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章 终结
    趁着黄符离开杨元斌身体的间隙李队长眼疾手快向着杨元斌出了一道强劲的蓝光对他而言就算要承担扰乱阴阳法则的惩罚也要孤注一掷了与其说是为好友报怨不如说是受了什么暗示执著到底。

    在禹教管和龙安惊慌的注视下杨元斌的身体在蓝光瞬间侵入后开始有了细微的反应他的面色开始逐渐转暖褪去了灰冷的死气重现出淡淡的润泽。

    此时对于杨元斌而言他所处的时空生了扭曲和混乱在天地阴阳的潜规则下**不断召唤灵魂但灵魂却无法回应于是前世今生交错在了同一个空间。

    在魔力强弱不定的变化中出现在魔王面前的不是瑶姬而是那个曾与之生死相依的魔灵儿在看过她不顾一切、浴血而亡的那一刻后时空中又出现了青儿的身影并将她凄然悲痛的过往一一呈现在魔王的面前。影像中杨元斌与青儿真挚无奈的情感画面就如同昨日生的故事令魔王目瞪口呆心神不定最终他现原来在输过以后他由神创造了另一个自己他已注定不再是原来的魔王。

    神也好魔也罢都无法随意更改时空的转变左右宇宙的规则魔王在无奈中看到另一个他杨元斌正面对着自己眼里流露着恳求的目光仿佛在说:“把青儿还给我。”

    意识到被神捉弄魔王心中怒火难平突然他仰天狂笑狂笑间他周身的紫魔之气开始肆意暴动并狂乱地四处游走所到之处如一只只狰狞的魔爪无情地摧毁着周遭的一切。有些鬼仙和鬼士因来不及反应便被魔气侵袭身体顿时被撕裂命丧紫魅来得及逃脱的在张统管的率领下全都聚集到了由大家奋力汇合的结界中暂时逃过了一劫。

    魔王突然的异变不但令冥王惊心就连瑶姬也恐慌不已身为魔妃她深知这样的魔王已经乱了原本的魔性是极魔之态会毁了天地的平衡也会毁了他自己“是你让杨元斌还阳的吗?”瑶姬愤怒地质问冥王她知道魔王前世今生的时空生了错乱在赶来之前她就已经感到了时空的悄然变化。

    冥王似有所悟镇定道:“看来一切早有定数是不是我根本就不重要。”

    瑶姬眼里瞬间闪过一丝哀愁随后便变得异常坚定她快转身朝着魔王扑了过去双手紧紧抱住了他的腰身极尽温柔地说道:“王你累了休息一下瑶姬陪着你。”

    瑶姬绵绵的话语萦绕在魔王的耳边飘飞的紫轻柔地拂拭着魔王的脸庞魔王顿时感觉到了那熟悉的温柔但片刻镇静后还是不能抑制住暴走的魔性将一双魔手插进了瑶姬的身体。

    血嫣红的颜色从瑶姬的体内渗过白色的衣衫流了出来剧痛由外而内地贯穿了她的全身但瑶姬却笑了那双只对魔王温柔的眼睛含着泪水喃喃道:“王在瑶姬的心里是最强大的最温柔的输了没关系我们还会有机会赢回来王一定要为瑶姬永远存在因为你是我的唯一。”

    瑶姬说完话便闭上了眼睛在最后的那一刻脸上呈现的竟是青儿那淡然的忧容接着她的身体在魔王的怀里慢慢消散化作了一颗颗白色晶莹的亮光像星星般围绕在魔王的身边。

    魔王在点点星光的簇拥下回复了神志那一瞬间他周身的魔气突然间回归他的体内濒临毁灭的危险也随之解除冥王不由地松了一口气随后又叹了一口气为瑶姬这个可以爱得如此坚决的魔女。

    魔王捧着晶莹的星光闭目聆听着那里传出的声音那是瑶姬最后留下的话一遍又一遍回响在魔王的心里。

    “王一定要为瑶姬永远存在因为你是我的唯一。”这样的一句话让魔王黯然落泪可笑吗?魔王也会是这般动情?笑吧所有的生灵在傲视万物的时候我只愿为我的瑶姬而笑而哭因为在魔王诞生的那一刻瑶姬就诞生在他的怀里所以她是他的唯一他也是她的唯一。

    两个相互存在的唯一在上演了一出惊心动魄的壮举之后因为其中一个的消失另一个也随之消失天竺峰恢复了平静地界也由此避过了一场浩劫。

    冥王依然伫立在原地感悟着适才经历的一切他突然叫来身边的护卫传达着他刚刚作出的决定:“到阳世去终生保护杨元斌的安危。”

    张统管在战事平息后立即来到冥王的面前跪下请罪冥王笑了笑只说待回头查明事实后再行处置随后便离开了天竺峰。

    辗转阳世杨元斌睁开第一眼便猛地从病床上坐了起来在一片模糊的记忆中他断断续续地说:“青儿……青儿……瑶……姬……”

    一直守在病床前、十分忐忑的张小芳见到杨元斌果真醒了惊喜地叫道:“你终于醒了!太好了活过来了!”

    老婆婆也走了过来很不确定地看着杨元斌并向四处扫视了一番她看见另一空间的战斗已经停止了四双阴目均紧张地看着苏醒过来的杨元斌。

    杨元斌抬头看了看张小芳又看了看老婆婆半天张着嘴巴不能言语最后在张小芳的轻推下才缓过神来脱口便埋怨道:“我怎么还没死?你们为什么要救我?知道吗?我要救青儿她现在有难。”

    张小芳看向老婆婆说道:“果真是这样难怪他不愿醒来。”

    老婆婆走上前盯着杨元斌的眼睛正色问道:“你能回想点什么吗?在阴间你看到什么遇到什么了?”

    杨元斌想了一会儿后使劲皱着眉头说:“好模糊总觉得生了很多事但就是记不起来只记得青儿被关了起来好像是在天竺峰龙安禹教官还有杜光这些名字我都记得就是不知道他们是谁。”接着他又十分好奇地自言自语道:“瑶姬好熟悉的名字她是谁?是青儿的原名吗?”

    老婆婆再向四周环视现病房里已不见了那四个阴鬼想必是杨元斌已经还阳争斗也随之解除了。

    求死未果杨元斌实在不能安心因为心系青儿的安危他曾试图再度自尽可在张小芳的紧密监视下终究没能如愿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杨元斌便将自己折磨得寝食难安不分昼夜地挖掘残留在脑海中的记忆试图将那些零散的碎片连接起来探知自己最深的秘密每当筋疲力尽之时青儿于另一世界的存在却成为他最大的慰藉。

    在院方针对性的特殊照料下杨元斌的精神状况有所恢复半月过后获准出院。出院的那天杨元斌对着前来接他的张小芳问道:“你说上天是在惩罚我还是怜悯我?”

    张小芳随意地答道:“也许都有吧其实只要你活着总会有希望。”

    杨元斌苦笑了一下也随口说道:“只要活着就有机会赢回来因为你是我唯一。”

    张小芳愣住了讶异地问:“你在说什么?”

    杨元斌也愣了一下随后很轻松地说道:“没什么随便说的。”

    知道杨元斌要出院老婆婆也赶到了医院她是特地来送护身符当见到杨元斌的时候老婆婆又吃了一惊因为她看到在杨元斌身后的不远处站立着一个显然不是人的男子神情很是冷淡却没有恶意之相。

    老婆婆将护身符塞到杨元斌的手中嘱咐道:“记住信则灵千万要保管好了。”

    杨元斌感激地点点头说道:“你们是上天派来的使者。”

    站在医院门口完全置身于阳光下时杨元斌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温暖但心头的那片阴云依旧无法驱散他只有对自己说:只要活着我就有机会赢回来。

    “青儿!等等我我跑不动了!”一声响亮的呼唤从前方传来。

    杨元斌猛地一惊急忙朝前望过去只见一个女孩正风风火火地向他这边跑来而她身后的同伴正吃力地追赶着。

    那个奔跑的女孩从杨元斌身旁匆匆而过她并不是那个古灵精怪、清灵仙逸的青儿但那张充满活力的笑脸却给了杨元斌一份信心青儿在他的生命中永远不会消逝。

    因为爱深深所以缘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