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洞中一直都是小易孤零零的一个人,小易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孤单,一时间被那突然冒出的身影吓了一跳,那镜面之中现出一个少年人的身影,少年眉目清秀,双目炯炯有神,身上穿着一身有些破乱的玄色俗衣,脖颈间露出了一块白色的玉璧,头发有些散乱披在额前,虽然有些狼狈但却透露着一股不屈的倔强。小易定睛看着那少年人,那少年也如小易一般,在那镜面之中与小易定睛互望着。这场面有些僵持,此时不知为何小易觉得脸庞上有些痒,不自觉的用手轻抓了一下,少年竟也动了一下,同样用手抓了一下脸庞。小易见了这景象心中才反应了过来,原来那少年竟是自己在石壁上的反射的虚影。小易轻吁了一口气,心里也稍稍的放松了些。小易又看了看那石壁上自己的虚影,心中竟霍然间涌起了一片沧桑感,仿佛那个虚影是自己,好像又不是自己,有种亦实亦虚的感觉,这感觉让小易心中总有一丝不妥,小易疑惑间,眼前竟起了一点光亮。

    小易的脖颈处,那块自小便跟着他的玉璧,闪出了一点紫色的光华,那光华愈闪愈亮,更带着一股振动如同在那玉璧其中有活物将要出世,身前光滑如玉的石壁上也起了共鸣,“嗡”的一声巨响,石壁上面附长得那层青苔瞬间退去,泛起了一阵白光,一块高愈五丈的白色玉璧凸显而出,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小易不禁有些吃惊,不自觉得手上紧紧的抓着脖颈的玉璧,惧怕着接下来又不知要发生什么事。

    小易手中的玉璧闪出的那道紫色光华,犹如一道清泉流进了那白色玉璧之中,白光黯淡了下来,玉璧上依旧是反射着小易的虚影,小易愣愣的看着眼前,“叮”的一声轻响,玉璧上反射的景象,好似一块小石投进了平静的水面,激起了一阵波澜,小易的影像也跟着起伏着,渐渐变得模糊,整个玉璧变得一片混杂,光芒乱闪,就像是一池煮沸的开水。片刻后,玉璧又是一番平静,出现了犹如蝌蚪乱游一般的紫色痕迹,痕迹来回的在玉璧上游荡,上下交织,随即紫色消散,豁然出现了一段如深深镂刻在玉璧上的古朴经文。

    那玉璧一时间瑞气升腾,闪耀着七色光彩,光彩的变换只让小易觉得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小易的目光移到了那玉璧上,仔细看着那翻腾起伏的经文,但那经文却全是篆体极为苦涩难懂。

    (太古以来,修真炼道鼎盛,吾自幼随师修行,一十六年,道法有成,后游历天下,经甲子时光,见天地四极,体正邪两道,终悟得道法三篇,名之曰问道。有缘见吾道法者,须知天道无仁,天道无亲,天道无私,切记,谨记。

    混沌之时,蒙昧方分。

    鸿蒙有道,万法唯一。

    天地之间,阴阳二气为合。独阳不生,孤阴不长,化之万物而生。

    夫天地造化,日月星辰,风雷水火,山川之灵,天地之气,四时之变,万物衰荣皆在其中。

    人和阴阳,故道法为神。神物虚化,须人而成。

    天法地,地法人,人法天。

    ···········

    乃为问道篇一也。

    无名道人著之以传后世)

    小易看着那段经文,脸上露出迷惘之色,只因从未有人教过他识文断字,对那经文却是毫不认识。虽看不懂那些经文,但那玉璧上的经文却带着一股摄人心魄的力量,字字如刀,全都一下刻入到小易心头之上,脑海中一段尘封千年的记忆也被那段经文所唤醒,一幕幕千年前的景像都穿越时空而来在小易眼前一一浮现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