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我会有什么危机感!”我不解地问道。

    季虹怔怔地看着我,然后笑着摇了摇头道:“阿羽,别自欺欺人哦!人家可是看得出来,你会吃醋!呵呵。”

    真的假的!我除了脸上有些发烫,心里稍微有些许烦闷——我一向都挺讨厌阴雨天气,而今天偏偏雨水不断——再没有其他的感受,哪里有什么“危机感”?况且无论怎么样,我也犯不着为了一个经常“虐待”自己的人而“吃醋”和犯急!

    “我哪里有吃醋!我连那个嫌自己命长的人是谁都不知道呢!”我无力地说道。

    “嘿嘿!”季虹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不再说什么。

    “阿羽,人家听芸妃说,你是和语儿一起出去的啊?语儿她人呢,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说要回家一趟。”

    说到这件事,我倒是奇怪为什么林语儿会选择在这个时间回家去,毕竟她已经知道了“茶水事件”,现在回去和她爸爸见面岂不是十分尴尬?她很爱她爸爸,可是她爸爸却牺牲了她,她能不痛心吗?我真有些担心她。

    这样啊。”季虹点了点头道,“人家这两天都没见着她人呢,不知道她的身体好了没有?对了,阿羽,你肚子饿了吧,要不人家给你弄点吃的!”

    想起季虹的手艺实在……忍不住心里一咯噔,赶紧道:“我还好,不麻烦虹儿了!”

    她听到我的回答,眼里居然变得湿汪汪的,声音也有些哽咽地嘀咕道:“人家学了一样小吃,想让你试试人家的手艺嘛!”

    我一看情况有些不大对劲,急忙改口说道:实我出去了这么大半天,现在还没吃饭。听虹儿说起吃的,我还真有些饿了呢!刚才我是不好意思开口麻烦你啊!”我说话的时候,还摸了摸“空瘪”的肚子,现出一副十分饥饿的表情。

    唉,谁叫我最怕女孩子的眼泪呢!况且她是出自一份好心,我没理由拒绝美女对我的好啊!虽然到时嘴里要经历一番“磨练”,但是吃着就吃着吧,那可是美女对我的“浩荡皇恩”啊!

    “真的吗?”季虹黯然的脸上立刻绽放出喜悦的笑容人家现在就去做哦!”一边说着,一边已经退出了我的房间忙去了。

    真是一个可爱的女生,多么温柔体贴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小白已经睡在了我的床上。看着它圆乎乎的身体,一脸的憨相,我倒是真的蛮喜欢的。

    它现在正睡得香甜,还很有节奏地打着呼噜。

    我忍不住抓着它颈边的毛发,轻轻地抚摸着它的背部。它的身体的确长大了许多,变得更加彪肥,而且更加结实了。看样子,这些天来它被周昕照顾得很好,每天都大鱼大肉享尽人间美味——这家伙“狗小鬼大”,吃东西十分挑剔,普通的食物它是不屑看的,更不用说塞到嘴里去了。

    我忽然发现小白的身体有了异样——它四条小腿处的毛色不像以前那么纯白了,居然隐约出现了一撮灰色的毛发,并且颜色深浅不一,大有向全身蔓延变黑的趋势。

    我记得小白最后一次发生变形的时候,它是化成了一只除了颈边以外,全身上下尽是黑色皮肤的“黑麒麟”。

    不知道小白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它进行再进化的征兆呢?我不免有些疑惑起来,看样子我应该找个时间向姨丈反映一下小白现在的状况。毕竟小白是只生化兽,它的事不能等闲视之。

    对了,这两天都没见着姨丈,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前天我在从季家回来的路上遇上了杀手的袭击,不知道他有没有遭受这样的危险呢——毕竟姨丈他背叛了陈茂,那位睚眦必报的恐怖大亨一定会想办法除掉他。

    我于是有些愧疚,大骂自己没良心,居然没有问候一下姨丈是否安全。

    “汪汪汪!”小白被我的抚摸给弄醒了,一脸不悦地冲我叫着,像是在指责我打搅了它的睡眠。

    我忘记了小白是只有灵性的生物,时刻紧戒和准备着应付一切突发性恶劣事件。我这么抓它、抚摸它,它当然迅速感觉到了骚动,马上醒转过来以便在第一时间进行有效的自卫。

    不起!我打扰你睡觉了!”看着它愤愤的眼神,我赶紧向它道歉。

    小白它颇为不快地瞪了我片刻噜噜”发了几声“牢骚”,终于又沉沉地睡去了。

    它还真是拽,都摆起架子来了呢!

    看着小白的一副“嚣张”模样,我忽然觉得自己真的挺可怜的——在这栋宿舍里,我的地位居然连小白都不如,现在都要看它的脸色做人了呢!

    唉,无力!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季虹端着一份精心制作的皮蛋瘦肉粥来到我房里。她把餐盘放到书桌上后,转身一脸期待地看着我:“阿羽,麻烦你尝尝人家的手艺哦!”

    老实说,我心里有些害怕,并且有些矛盾。我在想到底是牺牲自己的味觉呢,还是选择伤害一位对自己很好的女生的自尊心,并且她还是一位美女。

    看着季虹满脸的天真和诚恳,最后,我选择了很有礼貌地并且“有滋有味”地品尝这碗看似真的不错的皮蛋瘦肉粥。

    我在给季虹希望和鼓励的同时,也在给自己希望和鼓励——希望她的厨艺真的大有长进,做出来的食物的味道和她的人一样美!

    虽然我的心里这么很不礼貌地想着,但是我的脸上却一直尽力地表现出十分荣幸和欣喜的表情。我可不想把这么温柔体贴的季虹给弄哭了。

    我说了声“谢谢”,拿起羹匙往嘴里送了一口……

    “阿羽,味道怎么样?”季虹迫切地问道。

    还好啦,味道不错!”

    粥米熬得很稀,但我却没能让它顺利地通过我的咽喉。细碎的粥粒在我的喉咙通堵塞哽在那里难以下咽。

    “阿羽,你骗人家……”季虹心思敏感细腻,我的谎言很快就被洞悉。

    她说这话的时候,流露出一副委屈的神情,眼泪汪汪的,声音有些抽搐。

    有,只是稍微有一点点咸。”我把咸的程度尽量压缩比划得很小,嘴里更是一憋劲把堵在喉咙里的食物强行送往胃里——毕竟食物在喉咙口仍然会对味觉有刺激,但是到了胃里就没什么感觉了。我笑嘻嘻地说着,为的是减轻她的疑虑,不让她发觉自己的手艺事实上存在很大欠缺而显得尴尬。

    “真的吗?”季虹不敢相信地追问了一句,但是并没等我的回答,她就接过我手里的羹匙,脸上红了红道:“可能是人家刚才手忙脚乱地糊涂了,多放了一勺盐吧!人家自己尝一下……”

    她说话的时候,已经往碗里盛了一匙,正要向嘴里送的时候,撇过头来又朝我看了看,颇是难为情的样子。

    对了,那羹匙——是我刚用过的!难道她……

    “咳咳咳……”她刚把粥米放进嘴里,马上就呛到了,捂着小嘴不住地咳嗽起来。她好不容易把含在口中的东西咽了下去,脸上像是云烧火燎一般,低声道:“原来人家这么失败……阿羽,对不起!人家原本想给你弄点好吃的,也想让你肯定一下人家……人家好丢脸哦!”她越说声音越小,头也不知不觉地往下垂,身体别转在一边不愿看我。

    “呵呵,其实虹儿已经很努力了,只不过是不小心多放了一次盐而已。其他的地方你都做得很好呢——米粥熬得很好,又软有腻,喷喷香啊!而且色泽鲜艳清爽,已经很好了哦!虹儿你不要太过在意嘛!”我不忍心见她难过,努力让她从挫败感和自我责备中平复过来。

    “阿羽,谢谢你对人家的鼓励,可是人家……”她没有继续把这话说下去,倒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默默点了点头,然后回过头来道:“原来以前你们说我做的东西好吃也都是哄我的……人家知道怎么做了!”

    我想叫住她听我解释,可她人已经跑了出去。

    唉,可能她真的觉得尴尬。还是让她自己一个人静一静吧。我如果贸然追出去,不一定见得就是好事。

    “不知道周昕去哪了?今天一直都没见着她面。”我不知不觉竟然想起了周昕。

    过了今天——我保证我不是因为“不良幻想”才想起周昕的,因为有个无须争论的事实——过了今天,她就成为我的“女朋友少名义上是。所以按照常理来说,我的确应该关心她。再说,她毕竟已经和我……所以从道义上讲,我也有责任和义务担心她的事情。

    况且,就算没有这样一层含糊暧昧的关系,作为同住一个屋檐下的室友,我还是有理由牵挂她的。

    唉,我真不知道自己最近是怎么了———以前的我一点烦恼都没有,现在却经常为不能处理好跟这些女生的感情而苦恼。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居然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且好像还……连维亚这个“劈腿王子”、“花心萝卜”都笑话我是个色色的家伙,难道我现在真的有那么滥情吗?我觉得有些害怕,因为我不知道到底是以前的我还是现在的我才是真正的我了!

    最近我的心绪有点烦乱,好像一直徘徊在感性和理性之间,一会儿放纵自己,一会儿又觉得后悔想要千方百计地约束自己——我的思维总是在左脑和右脑之间摇摆不定。

    ……

    我忽然觉得脖子后头贴着“缪斯之吻”的地方越来越温暖,越来越热乎,越来越发烫。我尝试着去撕扯它,可是那东西像是变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怎么撕也撕扯不下。

    “呜呜……”一直在酣睡的小白打了个滚,伸了一下懒腰醒转过来。它看到我现在抓耳挠腮的古怪动作,用一种惺忪迷离的眼神怔怔地注视着我,确定我并没有变成痴呆后,重新打了个哈欠,甩了甩久未活动的脖子。

    忽然它的鼻子似是闻到了什么耸动了几下。然后它迅速跳到书桌上,看到有一份很美的食物,大喜,忙将灵敏的鼻子凑近享受一下鲜美的香气。可是,待它闻过之后,兴奋的身体迅速松垮下来,再也提不起吃的*。

    唉,可怜了季虹的一片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