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四 完结篇
    谁说没有奇迹当我们坚信时亦或当我们真正绝望时奇迹这东西就会突然出现。杨若水轻轻压下刀柄刀却被一股熟悉的力量突然荡开。

    “你----”

    “真没出息给你灵力怎么老不知道用呢?”

    和杨若水长得八分相似的灵白身影慢慢化为人形她轻压艮杰的胸口低声念起咒语。幻飞般的细雨罩着艮杰轻轻落下。

    “你总算出现了把一切丢给这两个孩子你道挺心安理得。”天一的声音充斥着不客气的味道。

    “水缡!”

    跟在天一身后的式神们盯着多出的人影眼睁得牛大他们本来是来救若水的。却看到这离奇的一幕。

    这是怎么回事?

    或许得从当年围城之劫说起当年那场大难水缡自知躲不过退而求其次她只得放弃肉身保住魂魄。她看出艮杰的灵力非常于是选择艮杰的天眼做为最好的修身之地。也借着灵魂释放的一随间她聚起灰飞的灵力救回了十一个式神的魂魄放他们转世重生。

    这些年她藏在艮杰的天眼中躲过了俗事纷飞她并未转世成为杨若水。杨若水也只是和她有过同样血脉的亲族留下的后裔。

    千年的轮转意味着劫难的重现水缡为了躲过这一劫故意将自己的灵力加注在杨若水身上让她这个普通人成了自己的替身为她抵挡一次次劫难。她预想着让杨若水按她的方式躲过一重重的劫难甚至按她的方式喜欢应该喜欢地人。

    可没想这杨若水次次不照理出牌不过还好。妖族早已没了当年的气势这一次劫数算是被时间解了。

    水缡的法力自是不俗经她地救冶。艮杰僵硬的手脚像是活了过来腹部怵目地刀口这会像是个血窟窿。不停地向外冒血。地上已集了一大滩血鲜红的血液透过地面石缝缓缓渗到地下。

    天一和妖族的五个长老也围上来帮忙在正、邪两股灵力的协助下艮杰的伤口总算是慢慢缩小恢复了过来。小说网…水缡抵着艮杰地额头将灵力慢慢浸入他的体内。

    本来就法力不俗的艮杰终于在众人的帮助下慢慢醒了过来。茫然的他看到水缡陷入了更深的茫然。回头看到若水他放心地露出笑容让茫然见鬼去吧!男女主角动不动四目胶着才是主题。

    “看门打开了。”虫长老指着地下惊喜交集。

    这个整个坑洞的地下就是妖族当年的宝藏现在借着艮杰这说不上神魔的血游那道永固地石门终于趟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

    “等等不是我们帮你们你们也打不开这门是吧!”早掌握这个情报的susan忙跳了出来“里面地东西应该分我们一份。”

    “啊?”

    不理急着分脏的susan艮杰牵着杨若水心满意足地离开。浓情蜜意中杨若水窝在艮杰地怀里小声问。“那门后真有宝藏吗?”

    艮杰笑道“秦皇地主陵算宝藏吗?”

    若水勤奋点头“嗯嗯。”

    “可能取吗?”

    “呃?”

    “尘封千年的东西见风都会化。他们那些尘封了那么久地东西还能取出来吗?”

    “嗯也是……”杨若水一脸可惜。“那我们还要当阴阳师吗?”

    “嘿嘿。”艮杰贼贼地笑了笑。“不当也行。你欠了两年的课程也该回去补补了。”

    “啊杨若水可怜巴巴地低下头“我还是当阴阳师吧。不过。你不许再逼我!”

    “好!”艮杰回答得极是爽快。

    忙完分脏的众人终于跟上了杨若水他俩。水缡亲切地说“若水现在身份澄清了。让你帮我那么多忙真是太不好意思了。要不这样如果你需要式神供你驱使的话我这些随你挑。”

    堂堂十二式神居然被人当成礼物送这什么世道。他们十二个那是敢怒不敢言。不过看他们的表情呃不对啊!看太常他们那眼睛好像都很一致地向若水使眼神。那神色好像是在说挑我挑我。

    杨若水牵着艮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挑……”

    她话没说完小狐狸已飕地一下窜她脖子上激动地说“若水我们走吧!”

    “就是我们走吧!”太常也风般地冲了过去推着若水就想往前走。

    “嘿嘿太常你下手太快了点吧!还有我呢。”又是几个身影窜了过去。

    水缡无力地摇了摇头转身问天一“罄我人缘那么差吗?这些式神怎么个个都想跳槽。嘿等等不会连你也想跳吧。”

    “嗯?”天一犹豫了一下小声问“你真是被他俩的感情感动才现身出来救他们的吗?”

    水缡小声回答“这个天一我相信你。我说实其实是他们要死要活的吵得太厉害了。我实在睡不着就出来了。”

    “哦天一轻轻点头脚下已迈着大步向前走去。

    前方杨若水突然拉着艮杰贼贼地说“唉你是不是不会老?”

    “嗯?”艮杰疑惑地问“怎么了?”

    “那十年后你还这年青怎么办?”杨若水想着就觉得惨兮兮的。

    艮杰笑着摇了摇头“要不我变老点。”

    杨若水拽着他命令道“一定要比我老十岁呃不行五岁。”

    艮杰宠溺地堆着笑“行都听你的谁让你还是我的兼职主人。”

    “嗯!这还差不多。”杨若水得意地仰着头“嗯再找几个式神去。人生真是美好啊!式神帅哥们再多来一点吧!”

    “嗯?”艮杰阴着脸回复到往日的状态。

    一切继续人们继续生活杨若水继续怕鬼。保持快乐心情日子总会好好的继续。

    说好今天结文还好做到了。咬牙写到十二点终于---挤完了。

    这个故事写得不太好某雪还是第一次将一个故事写完。这是某雪写的第一个长篇看样很失败唉!咬牙继续……

    没有完整的大纲总是想到哪写到哪有点乱可能会有童鞋看不明白。

    有问题尽管提我尽可能补充。

    这篇文章某雪选的似乎是很冷的题材。

    唉写了怎么着也得写完。

    谢谢各位看到这里的朋友谢谢你们隔着网络听完某雪讲的故事。

    太酸滴话我就不说了总之谢谢谢谢了……

    最后为此文写上最后三个字----

    “等等!”艮清大人风风火火地冲上台“什么最后我才那点戏份你好意后啊!”

    某雪灰灰地溜

    “小样儿你想溜哪去?”卓一衡黑着脸将某雪拎了回来“我的戏怎么那么不出彩还那晚出现你是不是不想混了。”

    “就是我呢?怎么我没出场?”十二式神之一的**大人帅帅地现身拎过某雪继续抱怨。

    拳脚、冰雪、火焰……

    会法术的人果然不一样某雪在一众配角的围殴下慢慢爬了出来。

    杨若水截住她冷冷地说“唉小白还真别说我觉得我的戏份也缺少亮点都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点的地方。”

    “啊!没有的?没有的……”某雪仰起肿起的脑袋茫然地问“你你说的难道难道是……”

    “什么?”

    “咳咳xxoo?”

    “嗯?什么意思?”杨若水冒着一眼小问号茫然地看着某雪。

    艮杰贼贼地抱手站在一旁阴深的眼中尽是期待。

    最后为此文写上最后三个字……母。

    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