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五十六章 定计
    仑山玉虚宫中元始天尊看了广成子一眼道;“伤你知道。那是准圣巅峰的妖族高手,叫做人妖杨龙,本是那伏大神的弟弟,与妖族圣人女娲亦有姐弟之谊,更曾在紫宵宫中听过道,也算得上是当初洪荒第一代大神。至洪荒时期,东皇太一,妖皇帝俊身陨后,其人的能力便成了除圣人外,妖族的最强,便是伏羲亦难胜得过他,可以说,在这世间便是我等圣人亦要给其几分颜面,你不是他的对手确也正常。”

    广成子闻听一震,问道;“妖族中怎还有如此人物,传闻当年洪荒之后,妖族除了有数的一些强外,均以入劫身陨了吗,怎地这还有一个人妖杨龙。这个妖族准圣级的人物,弟子却是从未听过。”元始天尊道;“你没有听闻却也并不奇怪,杨龙本就行事低调,便是在那妖族统治天宫之时,亦少有露面,而在洪荒大劫之后,便更是一直潜修山门,鲜少入世,这一次若非封神大劫将启,想来他也不会出现。”

    广成子皱了皱眉道;“师尊,妖族即出了此准圣级强,那我等诸教当如何行事,总不能因为他的存在,便放弃朝歌的计划吧!不若,请出燃灯老师,想燃灯老师亦是上古神人,修为通天,又有灵宝在手,要对付这杨龙想来却也不难。”广成子一向和燃灯道人不合,多是因燃灯的介入,而夺了他在阐教副教主的位置。所以,一经有什么问题,疑难,广成子自是要拖那燃灯道人下水。

    听元始天尊所言,再加上自已亲身经历广成子又哪里不知那人妖杨龙的厉害。

    而他也知道封神大劫虽然开启,但元始天尊以圣人之尊,却是不会轻易出手的,如此,单凭阐教十二金仙之力,却是极难胜得过那杨龙。杨龙那虚点一指的力量,便是现在仍让广成子心有佘悸个时候,若不拉出自已政治上的大敌,燃灯道人去触触眉头,还待何时。广成子心中暗自盘算,眼神却是偷偷瞄着元始天尊。

    元始天尊道;“无须动用燃灯,他也不会是那边的对手。况且,此次封神妖族只是先行,吾教你打杀青丘三妖,大半是为了敲打敲打女娲一系。如今来看,妖族方面的反应却是颇为激烈。短时间们师兄弟却是不好直接出手。妖族想要在封神中分得一杯羹却也不是那么容易,不说我人阐两教,单是那西方两圣和我师弟通天便绝不会允许妖族再现当年洪荒时的势力,有他们在前顶着阐教却是不需在前。”

    广成子虽然有些不甘心,但元始天尊即以如此说了也不好如何反驳。元始天尊看了广成子一眼道;“封神一起,天道巨变,如今这天道法轮下,因果纠缠不清,早如一团乱麻,便是我也难以看得明白。不过总得来说,截教势大则逆天,却是难逃劫运。而那妖族更是上一量劫主角量劫再难得气运之佑,自是不可能争得这封神主角。如今只有我阐教与西方两圣,及通天的截教相争了。”

    这诸教之间的争端,广成子自然知晓,不过他的实力不足,自然难以达到左右其中大事的程度。而且,封神之战中,阐教十二金仙更还犯了红尘杀劫,其它几教弟子还可以不入封神,只要不出洞府,便不入天道封神因果,但阐教十二金仙却是不能,杀劫起处,自要在因果业力中挣扎,成则脱胎换骨,败则死无葬身之地,莫说是一般的散仙,玄仙,便是强如广成子这般的大罗金负亦难免要化为灰灰。

    “师尊,弟子此行不顺,却是有负师尊教诲。”广成子诚心拜道。“好,你且下去吧!”元始天尊挥一挥手,便即命令广成子先行退下。看到广成子奉命离开,元始天尊冷冷一笑,自语道;“我阐截相争,却一时蹦出了如许多人,看来这天下间想要分这一杯羹的实在是不少。”冷哼一声,元始天尊微微闭上眼来,在其身后,一张异样巨大的诡异黑榜,正如黑海云龙一般随风飘荡。

    下一刻,那巨大黑榜中自生一股无上大力,竟凭空而起,直贯天地,隐隐中破开了虚空,一道黑色气流生出,那虚空竟被直接破开了一道裂缝。而随着这道气流卷起,在虚空的另一边,一具惨死在朝歌城外的尸体,竟被这股巨大气流所产生的力量生生卷开,然后,带

    芜地虚空。下一刻。尸体以经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元前。另人惊讶地是。在这具尸体地胸口处。竟被贯开了一道大洞。

    乌黑地血洞内里。竟缺少了一颗心脏。如果杨龙这时在此地话。想来必能看出。这具无心尸体。却正是那在之前。死于朝歌地殷商王叔比干。谁也不知这时。元始天尊突将比干地尸体。破开虚空拉引到这玉虚空是为何事。不过。元始天尊在看到比干地尸体时。却是面色微沉。然后。由手上打出一道法诀射入尸体心窝。再取出一枚仙杏之核。射入比干地心口。杏核入处。另人惊奇地比干地胸口内竟再生出一颗银白地心脏。

    杨龙自逼退阐教大罗金仙广成子后。也不敢久留。自回朝歌后宫不表。却说那朝歌城诸大臣。之前早看见王叔比干破心而走。惊呼下急在后追赶。武成王黄飞虎来得最快。但等到黄飞虎来到时。却只见到了比干地尸体在虚空中消失。这一幕另一众赶来地商汤大臣惊讶不已。却又全无办法。在无可奈何下。黄飞虎等人只得回朝向纣王禀报比干尸体失踪一事。这时。纣王正自关心爱妃坦已服食比干之心后是否无恙。哪有闲心理会比干地事。

    听说比干身死。尸体消失。纣王也只是不平不淡地说了句。命人查找王叔之尸。也便罢了。众臣虽然无奈。却也无可奈何。只能愤愤然地看着纣王关心地返回后宫。去看苏坦已。武成王黄飞虎对此愤愤不已。不过。他身为商汤大将。又是纣王近臣及亲信师弟。自然不能多说什么。只得暗暗记在心里。寻思着怎样敌对坦已。黄飞虎此时以经可以明显地看出。纣王这些年地转变。却是全因这宠妃苏坦已之事。

    黄飞虎却不知道。便在他筹谋如何对付苏坦已地时候。苏坦已等青丘三妖早就在谋算着怎样将他斩尽杀绝了。不过。黄飞虎却毕竟是商朝大臣。更是闻太师地弟子。同时又是商纣王地师弟。及大舅子。身为皇亲国戚。更又是掌有一方军政实权地代表人物。想要杀他如杀比干那般轻松。却是极不可能。况且。这会儿。苏坦已和喜媚。玉石还在担心。那黄飞虎身边那只最擅擒妖食怪地金雕。

    苏坦已道;“黄飞虎本身武力不凡。又是纣王宠臣。再加上那黄妃地原因。要想杀之。却是极难。

    况,在他身边还有一只碧眼金雕,若不能先将其除却,日后必成我等大患。”玉石和喜媚对此深以为然。“但要怎么收拾这个黄飞虎呢?”玉石有些迟疑的问道。喜媚冷笑道;“黄飞虎虽是商汤大将,但到底也只是一个臣子,身为上位,要收拾下面的臣子,还需要什么,最多不过是个借口罢了。”

    坦已点头道;“妹妹之言确是有理,不过,这黄飞虎确非一般的臣子,如果是其他人,姐姐只要在纣王面前一句话,便能将其拿捕到手。但这黄飞虎,却是满朝诸将之,又有妹妹嫁与纣王为妃,更是闻太师的弟子。若是不使一些手段,到也不好下手。”“不管如何,我青丘一脉子弟的大仇却是要报的。姐姐,你如何也能放过这黄飞虎啊!”玉石听得坦已的语气似有转折,不禁气闷说道。

    苏坦已道;“妹妹这却不用你说,黄飞虎与我青丘山仇深似海,姐姐又怎能轻易饶他,必要教其死无全尸,抄家灭族,不足以平我之恨。”喜媚也道;“其实要对付这黄飞虎,却也不难。只要有纣王出面,先绝其君臣之情,再灭其皇戚之旧,引其反商祸国,便是有那闻太师替其撑腰,这反商之重罪,却也足以另其灭族而亡了。”苏坦已眼中一亮,笑道;“听了妹妹此言,我到是有了一策。”

    玉石和喜媚闻听大喜,迫不及待的问道;“姐姐,却不知你想到了何策。”坦已冷笑道;“那黄飞虎身边的金雕不是说是个异种吗,左右对我等也是个威胁,那便拿它来开刀好了。”说完,坦已便将自已方才想到的一番谋略,详细的与玉石和喜媚告知。听了坦已之策,玉石和喜媚均是面有喜色,若如此依计行事,步步而行,到确是很有可能将这个讨人厌的黄飞虎,打入十八重地狱,另其永不超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