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对手进驻
    “好啊,来,骆霞姐,我们干。”

    张小莹的酒量我知道,可是骆霞的酒量明显不如张小莹,张小莹很快干掉了自己的酒,把酒瓶子放到了桌上。

    可是,骆霞却是很艰难,喝到一半时,我小声说,“不能喝不要喝了,别逞能。”但是,她完全不听我的劝告,依然努力地喝着。

    终于喝掉了最后一滴酒,骆霞把酒瓶摇了摇,示意喝光了。

    夏思云不失时机地说,“今天差不多了,散了吧,明天还要上班。”

    大家纷纷往门外走,临走时,张小莹冲我做了个鬼脸,开心地一笑。

    而骆霞紧闭嘴唇,一声不吭,站在我身边一动不动。知道大家都下了楼,她忽然冲进洗手间,大吐特吐起来。

    我站在洗手间外敲着门,问,“你没事吧?”

    她不回答,只是呕。

    这个世界太多无奈。骆霞对我的爱,本是没有错。错的是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她的这种表达方式。

    我忽然感到自己很孤独。

    手机上忽然又来了一个信息:我最孤独的时候也是我最热闹的时候。

    我明白,范梅梅还是跟王兆瑜在一起,我随手删掉。

    但是,马上又一条信息:你要照顾好我的灵魂。

    天啊,我心底忽然被针刺了一下。

    我不知道范梅梅现在的心里承载着多少常人无法负荷的哀怨与无奈,纵使满眼伤痕,她还是希望自己生活没有冲突利益,没有勾心斗角,纯粹的感情世界里,可是,这个愿望我却不能够满足。

    洗手间里没了声音,我用力敲了敲,“你没事吧?”

    半晌,里面回答,“我没事。”

    我忽然伤感难过,骆霞和张小莹这一幕是我不想看到的。

    爱一个人,一定会充满变数,此时的我应该怎么办?是不是应该会退一步,冷静地旁观?

    一条信息又进来,却是张小莹的。她说:我没想让你难堪,但是,我到了角落不能不去迎战。

    那一刻,我真想放弃爱所有人,包括自己。藏心匿爱。了忘彼此。

    骆霞出来了,她洗了脸,甚至重新补了妆。

    “怎么?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她有些调皮。但是,我却不想看她这幅装出来的轻松。

    “我问,你没事儿啦?”我问。

    “没事了,吐了一下,觉得心里的恶气都吐出去了,很轻松。”她笑着,似乎很无邪。

    我说,“那好,回家吧。”

    两人之间,通常都是经得起考验,却经不起误会。

    那天我一直觉得很郁闷,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误会了骆霞,但是,我一直开心不起来。

    无欲无求尽力洒脱,从容淡定不卑不亢,这是一种境界,但是我那天怎么也做不到。

    我跟郭俞凡签字的那天,王兆瑜也来了。

    见到我他先把我拉到一边,对我说,“你知不知道,你对面的旧改项目已经签了,是茂林地产。”

    我突然间想起了一个人,靳守坚。茂林地产怎么会忽然来这里搞开发?这里会不会跟靳守坚有关系?

    我问,“这个项目是谁负责的?”

    王兆瑜说,“这个我不大清楚,是凤岭区旧改办跟他们谈的。你问问老丁吧,他这事应该知道。”我嗯了一声,心里明白,丁辰这是想多点出击啊。

    我环伺了以下四周,见没人。问,“范梅梅对那个房子还满意吗?”

    王兆瑜说,“她很满意,说你这人很热心,很值得信赖。”

    “没说我不够意思就好,不过,我还是觉得那房子的名字还是换成她自己的好,我怕哪天被骆霞发现说不清楚。”我小声说。

    “你还是听我的,这是我早都跟她说清楚了。现在她在办香港移民,办完了以后再转给她。这样安全一些。”他和我都似乎若无其事一样。

    “这个女孩子人是不错,不过,认识她的人太多,你跟她要小心一点。你现在的情况你自己应该很明白。”我道。

    “我清楚,不过你要多接触,最好能叫某些人知道点东西。”王兆瑜道。

    “你得了,我这人是不喜欢高调的,一旦是惹出点麻烦,你就我怎么面对骆霞和员工们。”我眼睛看着对面的一个角落。张小莹和朱曼跟贾涛谈得正欢。

    “我听梅梅说,她把两个朋友介绍给你了,这就够了。将来万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也有说法。这回签完了字,你最好能有意无意地让郭俞凡也有点印象。”王兆瑜说到。

    “我怎么能让他有印象?”我问。

    “机会我给你创造,你别急。”他看着我笑。

    我说,“你这个家伙,别得意,那天我给你来个假戏真做,我教你没处哭去。”

    他笑得更开心,“你初一,我十五。兄弟吗,利益共享。”

    女人是上帝的宠物,因为有女人的存在这个世界才变得唯美。可是,这个东西能分享吗?

    正说着,范梅梅和几个女人走进来,里面有我熟悉的韩傲霜和田沐禾。

    离得很远,我向她们点点头。

    范梅梅跟她们继续说着什么,表情很是平静。

    倒是韩傲霜走了过来,“盖房子的,怎么,不敢跟梅梅打招呼?”

    我含笑问道,“你说呢?你们这个圈子太八卦,我得远远地看着。”

    韩傲霜看了一眼王兆瑜,“这位老板是?”

    王兆瑜赶紧自我介绍,“王兆瑜,给天总打工的。”

    “天总公司的?那天晚上宵夜怎么没看见你啊?”韩傲霜问。

    王兆瑜道,“我那天去办事去了,要知道那天有美女一起宵夜,我怎么也不能出去啊?”

    韩傲霜看了他一眼,“你这人就比你老板会说话,你老板整天油腔滑调的,令人讨厌。”

    我表情夸张地说,“简直是苏三到了洪桐县啊,韩小姐,你别老带着有色眼睛看人好不好?”

    韩傲霜白了我一眼,“越是坏人越说自己是好人。对了,盖房子的,你跟郭导说说,这部戏里也给我个角色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