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人
    一个妖娆的身体很快就出现在这群毛头小子的面前。

    蕾雅的年纪不大,只有十四岁,但是她却拥有着那些已经成熟以及被开发过的女人都嫉妒的身材,还有气质。很多时候出现这句话的时候,都代表着所描述的女人并不是绝色,因为突出了气质再要求容貌就落了俗套,而且是一种恶俗!

    就好像有人是长得丑,有人是长的讨喜,而丑的总是羡慕长的完美的,因为他们自己长的实在太对不起观众,可偏偏这些人又有一些号召力。

    为了避免一些本来不存在的风波,于是舆论给了他们一个绝妙的称呼――实力派!

    但是蕾雅却没有这方面的问题!

    充满野性的容貌再加上一点点英气,同时一双眸子流露着一种只有女人才能有的风情,让人看了第一眼之后,就会从小腹中升出一股暖流直通头顶,滋生出一种征服的**。

    征服这样一个女人,绝对会充满无法描述的满足。

    走在最前看似首领的年轻人感咽了一口唾沫,脸颊泛起了红晕,裤子上顶出了一个小包,他完全被迷住了。他忽然觉得这些年自己都白活了。镇子里的寡妇和小婊子们在蕾雅面前根本就是一只丑陋的猴子,那些被掠夺后俘虏的女人,也只是长得漂亮一些的猴子,只有蕾雅才是女人,而且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的滋生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看见了,自己没有,想要拥有,于是邪恶诞生了。

    年轻的首领用手搔弄着**不老实的家伙,他咧着嘴笑着看着蕾雅,嘿嘿的笑了两声,说道:“小妹妹,你也是海军吗?”

    蕾雅微微一笑,笑的一群人都失了魂,就在这一刻,蕾雅身子一晃,退了一大步,浑圆的大腿慢慢抬起抬起,短裙下的风光顿时吸引了一群人的注意力。

    就是现在!

    岚脚!

    一道破空的真空刃离腿射出,旋转着从那伙年轻人中穿过,接着猛地一个上扬,在人群的边缘猛地飞上了天空,接着完全的消散。

    “清理完毕!”

    清脆的声音,让那些还在蕾雅抬腿那一刻乍现的春光中迷失的人们回过神来,他们不由的惋惜,一件和短裙差不多场的紧身四角裤完完全全的遮住了那让人神往的地方,而且十分的严实。

    可就是这样,他们还在脑海中YY。

    直到,他们来看热闹的主角,在一阵风后碎成极快,疯狂喷出的鲜血洒了围观者最靠前的人一脸时,他们才真正的回过神来。

    然后就是尖叫。

    有些人是单纯的因为恐惧而尖叫,有些人完全是因为杀戮带来的兴奋,这种兴奋的快感超越了**时的**。肾上腺素的加速分泌会让他们充满力量,同时多巴胺的活跃会让人的产生一种巅峰的致命快感。

    等他们冷静下来的时候,港口已经站满了海军。

    识趣的人知道这一次来的是硬茬子,于是他们十分聪明的离开了,而一些愚蠢的人,则打算试探一下海军们的底线。先前那句话他们听的十分清楚,不过只是认为那是海军的一种战术,一种压制性的战术。

    于是第一个人走了出来,一脸的凶相,一看就知道肯定是个不太坏的人。因为在这个时代,长相凶恶的都已经死的差不多了,真正的暴徒都是那些善于掩藏自己,或者长相十分普通的。如果长得太容易让人瞩目,那么就代表他逃不掉猎人和海军的双重追杀。

    他还没有说话,一声枪响从海军阵营中传出,他捂着已经被血映红的胸口倒在了地上。站在海军最中间的肖恩瞥了一眼倒在地上,手脚微微抽搐,停留在濒死状态即将死亡的凶恶汉子,淡淡的说道:“没有任何申请之前作出不理智,或者容易让人误会的动作,都将视为对海军的敌意。战备期间,任何抱有敌意者,允许就地处决,不许只会本部。”

    肖恩一扫周遭如若寒蝉的人群,冷笑了一声,沉声道:“管好你们的嘴,管好你们的脑袋,不要试图尝试挑战海军的尊严。”他的眼神中流露出的那种厌恶,**裸的厌恶让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他们不想招惹一个很强势的海军军官,而且还是有着强大属下的海军军官。

    一群肮脏的渣滓!

    肖恩心中不屑的瞥了一眼已经散开的人,以及整个镇子。

    只是一踏上这块土地,肖恩就能用鼻子闻到空气中糜烂的邪恶。

    如果不是因为没有海军的命令,肖恩不介意在执行完死刑之后,把这个小镇从地图上抹去。

    “开始搭建刑台,我们的时间并不多。”肖恩挥了挥手,坐在菲娜刚刚搬下来的软座靠椅上。目光不断的扫视着周围,感知着那些又重新聚集在港口附近围观的人群。

    人们都想知道,这样一个奇怪的海军忽然来到这里,杀了一群海贼,然后要做什么?难道海军要和海贼开战了?或者是海军打算在这里补给一下?

    议论纷纷的人们很快就知道了真相,一个很标准的木质行刑台北搭建起来。五米高,三米宽,十米长,有台阶的行刑台。

    一下子,围观的人们炸群了。

    对于枯燥的生活来说,总要有一些刺激才能更好的生活下去,而现在无疑就是这样的一个时刻。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港口外,他们在等待着日落之前最后的光明下,那被执行死刑的罪犯,看着他们死去就是这些人无聊的目的。

    没一会功夫,在肖恩的示意下,流程开始了。

    妮可罗宾被用海楼石的镣铐限制住,她是最后一个,但是在她死去之前,必须让她感觉到肖恩在那场战役中所承受的痛苦――可以当做亲人的战友一个个在眼前惊恐而愤怒的咆哮,呼救,挣扎,然后一个接着一个在绝望和火焰中死去。

    他们狰狞的脸直至现在,肖恩都还记得十分清楚。

    那种无力感,挫败感,以及忽然生出的绝望,一直留给肖恩极大的心理创伤。而现在,这些创伤已经抚平,取而代之的是看着罗宾,他的仇人,来享受这样的优待。

    “看看吧,又有一群海贼为了你耻辱的死在陆地上,而不是像一个勇士一样死在大海上。你猜猜看,如果有灵魂,他们会不会变成恶鬼等待你的死亡,然后围绕着你质问你,责备你,甚至撕碎你?”

    “你这个恶毒的刽子手!”罗宾的声音里充满了痛苦,颤抖着的双手将镣铐弄的哗啦哗啦作响,海楼石却限制了她的能力,让她连挥舞拳头的力量都没有。

    肖恩听了罗宾的咒骂,反而微微一笑,坐着的上身微微前倾,温和的笑着说道:“多谢您的夸奖,荣幸之至!”

    很快,星座海贼团的船长,被押到了行刑台上,肖恩偏过头看了一眼蕾雅,蕾雅微微一笑之后站在罗宾的身后,十分强硬的逼迫罗宾睁开了双眼,看着低垂着脑袋跪在行刑台上的海贼团的船长。

    站在行刑台上的士兵显然不是第一次执行这样的任务,他等了约有十五秒,拔出腰间的佩刀高高举起,面无表情,之后飞快的落下。一股血箭从被斩断的伤口喷了出来,喷在了人群中。

    被鲜血淋了一身的一个男人,没有恐惧,也没有尖叫,他擦干净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病态的红晕,眼中完全是一种变态的疯狂。他大声的吼着“下一个,下一个!”

    人群渐渐骚动起来,人们被这最纯粹的杀戮震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