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新书《未来接收器》开始上传,恳请收藏支持
    绿色络的论出来后,发到了美国《sie免费*下载》

    论文顺利发表,随即,各国佳丽美女、挥舞着绿āā美钞的沙特王子、美日财阀相继涌入刘士卿所在的学校……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对号入座

    大秦骑兵,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敬请收藏

    第001章强买强卖

    刘士卿起晚了,昨天晚上复习功课到深夜,临睡之前明明把闹钟定在了六点钟,谁知道偏偏赶上闹钟的电池没电了,结果等到刘士卿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七点钟了,这是学校早自习开始的时间,也是老班头准时出现在教室里面的时间

    一想到上一次班ā上早自习迟到,被老班头堵在教室én口,整整训了半个钟头,班ā哭的梨ā带雨的情景,刘士卿就不寒而栗要知道那一次,班ā仅仅迟到了一分钟,而且班ā一向是班里面的尖子生,就这,老班头竟是一点面子都没给

    刘士卿不是没有想过干脆旷课得了,可是想想这样做可能引发的严重后果,刘士卿便没有了底气老班头在学校的严厉是出了名的,从他第一天登上讲台开始,就以对工作的一丝不苟而著称,即便是校长当初也是老班头教出来的学生,每次见了老班头都是恭恭敬敬的,唯恐惹得老爷子气怒攻心,在大街上,上演一场良师训徒的戏码

    匆匆忙忙的穿好衣服,脸不洗,牙不刷,随手抓起来包,刘士卿就出了én从公共车棚中把自行车推出来,一抬tǐ,坐在了车座子上,一脚蹬地,一脚蹬脚蹬子,两只脚同时用力,自行车就飞奔了出去

    早上七点钟左右,正是上班高峰期开始兴起的时候,刘士卿为了赶时间,尽可能的绕小街抄近路往常需要骑上二十多分钟的路程,愣是ā了不到一刻钟时间眼看着再穿过一条小街就要看到学校的大én了,刘士卿不由得松了口气,脚下再次加大了蹬车的力气

    突然,刘士卿的眼前闪过一道黑影,不等刘士卿反应过来,一个炸雷般的声音响了起来,“你这个学生怎么回事?撞了我的摊子,你就想跑啊?”然后刘士卿就觉得自行车后尾一沉,似乎是被什么人给拉住了

    刘士卿回头一看,一个貌似憨厚的魁梧男子死死的抓住了自行车的尾架,两只眼睛虎视眈眈的瞪着刘士卿

    “这位大哥,你抓我自行车干什么?”刘士卿心中虽急,却也只能强逼着自己心平气和的说话他清楚这条街上的人都是惹不起的

    刘士卿穿过的这条小街名曰青年路,是武灵市郊闻名遐迩的早市一条街,一开始的时候都是些下岗职业为了糊口摆些小摊,赚一点辛苦钱,后来有些地痞流氓之类的人盯上了这条街,有装模作样的,在这里卖些假冒伪劣的商品,还有一些干脆光着膀子,在身上弄些纹身,明目张胆的跑到青年路上收保护费

    也许成年人有辨识这些社会成分复杂人员的能力,但是对刘士卿这样的高中生来讲,就很有难度了学校领导为了避免学生出事,已经不止一次告诫学生不要到青年路上去,尤其是不能够赶到早市的时候去刘士卿这次也是为了贪快,否则的话,是不会抄近路抄到青年路的

    那大汉bāng槌一样粗细的手指指着路边的一个摊位,那上面摆着一些七八糟的旧货,都是一些破旧的小家电,什么收音机、d机、录音机等等,都是些半不旧的货色,估计是从哪些走街串巷收旧货的小商贩手中收来的

    这些小家电基本上都是被社会淘汰的东西,就算是白送,也没有几个人会要它们杂的堆放在一起,晨曦照耀在上面,使得它们好像是一群正在享受末日阳光的老头、老太太,透着些许的疲惫和对生的留恋

    “学生,你看到没有?你刚才骑车子那么快,连路都不看,把我的家电都给撞了,有几件都被你撞坏了”那大汉特意的指了指滚落在便道下面的马路上的收音机,“我的东西可金贵着呢,你得赔啊你要是不赔,我上你们学校告你去”

    自己有没有碰到那些旧电器,刘士卿一清二楚,他赶路虽急,但都是尽可能在偏离便道的地方行驶,怎么可能撞到十万八千里之外的货摊刘士卿目光往周围一扫,那么多从旁边经过的人,却没有一个肯停下来为刘士卿主持公道,附近几个小摊的摊主或是嘲讽,或是冷漠的注视着那大汉对刘士卿的勒索,显然也都没有ā手此事的意思

    那大汉目露凶光,一扬下巴,两手握在一起,互相摁了摁,咔的声音从指关节处响了起来,“学生,旁边有这么多朋友作见证,你碰坏我的东西,他们可是亲眼所见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jiā代,这可有点说不过去,那就是不给我虎哥面子,我虎哥要是丢了面子,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形势比人强,刘士卿还急着往学校里面赶,他直言道:“二十块钱,咱俩的事就算平了”

    那大汉眼神之中冒出一抹喜色,却梗着脖子喊道:“二十块钱?你打发叫ā子呢?至少五十”

    刘士卿急道:“你开什么玩笑,我一个星期的生活费才五十块钱要是全都给了你,我还怎么活二十,你要,我给你要是不要,你干脆拉着我去见校长”

    那大汉退了一步,“那就三十我让你在我的小家电里面挑一个出来”

    刘士卿看了看路边一个卖石英表的摊位,发现最多再有十分钟,早自习就过去了,如果他不能够在十分钟内赶到教室的话,他旷课的罪名可就算成立了,老班头绝对不会饶了他

    刘士卿不敢再耽误下去,从衣兜里掏了三十块钱出来,丢到了那大汉的手中,然后从那堆杂的小家电里面随便挑了一件看着顺眼的出来,一蹬脚蹬子,就蹿了出去

    那大汉看着刘士卿远去的背影,不无得意的自言自语道:“学生就是啥也不懂,太好欺负了,一块钱收来的东西,愣是被我卖了三十块钱,真是赚翻了”

    刘士卿把自行车丢到学校的公共车棚里面,连车都顾不得锁上,就撒开脚丫子朝着教室跑去也许是太着急了,刘士卿愣是没有注意到校园内刚刚竖起来的电线杆子,砰的一声,刘士卿就撞在了上面一股热流顺着鼻子就流了出来

    刘士卿用手一ō,发现是血,连忙打开包他刚买的那个就放在包的最上面刘士卿用沾着自己鼻血的手把那个拨拉到一边,随后把放在包里面的一卷卫生纸取了出来,撕了一块,擦了擦血,又撕了一块,堵在了鼻腔里面,总算是把血止住了

    刘士卿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血沾到那个的时候,仅仅是一闪,然后携带着刘士卿dna信息的血液就浸入到了里面,眨眼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第002章警语

    刘士卿捂着鼻子,偷偷ōō的朝着教室溜了过去,高二九班正是他试图秘密潜入的目标刘士卿一步一步的ō到了窗户根下面,轻轻的磕了磕窗户刘士卿的铁哥们张淞生抬起头来,看到刘士卿那狼狈的样子,差点笑出声来

    刘士卿隔着窗户,他也不敢出声,只是用口型比划道:“老班头在没?”

    张淞生挤眉弄眼一番,刚要反馈给刘士卿现场情报,就听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冒了出来,“张淞生,你在干什么?”

    张淞生一缩脑袋,连忙把头埋到堆里面刘士卿知道势头不妙,刚要转身离开,一个挺拔的身影就从教室里面走了出来,“刘士卿,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迟到五十多分钟,你这样和旷课有什么区别”

    刘士卿讪讪的转过身来,“班老师,对不起,我迟到了”

    老班头姓班,一个比较少见的姓,班正平,岁了,据说还有一年多时间就要退休了,如果没有意外,刘士卿这个班将是老班头带的最后一个班

    班正平本来想好好的教训一下刘士卿,可是他的目光落在刘士卿的脸上的时候,却是楞了一下,“怎么回事?你怎么满脸是血呀?”

    刘士卿用卫生纸擦血的时候,只是凭着感觉擦,有些地方可能没有照顾到,再加上他鼻子里面还塞着纸,目标实在是太明显了“刚才急着赶路,撞到电线杆子上了”

    班正平叹了口气,“你都七的半大小伙子了,做事还是这样莽撞,以后注意点,别让家里面担心”

    刘士卿点了点头

    班正平又道:“你先去医务室,早自习就不用上了快去,别耽误了”

    刘士卿感受着班正平那真切的关怀,冲着班正平鞠了一躬,随后便跑到医务室校医简单的为刘士卿处理了一下,早自习就结束了

    刘士卿回到教室,正坐在教室抓紧时间吃早餐的同学,看到刘士卿那张被白色纱布占据了小半张脸的形象,全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张淞生没心没肺的拍着桌子,“士卿,你可真是太牛了,为了不让老班头?你,竟然做出这么大的牺牲狠下心来和电线杆子接ěn的滋味,不好受?”

    刘士卿恼羞成怒,“滚,你个没有阶级爱的jiān佞小人,我怎么就认识了你”

    等到刘士卿坐下后,张淞生丢了一个面包给他,“早饭还没吃?这是给你准备的”

    刘士卿撕开面包外面的塑料包装,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看在你上体圣心的份儿上,朕就恕爱卿你无罪了”

    张淞生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反正这面包还有一天就过期了,与其丢在垃圾堆里,便宜了野狗,还不如让你吃了呢”

    刘士卿眼睛一瞪,刚要和张淞生ún枪舌战一番,班长ā话了,“你们俩就别吵了,没看到班ā正在那里埋头解题吗?你们要是吵到她,小心被她的粉丝团给活剐了”

    张淞生暗恋班ā已久,他偷偷的瞥了班ā一眼,发现班ā此时确实蹙起了眉头,顿时吓得吐了吐舌头,不再和刘士卿争论

    班长是个女的,叫黎紫然,体态有点偏胖,但是相貌在全班三十三个女生之中,还算是不错的据传说黎紫然一直在暗恋打篮球打得很不错的张淞生,具体详情,就不是外人能够知晓的了

    黎紫然走到刘士卿和张淞生旁边,“你们两个准备的怎么样了?班老师可是和我说过了,三个月后的高考,要从咱们班里面选拔出来十个学习成绩比较好的,去考场上体验一把高考的氛围,好为明年的正式上战场做好准备”

    张淞生摇了摇头,“我是没戏了,估计士卿也没什么戏,我们俩在班里面的成绩也就是中游,就算是付出再多的努力,也没什么用,还是老老实实的扮好绿叶的角色士卿,你说是不是呀?”

    刘士卿正好把最后一口面包塞到嘴里面,“你和班长之间的谈话,不要扯上我,我对当电灯没有兴趣”

    黎紫然羞愤道:“刘士卿,你作死呀”

    刘士卿嘿嘿一笑,从包里面ō了一本出来,装模做样的看了起来

    刘士卿的三顿饭都是在学校解决的,晚上上完晚自习后,骑着他那辆有些陈旧的飞鸽自行车,披星戴月,回到了家中

    刘士卿的家在一个普通的小区里面,面积算不上大,只有六十平方米多一点他是家中独子,父母健在不过已经有一年多时间,家里面都是他一个人在住,他的父母响应政fǔ号召,跑到西藏,支边去了

    刘士卿对着镜子,把校医贴在脸上的纱布给摘了下来,ō了ō鼻子,感觉没有什么事情后,就把纱布丢大了垃圾筐中他了一包方便面,准备当夜宵,在等着方便面好的时候,他从包里面取了课本出来,准备在睡觉之前,再瞄两眼在取课本的过程中,刘士卿把早晨刚买的那个破旧小家电给带了出来

    这是一个香烟盒大小的方块,乍看上去,很像是收音机,四四方方的,崭的黑色外壳,光洁无比,没有任何陈旧的味道,相反却彰显着一股科幻的意味一块上面印满了数字符号的塑料面板占据了正面大部分的面积,在面板的上下方,各有几个按钮,另外在其侧面,有几个ā孔,其中三个刘士卿能够辨认出来,一个应该是用来ā耳机的,还有一个似乎是用来外接电源的,还有一个让刘士卿异常的惊讶,貌似的sb口

    刘士卿一头的雾水,什么时候收音机先进到成为电脑外设的程度了,刘士卿的好奇心马上被勾了出来他翻过来覆过去的寻找这个“收音机”的开关,正面分布的几个妞,全都被他试验过了,收音机没有丝毫的动静

    难道是没装电池的缘故?刘士卿从包中把自己白天在学校小卖铺买的电池取了出来,然后把收音机翻过来,试图把收音机的后盖打开,把电池装到里面可是让刘士卿感到奇怪的是收音机的后面板光滑无比,别说装电池的地方了,就连缝隙、螺丝孔都没有一个刘士卿倒是在后面板上看到了几行烫金的小字――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si身,机事不密则害成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

    b《未来接收请记住的网址,如果您喜欢大秦骑兵写的《仙缘仙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