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六道往事
    第十五章六道往事

    “媳妇儿,你答应过我的,再也不会离开我的”花小舞稚气的话语猛地撞入脑海,苏苏挫败地叹了口气:

    “虚幻又如何?多沉迷一下,也不算坏事吧?”旋即,她按下了另一个键。

    眼前景物顿时变化万分,最后化作七彩眩光,消失在了银齿转轮中。

    苏苏发现自己还在离她出发的山包不远的地方,也就是和七号相遇之处。而黑金,再次化作耳钉,挂在了她的耳垂上。

    “我是一个死人,本不该存在于此,我不想因此给你带来更大的麻烦。”黑金说。

    苏苏暗叹,还不知道谁给谁带来麻烦呢。

    她抬头看了一下天空,却不禁大吃一惊,因为在她看来不过片刻的工夫,那巨大的转轮环似乎又起了变化,已有一道光柱贯穿其间,并逐渐向地面靠近。

    “大转轮,似乎正在形成中。”黑金说。

    举目细看,会看到光柱的附近,有无数渺小的人在打斗着。

    “如果大转轮真正形成,会怎样?”苏苏问。

    “大概,天会破一个洞吧?至于那个洞通向哪里,恐怕只有传承者知道了。”

    看来黑金所知有限,问也是白问。

    “那我们也去凑凑热闹好了。”苏苏说着化作一道红光,直向那光柱飞去。

    光柱附近,是一片混战。

    李靖和金灵圣母在对峙,魔尊和鬼姬站在一边看戏。

    “你反了天庭,究竟是为何”李靖严肃地问道。金灵圣母论辈分和李靖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这让李靖很不明白,为何一个仙界元老,会成为反出天宫的主使者?

    金灵圣母虽然一把年纪,看上去仍旧端庄怡人,即便是在这混乱的战场中,依然显得高贵而肃穆,世间沧桑片尘不沾身。她不悲不喜,目光望向远方,似乎有什么难以触及之物,而眼前的一切,都入不了她的眼。那是沉重的孤寂。

    “小小后辈,你懂什么……”她轻叹。

    “无论你有什么理由,我都劝你收手,九州涂炭,三界混乱,理所不容”李靖呵斥。

    金灵圣母淡笑:“当年我辟六道,引亡魂,你还不知何处。”

    李靖闻言一惊,当年洪荒大战,天地间亡魂肆虐,九州阴魂弥漫,毫无天日,后有后土娘娘感化幽冥老祖,引幽冥海之冥火,辟六道轮回,从此生死有序。

    只是,为何金灵圣母会说是她辟的六道?

    “陈年往事,不提也罢。”金灵圣母道,“尔等小辈,还是速速退下,这开天大势已成,何苦螳臂当车?”

    “既是螳臂,也要阻一阻这所谓大势”李靖昂首道。

    金灵圣母暗叹:“李靖啊,李靖,你总是如此不识时务……”

    “我上对得起玉帝,下对得起苍生,有何不妥”

    “既如此,我也无需多言了。”说罢一挥手,重登仙籍的雷部众已和李靖的天兵战到一处。

    魔尊站在战圈的一侧,鬼姬站在另一侧,似乎只要是死人多的地方,都能看到她的身影。这二人就那么遥遥相望,相视而笑,像多年未见的老友,但谁也不能保证,下一刻,他们是否会战成一团。

    苏苏一道红光落到魔尊身边,乐呵呵和他打招呼:“百里飞扬,别来无恙。”

    魔尊诧异地看了她一眼,有人刚戏耍完他又这么明目张胆来打招呼地么?苏苏绝对是第一人。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魔尊也并非这么小气的人,于是也淡然笑笑:“苏姑娘此来,所为何事?”

    “看热闹。”苏苏踮着脚,伸着脖子观望战团。

    “你不打算选个边儿站过去?”

    “谁死谁活,与我何干?”苏苏道。

    闻言,魔尊哈哈大笑,笑罢,又摇头不语。

    苏苏不满地看着他:“你笑什么?”

    “笑你口是心非。”魔尊颇有深意的望着她,然后一转头,看向下方。

    苏苏瞪他一眼,顺着他目光看去,却见人类阵营中,司徒秀摇着扇子,也在看向这边。

    “那个登徒子,竟也在此”

    “那位可不是一般人。”魔尊道,“这大转轮成不成,就在他一念之间。”

    苏苏意外地瞟了魔尊一眼:“你又知道?”

    “你不是也知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

    魔尊笑而不语。

    并非所有人都能这么悠闲地谈天,地上的各**队已经混乱不堪。他们为了争夺欧阳青手里假转**打出手,欧阳青原想借此将这些无知的人们引出白银城的范围,却不料金灵圣母突然出现,撒下了天罗地网。

    金光织就的丝线笼罩了整座城,谁也出不去。偏就这金丝并非人人可见。

    那些不知内情的人见欧阳青不跑了,自然一拥而上。可谁也不愿被人抢先,于是又互相阻挠,又成了一片混战。

    为了护他周全,司徒秀只得带着他的封家军守在欧阳青周围。但这丝毫不能减少四下里各方人士的觊觎之心。只不过,在他们自己分出胜负之前,暂时没人会来找封家军的麻烦罢了。

    司徒秀仰望着金灵圣母,想不到,六号和七号将这员大将收入麾下,却不知拿了人家什么把柄。有金灵圣母再次压阵,加上她统领的一干早已被白银族借转世的名头掉了包的雷部众,恐怕除了不问世事的圣人们,就算是玉帝亲临,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即便如此,玉帝显然不愿放弃,否则李靖也不会在此了。

    可惜,李靖已经陷入了苦战。金灵圣母并不打算杀死他,她在乎的不过是仪式能否顺利完成。而在完成之前,只要没人坏事就好了。

    就凭李靖,螳臂终归是螳臂,挡不了车。

    金灵圣母的注意力同样不在李靖身上,她似乎谁也没看,但司徒秀知道,自己一定也在她的关注范围内。不过司徒秀一介凡人之躯,犯不着和大仙正面冲突,只可惜,他想活,有的人却不会放过他。

    “这战局看上去有些古怪。”粗枝大叶的苏苏,也看出了门道,“人类,似乎被困住了……”她想起了马玉霜说过的“九九归一”,在大转轮形成的过程中,灵魂的祭奠是必须的,而人魂,大概就在这白银之乱中产生。

    马家姐妹冒着生命危险寻她,就是为了阻止这场浩劫。

    不知为何,苏苏有一种感觉,司徒秀会出现在这里,也并非表面上看上去的灭白银,顺便分一羹,他向来玩世不恭的脸上现在只能看到凝重的色彩,他关注的根本不是战团中的各**队,而是天上的金灵圣母。

    “这是一个搜魂阵噢。”鬼姬摇着招摇的红衣飘了过来,“百里道兄,别来无恙?”

    “鬼姬道友,你的功法,似乎大有精进。”魔尊一眼看出这鬼姬短短数日,功力大增,恐怕与这亡魂四野颇有关系。

    “呵呵,是啊,拜道兄所赐,小妹又炼了一个招魂幡。”鬼姬有些得意地说,之前对魔尊的畏惧似乎荡然无存。

    “那真是可喜可贺了。”魔尊无所谓的笑笑。小小鬼姬,不知天高地厚,他还不放在心上。

    “我说,你们两个老妖怪,可不可以别在这废话?”苏苏不满地插话。

    “我道是谁,原来是妖剑玄冥。”鬼姬见了她,顿时笑得如花般灿烂,看得苏苏一头雾水,不知自己何时和这老女人有了交情。

    “如此甚好,不知你家主人可好?”

    苏苏白了她一眼:“你最好别提醒我,五柳坡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

    鬼姬顿时连连摆手:“那是误会。我若知道那上古阵法乃是你那主子布下的岂会拿它炼阵?说起来,我与你家主人,乃是旧识……唉,奴家也是事后琢磨起那阵法玄妙,加之五柳坡确实有处花姓人家,才想起此事,唉,唉我知你家主人是残魂转世,若有我鬼姬帮得上忙得,尽管知会一声,别的事咱不敢当,魂道之事,这九州人间,没有人比我拿手。”

    “你不再来找麻烦,我就该谢天谢地了”苏苏没好气地说。

    鬼姬禁不住呆了呆,从怀中摸出一卷东西来,递到苏苏面前:“奴家新做的招魂幡,姑娘要是不嫌弃,请转赠于你家主人,让他贴身戴在胸前,重塑魂魄之事,当事半功倍”

    苏苏愣了下,有些怀疑地看着鬼姬,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若不信,可以给这位百里道兄过目,看我说的可有假?”鬼姬理直气壮地说。

    苏苏只得把那招魂幡收下,暗想,这花小舞又在何时何处惹下这桃花债?实在令人费解。

    鬼姬见她收了,顿时笑逐颜开:“既然姑娘在此,我料想你家主人应该也在附近。如此甚好,这大轮环乃是魂道至宝,其聚魂之力,不亚于六道轮回,乃是颠覆轮回之物,对魂魄重塑大有裨益。”

    “这个我知道,无需你多言。”苏苏不耐烦地说。

    “但不只如此。据我观察,这大轮环会出现于此,并非单纯为了收集六道魂流,而是为了别的东西做准备。”

    “你想说‘九九归一’?”

    鬼姬闻言,脸色大变,压低声音道:“这是你家主人告诉你的么?”

    看样子,鬼姬确实知道九九归一,于是苏苏也卖了个关子:“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如果真是他所说,那么他确实是我猜测中那个人。”鬼姬脸上露出复杂的神情。

    “你想说谁?”

    鬼姬没有直接回答问题,而是道出了一件往事:“你既是妖剑,当知道,洪荒年间的仙魔大战。”

    苏苏点头。

    “那一战看似天庭诸仙与魔王蚩尤争夺帝位,实际上却没那么简单,否则也不会闹到天柱倾斜,洪水肆虐的地步,操纵那场大战的是另外的势力。”鬼姬神色凝重地说,“那一战,众圣归隐,天庭易主,四方大帝销声匿迹。”

    “我记得北阴大帝还在管事哩。”苏苏奇道。

    “那是因为他管的是轮回”鬼姬强调,“轮回是怎么来的,你可知道?”

    “只知是后土娘娘所造。”苏苏道,“据说当年后土娘娘可怜天下生灵死无归处,亡魂遍野,于是在幽冥海边上造了六座金桥,让灵魂各规各处,便有了六道。”

    “那你可知后土娘娘又是何人呢。”鬼姬说,“她是仙,是魔,还是圣?她为何有如此神通,引诸魂,辟六道?”

    苏苏摇头。那个年月的事,多匪夷所思,事实为何,她也并不清楚,多为道听途说而来。

    “我这么说,你大概就明白了。”鬼姬道,“后土娘娘手中,有一枚转轮。”

    苏苏闻言一惊,记得黑金说过,手持转轮者,都是传承者。当然,她还不清楚,所谓的传承者到底是什么,但是一直要致花小舞于死地,并追杀司徒秀的幕后主使,甚至搞出这个九九归一人,也就是六号和七号,可能还有更多以代号相称的强大存在,都是传承者。

    而且,花小舞,也可能是传承者。

    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就是转轮王。

    “当年,后土娘娘心怀慈悲,看不过生灵涂炭,于是四处寻访解决之道,结果在幽冥海遇到了幽冥老祖。与传闻不同,那幽冥老祖并非穷凶极恶之人,只不过终日与亡魂打交道,名声不太好罢了。幽冥老祖深谙魂道,二人相谈甚欢,六道轮回的计划便逐步成型。”鬼姬的话语声逐渐变得飘渺,似乎记忆倒流到了几十万年前,“可惜,后土娘娘没有想到,开辟六道,改造幽冥海竟会要了幽冥老祖的命,因为那冥火之内,竟隐藏着他的命魂——数万年的修行,幽冥老祖已经和幽冥海融为一体。”

    “没想到,这幽冥老祖,竟是个大善之人。”苏苏禁不住感慨。

    “后土娘娘不忍幽冥老祖为此牺牲,于是以自己的命魂护他入了轮回。”鬼姬感慨,脸上不禁出现悲凄之色,“可惜,这个过程出了差错,幽冥老祖并未进入轮回,而是就此消失了,后土娘娘失了命魂,魂魄也已离体,不禁悲愤交加,纵身跳进了轮回。”

    苏苏咋舌,这,这算是殉葬么?

    “如此说来,这金灵圣母,莫非是后土转世?”魔尊忽而插口,“能御使大转轮之人,应该也是魂道高手吧?”

    “不错。”鬼姬看着战圈中的金灵圣母,叹气,“她只是个失去恋人的可怜之人。”

    苏苏不禁问道:“那个年月的陈年往事,为何你知道得这么清楚?”

    鬼姬笑道:“因为我原是幽冥老祖身边的一缕孤魂,魂飞魄散之际被他所救,便一直陪伴他身边,我有个名字,叫红缨。我原以为自己会是他的终身伴侣,因为我的名字是他取的,而他的本名,叫做碧水……你不觉得很搭么?”鬼姬脸上浮现出两团红晕。

    可苏苏此刻一点也笑不出来:“你说什么?幽冥老祖叫碧水?”

    “是啊,他出生在幽冥海边,每日面对碧蓝的幽冥火,他戏称那是碧蓝的海水,所以自己就叫碧水了。”

    苏苏现在脑子里全乱了。这个碧水,不会是她认识的那一个吧?

    [WWw.8810.inhttp://www.8810.in

    www.8810.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