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一五章 等待
    “大槐树,你知道如何用那玉佩进入那个世界吗?”兰若雅轻声问道。

    兰若雅和王先生一起看向那大槐树,两个人等了片刻,那大槐树平静如常,没有丝毫变化声响。

    “大槐树,怎么了?你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呢?”兰若雅见这大槐树全无反应有些惊疑。

    王先生奇怪的看了看兰若雅又看了看那大槐树,“它会说话吗?”

    “它有它的表达方式,平日里我和它交流,但不知为何现在它却这般平静呢?或许我问的方式不对。王先生,我再试试看。”

    “大槐树,你要是知道如何进入我们所在的世界你就落下树叶,如果你不知道那就什么也不要落下。”兰若雅轻声的说到。

    兰若雅说完这话后满怀希望的看了一眼王先生静静的等那树叶落下,可是等了片刻,一片树叶也没有飘下。

    “难道你不知道?”兰若雅带着失望说到。

    “若雅,你也不必难过,说不定不是你想的那般,等我取来那玉佩我们就会见面的。”王先生还是坚定自己的想法。

    “我再问问,大槐树,取来那玉佩是否就可以进入我们的世界,如果可以你什么也不要动,如果不可以,你落下树叶。”兰若雅改变了问题角度。

    见兰若雅如此的问,王先生和兰若雅都抬头向上看去,就见月光之下几片树叶飘落了下来。

    兰若雅和王先生一时间都有些发呆,“这就是它的回答?”王先生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兰若雅也不敢确定这是回答还是巧合。“王先生,我再问问。大槐树,如果这就是你的回答,那请你在落下几片树叶。”兰若雅想要确定一下。

    又有几片树叶飘飘荡荡的又落在两人面前。兰若雅有些沮丧的坐了下来。

    “王先生,看来就是取得了那玉佩也未必就能进入那个世界。”兰若雅有些无力的说到,本来兰若雅听到王先生的办法时候满心欢喜,虽然随后自己产生怀疑,但内心之中实是盼望这个办法可行,但大槐树的回答却否决了自己的希望,兰若雅顿时有些伤怀。

    “这大槐树就一定知晓吗?”王先生对于兰若雅如此相信一棵树而有些怀疑。

    “王先生,此树通灵,有了人性,虽然它不能如你我可以言语,但它有它的表达方式,若雅在那世界中和它交流多次,它从未骗过我。再说,王先生,这件事情若雅也思虑了很久。虽然若雅和这大槐树是如何通过那玉佩进入那个世界的若雅不明白,可是若雅感觉我之所以能够回到这里也是这玉佩的所为。现在我们还可以在元月十五相见,可是要是取了那玉佩您也无法进入那个世界,而连这见面的机会万一都不会再出现的话,王先生,您叫若雅如何的独自生活啊。”兰若雅说到后来又哭泣出声。

    “若雅,这确实是我考虑不周。现在听你如此一说,我也怀疑了,万一真如你所言取了那玉佩也无法聚首,却就连这样的见面机会都再失去.若雅,不要说你了,我都不知该如何生活。”王先生说到此处也甚为难过。

    “王先生,您不要难过,是若雅不好,惹得您又伤心了。”兰若雅见王先生也黯然忙宽慰王先生说到。

    “也罢,我日后定要去寻访一个明白之人,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找出其中关键所在,让我们能够团聚。”王先生既然得知那玉佩是关键所在只是这其中缘故他和兰若雅都不明白,就得从长计议。

    “王先生,既然如此,我们也不要强求,这一年一会,若雅已经是求之不得的福气了。若雅现在才明白那牛郎织女一年一次的鹊桥相会是多么大的幸福。我人已经死去,可是还能看到您,和您言语,若雅无所求,王先生,您也要珍重您自己,您不要忘记若雅每年在这里等着您。”兰若雅放下那聚首的心思。抬眼细看王先生,这感恩的心境却慢慢升起。自己一向指责上天不公,待她刻薄,可是此时兰若雅又觉得上天能给予她每年与王先生相见的机会,这是多么大的恩赐。

    “若雅,我每年元月十五都会回到这里来看你的,只是你只能在元月十五回到这里吗?其它时间呢?”王先生无法确定这机会真的是每年一次吗?

    “这个?我也不十分的清楚,王先生,若雅也不知道我何能回到这里,我也是在那个世界里等待着,等到这乌镇出现。我也曾努力过,想尝试各种方法让自己回到这里,可是一切好似徒劳。”兰若雅语音有些低沉。

    “若雅,不要难过,这已经够了,如果我们过于奢求,恐怕连这个机会都会失去,若雅,能够见到你这已经是我最大的快乐了。若雅,我多么的想抱抱你啊,哪怕片刻也好。”王先生眼光闪动,动情的说到。

    兰若雅听闻到王先生最后的话语,俏脸一时间反倒有些发红,这本来是世间夫妻最普通的事情,可是在他们两个人身上却无法实现。

    正当兰若雅想和王先生继续说话的时候,远远的传来一声鸡鸣。

    “王先生。”兰若雅忙看向王先生而王先生也看向她,两个人目光中都带着哀伤、挽留、不舍之意。渐渐的王先生的面目模糊了起来。

    “王先生,保重,若雅等着您。”兰若雅大声的喊道,此时她的面前只有那大槐树静静矗立那里。

    兰若雅无力的靠着大槐树坐了下来,看着这个世界,这个美丽却孤独的世界,用她的心守候着,用她的心祈祷着。

    时间在世间流逝,兰若雅一年一年和王先生在元月十五相会。世间的时间给王先生刻画了岁月的痕迹,可是在那个奇怪的世界里,时间好似不曾存在一般,兰若雅的容貌没有丝毫的衰老。

    兰若雅看着王先生一年一年老去,兰若雅心中有了恐惧,她害怕,怕这时间,怕这无情的时间夺走了王先生的生命。可是,人世间的时间却不曾停步,王先生为了兰若雅也在挺着,但两个人心中都明白,这永远分别的时刻已经不远了。兰若雅无数次祈祷着、恳求着上苍,希望奇迹的出现,哪怕就是让她从新死于人世她也愿意,只要能和心爱之人有相见一天什么她都愿意.

    刘文渊静静的听着兰若雅的述说,不知不觉间他的脸上泪痕满布。“真是没有想到,您和王先生之间竟然是这么一段荡气回肠的爱情。兰小姐,刘文渊对您失礼了。您是一个如此的奇女子,实在让我敬佩,请受我一拜。”刘文渊听完兰若雅的叙述后回思良久对兰若雅说到,说完这话后刘文渊向着兰若雅深深一鞠躬,这一躬额头几乎贴到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