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一身冷汗
    李宇鹏为他的宗师印可说殚精竭虑,自己搭把手是应该的,再说有没有自己的心血在里面,意义大不相同,徐清风就说没问题,这五幅图案他全包了,问李宇鹏有什么特殊要求没有。李宇鹏说只要图样的长宽比例正确就行,其他的包括幅面大小都无所谓,小了他会放大,大了他按比例缩小,就算原稿大得离谱,他也可以用微雕工艺处理,保证不会走样。如此徐清风心里就有底了,想到天铲殿的底蕴丰厚无比,李宇鹏的品性也值得交,就把修典的想法说出,征求他的意见。

    “好,就得这么办”李宇鹏拍案叫绝,说他之所以主动请缨,跟筹备组说的都是糊弄人的,事实上主要目的是向徐清风请教新制符箓寻求治印上的突破,不好意思明说,才以“神交已久”作借口,这样就有理由跟徐清风单独会面。没想徐清风这大宗师点架子都没有先来找他,也没等他开口相求就要教他新符,可见大宗师就是大宗师,这等胸襟常人不能有。

    李宇鹏来此的第二个目的是向原道同门求援。天铲殿直奉行“隐修秘传”的传统,从不开门迎客,每年与道门中人的交流都有数得很,近年来当地政府为了发展旅游业,反复做天铲殿的工作要求他们打开山门。其次有人看上了天铲殿中的典籍等诸多古物,以天铲殿条件简陋保存条件差为由,政府出面提出收上去放在个新建的公私合营博物馆里。打开山门与天铲殿的传统不符。东西交出去更可能“肉包子打狗”纯官办的博物馆还好说,公私合营的,实在让人不放心。天铲殿势单力薄。实在扛不住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找当地道门的主事门派武当吧,道统不同,人家凭什么为你出头站在武当派的角度,天铲殿是异端,几百年来虽然偶有不肖之徒给天铲殿出了些难题,大体上还是相安无事。现在能做到两不相帮足以再次证明武当派的仁义。现在原道要联合,天铲殿方面看到了希望,但愿大家看在同属原道脉的份上帮他们把。李宇鹏主动请缨只是为了增加说话的份量。这下又听徐清风说要修典,李宇鹏觉得万当地政府不把原道联合会当回事,他们也能用修典的名义把所有的典籍之类的转移出来,典籍代表传承。先把这保住再说。至于山门,实在扛不住就开了吧,反正这近百年来被迫开山门的又不止他们家。

    “就这点事啊李道兄你稍等片刻,我分分钟帮你搞定”武当山在岳州境内,岳州政府正有求于他呢徐清风从手机里找到岳州那位郭立仁副州长的号码拨过去,电话接通,都不跟人寒暄两句就直奔主题,介绍完李宇鹏反映的情况。徐清风抱怨说他这边正要成立原道联合会,岳州那边却在找天铲殿的麻烦。这不啪啪打脸吗州长大人应该管管,要是州长管不了,他就照老办法让李宇鹏去宪法法院告状。

    这时已是晚上十点多,最高统帅部的声明早已发布,针对七州公民卫队的行动也落幕了,郭立仁已经收到消息。今天这两件大事都是同个名义“维护宪法尊严”,切的源头只是有人给原道联合会的成立设置障碍,可以说原道联合会现在就是个大马蜂窝,谁捅谁倒霉这还是徐清风没亲自出马呢,今天这妖孽亲自打电话兴师问罪来了郭立仁惊出身冷汗。无论从对邦联政治风向的角度出发考虑,还是仅仅因为他们岳州邀请徐清风打造岳水之神像,郭立仁都得把天铲殿的事处理好,马上回答说这事他从来没听说过,应该是下面市县出的幺蛾子,他马上向州长汇报,由州长亲自下令叫停。

    不到二十分钟,郭立仁回电话了,说经过大致了解,这事跟州里、郧城市以及市直属的风景区都无关,是丹水县为了从风景区口里抢食增收想出的馊点子,州长已经要求州、市两级政府马上成立调查组,郧城市的调查组当晚就下去,州里的调查组由郭立仁带队明天大早出发。郭立仁表态说丹水县这是严重的违宪行为,必须马上叫停,如果其中存在问题,不管涉及到哪级都不会放过,请徐清风放心,他们州里肯定会给天铲殿个交待。

    这几年他求告无门,愁得头发都白了许多,现在徐清风个电话就给解决,还用的个人名义,李宇鹏简直是高山仰止,再次感叹大宗师就是大宗师,对徐清风好番仰慕,就差叩头谢恩了。说得徐清风浑身不自在,加上时候已经不早,“嗯哈”几声赶紧落荒而逃。

    道门讲究贴近自然,道士们即便不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也是早睡早起,没几个夜猫子,这个时间筹备组那帮人应该都睡了,徐清风就直接回主楼去。走进大堂发现武晶晶姐妹竟然都在,起的还有十来个组委会的成员,问了才知道最后批代表因飞机晚点还在到这的路上,大家不放心就在这等。幸好俩丫头没睡,要不徐清风还得把她们敲起来要房卡,他的房卡在武晶晶手里。他当师父的自己去睡觉了把俩孩子留这说不过去,徐清风本来要陪她们起等的,武晶晶说他们这么多人在起没关系,师父老人家今天坐了大半天车,到南州后又跑这跑那没得消停,肯定累坏了,早点休息吧,休息不好明天顶个黑眼圈什么的就不帅了。徐清风确实很累,而且主要是心累,觉得要等也等不了多久,跟这帮孩子在块说话特别累,便从善如流地先行步。

    洗完澡刚准备上床,徐清风听到有人在按门铃,按了两遍见他没反应,可能是怀疑门铃坏了,换成敲门,然后又按了遍门铃,又是敲门,看起来很着急。除了武晶晶姐妹应该没几个人知道他住在这,徐清风想不会是最后这批小代表路上出什么事了吧,赶紧披上睡袍去开门。来的却是仲孙苗苗,徐清风呆,心说这丫头不会真暖床来了吧但看她脸色有些不太对,满脸愁容而不是紧张或在赌气,又怀疑难道是琉虬那边有什么问题

    “清徐哥,你能联系上张总长吧”仲孙苗苗进来就急切地问道。要不是拖着行李箱不方便,徐清风相当怀疑她会直接抱住自己。

    “有联系方式,不过这个时间”徐清风奇怪仲孙苗苗找张敏干什么,琉虬任务也不是他下达的啊,想到仲孙苗苗是总监察部内情部的人,难不成是内情部那边出了什么问题,拖后腿找她麻烦不过张敏现在已经不是总监察长了,找他不太合适吧

    仲孙苗苗没吭声,顾自拖着行李箱“噔噔噔”地往里走,然后行李箱放下坐在沙发上,胸脯起伏地喘着粗气,不知是不是刚才跑得太急先缓口气。徐清风纳闷到底出什么事了,想想还是先关上门,转过身问道:“怎么了”

    “两个小时前,我们内情部在西部和南部的七个州同时行动,逮捕了大批各州公民卫队的中高级军官,有大部队配合他们行动,现在那七个州的公民卫队已经被控制起来了。”仲孙苗苗迟疑着说道,话中有点惊魂未定的味道。

    “这么大事啊你找张大爷什么事,你们内情报通知你回去参加下轮行动”徐清风想这是要变天了,不过他自己想办法把仲孙苗苗弄走是回事,内情报那边不先征求他的意见就打算把仲孙苗苗调走,是另回事,徐清风心里颇不舒服。再说仲孙苗苗是王峰塞来的,要是他也不知情,这不打王主席的脸吗

    “不是不是。”仲孙苗苗慌忙否认,“行动打的是护宪旗号,张总长现在应该叫张官签署的裁决书,跟昨天把道协解散样。徐哥你应该还不知道,上午宪兵在全国各地抓了许多人,来由就是昨天宪法法院的违宪裁决。我大哥大伯家的哥哥是粤州公民卫队装备器械处的副处长,今晚也被抓走了,家里人找我,我能有什么办法呢就算在部里也说不上话,现在还出来了。”

    原来是想让他通过张敏说情,徐清风很为难,遍及七个州的军事行动,这可是军国大事,他多大脑袋往里搀和迎着仲孙苗苗热切的目光,又不太忍心,只好说道:“我可以帮你找张大爷问问,不过你也知道,张大爷现在已经去宪法法院了,尽管裁决书是他签的,但这终究是军方的事,他最多只是配合,跟昨天的事不太样,他不定方便说话,七个州的统行动,总不能单独为你堂哥开后门吧,能不能成不好说。再说都这个时候了,张大爷年纪大了睡得早,我明天大早就给他打电话行不行”

    仲孙苗苗想想也是,宪法法院也就是行个文给军方提供“大义”支持,怎么行动是军方自己的事,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张敏没必要跟着熬夜,但还是不甘心地说道:“要不要不你帮我找下琚总长这么大的军事行动应该是总参谋部统指挥,行动结束没多久,琚总长不能这么快就休息了吧。我也我也没指望琚总长能帮着说情,就是想知道为什么抓那么多人,说是违宪,违的哪门子宪啊,知道原因才好想办法。”未完待续……

    ps:新书造化钟神秀书号3171060开始上传,请大家点击、收藏、推荐、到处宣传。

    看首发请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