的英雄,揭露了人面兽心的朱无能,为了打击黑恶势力甘愿冒坐牢的危险,可以说是可歌可泣。但一旦失败,这辈子就得毁在这里,最大的指望就是进去后好好表现,争取能把死缓变成无期,把无期变成有期,然后减几年刑,赶在六十大寿前出狱。

    看耗子在门前抓耳挠腮,气得用肩膀不停撞,张杰瑞知道他是没戏了,自己这身板还不如他,早知就带个开锁工了,他们有些束手无策的危险倾向。

    外面人声鼎沸,里面神秘的有些静悄悄,张杰瑞颇为绝望的看了眼窗外的蓝天,苍天啊,怎么不开眼啊?就那么一瞥间,顿时有了点想法,几步跑到里外房间相邻的窗户前,伸头朝那边一看,有些喜上眉梢的意思。

    越过面前的窗户,踩着狭窄的窗台,到那个房间的窗户只有三四米,张杰瑞掂量了一下,搁在平时打死也不敢,要知道这里离地面至少四五十米,掉下去只有一个结果,粉身碎骨,估计基本感觉不到痛苦就挂了。

    但是他还有选择吗?成败在此一搏,他用眼神示意耗子,给我狠狠的撞,目的就是吸引里面人的注意力。张杰瑞已经越过了窗户,斜着脚踩在窗台上,两手紧紧扒着墙壁,他感觉到自己的腿在抖动,有些不敢往下看,一点一点的挪动着,小心而又谨慎,三四米的距离就是生与死的间隔,时间变得好漫长,张杰瑞的腿在抖、手在抖,心也在抖。

    好不容易摸到了那边的窗沿,张杰瑞已经看到了屋子里的情况,郑爽缩在墙角上,可能是因为毒瘾发作,浑身抖得比此刻的张杰瑞还厉害,有两个人守候在耗子正在砸的房门里侧,脸上挂着得意的笑,还有一个人是朱无能的儿子朱大少,在屋子里踱步走着,突然一转头。

    没错,他看见了窗户外的张杰瑞,把张杰瑞吓得险些一头栽下去,身子晃动了几下,奋力抓住了窗沿,准备拉开窗户跳进去。

    里面好像被插上了,张杰瑞做了几次尝试都没有成功,朱大少狞笑着摸起把椅子,照着头就砸了过来。只听得哗啦啦一声响,椅子穿破窗户从张杰瑞头顶呼啸而过,在空中划过一道邪恶的弧线落在楼下的水泥地上,摔得支离破碎。

    张杰瑞刚才是本能的那么一低头,再看时自己的一只脚已经悬空,另一只脚也处在窗沿的最边缘,只差那么一点,他就会和那把椅子同样的结局,庆幸的同时又开始担心,因为朱大少又来了,这次提溜的,是另一把椅子,和刚才那把长得一摸一样。

    如果他照准了砸下来,张杰瑞就算再怎么乐观,也不认为自己还有生还的希望。生命,难道要在这里终止吗?突然间脑海里一片空白,张杰瑞眼中只有椅子,红色的椅子,四条腿,好像是桃木的,举起来了,又落了下来,他闭上了眼睛。

    再睁开的时候,椅子并没有落到头顶,而是斜歪在了一边,郑爽发疯般的扑在朱大少身上,狠狠咬住了他的脖子。朱大少发出杀猪般的哀嚎,两只拳头拼命的打在他的后背上,雨点一般。

    劫后余生的张杰瑞还是打不开窗户,情急之下从那个已经破开的玻璃洞中撞了进来,重重摔在了地上,脸上被玻璃破了相,胳膊上划出一条长长的口子正在流血,肚子部位也在隐隐作痛,但是他毕竟进来了,很幸运,还没死。

    顾不得疼痛,顺手摸起那把红色的桃木椅子,狠狠砸在了正和郑爽缠斗的朱大少脑袋上,脑袋开了瓢,鲜血溅的到处都是,椅子也断成两块。张杰瑞握着手里的那段,放弃了已经失去战斗力的朱大少,踏着凌乱的步伐向另外两人冲去,椅子在他手里翩翩起舞,很有种武林高手的感觉,只是几个回合的功夫,已经宣告了战斗的结束。

    房门开了,郑爽得救了,张杰瑞握着门把手昏了过去,大胡子记者的摄像机开始忙碌,后面肖雅婷率领的警察冲了进来,看了看现场局势,很快分出了胜负,毅然将手铐戴在了朱无能的手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