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8.朝廷地震
    118.朝廷地震

    正在古青云入定练功的时候,各方势力是纷纷的躁动起来,京城里虽然表面是风平浪静的,暗地里却是早已汹涌澎湃了。

    首先是早就无法再忍耐的天命教,在法后一声令下后,暗地里四处活动起来,不过奇怪的是,惟独胡惟庸没有参与。

    燕王这二天气愤的很,更是显得暴躁无比,都已经杀了好几个丫头了,惹的一众手下人人自卫,不过在知道内幕的僧道衍不停劝说下,燕王也安定了下来,不过其手下却是秘密的频繁调动。

    天刚蒙蒙亮,金銮殿上,朱元璋一身龙袍,虽然脸色蜡黄,却也是霸气十足,端座于龙椅之上。

    下方文武大臣分别列队而站,气氛严肃,只是早朝一开始,气氛就明显的不对,各个派系的人面色各异,有的沉者,有的兴奋。

    果然,早朝开始不久,御史大夫景清首先跳了出来,指责中书丞胡惟庸贪赃枉法,大小罪名四十多条,而且证据一应惧全,接着好几个大臣,纷纷上书弹劾胡惟庸。

    这一变故,当场把朝廷里的所有人都打蒙了,燕王一系的人心理纳闷:这些人不是一伙的吗?今天吃错药了啊!

    胡惟庸当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这些大臣以前都是唯他命是从的,今天却忽然反过来对付他,让他一时间都忘了反击,站在那里一阵发呆,不过随后就反映过来,知道肯定是法后要对付他了,虽然知道这是迟早的事,只是没想到会这么早,看到那些铁证,刚想分辨一下的心思忽然消失了,他有种直觉,法后早就容不下他了,对付自己的心思应该是早就有了,想到这里心理一叹:可惜自己还没有准备好,看来这次是在劫难逃了。

    朱元璋就更是惊诧了,自从太子妃给了他名单后,虽然不完全,但是结合他暗地里的调查,自是容易找出和天命教有关的大臣来,可是现在一看,怎么好象天命教在内斗啊,这形式怎么不让他吃惊,要是以前或许他还看不出来,只是太子妃的名单里,排在第一的就是胡惟庸。

    可是不管朱元璋和胡惟庸怎么吃惊,讨伐胡惟庸的声音是越来越多,反映过来的燕王派系,对这么好的事,自然是拍手赞成了,于是更加卖力的落井下石了。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胡惟庸被直接下狱,暂时由刑部看押,他这辈子算是完了。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就有点出乎众人的意料了,朱元璋并没有当场将胡惟庸杀掉,而是先在朝堂上大发雷霆,然后怒气冲冲的退了朝。这样的结果有点出呼所有人的意料,按朱元璋以前的性格,这样证据确凿的案子,一定会当场杀人的。

    众大臣带着疑惑退了朝,刚想出皇宫,却被告知皇帝有旨,要宴请众臣功,聪明的大臣心理咯噔一下,明白了过来,看来朱元璋是要下狠手了,接下来的事情,更是出呼所有人的意料,最后就连法后都有些后悔操之过急了。

    朱元璋退朝后,一面派人拦下众大臣,一面立刻派出自己的心腹,迅速的审讯胡惟庸,本来要经过很多程序的,不过有朱元璋插手,那速度叫一个快。

    中午十分,京城四处忽然传出皇帝的旨意,封锁全城,昭告胡惟庸的罪行,然后就是厂位四出,到处抓人,理由自然就是与胡惟庸案有关,不过那个架势,到是将老百姓吓的全部垛回了家,若大的一个京城,居然变的冷清起来,呈现一片惨淡的景象。

    这样一直持续到傍晚,这场由胡惟庸案引起的大抓捕才算结束,这样的速度,使得好些大臣完全没有反映过来,因为那些证据,牵涉的人本来就太少,虽然被朱元璋强留下了,但是那些大臣根本就没慌。

    可惜的是,众大臣都没想到朱元璋这次会这么猛,这么快,这么缺德,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虽然抓的人大多不是太重要的部门,不过却是恰到好处,将天命教的外围官员抓了个**不离十,附带的燕王派系和蓝玉派系的人也被抓了不少,而那些平时反对太孙的人,更是大多被贬,所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朱元璋是早有打算的,只是一直没有借口,这次却是大大的帮了他一个忙,寻到了一个好的借口。

    傍晚十分,单玉如脸色阴沉的听着手下的汇报,听到自己培养的势力,被抓了那么多,心理那叫一个郁闷,聪明的她立刻就发现了朱元璋的抓捕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心理虽然郁闷,却也是好生纳闷,为什么朱元璋知道的这么清楚呢?难道是有内奸?

    燕王此刻也是脸色难看的听着手下人的汇报,僧道衍也站在一边。

    等手下人汇报完了,燕王挥手让人下去后,才沉声问到:“道衍,你怎么看?”

    僧道衍想了想到:“王爷,这事情很奇怪,虽然我们的人也被抓了不少,不过损失不太大,我却是在奇怪除了蓝玉的人外,其他被抓的人,看起来这些人没有联系,但是拒我们的情报显示,这些人或多或少的都有些紧密联系,以前看不出来,可是这样一起被抓,却让我觉得他们更象是一伙的。”

    燕王点头到:“本王也有这种感觉,只是不知道他们是那一方的人?”

    僧道衍沉思了一会到:“道衍到是有一个想法。”

    “哦,快说来听听!”

    僧道衍思索着说到:“从这些人被抓的理由看,表面上是受了胡惟庸的牵连,可是我们的情报称胡惟庸可能是天命教的人,然后再一深想,皇上不可能不知道天命教的存在,所以我判断,这些人很可能都是天命教的人。”

    燕王听的这话,思索片刻,也是点头同意了,最后说到:“想想,还真是这样。”

    僧道衍想说什么,又不敢说,只是看着燕王欲言又止的,燕王见了,微笑到:“道衍,有什么事情,就说啊?”

    僧道衍这才回到:“王爷,皇上既然出手,想来是知道太孙的背后势力了,可是看皇上的动作,怕是对东宫的太孙任然维护的紧啊,现在京城里太混乱了,听说蓝玉的精兵更是秘密的潜了回来,而且这次的事情一出,京城里明面上支持太孙的官员丝毫无损,而其他的势力派系却是损伤很大,再者鬼王那边,现在古青云受伤,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所以按现在京城的局势,要想合理的得到大位,几乎不可能了,我们是不是应该考虑撤回?先做好准备?”

    燕王想了想,叹气到:“本王,一直都希望能名正言顺的得到大位,可是按现在的情况,确实有点不可能了,还好本王的封地兵强马壮的,既然如此也别怪本王无情了,道衍,准备后路的事情,你就立刻着手吧,另外马上通知封地做好准备吧。”

    僧道衍连忙答应下来。

    而京城的大将军俯里,蓝玉的脸更是黑的不行,那是被气的,一众手下,更是吓的不敢说话,特别是连宽,更怕蓝玉一发火将他杀了,因为和天命教的连手,就是他促成的,而这次天命教的行动,显然没有顾及蓝玉一方,更可气的是,还被殃及池鱼,让蓝玉损失了不少人,所以连宽现在是担心不已,心理:直骂那些妖女,自己怎么就中了那些妖女的美人计,诡秘心窍的唆使蓝玉与天命教合作啊,不过想到那些妖女的身体,马上又好受了些。

    好一会后,蓝玉才沉声到:“『毒蝎』崔山武带领的秘密大军到那里了?还有多久能到?”

    「布衣侯」战甲连忙回到:“回大将军,还有十日便可到达。”

    蓝玉到:“哼,马上传我的命令,让大军加快速度,那个老妖婆已经忍耐不住了,这次我们是被殃及池鱼了啊,一定要赶在那老妖婆动手前到达京城。”

    「布衣侯」战甲立刻起身领命而去。

    一向被连宽压居在第二位的军师方发,心理那个乐啊:叫你连宽得意,现在知道害怕了吧!不过嘴上却谨慎的问到:“大将军,等大军到了,我们和老妖婆的合作还要继续吗?”

    蓝玉早就知道二个手下不合了,没好气的看了他和连宽一眼,才说到:“哼,等我的大军一到,还有必要和那老妖婆合作吗?”

    「妖媚女」兰翠晶却是呢声到:“对,等我们的大军一到,到时候京城都在我们的控制下,那还需要与人合作。”

    蓝玉看了看这个身材高大却仍保持着玲珑浮凸的优美线条,对男人有着说不出的挑逗性手下后,哈哈笑到:“翠晶说的没错,到哪个时候,整个天下都是我的。”

    连宽看着得意的蓝玉,心理有点发虚,蓝玉的为人他当然知道,那就是一个狠角色,还不知道要怎么对付自己?

    最后蓝玉看了看连宽,想到连宽为自己也立了不少功,也就没有说什么,就叫众人散去了。

    蓝玉的这点仁慈,却让小心眼的连宽误会蓝玉要对自己下黑手,阴差阳错的埋下了大大的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