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三章、(大结局)另一段的美好
    觉出他的颤抖,感觉到泪水濡湿肩头的潮湿,她有些些惊愕,原来,戴玉衡这样杀人不眨眼的人,也是有眼泪的,哦,真是天下奇闻。

    他还会一边抱着我,一边哭泣?

    意识慢慢地模糊,感觉魂魄一点一点地被牵扯,面前这张人脸,象被水浸湿一般,在面前摇晃着,身体被摇动着,却很麻木,是毒发了吗?小巧的宫人说,她的毒无色无味,能让人在睡梦中轻松地死去,很舒服。

    但是这肚腹间突然的绞痛是怎么回事,涌上胸口的腥甜又是怎么回事?哦,是戴玉衡的毒,好剧烈的毒药,痛得五脏六腑都要绞烂了。

    因为剧痛,麻木的神智却突然清醒过来,面前这张脸仍在动,是戴玉衡焦急万分的脸,他为什么焦急?奇怪了,我死了,他不应该高兴吗?应该笑才对。

    这一死,能回去吗?老和尚说,理解了“万事归于虚无”的含义,就能找到回家的路途。

    万事归于虚无,万事归于虚无,哈哈哈,现在还有什么是自己放不下,舍不去的?

    她大笑出声:“无!万事归于虚无!哈哈哈哈~~~!”强烈的一道光从身体四溢而出,看到明晃晃的魂魄一缕缕从身体钻出,如轻烟般袅娜地飘荡在空中,汇合成完整的灵魂。

    她在空中向下俯视,看到戴玉衡惊诧无比的脸,他死瞪着她的魂魄,象是能看到她透明的死魂一般。

    挣脱了没有用地躯壳,她在空中异常地轻松,飘荡了几下,眼睛瞄到殿门口,熟悉的一条人影,卸去宫女的装束,带着极度的愤怒,一步步逼近傻傻地抱着自己躯体的宫帝。

    她无声地笑了起来。就在今晚。一切都将改变。

    耀目地几道光芒。由五颗明珠中发射出来。象是热力四射地太阳极光。晃得整个宫殿几乎都被掀去顶盖。金色光芒穿透屋顶。五股光束在夜空中交相辉映。震撼住所有目睹地人心。

    她无意中被四散地光芒射中。魂魄象有实体被利器袭中。全身都变得炽热无比。她蓦然爆出大声地厉叫。透明地魂体在光芒中四分五裂。化成点点星光。

    “啊~~~~!!”她惊叫着。冷汗渗透全身。猛然坐起。

    “哎呀!”旁边地卷发女子比她发出更惊骇地叫声。向后跳去。摸着胸口埋怨道。“开明你鬼叫什么啊?吓死人了!”

    开明摸了摸额头。目光转到旁侧地人身上。脸上浮出见鬼地表情:“你。你是?”

    这样的卷发,这样的短裙,是婀娜啊!真好,在天国还能见到婀娜!

    她扑向她,紧紧搂住她,“真好真好!不对啊?我死了,难道你也死了吗?”

    婀娜与她大眼瞪小眼,僵持了几秒钟,突然爆发骇然大叫:“大师啊,我朋友撞邪了!”

    大师?撞邪?!她茫茫然看着婀娜夺路而逃,恍恍惚惚看见她拉着一个光头进来,满脸地义愤填膺:“不得了,不知道是不是撞到头了,醒来就胡言乱语了!”

    那光头走到她的面前,她看见对方一身斜襟裳袍,往上看去,看到长着皱纹的脸,小眼,锐目,面容却是很熟悉。

    她蹙起了眉头:“大师,我们见过面吗?”

    话刚说完,头上挨了婀娜一拳头:“你傻了,你不是刚刚见过大师吗?”

    “刚刚?”她捂着头,有些发懵。

    婀娜甩了个鄙视的白眼:“两个小时前,我们来庙里算命,你中了暑,昏过去了,害得我陪你在这里浪费了这么长时间。”

    “我,睡了两个小时?”她更加懵,为什么感觉象是过完了这一生,那些历历在目的内容,都是发生在梦中吗?梦中,自己有爱人,有小孩,还有朋友,自己为他们哭泣,他们也为自己哭泣……

    “走了走了,别老占着人家的禅房,大师还要清修呢!”婀娜拉扯她,她从清凉的草席上下来,被婀娜拖着走,一边忍不住回头看着那名静立在原处的和尚。

    那和尚只是微笑:“施主,万事皆在人

    她扭过了头,心中暗骂,江湖骗子。完了,自己竟然觉得上辈子,或许跟这和尚有过交集。

    回家没几天,痛定思痛,她和老公痛快地办理了离婚。老公爱做太监,或者爱爬墙,就让他自个儿玩去吧,老娘不奉陪。站在法院地门口,抬头仰望着艳阳高照的天空,她深深地呼吸着自由的空气。

    从来都是优柔寡断的性格,但是这一次,婀娜却直呼大出所料,隐约觉得,自己一个死过的人,再没有什么可害怕,没有什么可拖拉地。

    又很纳闷,明明活得好好的人,为什么会有死亡地经历,也许,又是在梦中吧!梦中的金戈铁马,柔情绻缅,或者,都是前世发生过地事情吧!

    嘲笑了一下自己无知的想法,她摩挲着手中地离婚证,快步走下台阶,多么难得的证件,费了自己多少唇舌才做好家里人的思想工作,拼了多少厚脸皮才说服不死不活的老公,可惜最后还是放弃了女儿的抚养权。

    心中无限感慨,不防跟擦身而过的人撞个正着。证书落了地,她连忙俯身去捡,口里陪着不是:“对不起,对不起。”那人脚步一顿,似乎也想去捡拾,见她已经捡起,便不再作停留,提步离去。

    只一眼,很偶然的一眼,很凑巧地瞥了对方一眼,整个人就如浇灌了水泥,被凝固在地上了。

    脸,好熟悉的一张脸,虽然只瞥到侧面,她发誓,她认识这个人,无比地熟悉。猛转身,身后那名男子的白衬衫飘飞着,人已经拐向了街角。

    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她揣好证书,拔足狂奔,为什么追他,她不知道,只知道,要是不追,就会错过一辈子等待的人;要是不追,心里会一直痛。

    追到街角,却失去了他的踪影,眼睛扫瞄到对面,他已经穿过斑马线,走到对面一条街上去了。

    妈的,还真会跑。她咬了咬牙,再次百米冲刺。

    一阵的喇叭高鸣,一阵的尖叫怒骂,顶着枪林弹雨,她冲到了对街,却再次失去了男子的踪影。

    她颓然坐倒在店门口,身后玻璃窗口的服装模特,咧着大嘴象是嘲笑她的幼稚。她侧目瞪向那木头模特,目光闪到从店内出来的人影,顿时一滞,竟是那名衬衫男子,还是露给她一个背影,自管自地向前走。

    她从地上跳起,大喝一声:“前面的,站住!”

    男子脚步停了停,头颅转动着,肩膀耸动着,向她偏过脸,问道:“是在叫我吗?”

    她再次看到了他的脸,精细的眉眼,淡色的眼瞳,阳光坠落在那双眼里,令他微微眯起了眼睛,高挺鼻梁,薄唇微抿,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她的呼吸再次停顿,是他!真得是他!梦中最熟悉不过的面容,近卫兵,旋!

    原来在这个世界,旋还活着!活生生地站在她的面前。

    白衬衫,褐色短发,双手悠闲地插在裤兜中,阳光跃动在他全身,泛出天使般的光芒。她的旋,是世间最美丽的男子!

    她捂住了脸,眼泪从指缝中汨汨直下,一滴滴坠落在地上。

    旋站着不动,静静地看着她哭泣的脸,一动不动。

    画面似乎凝固成这样一种永恒,让人欢喜,又让人嗟叹。

    马路边轻轻滑翔过一辆黑色轿车,黑色玻璃上倒映出开明喜极而泣的脸。玻璃缓缓摇下,现出一张戴着黑色墨镜的脸,尖削下巴,鲜艳的薄唇。

    他单手扶住车窗,默默看了道旁的二人一眼,这一眼,仿佛跨越了千年,沉重。放开了车窗,扶了扶墨镜,遮实那一对狭长凤目,轻轻吁出口气道:“走吧!”

    黑色轿车缓慢地滑走,就象从来不曾来过一般。

    明媚的阳光下,衬衫男子的手终于从裤兜中拔出,步履缓慢地向着哭泣的女子走去,也许,在这个美好的季节,将会演绎另一段的美好。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