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136】适逢其会

    司徒怡兰独坐小轩窗之下,早些时候的争斗似乎并没有破坏她的心情。

    在她眼中,即便出手的一方实力看似极为强悍,也丝毫入不了她的眼界。

    不过是些靠力气吃饭的江湖客,从某方面来讲,这些人与码头上卖苦力的挑夫相比也高贵不到哪里去……

    明亮的灯火下,桌面上并排放着两件东西,一把是造型古拙的长剑,一个是打开的木盒,露出里面鱼缸大小的器物,主体以水晶打造,外面是镂空的青铜龙身缠绕包裹,二者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使得这件造型怪异的器皿透露出一种神秘而又华丽的美感。

    这个时候,司徒怡兰便捧着这件器皿,在灯火之下仔细观瞧,而那位黑袍怪客就是束手立在一边,一动不动……

    司徒怡兰坐在这里查看这件东西已经超过一个时辰了,结果还是一无所获,只好悻悻地放了下来,蛾眉紧蹙,现在有些问题一直想不通。

    “天色已晚,姑娘还是休息吧。”黑袍怪客怪异的口音响起。

    司徒怡兰轻舒了一口气,缓缓说道:“黑老,时间紧迫,若是在交给世家总盟之前不能找到这里面的秘密,只怕族里的长老们会大为不满,这就让我们难以在八大世家中争取更有利的地位。”

    “这一次怡兰小姐从古籍中找到这座龙神当年顾命大臣的埋葬地,本身已经是大功一件,又亲自破解机关取得了这两件东西。本身就已经是大功一件。小姐又何必担心族老们呢?”

    司徒怡兰惨然一笑。道:“这些的确算是功劳,不过还不足以让他们停止对我的指手画脚,只怕事情过些日子,他们就会重提与南宫家的联姻……那个南宫世靖你也看到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让我嫁给他?此生休想!”

    黑袍怪客无奈叹息一声,身为世家子弟,命运都攥在族长的手里。又哪里轮得到他们自己做主?司徒怡兰想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实在是太难了。

    “八大世家中也是内斗不休,北冥世家在‘剑魔’北冥无敌的带领下,一支独大,族长为了与其分庭抗礼,这南宫家只怕必须要联合了……”

    ‘剑魔’北冥无敌!

    只是这个名字的出现,就让司徒怡兰感到了庞大的压力,就连呼吸也变得有些困难。

    自己一直极力避免响起这个名字,因为这个名字不但给予八大世家以外的人沉重的压力,就算在八大世家之内。也是不轻的心理负担。

    八大世家只是广义上的联盟,其实只是一群利益团体分割社会资源的集团。主要是有余千百年来的联姻造成的,但其实内部依然有上下内外之别,比如那原本是狄族的赫连氏,在内附之后因为势力庞大,为了避免家族之间的冲突,被收入会盟之中,但因为其外族的身份以及曾经与陇右李家千百年来的敌对关系,在八大家族内部稍稍被孤立了起来。而其余七大家族,只有姑苏慕容氏这个更早时期的外族愿意接纳赫连氏。

    但有消息声称,这原本出自鲜卑的慕容氏和出自狄族吐谷浑部的赫连氏,数百年前,在域外便同是鲜卑慕容部的部落,只不过后来分家,本为庶出兄长的吐谷浑才带领族人离开鲜卑慕容部,百年发展,成为了一个**的部落。

    八大世家历史悠久,追根溯源,相互之间都有着极为漫长而错中复杂的历史牵连。

    司徒怡兰轻轻抚摸着眼前的“青铜琉璃盏”和那把古拙的宝剑。

    原本的剑鞘已经被严重侵蚀,现在的剑鞘是在昌隆府内找铁匠重新制造的,并换了剑穗。

    呛啷一声,长剑出鞘,剑身清凉如水,受灯光照射,剑身上竟然薄薄地泛着一层霞光,美轮美奂,而形制竟然与碧霄、碧落二剑相同。

    在剑锷处蚀刻着两个小篆纹样,上书:“碧霞”。

    竟然是传说中“龙神”敖烈亲传八名顾命大臣,可以开启“青铜龙塔”的八柄钥匙之一的“碧霞剑”。

    当年“龙神”破碎虚空归去之前,将锻造好的八柄宝剑赐予了八位顾命大臣,得到其中六把,便可以开启“青铜龙塔”的大门,除了最神秘的“龙神殿”需要神器级别的“至尊龙剑”之外,“青铜龙塔”中的八大密室,都对应一把宝剑,里面藏着数千年前武林绝学,金银珠宝更是不计其数。

    仙龙洞作为“龙神”敖烈的嫡系子孙,手中拥有三把宝剑,后来经过数百年的大肆收集,终于得到了五把长剑,而第六把长剑,就是敖子青的碧霄剑,从而联合了曲归鸿,并虐杀了敖子青一家,惹出与叶清玄交锋的一场风波。

    同时,仙龙洞方面也找到了第七把长剑——叶清玄手中的碧落剑。

    而此时出现在司徒怡兰手中的,就是最后的第八柄宝剑——碧霞剑!

    八大世家中武学传承最为低等的司徒家和南宫家对“青铜龙塔”最为上心,毕竟像是北冥氏这样有着高超武学传承的世家并不多见。

    司徒氏和南宫氏都是以商业和财富见长,尤其南宫世家的布匹生意遍布全国,便是皇宫内院的嫔妃们所用的绫罗绸缎,也都是南宫家供应。

    说南宫世家富甲天下,并不过分。

    这也是司徒家发现了能够插手“青铜龙塔”事务之后,极力拉拢南宫家的原因。

    以联姻和共研武学为方法,司徒家看中的便是南宫家的财富。

    至于那方“青铜琉璃盏”也是在墓穴中发现重点保护的东西,甚至在某方面,保护的规格超过了这把“碧霞剑”。

    虽然找到“碧霄剑”便算是完成任务,但司徒怡兰一直对这个“青铜琉璃盏”抱有极大的兴趣。觉得这东西一定与“青铜龙塔”有着紧密的关系。否则不会被墓主人如此重视。即便下葬也是紧紧地攥在怀中。

    可它的作用到底是什么呢?

    司徒怡兰用手轻轻抚摸着“青铜琉璃盏”的表面,从青龙图案一直到盏内的底部,那里有个凹槽,是一个等边八边形的凹槽。

    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可以插放在这里的……

    也许,答案就在那失去的东西身上,而那个东西,在底座方位,应该是个八边形……

    司徒怡兰眼中一亮。突然低声问道:“黑老,江湖上有关‘青铜龙塔’的传言,有什么东西是八边形,或是带有跟八边形有关器物么?”

    黑袍怪客略一停顿,仔细的回想了一下,接着说道:“江湖上凡是与‘青铜龙塔’有关的传言,我们也大都派人去核实了,不过发现大多数都是只是假的……不过,只有一个传言还未来得及证实,但江湖上很久以前便已经开始盛传了……”

    “是什么?”

    “就是大江盟江涛的儿子江水寒。据说他手中有一个东西便是打开‘青铜龙塔’的关键……而且传说当年他也得到了几部来自‘青铜龙塔’内的武学,让大江盟的江涛轻松突破先天。而他自己也是武功大为长进,一跃成为天下有名的年轻高手。”

    司徒怡兰一震,急问道:“是什么东西!?”

    黑袍怪客拍了拍脑袋,回忆道:“好像是……咦?”黑袍怪客猛地一拍手,惊呼道:“小姐,老奴想起来了,叫‘青铜八面鼓’!”

    “就是它!”

    司徒怡兰兴奋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娇容上的狂喜之色,溢于言表。

    就在这个时候,黑袍怪客猛地一转身,狂呼道:“什么人!?”

    身子一荡,倏然滑过三丈距离,直扑船侧的悬窗而来,一掌印向窗棱处!

    砰!

    一道黑影率先突破窗户,扑了进来,却是一个身材瘦高,黑巾蒙面的刺客,手中两把匕首前刺,一奔黑老的手掌,一奔对方咽喉,招式迅猛凌厉,极为快速。

    桀桀桀,一阵怪笑声,刺客喝道:“算你们警觉,识相的赶紧把宝剑和那琉璃盏送给老夫,老夫心肠软,可以给你们留个全尸!”

    “找死!”黑袍怪客双手黑光弥漫,快捷无比地连连疾点对方的身上要害大穴,但眼前的这个人竟然滑溜的如同一条泥鳅,身法诡异快速,毫无风声响动,就在自己面前飘来荡去,却让自己几次势必击中对方的重手落空,不消片刻,黑老竟然感到额头冒汗,心中惊骇不已。

    这一次出山,实在让人心惊不已,江湖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多高手,看身形没有一丝一毫的熟悉感,却出手的功夫都是这般扎实硬朗,早前的那个年轻人是如此,此时出现的这个蒙面人也是如此。

    “黑老,不能放他走,杀了他!”司徒怡兰一把抽出碧霞剑,并快速将“青铜琉璃盏”收入盒中,背到了后背,直扑那黑衣蒙面的刺客而来,同时一脚踢飞脚下的凳子,在舱门上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鸣,以此示警。

    “有刺客!”

    四周衣袂破空声纷纷传来。

    那蒙面刺客面对黑袍怪客和司徒怡兰二人夹攻之下虽然攻击乏力,但身法依旧超绝,游斗片刻之后,见到不能见功,大笑数声,道:“好,不愧是司徒世家的高手,手底下果然不俗,今日一别,咱们后会有期。”

    说完返身便退,司徒怡兰和黑袍怪客两人一时之间竟然无法阻拦,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窜出窗外,扑通一声,落入水中,消失不见。

    “奸贼休走!”司徒怡兰恼怒非常,就要动身追赶,却被黑袍怪客一把拦住,道:“穷寇莫追,小心有诈!”

    轰!

    此时房门被撞开,一众高手冲入屋内。

    “我等有罪,累司徒小姐受惊!”

    这跟来的八名军官都是南宫家的人,一直跟在郁天冠的身边,这次留下。也是奉了上命。想不到第一天便出现了刺客偷袭。几个人脑袋上都冒了一层的细毛汗,还好司徒怡兰没有受到伤害,不然他们几个的脑袋都得搬家。

    “没事了,你们下去吧。”

    司徒怡兰心中暗叹一声,即便有这些人在身边,也没有让她有一丝一毫的安全感。

    “发生了什么事?”

    一声不耐的叫嚷声传来,南宫世靖只披了一件袍子,便冲了上来。里面露出光洁溜溜的大腿,显然袍子里面什么都没有。

    司徒怡兰厌恶地一转头,黑老连忙答道:“刚刚遇到了刺客……”

    “什么?那东西……”南宫世靖立即脸色大变,这个身关自己前途的东西可不能有失,否则族长那里交代不过去。

    司徒怡兰更是讨厌南宫世靖的做派,冷然道:“放心,东西还在。”

    “哦,这便好,这便好……”

    四周军官纷纷低头,连他们也对自己家主子的表现感到抬不起头来。

    还说与司徒家是盟友关系。竟然连对方的生死都不顾,只想着东西。好歹人家也有可能是你未来的媳妇,怎么也得先问候一声,就算是面子上也要过得去吧。

    只不过南宫世靖很好地发挥了世家子弟目中无人的做派,直接焦虑地问道:“该死的,这两件东西关系重大,族中怎么也不派个高手来护卫……”

    司徒怡兰见他口无遮拦,在手下面前越说越多,忍不住咳嗽了一声,以示提醒。

    南宫世靖一愣,倒是明白了司徒怡兰这是个动作是提醒的举动,不过他却没有理解清楚这声咳嗽的真正含义,反而木然地转头,朝着黑袍怪客说道:“啊,黑老,我不是说你武功不行……

    司徒怡兰一翻白眼,直接打断道:“好了,不要说了。”朝着南宫世靖身后的军官吩咐道:“这里没你们的事了,你们下去吧。”

    这时南宫世靖才明白,司徒怡兰是让他在手下面前不要说太多,不由得尴尬地笑了笑,接着一振,暴喝道:“你们,去,把这船上的人都好好拷问一番,看看是不是船上的人干的……”

    司徒怡兰叹道:“刺客已经跃入水中逃走了,我不认为他还在船上!”

    “哦……”南宫世靖讪讪地撇了撇嘴,想了想又大喝道:“那你们也去盘问一番,看看这里有没有可疑的人,也许还有刺客的同伙!”

    这一次司徒怡兰到没有阻止。

    刺客能够摸到船上来,极大的可能是一路跟踪他们的行踪,并在最后藏到了船上的,也就是说,在自己一行人得到东西的同时,敌人便已经跟上船来,未见得是刺杀夺宝,而是确认自己一行人是否得手,否则来的不见得是一个人,而是形成必杀的一群高手。

    “怡兰,你觉得会是什么人发现了我们的行动呢?”南宫世靖忧虑重重地说道。

    “什么人发现的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如何保住东西,一直到族中高手来援才是重中之重。”司徒怡兰道。

    南宫世靖就是讨厌这个女人如此聪明和冷静,让他男人的尊严总有被践踏的感觉。

    黑袍怪客出言说道:“族中调派高手来援,只怕最迟也要三天之后,而且能够尽快赶到的,也不过是驻派附近的高手,实力并不突出,看似人多势众,反倒容易曝露行踪,甚至为敌所乘!”

    “那我们不如折返,让郁天冠和常全他们派兵护送!”

    “乌合之众,难以成事。”司徒怡兰道。

    “那我们乔装打扮,分散逃遁?”南宫世靖又问。

    “并非稳妥之计。我们此时只怕已经落入敌人的监视之中,若是被敌人识破身份,不但危险,恐怕东西也难以保住……”

    “那你说怎么办?”南宫世靖有些羞恼成怒。

    司徒怡兰在房间内缓缓挪步。

    黑袍怪客和南宫世靖的目光随着司徒怡兰走来走去,突地一顿,司徒怡兰转身问道:“黑老,你说甲板上那些人的武功怎么样?”

    黑袍怪客中肯地道:“不俗,其中能有之前年轻人功力的,只怕最起码有三个之多,而且还有两个人,连我也看不透……”

    “这么厉害!?”司徒怡兰一愣,想不到竟然得到这般惊人的答案。

    “你问他们干什么?”南宫世靖疑问道:“你该不是怀疑他们就是那刺客的同伙吧?”

    司徒怡兰冷哼一声,道:“如果他们是主谋,那直接杀上来便是了,我们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那你是说……”

    “我要雇佣他们做我们的保镖,一直保护我们等到族中的援兵到来……”

    “不行!”南宫世靖出言否定道:“这些人不知根底,万一另有所图怎么办?我们岂不是引狼入室?”

    “要是动手,我们早就没命了,我看他们不过是适逢其会的江湖客……”

    “难保他们不会见猎心喜,反目成仇!”

    “我们只要说是保护你我的安全就可以了,不必提及这两件东西……”

    “你觉得他们会同意?”南宫世靖有些疑问,毕竟刚刚不久,他们之间便爆发了一点点的冲突。

    司徒怡兰傲然道:“没人能拒绝八大世家的好意,他们也不敢。让我们欠他们一个人情,远比得罪我们要好得多……”之前叶清玄委曲求全的姿态,在司徒怡兰眼中,便是不愿与八大世家交恶的明证。

    南宫世靖尽管心中不乐意,但为了自己的小命,终于艰难地点了点头。(未完待续。。)u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