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四章 嗜血之战 (下)
    此时的王文突地想起从前恩师马允真叮嘱自己,千万不要与昆仑山“紫圣道观”弟子发生争斗,自己心中还不以为然。前日山下一战,更是杀得以昆仑山“紫圣道观”为首的群雄狼狈逃窜,便更认为昆仑山“紫圣道观”中除去开山始祖“元极子”之外,其余尽是无有高深本领,仰仗“元极子”盛名的欺世盗名之辈。

    此时知道“青云道长”竟可以祭出这等可以隐藏形踪的飞剑,心中不由十分惊惧,收起轻视之心,小心防御。收回与“绿林联盟”四人相斗的黑色骷髅头以及三团黑芒,将黑色骷髅头置于头顶,又释放出另两团黑芒,凑成五团黑芒将周身上下防护得水泼不进,密不透风。

    “青云道长”一见王文如此应对,心中对王文把握战局的能力也是暗中钦佩。这王文年纪不大,却能放弃唾手可得的胜利,这种壮士断腕、不贪不燥的心态正是成为天下间绝顶高手的最重要的条件。

    “青云道长”心中对王文更是无比重视,此刻明知自己的“御剑之术”极为耗费内家真力,却也想拼着损耗几年修为,掌御无形飞剑围绕王文飞速盘旋,想要寻得破绽,将这未来的大敌斩杀于此。

    再说本来就要落败的“绿林联盟”兄弟四人,失去黑芒的攻击,压力顿失,再看四人都已几尽崩溃。此时早已疯狂若颠的“绝生虎”谢彪,变形之后,不但双眼,就是身上的肌肤也因为身形陡变,有多处被撕裂,此时正渗出血来。这“绝生虎”谢彪变形之后,已失沉着冷静,觉得此番一战乃是生平大耻,早已忘记生死二字,只如猛虎一般非要与这王文一分高下。

    一直被压制得毫无出手机会的“裂人熊”眼见无比珍爱的宝刀已经大变模样,从一柄令人一见惊惧的嗜血宝刀变成灰白色破木片相仿的丑陋兵刃,不由气得暴跳如雷,嗷嗷怪叫。

    “嗜血狼”也是满面灰白,双眼紧闭,似是损耗极大。“绕魂蛇”更是四人之中最惨者,此时身在地上,几乎无行动之力。

    这四人眼见王文只是紧密防守,不再攻击,也都知道必是“青云道长”在后出手相助,四人中头脑最为冷静的“绕魂蛇”忍住一身难以形容的剧痛,起身对另外三人说道:“施展‘四象阵法’中的搏命式“地血嗜心”,今日不是敌死就是我亡!”

    另外三人之中也就“嗜血狼”尚有几分清醒,“绝生虎”谢彪与“裂人熊”一是变形之后的狂暴如癫,一是一贯如此的见血即狂,闻听“绕魂蛇”如此一说,毫无犹豫之色,点头应声。

    其实“绿林联盟”四兄弟此时撤退,顶多便是功力受损,若是服下“九转玉珍丸”天下一等一的疗伤圣药,休息几日便也无碍。

    不过对天下事物气息极为敏感的“绕魂蛇”,刚才被王文释放出来的黑芒阻止之后,却发现此种黑芒所携带的气息却与自己四人所珍藏的几页“玄阴宝典”的所附气息完全一致,这黑色骷髅头所吸噬真元灵气的方式也与自己四人所习练的“四象阵法”有相通之处。不过“四象阵法”只可以吸取人的鲜血,却不似墨玉戒尺所释出的黑色骷髅头一般,可以收取敌人的真元灵气来壮大自己。

    “绕魂蛇”心中认为,四人若是能够得到这墨玉戒尺,好好研习其中原理,将“四象阵法”加以完善,若是四人所布的“四象阵法”也可以嗜取敌人的真元灵气为己用,到时天下之大,却再无人可以与自己四人抗衡。只因心生如此贪念,“绕魂蛇”才想拼死一战,以便夺得王文手中的墨玉戒尺,这样天下绝无仅有的奇异法宝。

    只说这“绿林联盟”四兄弟中若论谋略计策一贯已“绕魂蛇”为主,此时“绕魂蛇”如此一说,另外三人便也闻言行动。四人不退反进的决定,只让身后的“青云道长”心急如焚,却无力阻止。

    这“绿林联盟”四兄弟却不象刚才布阵一般,人在王文周围分列四角,盘腿而坐。只见这四人均是满面郑重之色,先是划开自己左手脉门的血脉,任鲜血喷洒在地,片刻功夫便有一滩,右手作掌按在地上的血滩之后,运功之下,不多时,只见左腕喷洒之血依旧,地上鲜血虽然渐渐变少,再见地上出现四道血线往王文盘坐之处而去。

    王文手中的墨玉戒尺所释放出的黑色骷髅头最多可以射出九团黑芒进行战斗,不过以王文此时修为,释放出五团黑芒已是能力极限,此时布下严密的防御护罩抵挡“青云道长”所施展的隐形飞剑,王文知道飞剑不敢与这具有吞噬真元灵气的黑芒接触,只要自己小心防备,不给“青云道长”可乘之机,这最耗内力的“御剑式”又不能长时间施展,时间一长,“青云道长”也只能无功而返。

    王文在运功防御飞剑,心中却突感一阵冷意,仔细探察,却感知几乎命丧自己之手的“绿林联盟”四人,不撤反倒盘坐四角,好像正在施展某种秘术。王文四处探察只觉周围毫无真气流动迹象,疑惑之下,睁眼观瞧,却见自己身前、两旁的地面各有一处血线,正向自己袭来,此时已至身边。

    王文眼见此种情况,心中也是大骇。自己的墨玉戒尺虽然可以吸收一切血脉真元灵气,可是地下却是唯一死角,此时敌人竟能通过地下向自己攻击,真是让自己万难应对,有心起身躲避,却知道失却黑芒防护罩的保护,“青云道长”所御的隐形飞剑随时可轻取自己性命,无奈之下,只好硬着头皮,等待地下敌人诡异无比的攻击。

    只说地下四条血脉行到王文身下,王文只觉会阴部位一阵刺痛,一股奔涌的流液涌入自己体内,王文知道这必是“绿林联盟”四人的血线攻击。想要运功逼出体外,却只觉浑身血液已受影响,并且在这液流的影响之下,不住膨胀,浑身血管都感觉扩张肿胀之意,刚刚定痂的伤手,此时更是痂裂血出,鲜血如箭一般喷射如雾洒在地上。

    王文这才知道“绿林联盟”兄弟四人乃是以四人身体血液逼出自己身体的血液,自己一人的鲜血又怎会有这四人血量相加充沛,等到自己浑身的血液全部喷尽,也就是身亡之时。

    头顶被隐形飞剑压制,身下被诡异血线袭击的王文,心中生出从未有过的寒意,自得到墨玉戒尺这件克制天下修行之人的奇异法宝,王文心中便生出几分骄狂,认为自己在天下已经鲜有敌手。

    此次先是感觉这“血麒麟山”的迷雾之阵隐有师尊佩剑“天授五魁奇剑”的气脉流动,知道此迷阵必与小师妹娉婷公主有关,第一次驱赶群雄入阵,只算心血来潮。

    后来借助迷阵扑捉青色猴状“雷冥兽”,谁知竟被突然出现的异兽蛟龙搅乱,后来得到消息说此山异兽“火麒麟”孕有“真龙血脉”,并且即将生产,好奇之下,带领“血甲铁骑”入阵一探究竟,本来以为此阵乃是小师妹娉婷公主所布,自己一行人必受照顾,谁知前两阵到是顺利通过,却在火阵中被折磨得几乎烘烤而亡。

    再入这土阵之后,一队“血甲铁骑”几乎全部被人所擒,自己也面对如此的生死考验。此时只能祈求“青云道长”内力消耗殆尽之时,在自己一身血液喷尽之前,否则自己难逃血尽而亡的下场。只是自己此时身处如此困境,身配“天授五魁奇剑”的小师妹又在哪里,为何还不出现相助?莫非小师妹娉婷公主已竟被那个拐跑的小子暗害了吗?想到此处,王文心中不由又为自己担心,又为小师妹娉婷公主担心起来。一时之间,心中的愁绪涌动,便如喷射而出的鲜血一般,不受自己控制。

    这时已经进入生死相较的局势,场中争斗双方都在苦苦坚持,却见已经捉完“血甲铁骑”,筑完石桥的面色如纸的怪人却将众人围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