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一百零一章 焉知非福

    火光漫天,二女受险,幸亏他心性修为趋向大成,倒是没有自乱了阵脚,见对方真的照自己所说的放下了二女,籍着火海搅出的气浪试图在这上面动些手脚。

    当然,面对着一个奸滑似狐的敌人,还是得打上些掩饰。

    何天问装作松了口气,但是外在看上去还是有些战战兢兢的感觉。

    “烂柯山!就藏在烂柯山下的烂柯渊之中。”

    此言一出,那黑影眼中的红芒竟是像化作了一团在强风不断掠过的火焰一般,不住地在晃动,似乎一个不察觉就会熄灭了似的。

    何天问亦是察觉到了不妥,正所谓秋风未动蝉先觉,对方动作未出,何天问就已经率先出了手。

    黑影还没来得及说话,何天问身后的火海便是骤然爆炸了开来,风暴转眼即至,在黑影抬手遮掩的时候,何天问便是乘着这阵风忽身落到了褚馍的跟前,动作干净利索,双手往二女的腋下一夹,再往褚馍身上一蹬便是纵身跃上了三丈高。

    人还没来得及落下,何天问的心中又是突兀地响起了警钟,硬是在风暴的余波下携着二女改了落脚点,就在他落下的那一刻,褚馍也已是冲天而起,刚好与何天问插肩而过,瞧他那股向出膛大炮的架势,怎不知撞在人身上会如何。

    尤其是褚馍那几乎贴在何天问眼睛上的皮肤,金光流转,血煞萦绕,皆不是易与的,残留在何天问脸上热辣辣的感觉更是在提醒着何天问,褚馍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可是就在这时,事情的发展却是峰回路转,褚馍去势急峻,但与何天问亦不过是错身擦过,也就是在那短短的距离,褚馍却展现出了超乎常人的反应,抬脚到落脚,不过一眨眼。

    何天问也是险而又险地避过这一着,不致命,但是后脑仍是被踹到了。

    一落地,何天问的脚便是不自觉地软了下来,直接单膝跪倒在了地上,放下二女,他的眼前一片发黑。

    也幸亏何天问臻至天人,第六感较之五感还要强上许多,行动起来没有显得丝毫的阻滞,仅仅是双眼已经是看不出点滴的神采。

    “小子,你有种啊。”

    黑影也不在乎褚馍跑远了,他眼中红光闪烁,目光牢牢地锁在了何天问的身上,他也想不到,以自己的手段还是让他找到了空隙。

    看着何天问身后烧的通红的天空和山野,黑影心中不禁叹了口气。

    老天爷,你始终不愿意站在我这边吗?那就别怪我做事不给你留上个一亩三分地了!

    红芒重新聚焦在何天问的身上,只听黑影慢悠悠地说道:“小子,你还是老老实实地说出禹王鼎的下落吧!你可护不了她们一世。”

    何天问甩了甩脑袋,眼前还是一片漆黑,一点也不见好转,但是听见黑影发话了,前面的没听清楚,但是后面的话他一听完,便也是跟着“哼”了一声,其中嘲讽之意可谓是一览无遗。

    “我是护不了她们一世,但,只要把你们清理干净,自然也就没有所谓的后顾之忧了,不是吗?”何天问放下二女,挺直腰来,倨傲屹立在原地,一股热风吹来,显得无比的神采飞扬。

    “有种,有种啊!那你也别怪老夫我下狠手了!厨魔!”

    一声令下,一个砂锅大的拳头就杀到了何天问的侧脸,拳未到风先至,何天问下盘一滑,钻入对方的怀里,一个贴山靠冲,凭着强大力量使出的巧劲霎时将褚馍推了出去,只见褚馍的脚尖于地上摩擦了三十步开外方才卸下了所有的力道。

    何天问阖起双眼,全心全意倾注于第六感之中,以求摸索出一套有效的制敌之法。

    短短几回算不上交手的交手,褚馍的底就被何天问摸得七八不离十了,就说他那异于常人的反应和力量,是大多数习武之人花上个一辈子也达不到的程度,再联想起脑海中浮现的金光流转,血煞萦绕的一幕,何天问可以确信,褚馍的身上必定是用上了某种秘法。

    自古以来,速成的秘法都有着致命的命门,但是不知为何,何天问在褚馍的身上却是一点都没有发现,气血涤荡有如潮涌,内外坚韧几近金铁,除了内力因丹田被毁而落得干净,其他的比起自己几乎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轰——

    褚馍仿佛与火海夹好了时间似的,滚滚的热浪与籍着剩余力道反弹回来的褚馍,两者齐齐对何天问进行起了前后夹击。

    何天问若无其事,左右手分别轻轻拂出道半弧,持而续之,力不尽气不止,耐着身后烘烤,强行化天灾为己用,双手拼尽气力朝褚馍拍了一掌。

    红彤彤的气流大手印,褚馍视若罔闻,黑影也不加劝阻,何天问心中一凛,手印温度之高,他可是一清二楚,果不其然,褚馍才刚与手印发生了接触,下一秒便是触发了燃点,褚馍的体表当着黑影的面熊熊燃烧了起来。

    这一着仿佛也是打了黑影一个措手不及,在黑影看来何天问能将热浪玩得这么溜,想来不过是外强中干,想不到如今何天问竟是啪啪啪地将他的脸给打肿了,也到了这一刻,他方才回想起褚馍的身上还有未擦干净的药液。

    看着褚馍凭借着仅存的微弱意识在地上来来往往地翻滚,但是他身上的火势却没有任何想要熄灭的趋势,黑影不禁担心了起来,他对褚馍很放心,但是在褚馍身上动用秘术的时间着实是太短了,水火不伤什么的,他可还没那个信心。

    何天问静静地待在二女的身旁,以自己雄厚磅礴的内力开辟了一个隔离的空间,虽然还是略微显热,但已经没了浓烟之患。

    黑影看何天问在一旁静观其变,心中一阵不忿,咬牙切齿地看着对方自己却是无能为力,连走两步路都虚浮无力的人,又怎去跟一个臻至天人的人扳手腕,看着褚馍还在地上打着滚,他便是清楚,今日他输了,输得很彻底。

    但不是输给何天问,而是输给老天爷,预料之外的滔天山火,褚馍体表残留的油渍混合物,一切像是注定的一般,他无计可施了。

    黑影一步一步地往后离去,身影隐匿在了大火形成的烟雾之中,“看来今日之事只能如此作罢,但你一日不说出禹王鼎的下落,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厨魔!走了!”

    飘忽不定的声音渐渐涣散,褚馍也披着一身火焰没入烟尘,何天问胸口一松终于放下了心头大石。

    连忙将二女陆续放置在飞廉的马背上,虽然现在看似只剩下自己,但是谁也不知会不会有人突然杀过来,一切还是以小心为上。

    飘逸地翻到马鞍上,牵过缰绳,照拂着二女,睁开眼睛黑暗依旧,只好闭上眼小心翼翼地循着西面找了一条路硬着头皮先走下去再说了。

    接下来的路途都是有惊无险,山火蔓延迅速,但是在何天问驾着飞廉渡过一条清河之后,终于摆脱了火势的追袭。

    至于二女,也是在路上的颠簸中醒了过来,见着自己在火海中穿梭,也不敢多说一句话以免何天问分神。

    “吁——”

    找到一处不错的林荫,危险摆脱了,二女也清醒了,何天问只想着好好地歇一歇,顺便捋上一捋刚刚那黑影的事。

    翻身下了马,梅百花最先留意到何天问的眼皮是一直闭阖着的,心中陡然萌生出了一股不安。

    “天问,你眼睛这是?”梅百花伸手欲要摸一摸,但是当他的手伸到一半的时候,却是再也落不下去了。

    何天问感受到了气流的变化还有梅百花那熟悉的味道,眼珠子一转,眉毛一抬,便是用着若无其事的语气笑了起来。

    “没事,不过是让烟熏了眼睛,不是很舒服而已。”

    “好吧,你……小心些,我去看看,给你弄点吃的。”

    梅百花转身走开了,揉了揉湿润的眼睛,她知道他是不想让胡芦担心,可是想到自己刚刚被人掳走然后昏阙了过去,说起来何天问眼睛出事很大的责任是在自己的身上,不知不觉的,梅百花本就不长的指甲竟是将掌心掐出了血。

    何天问则是没想太多,在给胡芦解释了一下刚刚一线天导致的火灾之后,他便是静静地坐在树荫下,缓慢地运行着内功,试图去解决自己体内那致盲的隐患。

    “唉——”

    长吁短叹,不足以抒发何天问此刻心中的无奈,人的大脑太精密了,其中脉络之多,构造之巧,一时半会,也是捉摸不透。

    武林有云,人首有要脉,其名为任督,通之成先天,不通则蝼蚁,二脉之纤细,不慎七窍毙。

    化掉脑海中的淤血,睁开眼皮发现仍旧是一片黑暗,何天问也只好细细地找起了异样,在耗费了差不多一刻钟的时间后,终于让他发现了问题,他的任督二脉竟是刚好被淤血给堵塞住了。

    不过探究深一层,也不能算是堵塞,只能算是雪上加霜,火上浇油罢了,因为据何天问的感知,他的任督二脉可以说是从来就没有通过。

    一直以来,何天问的大周天运行一直依靠的都是他脑袋里其他的经穴脉络,也是到了今天,何天问才算是恍然大悟,想来自己过往与高手过招容易力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自己任督未通便是成就了先天,成就了天人。

    由于一切都顺其自然,水到渠成,所以一直也没怎么怀疑过,到了后来与魔无相的交手,也不过是误会了自己内力使用出了问题,直到今日。

    何天问按摩了一下太阳穴,缓解了些许的压力,这个难题使着实在是有些难以解决。

    经脉堵塞多年,要重新将其打通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事,作为最重要的任督则更是如此。

    何天问也有所察觉,自己的任督二脉堵塞有多么严重,想着孩童之时自己一直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想着一股气将周身大小所有的经穴脉络打通便是高枕无忧,却是没发现自己的任督二脉在自己没留意的情况下逐步长成。

    “呼——”

    猛地吐出一口浊气,何天问顿时跟着疲软了下来,拼着大修为大毅力,硬是磨掉了大半,剩下的就是些水磨功夫了,不过也不知彼时任督二脉俱通,自己双眼是否能恢复正常。

    “好了。”

    接过梅百花递过来滚烫的木碗,闻着那荤素交杂的浓香,精神霎时大振。

    “原汤化原食,这是我用附近采摘下的野果还有肉干一起熬煮的,再加上这块馍馍,你试一试。”

    梅百花将一张烫热的馍馍直接塞入何天问的手里,两人肌肤相碰,在呆滞了片刻之后,方才各自缩回了自己的手。

    “我试试。”

    眼睛虽瞎,但何天问吃起东西来却是一点也不含糊,喝汤,嚼饼,虽然食粮简陋了些,但在经历了一连串的战斗之后,以他那饥肠辘辘的肠胃,吃起什么东西都绝不会含糊半分。

    “慢些。”

    梅百花看见何天问狼吞虎咽的过程中无意粘到嘴角上的碎屑,下意识地就去将其轻轻拂拭掉了,使得一旁无意瞄到的胡芦也是不由得别过了身去。

    “谢谢。”

    气氛陡然变得尴尬了起来,直至梅百花缩回手,何天问才是斯斯文文地撕着馍馍吃了起来。

    “哥哥。”

    胡芦不知何时又是侧回了身,她看着何天问闭阖的双眼,又瞄了一眼仍旧一片通红的天空,她终于按捺不住朝何天问叫唤了一声。

    “什么事?”

    “你……我,刚刚一线天,我是不是……”

    听着胡芦说着迷糊不清的话,何天问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以示抚慰。

    “别想太多,哥没跟你说的,你别乱猜,知道吗?”

    “嗯。”胡芦点了一下头,像小猫一样,可爱极了。

    啪啪啪——

    何天问拍了拍手,洗刷了一下这变味的气氛。

    “吃饭吃饭,真是的,好好一顿饭干嘛弄得这么伤情,赶紧的,你们不吃的话,我可就帮你们全吃了!”

    天空,还是一片通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