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九章 变态杀人狂凯伦(下)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可能由于失血的原因,林珊的脸色开始渐渐变白,体力也在迅速的流失着。此时的她,虚弱的靠在墙壁上,整个人看上去都是那样的憔悴。

    凯伦阴冷的眼神扫过林珊,缓缓抬起右手,在林珊面前晃了晃,不知为什么,那干枯的手掌都透着一股寒气,另人畏惧,另人毛骨悚然。

    “嘶……”

    林珊的右臂被划开一道一寸多长的细小的口子,与此同时,凯伦的右臂也出现了一道伤口,很细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你……”林珊咽了口唾沫,身上的疼痛感已经完全被惊讶所取代,“自残?”

    “哼。”凯伦哼了一声,喃喃道:“无知的小丫头。”摸了摸自己后背的那道伤口,微微闭着双目,渐渐的,伤口竟然开始愈合,右臂处那个细微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伤口早已消失不见。

    “本体再生?”林珊完全惊愕了。她在感叹,感叹眼前的这个凯伦会的异能竟然如此之多,而且等级好象都还不低。

    “真怀疑,你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竟然会是阿瑟凯琳之匙的拥有者。”凯伦摇头叹息一声,继续自语道:“不过,没关系。你很快就会明白这一切了。”

    “什么意思?”林珊此时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后背的刺痛已经袭扰到了心头。此时,她想到了邵业,想到了这个对爱朦朦胧胧的家伙。

    凯伦没理会林珊,掏出手机,熟练的拨打了一串号码。不一会儿,电话那头便传来带有些焦急的声音:“谁?”

    “西区拆迁楼,四单元。”凯伦依旧没有任何语气,表情犹如一滩死水。说完后,他也没挂断电话,仿佛在等着对方的答复。

    果然,没过十秒钟,电话那头传来声音:“变态杀人狂凯伦?”

    “知道就好,给你二十分钟,自己考虑。”凯伦冷声说道,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冲林珊挤出一抹冷笑,道:“异能界的摩羯座,十七号实验体,马上就要来了。”说着,他突然伸出手臂,一把扯开林珊的衣服,抓住她胸前那个阿瑟凯琳之匙的项坠,一把扯断那纤细的项链。

    “阿瑟凯琳之匙已经在我手里,剩下的……”凯伦哼了一声,说道:“就差幼稚的摩羯座和那个另人讨厌的射手座了。”

    林珊仔细的倾听着凯伦的每一句话,可是什么摩羯座,什么射手座,她完全没有听明白。不过,她的心却不由的想到了邵业,登时,心中一凉。邵业就是摩羯座,他的生日是一月七号,凯伦口中的摩羯座不会是在说邵业吧?

    想到这,林珊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冲凯伦喝问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又是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哦?”凯伦被林珊的这一通质问逗笑了,挑起眼角,看着林珊,问道:“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卑鄙……”其实,林珊也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凯伦心中究竟打着什么算盘,只是无奈的吐出两个字。

    “恩,我喜欢这个词。我就是卑鄙,那又如何?”凯伦收起笑容,仿佛这个异能界的变态杀人狂对于笑容很是吝啬,转而,又冷声说道:“你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你现在没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本。现在不杀你,只是因为你还有利用价值。等我拿到了‘退变’,那时候你想不死都难。”

    说完,凯伦竟大笑起来,那笑容张显着狂妄。

    “退变?”林珊听到这个词,感觉事情并不简单,这很有可能关系到阿瑟凯琳之匙背后的那个巨大秘密。记得小时候就听爸爸说过,阿瑟凯琳之匙背后有个巨大的秘密。但是,任凭小林珊怎么问,父亲总不肯继续往下讲。

    难道,这家伙口中的“退变”就是阿瑟凯琳之匙背后那个巨大的秘密?林珊感觉自己正在一步步的接近事情的真相,接近那阿瑟凯琳之匙背后的真相。

    这时,凯伦则掏出一盒香烟,抽出一支斜叼在嘴边,点燃后,深深的吸了一口。那样子尽是陶醉,就好象那品尝着毒品的吸毒者一样,陶醉。

    “退变?那是什么东西?”此时的林珊知道自己打不过眼前的这个变态,也知道自己这一时半会并不会有危险,反而安下心来,问道。

    凯伦陶醉在香烟中的兴致被林珊的这句问话所打破,顿时,脸色又是一阴,看样子很是不高兴。皱着眉毛,吐出口烟,道:“等你死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了,现在还是省着点力气扛到你死的那一刻吧。”说完,又开始津津有味地吸起烟来。

    林珊见状,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二人又陷入一片沉寂。

    二十分钟过去了,凯伦的脚下已经出现了七、八个烟屁。掐灭最后一只香烟,紧琐着双眉,看着林珊,突然笑出声来:“胆小的摩羯座。”

    也就在这时,凯伦的这句话刚说出口。楼道外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听上去应该有三个人。

    “变态杀人狂,凯伦……”突然,三个身影出现在楼门口。林珊和凯伦同是将目光移到了三人身上。

    当看到中间那个瘦瘦的大男孩,林珊只觉得鼻子一酸,两行暖泪顺着眼角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