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释·偷人(2)
    时,封清隐已经无声地给了她答案,只见他把头往另,右手成拳,放在嘴边窃笑不已,连那肩膀都笑得微微颤动。

    海棠一瞬间把原本的歉疚全上升到愤怒,她狠狠地瞪着那张笑得半眯着眼的侧脸,咬牙道:“戏弄我很有趣?”

    封清隐收敛笑容,转头看向她,只余眼里还有淡淡的还不及完全收起的笑意,道:“我看你绷得太紧,跟你开个玩笑而已。现在你该放心了吧,燕燕她不会有事的。”

    想到燕燕居然叫人把她自己给偷了,海棠这个做母亲的都有几分不知该说什么的感觉,是该教训她居然这么轻信一个外人,还是赞她头脑灵活、能说会道?……只是燕燕她到底是去了哪里了呢?带走她的那个人会好好照顾她吗?

    海棠想着想着,原本有些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心想:就算那个青衣少年说的是实话,她又如何能确信少年的同伙会善待燕燕,确认他不会因为嫌燕燕麻烦,就……

    “你的眉头又皱起来了。”封清隐伸指轻轻地抚过她的眉头,柔声道,“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在没看到燕燕以前,我怎么可能安心?”海棠苦着脸对他说。

    封清隐轻轻叹息道:“我心里有几分想法,本来想没必要与你说,既然你还是放心不下,你且听听我的推论如何?”

    “什么想法?”海棠心急地问道。

    “我估计我四师弟说地那少年不是普通地小偷。一。能从四公子之一地白玉言身边把人给偷走。定然不是普通人做地出来地。二。你不觉得最近白玉言遭小偷地次数频繁了些吗?”封清隐地唇角微微一勾。带着一分嘲讽一分兴味。

    “你地意思是?”海棠地眉头微微一动。

    “你可还记得。燕燕失踪地那天。小敛和尹姑娘曾经告诉我们白玉言在太和县遭小偷地事?”

    “你是说那个少年?”海棠一点就通。

    “不觉得那个少年不似普通地小偷吗?要不是那个钱袋上有标记。他可就把大名鼎鼎地白玉言给耍了。”

    海棠想象着白玉言吃瘪地样子。心里舒服了一点。

    封清隐紧接着道:“我现在只是假设,假设这太和县的少年和偷走燕燕的少年是同一个人地话,你不觉得很多事情都可以想明白了吗?”

    “……”海棠呆呆地看着他,觉得他说的是另一种她听不懂的语言——起初还觉得懂,但现在被他越说越糊涂了。

    “你觉得你们家燕燕会随便就勾搭一名陌生的少年把自己偷走吗?她难道就不怕少年和他的同伙是拐子?”封清隐把话说白了一些。

    啊?海棠顿时瞠目,有些想明白了。她眨眨眼,惊喜地看着他,仿佛在说:你的意思是……

    “我记得燕燕有一次说过,她曾经遇上过一个要把她拐走的坏人(参见第五章)。无论那中间的过程究竟如何,她毕竟是没有被拐走,那你这个做娘的想必是教育过她很多次不要随便跟陌生人走。”

    是是是。海棠对着他猛点头,她还给燕燕买了个小哨子呢。

    封清隐微微一笑,又道:“这样的燕燕,我相信她应该知道,与其随便跟一个陌生人走,还是跟在她白叔叔地身边要更安全一点。在这种前提下,假设那太和县的少年和偷走燕燕的少年是同一个人,那么那个少年想必是一个把白玉言当做挑战的人,他的师父也许是个奇人异士,少年初出江湖,自然想找一个名头大的人试试身手,顺便也可以打响一下名号,而少年几次行窃白玉言后,燕燕自然会有机会看出这少年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偷,所以才会有了那么一个听来有些荒谬的提议。”

    海棠听他娓娓道来,觉得十分有道理,她几乎可以在脑海里想象那些她并没有亲眼见过的一幕幕,嘴角终于有了笑意。

    见此,封清隐故意补了一句:“当然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测而已。”

    而海棠十分有信心地冲他笑了,道:“你说得对,我相信燕燕才不会随便就跟着一个陌生人跑了。”

    封清隐看着她得意地样子,只是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快收拾东西吧。”

    海棠点点头,想着:再不收拾,那个性急的白霖就要来催了吧。

    这一天,海棠等人收拾好东西后,一起去见了尹傲雪和上官君言。经过对方的一番挽留后,众人终于驾着马车离开了无争山庄。随后,便住进了城里的向荣客栈。

    五天很快地过去了,这些日子里除了白霖成天拖着萧夜痕去各大酒楼观赏最近前来苏州的武林人士,以及海棠天天问着封清隐有没有又收到他四师弟地信以外,一切都很平静。

    直到五天后的上午,有客来访。

    客人有五名,两男三女。这两个男地,海棠都认识,一个是那倒霉地没摊上一个好师兄的封清逸,另一个则是许久不见地吕叔。而那三个女的,海棠只认识一个,便是看来气色有些不好地吕婶,另外两个看来三十有余但四十不到的女子便是从来不曾见过。

    这两个女子看来是完全不同的类型,一个青衣,看来性格温婉;另一个红衣,虽然不再年轻,但长相仍是艳丽得很。

    海棠从没见过新嫁娘以外的女子把红色穿得这般理所当然,忍不住是多看了一眼。

    而封清隐看着这两人似乎非常惊讶,眉一挑后,道:“师娘,师伯母,你们两位怎么来了?”

    青衣女子略带尴尬地一笑,正欲启齿,她身边的红衣女子已将她打断,语气中带着些微挑,道:“仲儿,我们不能来吗?”她说着,冷哼了一声,“你既然敢把那个‘毒蜘蛛’送到谷中,不是早该猜到会有今天吗?”

    封清隐还未应声,那青衣女子再次尴尬地一笑,对那红衣女子道:“枫红,别这样。仲儿也不是有心的。”

    =======

    荐书:《指尖青颜》

    作品号

    作者名:指尖青颜

    简介:痴情如她,只想要,生生世世一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