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九章 抽奖活动(一)
    接下来的时间,罗鹏就坦然自若地陪着冷雨丹和周围的年轻人一起插浑打趣,一边说着玩笑话,一边暗中了解着彼此的背景。(专业提供电子书下载家荣借口年轻小,只说了几句话,就从这帮人里脱身而出,自顾自地回到父亲身边坐下,只是嘴里少不了将方才的一幕添油加醋地说给父母们听一听,直引得蓝月霞那欣赏的目光时不时地朝罗鹏投了过来。

    比起丈夫一直瞩意的侄子,这个风趣又潇洒的年轻人倒是更能符合未来女婿的条件。

    等到席面上美羹已残,酒已冷,来到的宾客也尽皆吃得愉快,聊得满意,服务生便在一阵轻快悠扬的音乐旋律之中,轻手轻脚、训练有素地撤下酒席,迅速地换上一盘盘新鲜的瓜果小食,酒店的公关部谭部长也笑嘻嘻地握着话筒站在入口预留的一个临时搭就的抽奖台前站好。

    自家的老板娘过寿,又有如此多的商界大佬给面参加,自然是由他亲自上阵来主持接下来的抽奖活动啦。

    说是抽奖,其实是白风南为了讨蓝月霞开心而特意搞出的一出别出心裁的生意交易会。

    白家在科莞市崛起的这几十年来,大大小小的生意伙伴结交了不少,不过,今天虽然是大办宴席,但够资格接请柬的却只有那么不到三十家,其中,有些是蓝月霞那边的朋些是蓝月莓那边比较近的关系,有些又是市长大人介绍过来地。身份都不算低,一早就从白风南的秘书嘴里得知这个抽奖不同一般,其结果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下一年里,自家和白家的合作份额,那心里自然便多了些期待,也多了些紧张。

    看着大家强自镇定地笑容和有意无意看过来的眼神,谭部长突然有种本不该在这个时候生出来的感叹:妈的,平日都是陪着笑战战兢兢地侍候着这帮要老命的主,哪怕人家连正眼也不给一个。还是得小心翼翼地做孙子,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奸商就会抽冷子向老板打报告,这股气憋得可有够长了!

    所幸今天终于可以扬眉吐气直起腰杆地站在这帮人面前。大声说话,大声地吆喝,只要气氛够热闹,老板就不会介意。嘿嘿,这种感觉,实在是很爽!

    整个抽奖过程分为三次。第一次。由蓝月莓来动手,从一个实木红漆的大盒子里顺序摸出五位女嘉宾地姓名。

    而实际上。这五位女嘉宾就是曾经在近期内同她妹妹蓝月霞打过招呼,想在来年同白氏集团的合作项目中。对某些既定的金额做些改变,争取一些优惠政策。

    老实说。这五位女嘉宾平时同蓝月霞的关系也确实还是彼此要求地优惠点不同。偏偏互相之间也有联系,心里就难免有个比较,蓝月霞自忖不论是在优惠政策上偏向于谁,另几个都会有些不舒服,而如果一碗水端平,也会有人心里不高兴,这样就会让她比较难做,于是,白风南就给她出了这么个主意。

    五位女嘉宾的顺序是由蓝月霞来抽的,抽到一个名字,此嘉宾就自己到抽奖台上的另一个略小地红漆小箱中再抽一次签,签上注明的数字,就代表了她们与白家的合作项目在来年里所取得地优惠点。

    白风南的意思就是,谁最优惠,谁地折扣最少,我也不好替你们决定,就看你们自己的运气了!

    这种抽奖游戏罗鹏当然是不感兴趣,他也不认识谁,他也不关心谁,不过这游戏能吸引住其他人地注意,那关注他和冷雨丹动静的人也就自然地少了。正好方便他把冷MM带回第三桌,顶多是在他和王丽娟之间再加一个位。

    正因为这种无所谓地心态,即使知道第一轮抽奖很快结束,他也就没有太放在心上,第二次新的抽奖很快开始,他也没有给予过多地关注。

    只是,等他无所谓地听完这次抽奖的具体规则和原本目的,他原本不在意的心却是怦然而动。

    这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规氏集团的年轻一代联姻的老总老板们而专门想出的。

    想做白家的媳妇或女婿家不在乎什么强强联手之类的政治婚姻,也无所谓给年轻人一些机会,更不会凭着家长的身份来故意给某人设置什么门槛和障碍。只要你家小子或千金能在众目睽睽之下秀出他们的急智和内才,在规定的抢答时间内第一个正确地回答出冯市长所提的问题,那么,他们就可以从抽奖箱内抽取一次奖项。男人回答的,从左边这个箱子里抽,那里面全是关于冷雨丹的一些结果。女人们回答的,从右边这个箱子里抽,里面都是关于白家荣的一些关键资料。当然,奖项是否能令抽奖本人满意,还得看他的运气。

    运气?

    那当然,再怎么开明,白风南也不希望自己的独子和爱女(虽然只是养女)的后半生被一个有才有貌也有家世却运气奇差的倒霉人给拖累了、害苦了,一天到晚尽是吵架和哭闹。所以,运气一事,还是非常重要滴。

    有运气抽到好结果的年轻人,说明他福运深厚,老天爷也帮忙。而抽不好理想结果的年轻人,只能说明他和白家没有那个缘份,天意弄人,也怨不得别人不给机会。

    所以,一听完了这个规则,罗鹏就心痒痒的来劲了。说他和冷雨丹有缘,偏偏在认识她之前,他刚好和另一个美丽女孩挑明了关系。但若说他和冷雨丹无缘,却偏偏又有了那一夜的英雄救美和无边春色。

    所以,他很想知道,若是自己上去抽这个奖,老天爷会安排一个什么奖项给自己?

    他刚刚这么一寻思,冯市长的第一个问题已经被一名斯文尔雅但眼神略显傲慢的年轻人正确地抢答,然后,待此人有些迟疑地从左边的箱子里抽出一根长长的签文之后,罗鹏的脑子里就突然一空,一种熟悉的微涩感让他忍不住错愕起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节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