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大小姐
    兰是早此年,即便柳家富可敌国,仇不丑得有那么多山不泄讪家丁。但近年来叛乱横行,流离失所的人实在太多,能在大户人家跑腿打杂反而成了“吃香喝辣”的美差。

    柳府作为顶尖的大户人家,更是最佳选择,可惜凡事都没有十全十美,柳府有一项极为苛刻的规矩进入柳府之后,终身不能离弃,生下子女也要代代在柳府为奴!

    然而小二子却没有这些顾虑,他觉得只要能吃饱,比什么都强!于是,当管家宣布自己被选上的时候。他的笑容就一直挂在脸上,心思仿佛已飞到了未来那种吃饱喝足、快活无比的日子里。

    来到库房的新晋家丁陆续拿起自己的铺盖,就寻着过来的路,返回自己的房间,准备养精蓄锐,开始应付未来屈居人下的生活,他们互相之间也没有说话,头都微微低着。比起还在柳府外面的时候情绪反而低落了许多。

    这样一来小二子的表现就有些“异常”了,让带头的小厮十分诧异。他不由开口问道:“你很高兴吗?”

    小二子听到这话,方才从自己的幻想中回过神来,急忙应道:“那是当然,在这里吃得好住得好,有什么不开心的,以后赚了钱,还能让独爷过上好日子,我今天真是太幸运了。

    一边说着小二子的笑容越灿烂,而听到他的回答小厮却有些沉默,停顿片刻,他又问道:“吃的好,住得好,人只要这些就够了”

    小二子听到这个问题,感觉十分奇怪,“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于是,便道:“人如果不吃饭,那不是就死了吗?”

    厮面露疑惑,自语道:“如此看来,我也算是幸运,至少能安然的活着?”接着,他又对小二子道:“假如你自己吃饱了,你还想做什么事情?。

    小二子想了想,便道:“那自然是让独爷吃饱,恩,不对,耍先让独爷吃饱,我再吃饱。”

    小厮听了这话,又有些奇怪,再问道:“独爷是你的什么人?。

    小二子呵呵一笑,说道:“独爷。我也说不上是我什么人,只是当年饥荒,独爷逃难来到青州,爹和娘就让他住在家里,和我们一起生活,后来因为吃不饱饭,爹娘病死了。我就和独爷一起生活。独爷年纪大了,我要让他先吃饱,然后自己再吃饱,这样才行!”

    小厮听着小二子说,眼中渐渐多了一丝惊奇,可到最后又沉默了,他似乎无法让太多的情绪浮现表面,感情永远困顿在心底,这时,他说道:“原来是这样,那么,当你和独爷都不会饿肚子的时候,你还要做什么?。

    小二子听到这个问题,似乎有些犯难,自己一直以来,心中好像只记挂着自己和独爷,想了一会儿,突然满脸喜气,道:“对了,还有很多人饿肚子,我如果自己吃饱了,就要让他们也吃饱!”

    小厮听完,就转过身,抱起两床棉被,然后交到小二子手中,说道:“时间不早了,你拿着铺盖,就快些回去吧。”小二子愣了愣,他或许没有料到谈话是这样结束的,不过,看着厮淡漠的表情,又不知说些什么。接过铺盖。就无奈地转身走去,到了仓库门前,他似乎又想到些什么。急忙转身对着小厮道:“我的名字叫公孙不二,你叫什么名字?。

    小厮听到这个问题,又看了小二子一眼。表情没有太大变化,随口答道:“夏侯定方

    小二子,,公孙不二开心一笑,说道:“定方,真好听,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朋友了。”

    说完这句话小二子就离开了。夏侯定方独自站在库房之内 轻声自语道:“真是一个,单纯的人”不过,真好,”

    家丁的房舍距离库房不远,没走多久公孙不二就回到了属于自己和那位江湖大侠居住的房间门前,这个时候,他有些蜘涸,进去之后要说些什么呢?在这样的“大人物。面前,要怎么做才好呢?

    “算了,先进去吧,把东西放好,就可以去吃饭了!”急匆匆推开门。公孙不二的脚步却突然止住了。

    靠坐在床上的楼千微微低着头。略显凌乱的头遮住面孔,让人无法看清,但无形中仿佛又一双手紧紧抓住了小二子的双脚,让他难以走动,甚至嘴也被捂住,不出声音!

    空气中缓缓传来一股异样的气息。虚虚幻幻,公孙不二只觉双眼一花。全身汗毛都随之震动,随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仿佛做了一场噩梦的公孙不:颤颤巍巍地问道:“大,大侠?。

    “真是一个复杂的地方”冷漠的楼千终于说话了,却是让公孙,不二又惊又怕,不敢搭话。

    江湖客似乎在思考什么。半晌没有说高,再次开口,却是对着公孙不二道:“你学过武功?”

    公孙不二听着这位大侠稍稍便好的语气,也放松了几分,连忙回道:“其实我也不清楚,只是独爷每天都教我一些奇怪的姿势,力气倒是一天比一天大。”

    楼千轻轻点头,仿佛只言片语就清楚了事情始末,又说道:“只是教你呼吸吐纳的内修之法?那也不错。看来那位独爷对你有颇高的寄望。”又是片玄沉默,他继续道:“不必太过拘束。如今我也不过和你一样是个。下人。”

    听到这话,公孙不二立裳喜笑颜开,忙道:“大侠

    楼千微微一笑,若有所思地说道:“何必要别人来说,你如今也已身处江湖。”

    公孙不二听了这话,十分不解。又要问,腹中却出“呜呜。哀鸣。表情立刻变得尴尬起来。楼千听见。笑容也更甚几分,开口道:“你先去吃东西吧,不必管我。”他一说完,就转身躺下,也不再理会公孙不二。

    这个时候,就在房外不远处。一个阴暗的角落中,却有一个身着黑衣的人,全神注视着楼千房屋的动静,朦胧的黑气将他团团包裹,仿佛和周围环境融合为一。

    过了不久,小二子收拾好东西。见楼千也不搭理自己,就说道:“大侠,那我先走了,对了,我的名字叫公孙不二,你叫我小二子就好了。”

    随着他的离开黑衣人的身上的黑气居然分裂出一团,朝着楼千的房间游了过去,那黑气像阴影一般,从房门的缝隙渗了进去,就在楼千床边不远处停了下来。

    又过了一会儿,阴影居然消失了。像是融入了这个房间,而房外那个黑衣人的身形也渐渐变淡,似乎就此离开,却在这个时候,房内楼千突然又坐了起来,他手中一道白芒洒出。准确无比的印在刚才那黑影停留的地方。

    这时,楼千的表情略有变化,不如之前冷漠,整个人的气质,仿讲也不一样了,只听他自语道:“这可比仙宗还要森严啊,在人身上设下禁法,还要时刻监视

    说完这句话,楼千身形一挣。居然变得虚幻,直接穿过房屋,出现在门外!更令人惊讶的是,出现在门外的,已经不是楼千。而是一袭白衣,举止淡雅的袁西望?!

    这时,袁西望的目光穿过重重房屋,投向柳府深处,那里,似乎有着什么令他格外在意的东西,过了片刻。他自语道:“我来青州也有一月了,暗中在柳府寻觅了不下十次,却什么也没有现,倘若一切的防御措施都是为了隔绝柳家之外的人,那么,成为柳家的人,或许就能找到一点妹丝马迹了吧,对了。刚才和管家一起的那个,少年,总觉的有几分熟悉的感觉?”

    午后,刚刚饱餐一顿的公孙不二显得格外满足,又借着午休时间,带了一些吃的东西给独爷,于是,心情就更加愉快了,不过说起来,柳家还真是严厉,出府的时间,去做了什么,都要一一记录下来,听说要是管家一级的人物,就更加严苛。几乎都不能离开柳府。这样一来”二子就暗中警慢,一定不能“升官儿”那可是苦差事!

    不过小二子又想了想,柳府里那么多人,自己要“升官儿”。又岂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一定不可能!于是,又放宽了心,准备认真工作。而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去伺候一个人。

    作为最低等的下人,不是做一些杂事,就是找一位主子伺候着,在大户人家之中,这些主子的称呼。一般都是小姐、少爷、老爷,而二子的目标人物,是位小姐,柳家嫡系的女子,柳家小姐里面地位最尊贵的那一个。

    都听人说,主子越富贵,做下人的好处自然越多,于是小二子十分开心,相信今后的日子,一定会很好过吧?不过,他没有想过,既蔡是柳家嫡系的大姐,怎么轮得到他这个“初生牛犊”来伺候?

    “楼大哥,我们运气真好,一来就向候小姐呢!”小二子并不清楚。他之所以能够去伺候柳家大小姐。其中大部分的原因是来自楼千。也就是袁西望。

    袁西望显得格外沉默,微微颌也就表示答应了,这倒不是他不想搭理小二子,而是扮演一个混迹江湖几十年的独行客,总要有些生人勿近的意思,而且,柳府里面虽然“哨岗”不多,可也保不准会生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存在近千年的大家族,从一开始就和仙宗有着纠缠不清的关系,其复杂的程度,比起高高在上的仙道宗门更加难以捉摸。

    这会儿到了走廊尽头,先看见一个不小的花园,群花碧翠都不是凡品,不过令袁西望在意的是,“这里居然有法禁。”

    “你们在这等着,我去请示小姐。”柳长风睥睨得看了两人一眼。就走入花园中。

    二子看了这花园的摆设,实在有些惊叹,甚至是疑惑,“这些花可真漂亮!真有这种东西吗?。

    而袁西望却依旧沉默:“这种法禁确实是寒冥道所有,柳家有人会。倒也不稀奇,只不过,既然可以设置法禁,为什么不放在一些重要的地方,偏偏是一个女子的闺房

    柳家大小姐今年二十,名字叫做柳云撵,他的小院被安置在柳府深处。或许这样比较符合深闺的含义。深闺里住的大家闺秀,温柔婉约,这是一种合理的想象,不过事实上小二子想错了,他和袁西望之所以能来到这里伺候柳云壁,一是袁西望所扮演的江湖客楼千,具备一定的武力,足够保护这位小姐,二来是因为这位小姐的脾性有些奇怪。她的下人几乎三天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