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137】权作保镖

    对于叶清玄等人来说,司徒氏和南宫氏两家请求他们护送一段时间的要求,先是假意推脱,直到对方以八大世家的身份许诺外加威胁,叶清玄等人方才露出勉为其难的样子答应下来。

    但实际上他们当然是愿意的,因为眼前的结果就是他们事先算计好的。

    那个突然出现的蒙面刺客自然就是孟源筠。

    落入湖中的,不过是事先从厨房中偷出来的一袋子土豆,而孟源筠本身却是嵌在了船底,躲过了追查,并尽快回归队伍之中的。

    面对八大世家的盘问,人员齐备的一行人自然没有露出任何破绽。紧随其后,两大世家的代言人,那个黑袍怪客的邀请也进展的很顺利。

    为了安抚这些不怎么受信任的“保镖们”,八大世家的主子们终于恩赐他们住进了船舱,不过是在下一层货舱中,不过打开悬窗倒也还不算憋闷。

    皇甫泰明的近卫被安排到外面守卫,郑云彪和谢云安、郭云飞三人守卫在四下的悬窗之旁。

    叶清玄等人安然坐下休息,相互看了一眼,便聊起天来,不过话语分成了两拨,一边是大为批评八大世家嚣张的态度,另一边则是辩论得到八大世家的人情是件多么重要的事情……

    双方爆发激烈辩论,不觉过了半个多时辰,终于在叶清玄一摆手的情况下,众人缓缓停止了无意义的争论。

    “走了么?”孟源筠问道。

    叶清玄点了点头,众人都是齐齐吁了一口气。

    如花和尚咒骂一声,喝道:“奶奶的,这个老家伙竟然还对我们不放心,也跑过来偷听我们的谈话……”

    原来一群人进入货舱之后,叶清玄和孟源筠等几个耳识灵敏的人便已经听到有人跟踪,并在一旁偷听。

    只是从脚步声便已经确认是哪个黑袍怪客的黑老,想来对方还是不知他们根底,前来打探,于是便自然而然地以无关紧要的话题应付,直到对方确认他们众人却是与其意外相遇,并飞身离去之后,这才停止。

    孟源筠笑道:“怎么,只许我们偷听,便不许人家偷听么?只不过任他们再狡猾,也没有想到我们这群猎人的耳目比最狡猾的狐狸还要精明。就说我们的叶老七,那一双耳朵胜比一群狐狸,一般的畜生根本就不是对手……”

    “你在嘲讽我强似畜生么?”叶清玄笑道,“那你们可就是畜生不如了……”

    众人一起笑骂,意态轻松自由。

    看着郑展堂坐在了米袋上,孟源筠忍不住调侃道:“这次委屈郑相了,离开你的高规格府衙,这里不怎么舒服吧?放心,这只是暂时的,等到了地界,只怕这样的待遇都不敢保证了……”

    众人有些好奇地看了一眼郑展堂,不知道这样的奚落他会怎么回答。

    这个人,一向不太主动说话,更不愿意表达自己的意见,似乎什么时候都是听命于人,就像是一个应声虫,但身为一代枭雄,绝对不会只有这样的才能度量,可他到底是哪里出众,却让人说不上来,仔细想象之下,整个人给人的印象,与一张白纸没有什么区别。

    货舱里一股子霉味,郑展堂却是面带微笑,左右环顾了一眼,道:“你不知道,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中,我才有些许的安全感……”

    孟源筠疑惑地看着他。

    郑展堂微微一笑,道:“儿时我也是贫苦人家的孩子,这里的环境比起当年还要胜却十倍。有时我还十分怀念当年颠沛流离、食不果腹的生活,那时的梦想十分简单,每天想的事情也很简单,就是吃饱肚子,活下去。在洛都的府邸中,我还专门有一个地方是完全属于我的,青瓦小屋,种种花草,养养鸡鸭,跟儿时一样,倒也逍遥自在……此刻的场景你说我会不会不自在?”接着一转身,看着皇甫泰明,笑道:“十三皇子想来应该是在镇魔塔下经过培训,主掌侦查,我的那处府邸十三皇子应该是很熟悉吧?”

    皇甫泰明皱眉道:“那里不是你故作清高才设置的么?身为武相却不恋权力,甘于贫苦,当年父皇还因此而嘉奖与你。只是朝堂上还是有人怀疑你作秀,还有言官弹劾过你。你如此贪恋权力,实难让人想象你的所作所为那件事是真心为之……”

    郑展堂微微一笑,略有些感慨地说道:“真亦是假,假亦是真,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多年来,郑某人看似位高权重,其实不过一介棋子而已,每日战战兢兢度日,迎来送往,虚情假意,数十年光阴下来,这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事到临头,连我也说不清楚是爱与不爱了……”

    郑展堂一席话,众人都是沉默了下来。

    魔门六御之一,朝廷的武相,凤仪阁极力拉拢的重臣,其实也不过是人家手心里的一枚棋子,虽然他从始至终都想跳出棋盘,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郑展堂被俘,不管他是投降也好,抗命也罢,最终都将不再有以前的地位和风光,情景之悲凉令人唏嘘。

    “事情已经按照原计划实现了,我们接下来怎么办?”皇甫泰明不想众人在这个事情上有太多的联想,出言将话题引入正轨。

    孟源筠更是叹息一句道:“哎,真是没想到,竟然这一次会卷入‘青铜龙塔’的纷争之中,想到我们即将面临一批又一批心狠手懒的寻宝人,感觉我们还真是祸不单行。”

    “不是祸不单行,是否极泰来!”江水寒突然笑着说道。

    叶清玄和他对望了一眼,心中同时泛起一丝笑意。

    按照叶清玄和江水寒原本的计划,本就是要实施宣扬“青铜龙塔”的事情,借以吸引江湖游散势力的集结,牵着这些人的鼻子与魔门死磕,他们兄弟同时隐藏背后,伺机刺杀显露行踪的魔门高手,瓦解魔门的斗志和实力。

    这个计划刚刚派出鬼虎去实施,想不到天下的事情就是这么巧,竟然在一次偶然的遭遇中,便遇到了真正的寻宝者。而且还是得到了相关道具的八大世家。

    江水寒的话立即引起了众人的好奇。

    叶清玄叹了一口气,眼色示意,江水寒屈指一弹,已经被封住功力的郑展堂应声晕厥过去,如此之后,他才娓娓说道:“早前我与老八曾经有一次密谈,说及想要利用‘青铜龙塔’的事情吸引江湖上趋利避害、无门无派的武者到一处,进而引发他们与魔门的冲突,我们在背后坐收渔人之利,但我却因为此举太过阴险,而那些武者太过无辜而断然拒绝。除了这些之外,我也是因为当时白道武林的力量已经极为强大,沈江平、徐正奕与魔门之间的冲突,无疑让白道武林出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与魔门对抗。所以不必要引发这一场血腥的江湖浩劫来消耗魔门的力量……可谁知道……”

    “可谁知道刚刚有所七色的白道势力竟然被魔门在寒台寺一举围歼……”江水寒继续说道,“面对如此重大的损失,我再次强烈建议七哥,重启‘青铜龙塔’这条‘驱虎吞狼’之策……”

    众人听完,不由得面面相觑。

    孟源筠惊愕道:“原来我在窗根底下听到的事情,是你们搞出来的……”

    “绝对不是。”江水寒断然道,“这一切都只是巧合,我的计划还在铺垫阶段,只是让人在江湖上大放‘青铜龙塔’的消息而已,想不到我们竟然会在这里真的遇到寻宝之人。”

    孟源筠挠着后脑勺说道:“那这么说来,司徒家那个丫头所说的什么青铜鼓的事情,与‘青铜龙塔’的宝藏没有关系喽?是你们故意放出去的诱饵?”

    江水寒从腰间的百宝囊中取出一面小巧的八角形手鼓,青铜的边缘,浮雕神龙,整个小鼓上面蚀刻满了怪异的图案,便是青铜龙身上也不意外。

    众人呼吸顿时为之停顿。

    江水寒苦笑摇头道:“当年我大江盟得到这面小鼓之时,惹起了好大的一股风波,而此鼓之上并没有发现任何有关‘青铜龙塔’的痕迹,当年我还以为这件东西与众多关于‘青铜龙塔’的物件一样,都是假货,没想到,这‘青铜八面鼓’却只是寻找龙塔所在地的组件之一,这么多年怀藏重宝而不自知,真是滑稽……”

    “那我们何不现在便上楼把那对狗男女干掉,将东西抢过来呢?”如花大和尚凶目一立,说出的话语煞气逼人,丝毫不减出家人的慈悲心肠。

    “不用急,只要我们手里有这面‘青铜八面鼓’,迟早有一天我们还有再会的一日。现在动手,是非太多,郑展堂更为重要,事关天下武林,不容有失。”皇甫泰明出言道。

    众人齐齐点头同意。

    叶清玄感叹地说道:“开启‘青铜龙塔’的八柄宝剑,已经全部出世,仙龙洞得其五,我们手里有碧霄、碧落二剑,如今更有碧霞剑出世,而标示‘青铜龙塔’所在地的‘青铜八面鼓’和‘青铜琉璃盏’也全都出现了,难道真是‘青铜龙塔’再现的契机到来了不成?原本不想以此搅动江湖的血雨腥风,没想到,这血雨腥风却还是不请自来……”

    皇甫泰明缓缓说道:“所以啊,老七你也就不必心存芥蒂了,反正这事情就算你不插手,该来的也还会来。要是控制在我们手中,说不定还能将这劫难的后果压至最低限度……”

    叶清玄一听,宽心地点了点头。

    众人的行动目标被确定了下来,便是安全无恙地带着郑展堂到达目的地。

    剩下的,便是目前如何做的问题了。

    江水寒连淡淡说道:“据那位黑老介绍,他们的目的地是扬州首府扬州城,路上会经过江宁府。我们本来打算到达江宁府之后顺大运河北上,不过显然这里涉及一个提前下船的问题。扬州城也有大运河连接,只是路程要比原定的要多出一天的路程……”

    “这没关系,安全是关键!”皇甫泰明出言道。

    众人齐齐点头同意,叶清玄抬头看了魏无疚一眼,想听取他的意见。

    魏无疚正闭目养神,似乎感受到了叶清玄的目光,眼皮也不动一下,直接道:“不用看我,我没有意见,我只是执行!”

    好手下!

    没有存在感,但安全感一顶一的好手下!

    叶清玄继续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分派一下防御任务好了。孟老六负责船顶,大哥负责甲板,真田君负责船尾,郑云彪、谢云安、郭云飞,三个小的各带三个属下巡查三层船楼,当然,若是有人阻止,你们也不必强求。老八你负责统筹四哥其余的手下,主要是两侧船舷,并在关键时刻能够随时控制住整艘画舫。当然,若是不到危急时刻,也不必如此。至于我跟四哥,居中策应,同时配合魏大侠看护咱们最紧要的‘货物’。”

    众人当中,能够切实执行安全计划的人选,只有皇甫泰明和郑云彪三个师侄,他们在镇魔塔下所受的训练,大部分与此有关,而除了他们四人,也就是江水寒这个受过季广岚亲自教导的人物有此能力,甚至能力更强。

    皇甫泰明身为皇子,多少顾及他的颜面,而郑云彪三人身份稍低,武功不济,所以最后统筹的重担只能交给江水寒。

    叶清玄安排妥当,众人轰然领命。

    “三天时间,大家坚持一下,必要的时候再休息……”

    对于真正的武者来说,精力充沛,别说三天不睡觉,先天高手便是一个月不休息也能够挺下来,只不过到时会极度疲乏而已。

    此时轩窗外,江面上一片鱼肚白……

    天已经大亮。

    众人之所在,已经远离昌隆府,到了困龙湖中。

    叶清玄站直了身子,伸了一个拦腰道:“不知不觉,天已大亮。我去将防御布置说与咱们的雇主,得了允许,你们立即按照计划实施,除了防御,最紧要的还是在危险时分能够控制住整条船……”

    叶清玄走出货舱,迎面立即一个军官横刀拦住了去路。

    说明了要见正主儿一面,那军官方才面带不虞地哼了一声,让身边同僚前去禀告,而他依旧面色阴狠地盯着叶清玄。

    自从与他们一方发声冲突,谢云安出手打断了对方同僚的一条腿,这些人便极度仇视叶清玄等人,一副恨不能将他生吞活剥的架势。

    叶清玄怎会在这些人人的想法,浅笑一下,迎着船风,四下观瞧。

    此时太阳已经升起,火红色变成了亮白。

    阳光之下,只见江水滔滔,碧波如鳞,两侧青山如画,倒映水中。

    青山麓下,岸阔湖深,深沉如镜。晴日光中,风帆点点,直向天边。

    好一派瑰丽非常的江南山水画卷。

    未过多时,身后脚步声起,却是黑袍怪客走了过来,一摆手,四周军官领命而去。

    黑袍怪客面罩中两点精光闪闪如鬼,上下扫视了叶清玄一番,之后方才喃喃说道:“我家小姐说了,只要夜先生能保证我们的绝对安全,保证我们的住所附近不被人骚扰,一切安全事务便由叶先生负责,老夫负责监察之责,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通过昨日的沟通,叶清玄等人虽然全部依托假名,但叶清玄变姓氏,未变读音,改“叶”为“夜”,自称夜星痕。

    “如此正好!”

    叶清玄一甩衣袖,用手指在嘴里打了个口哨,货舱中立即脚步声起,每个人鱼贯而出,各司其责,一切井然有序。

    黑袍怪客显然没有想到叶清玄等人动作如此整齐迅速,正规程度竟然远超大内侍卫,一时之间竟然看得一愣,心中再次沉吟这个姓夜的一方到底是何方神圣?

    叶清玄面淡如水,但心底却是得意非常。

    他前世一介宅男,土鳖加**丝,对于别人或是敬仰,或是看不透深浅的眼光,都是极为享受。

    更何况此时的危局,完全是他们一手策划出来的,看似杯弓蛇影,但也许一路上压根连个毛贼都见不到。

    叶清玄遥望江面,嘴上却是不闲着,头也不回,淡淡问道:“黑老,既然现在我们都在同一条船上,不知这想要刺杀、敢于刺杀八大世家子弟的人物会是谁呢?”

    “这个问题……很重要么?知不知道,你们都要尽力搏杀,有些事情,知道的太多,也没有好处。”黑袍怪客站到他的身边,同样望着江面来往的船只,淡淡说着。

    叶清玄淡然道:“这知己知彼,总好过临阵磨枪吧……”

    黑袍怪客冷冷一笑,最后无奈地叹息道:“具体是什么敌人,我也说不准,毕竟八大世家的仇人跟朋友一样的遍布天下,有人对付不了整个家族,对付几个落单的孩子,还是下得了手的。”

    叶清玄真想在这个东拉西扯就是不说正题的家伙脸上给上一拳,不过还是忍住脾气,没有好气的说道:“那总有些大概的敌人需要防范吧?对方是水匪还是旱盗,总有不同的打法才是……”r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