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0 瓦伦迪的阴谋?(上)
    利带来的消息,不算是什么好消息,不过也不算坏

    在李巍忙着筹建瓦斯台新政权的这一个多月里,与瓦斯台相隔两亿公里的无人星球T131703(即T13177星系内第3颗行星)上,当初随李巍一同来到T13177星系的,瓦伦迪派遣的那支工程队伍,竟然已经在外围轨道上搭建起了一座施工平台。

    太空时代的工程建设,与李巍从前那个时代所熟知的施工方式有着很大的不同,但也有着许多相通的地方。

    不同之处在于,工程设备更加先进,动力更加强劲核聚变甚至是反物质湮灭能成为广泛使用的动力能源,同时,由于所需要的一切建筑、组装设备都可以在外太空轨道上完成组装搭建,这就要比在大气层内,在引力圈以内进行要更加廉价和高速。

    但相通的一点却在于,任何大型工程的建设,都需要考虑到安全和便利两个重要因素。所以,四百年前的人类用围墙将施工区域包围起来,而当前多数中高等文明的做法是,在施工星球的外层轨道上建立一个足够庞大的工作平台。

    一来,平台巨大空间可以用来进行各种组装搭建操作,既是整个施工的主要工作场所,又是储存工程所需材料、设备和原料的仓库。

    二来,通常都携带有大型聚变反应炉或是湮灭反应炉的这些平台具有足够的质量和能源以为所有施工人员创造令他们舒适的人工重力环境,使得外太空环境下的长期工作不会影响施工人员的健康,也令他们得以保持较高的工作效率。

    这些理,李巍之前也在熟悉和了解这个时代的过程里就已经听说过。但当他第一次亲眼见到那座不比泰拉扬号体积小多少的巨型工作平台时,震撼和惊叹之余,也才对这些理论和常识了解得更加透彻了。

    “什么时候斯台的上空也能拥有这样规模的大型平台呢。”站在大型运载船的观察舱里,透过防辐射隔热的舷窗望着那座巨大的空间平台,李巍自言自语地感慨着。

    “一定会有的。”雷琳在他说道。

    “可是……那得需要多久?”李巍自己对此却并不很有信心。“你看。这座平台地体积虽然不如泰拉扬号巨大。不过。它不是战舰。不需要将大量地空间浪费在外壳以及一层又一层地隔离保护层上。所以。实际上它比泰拉扬号更加庞大和复杂……虽然它不如泰拉扬号地技术含量高。”

    “你说地是客观事实。”雷琳点点头又道:“不过。我更相信你能够做到常人做不到地事情……试想下。从拥有了泰拉扬号开始。你所做地每一件事。在不了解内情地人看来。不都像是奇迹吗?”

    “那……只是我运气不错吧。”李巍自嘲地笑了笑。

    “我记得有人告诉过我一句话。”

    “什么话?”

    “运气也是实力地一种……只有失败才会把一切都归咎于运气。”

    “这……也不无道理。”李巍轻声喟叹,“不过,我的好运气把我一步步推到了今天这个位置上,却也让我没办法回头……而我现在的任何一次失败可能会给身边的人,包括你和小雅,带来灭顶之灾。所以,我的压力也比从前任何时候都大,我的想法自然而然会和以前不同。”

    “我还是那句话。”雷琳双手挽起李巍的一只胳膊,“我相信你是个能够创造奇迹的人。”

    “希望如此吧。”

    以涅格人古代神话中的商业和建筑之神“图特拉”命名为图特拉建造平台内,受邀前来参观的李巍一行走出了运载船外舱门,穿过铺上了红毯的联结通道,一路来到专为欢迎他们到来而布置一新的一处开阔的甲板舱。

    “欢迎您,尊敬的元帅阁下。”身材略矮的工程队总监远远地便摘下帽子向着正迎面走来的李巍鞠躬致意。

    “你们的消息倒是很灵通啊。”李巍笑道。

    “我们与贵方是合作伙伴,整项工程又在贵国境内进行,当然要对贵国的事务多多关注了。”

    这位年轻的总监笑得很“外交”少一份足够令人信任的感觉,而他的语气和措辞是有种与他的外表年轻不符的过度老辣。

    他用“贵方”来指代当初与拉奎伦迪签下租赁协议的李巍所代表的龙威佣兵团,而在提到瓦斯台时又用“贵国”的称谓来加以区别思再明白不过不论你瓦斯台形势如何变化了,与我们签约的是佣兵团只要佣兵团一天还主导着瓦斯台,那么协议就一天不会失效。

    “就算是瓦斯台的政体有变,我难道会找这种借口撕毁协议吗?果然商人就是商人,自己的利益永远是第一位的……”李巍不禁在心里暗自皱眉。

    “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瓦伦迪泛银河贸易集团星辰建设公司第一工程队的总监,我叫格瓦罗”年轻的总监又道。

    “格瓦罗……瓦伦迪?”李巍稍稍讶异,仔细将对方的模样又打量了一番才觉,这个身高明显比一般涅格人高的多的小伙子,眉目之间却和拉奎伦迪颇有几分相像,或说,他更像是一个放大了的,英俊和年轻版的拉奎伦迪。

    “那你和瓦伦迪先生的关系是……”李巍忍不住询问。虽然此人也姓瓦伦迪,不过,在整个银河系,只要提及“瓦伦迪先生”,所有人都只会先想到拉奎伦迪本上,这个称谓已经成为了特指。

    “总监他是瓦伦迪先生的儿子,在家族中排行第九。”格瓦罗身边的一个助理给出了答案。

    “原来如此。”李巍恍然,不过,这个答案显然没能解释为什么面前这位小瓦伦迪先生的个头要比他父亲高得多……虽然比起李巍来,仍然矮了大半头。

    那位助理似乎读出了李巍眼中的惑补充说道:“其实我们总监和贵方的渊源颇深……总监大人的母亲,是巴灵顿前王室的公主,于二十五年前嫁给了瓦伦迪先生,成为他的第三位夫人。”

    “哦?原来你是巴灵顿王室后人?”李巍眼前一亮,但随即又觉得自己表现得有些失态,便强自抑制住自己的兴奋和极度的好奇。

    “可以么说吧……不过,我母亲已经过世很多年了,所以,我跟母亲的娘家那边其实也没有什么来往。”格瓦罗用略带伤感的语气说道。

    “真是抱歉,我不知道……”听说那位前巴灵顿公主已经亡故李巍颇有礼数地表示了歉意。

    “没关系……我母亲她走得安详,也没有什么痛苦。”格瓦罗脸上的伤感倏的收敛不见,以致让人怀刚才的那副表情是不是装出来的。

    李巍将随行的雷琳,利和查理等人逐一为格瓦罗作了介绍后,一行人便跟随着格瓦罗一同来到了图特拉平台的核心区域总控区。

    超过五千名的工人员(大部分为智能机器人),数十万台大小施工设备,几百处同时开工的工作区,如此庞大繁复的工作,一切的调度和指挥都是在这座圆形的控制室内进行的。

    李巍对这种大型工程的指挥调度并不熟悉,也没有太大兴趣,在总控室内大略地转了一圈下来,他便提出想去平台的边缘区域去转转。

    李巍是客人,又是合伙人,自然主随客便。

    格瓦罗带着李巍一行又坐上了平台内的高速轨道车。在李巍的要求下,轨道车以110的速度缓慢运行,使得他可以看清沿途不同功能、不同施工项目的工作区里的状况。

    高速轨道车以“龟速”一路绕行到了平台最外围的工作区内。

    这里的工作区本身的设施还在组装当中,因此还是一片杂乱的景象。

    格瓦罗有些纳罕,李巍这位客人的口味实在奇怪哪里不好,偏偏要看这种连施工环境都还没完成搭建的地方。不过对于参访的要求,他自然不会有任何反对的意见。

    四处码放着组装设备用的零部件及待加工的原材料,原本十分开阔的空间里只能容得下两个人并行其中。

    李巍背着手,走在所有人前边乎很是认真仔细地观察着周围的每一个细节。

    转了一圈下来,除李巍以外所有人似乎都已经是兴致索然,甚至是有些昏昏欲睡的倦意。李巍却仍然是一副精神十足的样子。

    “嗯……看也看得差不多了,不如,我们还是先用餐吧?”李巍倒也不客气。

    对这个提议,早已经无聊得想要打瞌睡的格瓦罗自然无比欢迎。

    虽然格瓦罗自始至终都保持着他外交官式的笑容,但用小拇指也想得到,让一位工程总监陪着自己这个门外汉,到处瞎转,看的还尽是不值得看的东西,对方心里一定早就恼火了,说不定已经在心里骂自己“土鳖”骂了一千一万次。

    不过,李巍自己却做这个“土鳖”做的很是开心。

    =

    格瓦罗不愧为银河系富的九公子,在他监督下准备的这桌宴席,的的确确让平日里在食物上马虎惯了的李巍大开眼界。

    像是什么用原产自某火山星球的特殊火山岩烘焙出来的野生巨蛙肉,又有什么几百年陈酿的上品亚辛果酒……餐桌上的食物,超过九成都是李巍闻所未闻的,更遑论吃了。

    不过,满桌菜肴美酒,李巍也只对自己早在巴灵顿时就尝过味道的亚辛果酒,以及一道相对普通的涅格特产椒炒深海蟹肉有些兴趣。

    格瓦罗见李巍对这份蟹肉很有兴趣特意让人吩咐厨房多加了一份。

    李巍吃得虽然单调,不过环顾四周,却要数他一个人吃得最开心,最肆无忌惮。

    格瓦罗也只能趁着拿起面巾擦嘴的时候,皱皱眉头,以表达他对这位“元帅”大人的不满……当然有不屑。

    李

    没有捕捉到格瓦罗的小动作,但从他语气语调的细:却能感觉到对方对自己态度的微妙变化。

    纵使格瓦罗在待人接物上已经颇具乃父风范,已经抵得上一个阅历年纪俱丰的年长了,但一个人的心情和好恶,除非是经受过特训的谍报人员,又怎么可能在表情语气举止上没有丝毫的表露呢?

    李巍现在已经可以肯定,自己的形象在格瓦罗心目中,已经定格为一个“土鳖、暴户、走狗屎运一路飞黄腾达”的典型了。

    当然,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宴会结束李巍便提出自己想随处走走,而格瓦罗想也没想便一口答应了。

    满面通红,带着身酒气的李巍由雷琳陪着离开了宴会厅。

    李巍手里拿着一份瓦送与他的图特拉平台空间布局图,放到眼前,一点点的辨认着。

    宴会的舱门再次开启,一个穿着图特拉平台工作人员制服的高个子中年人迈步走了出来,经过李巍身边时,却小声说了句:“跟着我……但别靠的太近。”

    李巍心里闪过一丝惑,但未等他多问一句人已经迈开大步走在了前边。

    李巍和雷琳交换了一眼神,稍等了一会后,这才跟了上去。

    两人始终保持着和那人至少有着几十步的距离,而那中年人也总是在最恰当的地方稍作停留,好让身后的二人不至于跟丢了毕竟图特拉平台是个比巨型战舰内部还要错综复杂的地方,一处岔口拐错了方向,就可能导致走向完全不同的,相距极远的区域。

    最后,在一扇半开的舱门前,那中年人作了最后一次停留见到后边的李巍二人出现在拐角,他便一头钻进了门里。

    李巍挽着雷琳,一面慢步走着面留意着周围有没有人。在确信无人后,两人便快步走到那扇舱门前先后矮身钻了进去。

    “元帅阁下,谢谢你的信任。”中年人按下了遥控按钮关上了舱门,毕恭毕敬地站在李巍跟前道。

    李巍不作回应只是看了看四周。

    这里似乎是个小型的绘图室,到处都是大型计算和绘图设备,而让李巍确定这里是绘图室的,则是紧邻房间一侧墙壁的那台出图仪。他曾见安雅在泰拉扬号上用过这东西,不论是新设备,还是当初尝试设计高斯武器时,安雅绘制图纸时都会用到这东西它输出的平面图纸可以达到超越肉眼分辨极限的精细程度,是绘制平面矢量图形的不二选择。

    “元帅阁下似乎对工程制造也很在行……”中年人见李巍的目光停留在出图仪上,不禁拍起了马屁。

    “我只是个外行……不过是碰巧认识这台机器罢了。”李巍耸了耸肩,显然对方的马屁拍空了。

    “哦,呵呵……”中年男子只好用笑声来掩盖自己的尴尬,随即又沉着声音道:“元帅阁下,我知道您对格瓦罗,甚至是对整个工程都有所怀,而我就是那个可以为您解答惑的人。”

    “是吗?”李巍的目光里带着几分怀,在中年人身上打量了一番,“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你就不怕你估计错误,我把你现在说的话,回头告诉你的老板格瓦罗瓦伦迪先生吗?”

    “您一定不会这么做。”那人倒是十分笃定,脸上显出比之刚才明显要镇定和坚毅得多的表情。

    “哦?怎么说?”李巍背着手,在那人身边慢慢踱着步子绕行。

    “从您刚刚来到图特拉平台开始,我就已经在留意您的一举一动了……很显然,您并不是来参观的,而是想来找某些您心里早有怀的迹象。”

    “那你觉得我在找什么?”李巍停步,正停在对方身后。

    那人也不回头,只是应答道:“具体在找什么,您心里恐怕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不过,瓦伦迪先生用如此高昂的代价换来一颗无人星球的开使用权,您一定早就心存虑,如今这么庞大的图特拉平台在您掌控的星系内被建立了起来,我相信,您心里一定只会有更多的怀疑吧。”

    “那我究竟有什么可怀的呢?”李巍又继续问道。

    “您怀瓦伦迪先生要在这颗星球外围建造空港和中转仓是假象,背地里要在您的地盘上做什么见不得光的勾当……我说的,应该没错吧?”说罢,那人缓缓转过身来,望着李巍的眼睛。

    “唔……你还真是个聪明人。”李巍点头赞叹道,“看来,你是想用自己知道的情报,来换取点利益喽?”

    “您说话还真是直接。”那人笑道。

    “我就是这么个人……你的条件。”李巍干净利落地直奔主题。

    “我想要的其实不多……”那人俯身在李巍耳畔轻声低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