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剑第一章 我成了至高神的手下
    某年某月某市某的一披头散发的男青年(温:你要问他披头散发的,作者我是怎么知道他是男的还是个青年,这个么,偶就是知道)坐在电脑前破口大骂某rì国的某动漫作者“这一话看的我郁闷死,前面还好好的这里就有问题,东切一个西切一个看都看不懂,这里明明就应该…………(省略N字)”正当我骂的正爽的时候一道紫sè的雷击中了我的身体,然后……………

    “嗯……头好痛,怎么好好的打旱天雷。不对,我住的是小区5楼打旱天雷也打不到我身上啊。”

    “你就是被击中的家伙?”一个非常好听的声音带着不满的语调询问道。

    “谁啊?”说着我一抬头,靠,极品美女,不对美男,也不像,不会是人妖吧。正当我这么想着的时候一铁脸盆从天而降,“当”的一声,正中我的天灵盖中间的百会穴,我当时的想法是:完了,正中红心啊~~~

    “靠,这家伙不会是白痴吧,我会被女娲笑死的。”

    “女娲?还有没有盘古啊?”我眼睛冒金星的问。头好晕,一颗星星,两颗星星……

    “有。”语气里充满着恶作剧的意味。

    “哦。女娲和盘古真的存在啊。”继续晕,眼睛继续冒星星。

    “喂,清醒点。”帅哥的声音明显的不耐烦。

    “不行了,正中红心,看见星星了。快挂了吧。”我晕晕乎乎的说。

    “你已经挂了。”

    “哦…………什么!!!!!!!我挂了,在哪挂的?怎么挂的?是不是你干的?那我现在在哪里?”我问他。

    “我的正殿‘白龙殿’。”

    “哦,是吗。‘白龙殿’啊,那你是谁?”

    “上古龙神。”

    “真的?”

    “假的。”

    “你耍我那你!!”眼睛开始冒火。

    “谁叫你说我是人妖的啊。”

    “我没说。”我反驳道。

    “你脑袋里这么想了。”

    “想想不行啊,谁叫你长的这么妖媚,跟女的一样。不对,你、你能、知道我在想什么?”我惊讶。

    “当然咯。不然我怎麽当神啊。好好清醒一下,我先睡会。困死了。哈欠,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我午睡的时候来,我还没睡饱,哈欠~~~~~ZZZZZzzzzzz”说完就开始睡起觉来。

    在这个自称是‘上古龙神’的家伙睡觉的时候我开始打量他,说真的他实在是‘妖媚’啊。一头长发如水银泻地,真的是“水银泻地”,应为他的头发是银白sè的,脸部的线条有点硬,使他看起来颇具英气。眼睛因为闭上了看不到,其他的五官该怎么说呢,每一样都会让男人为之疯狂,有一种想疯狂的冲上去一亲芳泽的冲动,说实在的我现在就想冲上去,但想一下后果,冷颤ing~~~~~~~~。胸部不用说,平的。手指修长,弹钢琴一定合适,手臂被衣服挡住了,但从手指和手掌来还有衣服的轮廓来看是相当匀称的。身上穿的是古代的文士衫和武服的结合体,(袖子上有绑布条)不知各位玩过《火焰之纹章——圣魔之光石》没有,就跟里面的剑圣的衣服很像,不过没有棱角。他现在侧坐在他的座椅上,椅子很像太师椅,不过靠背很长的椅子,相当的古怪。他坐在上面使得他看起来十分怪异。

    看完了就开始无聊的,说实在的这个‘白龙殿’什么也没有,就一片白sè,看不到头也看不到尾,连柱子也没有。说真的偶开始害怕了(温:读liao)。

    ————————————(无敌分割线)——————————————

    “嗯~~~~~这一觉睡的真的很舒服。”带着慵懒的语调帅哥睡醒了

    “你舒服了。说吧到底怎么回事。你又是谁?这里是哪里?我会怎么样?”我焦急的问道

    “这个嘛,我是神,还是至高神,我叫泷,三点水一个龙的泷,你可以叫我泷神。这里就是我的‘白龙殿’,你会成为我的手下。明白了吗?渺小的人类。”懒懒的语气里有着上位者的威严。

    “我为什么会来这你还没说呢,还有我有名字的。我叫……”

    我还没说完泷就插嘴,“你叫什么都没意义了,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手下,‘泷星默’就是你以后的名字了。”

    “等一下,为什么我要做你的手下,我要回去。”我开始慌乱了,我的第六感一直在jǐng告我有危险。(温:女xìng第六感?主角:滚!)

    泷眯起了眼睛道:“你不可能回去了。”

    我急切的问道:“为什么?”

    “我不是说过你已经死了吗,还有为什么吗,你已经死了,从**上来说。”

    “从**上?那么我可以复活,造一个**对于神来说不是难事吧。”我冷静的说

    “的确,但我为什么帮你。告诉我理由,一个足够让我帮你的理由。”语气中有对我冷静的赞赏。

    我无话可说了,的确我和泷没有关系,他没有理由帮我,但我还有一个疑问,“我为什么死了。”

    泷沉默了一会说:“你是被星辰沙击中后死的,星辰沙是一种携带有上万亿伏电压的颗粒。星辰沙自身为白sè,在运动的过程中会拉出紫sè的电光,看起来就好像紫sè的闪电一样。你被星辰沙击中之后你的**就完全分解了,连粉末都没有。”听到这里我看完全呆滞了,泷则很恶意的笑了一下继续道,“你是第一个被星辰沙击中的生物,几亿年来的第一例啊,你相当的‘幸运’哦。哦呵呵呵(女王式的三段笑)。然后不知道被我的那个‘友人’很‘好心’的送到了我这里。”听完这段话不知为什么我打了四次冷颤。

    “也就是说我的死是一次意外,而我来这里是有人故意而为的咯。”

    “是的。好了还有什么问题吗?”泷显得相当的不耐烦。

    “没了。我在你这要干什么,打扫、洗衣、煮饭?我先说明啊,我不会啊。”我道。

    “我知道,先让我看看你的人生简历先。”泷一挥手他身前就出现了一块半透明的屏幕。“哦,你有一台GBSP啊,电脑不错就是屏幕差了点,……的确火影一百多话后面看不下去了……小智是够白痴的……基拉是够窝囊的,他开朗点、积极点、阳光点会被塞抢走‘学院王子’的位置吗……迪妮莎吗,的确可惜啊……”在这一连串的话语中我发现泷和我的动漫的观点上有着惊人的一致xìng,我想这是可以利用的突破点。

    “就是、就是,这些个遗憾老大你来弥补吧。”我在一边很狗腿的对泷说道,“老大你可是至高神啊,无所不能、无所不在、惊天动地、翻云覆雨、只手遮天……(省略马屁N字)的神啊。”

    我一说完就被泷一脚踢了出去“MD,你连马屁的不会拍吗,什么叫‘无所不能、无所不在、惊天动地、翻云覆雨、只手遮天……’无所不能就算了,我怎么只手遮天了啊,只手遮天是反义词。你语文没学过贬义和褒义的区别啊。”

    我揉揉屁股跑会泷的身边道:“没办法我文学修养是零蛋。你多担待点,凑合着听就行了。”我早看出来了泷就是“流氓贵族”,他真把你当朋友就是一流氓,他跟你客客气气的那就是他不把你当朋友的证明。

    “晕,你还是不是中国人啊,语文的文学修养是零蛋。”

    我插嘴道:“这就是中国应试教育的结果啊,我就一纸上谈兵的主。讲道理一套一套的,可叫我用起来我就瞎白了。”

    “哎,也是啊。现在不少的中国人连自己的母语都没整明白,却非要去学习什么外语,而且还以自己jīng通几门外语而自豪,却连一篇通顺的母语作文都写不好,现在的教育是不是有点太那什么了。而且有时候说是jīng通啊其实也是会写而已,还说不顺溜。那什么英语四六级连题目自身都有好几处错误还拿来考学生,口语和书写都不一样,搞毛啊。”泷一边说一边摇头,明显的对中国的应试教育抱有不满。我就在一边“是啊,是啊”的附和着。

    过了半天我看泷还在那儿叹气,我小心的提醒他说:“泷大人,我该干什么,时候都不早了。”

    泷抬头看了我一眼说:“这么着急干什么,你是个意外产物安排起来很头痛的。让我仔细想想不行吗。嗯。”

    “您请便,慢慢想,我不急,一点也不急。”我毫不怀疑我敢说个不字的话我的下场会很惨。

    “算了,你不急的话我……”泷还没说完我就插嘴,我敢肯定我不说话的话我就会等上百八十年都没结果或者他会叫我干苦力,等着我的一定是无尽的深渊。

    “别,我不是很急,但我也想早点知道我要干什么,免得浪费光yīn啊,俗话说的好‘一寸光yīn一寸金’那。”我努力的装出一副爱惜时光的样子一边幻想以后会怎么样,越想越恐怖脸都开始抽筋了

    “恩,也对,那我一边介绍这里一边想吧,你还不知道神界是什么样的吧,而且你也算是半神了应该了解一下,你有没有什么问题,没问题我就开始介绍了。”泷一边看着我的‘表演’一边说道还表现出一副享受的样子。

    “我就两个问题。一,我什么时候成半神了;二,你是不是看了我想象的未来了?”

    “你来到我这里的时候就成为了半神了,作为我的手下,也就是从神。我当然看了,相当的有趣呢,堆成山的衣服、一个人打扫整个宫殿,还有吗,继续啊我很喜欢。”

    我满头黑线的看着泷一副小孩要糖吃的表情看着我边要我继续想象我被他虐待的未来的样子说:“你还是快点介绍神界吧。”

    泷一副遗憾的样子说:“好吧。这里是神界,不是你们认为的神界,你们的神最多算四分之一的神,而这里的神都是真正的神。我们之间的区别就是本源的区别,我是真正的神,他们则是人类的想象集合体或者是元素集合体,明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