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133】有客登船

    少妇未语先笑,热情加火地抱怨道:“哎呀呀,柳爷,谢爷,你们的几位兄弟终于来了,奴家的女儿们不知等待你们等得多心焦呢!”

    谢云安跟打了鸡血一样地嘿嘿奸笑,回头介绍皇甫泰明,道:“这位就是我的好友黄公子,”接着又是一拍郑展堂的肩膀,高声介绍道:“这位是我时常提起的大财主郑员外,苏娘你定要悉心伺候,明白了吗?”

    这郑展堂装相装得久了,这演技绝对是一等一,绝对是影帝级别的,见到对方看来,立即摆出威风凛凛的模样,瞬间变得气势逼人。

    苏娘的眼在郑展堂身上打了个转,立时眉开眼笑,曲意逢迎,她阅人千万,只看一眼立知来了大豪客。

    苏娘此时兴奋地道:“员外定是贵人多福,前天刚有人送了两个北方白狄族的甜姐儿小闺女来我们兰花舫,高鼻深目、皮肤雪白细腻,头金黄,连眼珠子都是蓝的,那叫一个异域风情,还未曾正式招呼过客人,今晚奴家特别要她们来侍候各位大人大爷。”

    郑展堂竟然还出奇轻松地呵呵大笑道:“苏娘你真善解人意,来人,给我赏一锭银子,其它每人五两。”

    这个老王八蛋,还真把自己当恩客了,还tmd花老子的银子!

    叶清玄暗骂一声,从怀中掏出银子,立即上前挨个打赏。

    郑展堂笑着一指叶清玄,道:“这个是郑某的外甥,乃脂粉丛中高手。苏娘你最紧要拣个美人儿陪他。免他怪你兰花舫名大于实。”

    苏娘赶忙笑着招呼。却把叶清玄气得牙根痒痒。

    苏娘喜动颜色,千恩万谢之后,立即领着众人走入船舱。

    趁着乱套,叶清玄一把将谢云安拽了过来,沉声喝道:“小王八蛋,这么大的阵仗你也敢摆,你就不怕出事?船上的人都稳妥么?怎么看起来不像是我们的人……”

    谢云安左顾右看了一番,突然一脸苦相地说道:“师叔。不瞒你说,我把差事办砸了!”

    叶清玄心里咯噔一下,连忙问道:“怎么办砸了?”

    谢云安说道:“小师叔,我就想着雇一艘船来交差,可是没想到竟然遇到了柳子敬这个王八蛋,他包了整艘的花船,从苏州城一路玩到了这里,没想到遇到了我,却说什么也不放我走,我一想反正要找一艘船。当时不怎么就鬼迷了心窍,想着用这艘了……”

    我靠!

    “我看你不是鬼迷了心窍。你丫的是被色迷了心窍!”叶清玄扶额哀叹,“这么说船上的人全都不是我们的人喽?”

    谢云安点了点头。

    “那柳子敬知道我们的行动么?”

    谢云安摇了摇头。

    “那你跟他们提及我们的目的地了么?”

    谢云安道:“我跟他们说过是畅游困龙湖,没敢把目的地说出来……”

    还算这小子不是那么缺心眼。

    叶清玄深吸一口气,缓缓道:“看来……暂时只能如此了。等出了城,我们立即离船,换条船前行。”

    谢云安连忙点了点头,恭顺的跟个小媳妇似的。

    这个时候领先的那位老鸨子苏娘看到叶清玄二人落后,有连忙亲热地招呼着……

    叶清玄狠狠瞪了谢云安一眼,笑眯眯地走了进去。

    也不知道郑展堂使了什么招数,把个入骨的苏娘哄得极为开心,见到叶清玄前来,立即投怀送抱,一把拽住叶清玄的胳膊,拖着走到郑展堂身边,再挽起郑展堂的手臂,整个人亲热地挤到两人之间,两边**分压在两人手臂处,领着两人步进舱里,一路登上三楼的大花厅。

    还好比较木讷的如花、万国泰、真田龙彦等人都化妆成了保镖,这种情况下可以置身事外,与皇甫泰明的二十几个近卫全部留在了船甲板上,没有进去,少了几分尴尬。

    而叶清玄、皇甫泰明、孟源筠、江水寒这样懂得逢场作戏或是天性就会这花栏勾当的人物悉数留了下来。

    郑展堂反倒因为风姿气度被人风味上宾,魏无疚虽然不喜这种场合,但冷硬的气度反倒更适合一流保镖的形象,威风凛凛地站在郑展堂身后,无人怀疑其实他是在看管郑展堂,反倒更显得郑展堂身份的不凡。

    除了郑展堂之外,便是叶清玄和皇甫泰明坐在客位上,郑云彪和郭云飞侍立身后,孟源筠坐在陪坐,柳子敬和谢云安坐在主位上。

    花厅灯火通明,极尽豪华,大厅两侧放了几排桌椅,中间腾空了大片地方,看来是作歌舞等娱宾节目之用。

    八名娇俏的丫环分立厅门两旁,为他们几人脱去披风外衣。

    厅的四角均燃着了檀香炉,室内温暖如春。

    苏娘亲切地招呼众人坐下,那魏无疚向后退了两步,更显出郑展堂的威势。

    当她服侍叶清玄坐下时,凑到叶清玄耳旁低声道:“若公子不嫌奴家,就由奴家陪你也可以。”

    叶清玄连忙摇手表示不敢。

    苏娘飞他一个媚眼,嫩手在他软肋处不轻不重地拧了一下,才转身去招呼郑展堂。

    叶清玄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心中惊叫,姥姥的,怪不得前世东莞市光靠这行业的附属产业就能拉动gdp,怪不得这有钱的男人就算娶了绝美妻子也愿意在外流连忘返,原来这花花世界竟是如此精彩……

    叶清玄差点乐不思蜀,无限堕落下去,猛然间眼前飘过梅吟雪的影子,吓得他一个激灵,连忙默念道:吟雪、吟雪,莫要怪我,我是逢场作戏,过了这村,绝对不找这店!

    正事要紧!

    叶清玄肃声问道:“请问苏娘。不知花船何时啊?我等还想一边看着天上明月。一边观赏贵舫美女们的绝色舞姿呢……”

    “呦。敢情这位叶大爷是等得不耐烦了,要见我们的兰花舫的姑娘们啊?”苏娘的调笑立即引得周围侍女一阵掩嘴娇笑。

    叶清玄好不尴尬,抬眼处,却现孟源筠一脸坏笑地朝着自己挤咕眼睛,没好气地瞪他一眼。

    调笑处,苏娘拍拍手,画舫一动,大船便已是离岸航行了。

    在苏娘安排下。叶清玄等人分散坐在方桌当中,每人身旁都有两个空位子,令人想到左拥右抱,偎红倚翠之乐。

    郑展堂隔桌向叶清玄笑道:“外甥,到了此处你可尽情享乐,不用计较你舅舅我是否在此……”

    操你大爷,我是你舅舅!

    叶清玄心中大骂,面上却是唯唯诺诺地点头答应:“那外甥就不客气了。”

    郑展堂笑了笑,顺手一把扯着苏娘,笑道:“苏娘你给我坐在身旁。让我们说说心事话儿。”

    苏娘“啊哟”一声,媚态横生笑道:“怎么行哪。奴家的乖女儿会怨死人呢!”话虽如此说,却立即命人在郑展堂身旁多加一张椅子,任谁都看出她是千万个愿意。

    但这个要求被众人看见,脸色却都是一变。

    皇甫泰明立即笑着道:“哈哈哈,郑大官人可不要夺人所爱哦。来来来,苏娘快到我身边来,不要离他这个老头子,说是喜欢你,还不是想借着苏娘接近贵舫的最红的姑娘?休上了他的当!”

    众人连忙同声起哄,郑云彪和郭云飞二人更是连拉带扯地将苏娘扯了过去。

    郑展堂脸皮上看不出任何的不满,依旧仰笑道:“好好好,老夫就不夺人所爱了,但苏娘紧要记得,一定要给老夫找两个色艺双绝的美人陪伴呦!”

    苏娘立即娇笑着答应。

    现场一片欢乐融融的场面。

    女侍穿花蝴蝶般来来去去,奉上热酒美点,一时如入众香之国,不知人间何世。

    当桌子上名酒佳肴纷陈时,只有最俏丽的三名丫环留下来,候命一旁。

    忽地管弦丝竹之音响起,一队全女班的乐师拿着各种乐器,由侧门走了入来,坐在一角细心吹奏,俏脸作出各种动人表情,仙乐飘飘,音韵悠扬,一片热闹。

    郑展堂、叶清玄和孟源筠三人看得是开怀大笑,不住鼓掌叫好,气氛热烈。

    反而谢云安慑于皇甫泰明和叶清玄之威,只是附和地表示赞赏,怎也不能像孟源筠般的狂放。

    苏娘半边身挨在皇甫泰明身上,小嘴凑在他耳旁娇声道:“公子真坏,刚才竟当众让人把奴家扯过来,弄得奴家浑身痛死了。”

    皇甫泰明心底腻歪之情一闪而逝,端起酒杯,头也不回,淡淡说道:“是么?那本公子代属下向苏娘道歉了……”

    苏娘脸色一僵,不明白之前还主动将自己抢过来的公子哥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冷淡,而且身上有一种让人心悸的威严,让人原本如火的**变得冷冷冰冰,期期艾艾地笑了笑,连忙坐直了身体,不敢太过放肆。

    像皇甫泰明这种进了妓院却不玩婊子的正派人物,她还是第一次遇上。

    郑展堂看到了整个过程,忽然陷入了沉思里,不知想到什么问题。

    侧门再开,十四名盛装美女踏着轻快的步子、来到席前载歌载舞,演出各种曼妙无伦的舞姿,齐唱道:“春光满眼万花妍,三春景致何曾见。玉燕双双绕翠轩,蝶儿飞舞乐绵绵,乐绵绵,万花争吐艳。绿柳娇嫩,倚池畔随风曳展,心忧岁月变迁,一朝美艳化烟,叹春光易逝愁深牵。”

    十四女年纪不过双十年华,均上上之姿,艳色诱人,众人都见过世面,叶清玄更是深受岛国毛片的洗礼,表现的正气凛然,但人群中色心最大的孟源筠却是口涎直流,暗忖就算有刀子架在脖子上,也不肯离去。

    同时哀叹,身边竟然没有二哥展羽陪伴,有那个真正的风流人物,保证这夜场更加换了许多。

    郑展堂到时没心没肺到了极点,亦或是老谋深算。虽没有孟源筠般心猿奔放。但也是嘴角含笑。心情大佳,让人想不清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众人先是浑身紧张,生怕自己太过投入观看歌舞,忽略了对郑展堂的监视,但时间一长,方才现郑展堂身后的魏无疚就像是块毫无感情的机械人,一丝不苟地盯着郑展堂的背后,一动不动。

    有了这尊大神在此守卫。众人心中不免有了几分放心,稍过片刻,便俱都投入到观赏歌舞的情境之中去了。

    但众人当中,叶清玄表面痴迷,相反却是最为清醒的一个,假意有事要办,将郑云彪唤到身边来,低声吩咐道:“让咱们的人全程监视船上人员的一举一动,尤其是操船的船桨室和厨房,关键时刻要做到能够立即取而代之……明白了么?”

    郑云彪眼睛一亮。连忙点头表示明白,接着立即离去办事。

    叶清玄暗自一点头。郑云彪、谢云安和郭云飞这三个小子经过在镇魔塔下的几年训练,无论是武艺、反应还是应变,都变得厉害了许多。

    他们在镇魔塔下学会的许多技能,都不是普通门派或是江湖历练能够锻炼得出来的。

    看窗外,月光下江面微光粼粼,悬窗内,轻歌曼舞,歌舞升平,好一派江南风月。

    不知不觉,画舫已经到了船关之处,而外面火把林立,火光下军兵铁卫盔甲锃亮,兵器寒光映目,强弓劲弩,连着投石机在内,不下六七百人。密密麻麻地站在船关左右,紧盯着迎面赶来的画舫。

    此时场内十四名舞女刚刚唱罢,在众人哄然叫好声中,蝴蝶般飘入席里,填满了所有空位子。郑展堂、叶清玄、皇甫泰明、江水寒、孟源筠五人宾客,以及谢云安、柳子敬两位主家身边,都是左拥右抱之局。

    一时间香风鬓影,艳光漫席,娇声软语里,叶清玄脑袋晕,耳朵热,招架不及,只记得侍候自已的两女分叫莺莺和翠翠,其它便什么都没记住。

    就在此时,外面守门的礼官突然高唱道:“困龙湖水师提督常全大人、昌隆府督军郁天冠大人到。”

    全场腾地静至落针可闻。

    昌隆府是困龙湖水师的驻所所在地,身为此地水路关防长官,若是现郑展堂被人劫持,出面负责水上拦截,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只不过那郁天冠却是扬州当地的武官之长,虽然因为郑展堂和皇甫泰明的到来使得他沦落到辅助的地位,但在地面上也是不容忽视的力量,此人常年驻扎在扬州的苏州城,怎么会这么巧,同时与常全出现在这个地方呢?

    众人都是脸色剧变,同时往皇甫泰明和叶清玄两人望去。

    皇甫泰明和叶清玄则脸脸相觑,想不到这么快便要和这最棘手的角色碰脸。

    众人脸色不好看,但作为画舫之主的苏娘却明显是经历过这样的场面,连忙起身打着圆场说道:“几位贵客莫惊,那两位将军是奴家这里的常客,此时前来,定然是例行巡查,并无大碍。”

    众人大部都是官场中人,当然不会相信这种鬼话,从来没有听说过一地水6两方军事主管联合巡夜的,而且还是联合地查花船。

    不过此时众人既然是装成了武林和商界人物,自然土鳖了一把,哦哦连声地表示明白。

    “快让两位大人进来啊!”苏娘高声喝道。

    这常全和郁天冠二人没有直接带兵闯进来,竟然在这个时候还给这个苏娘面子,老老实实地候在门外,倒是让叶清玄对这艘画舫的后台有了几丝好奇。

    抬眼处,正见同样一脸凝重的江水寒望了过来,立即打了个“静观其变”的眼色过去。

    苏娘摇着贵妃扇,摇曳生姿地迎了过去,鼓乐声中,一行人拥进舱厅来。

    带头之人是个脸目冷峻,身材瘦硬,双目神光绰绰,颌下短须犹如钢针,年纪四旬有余的中年男子,身穿青色军服,外披猛虎战袍,左右肋下两把长剑,龙行虎步走了进来,看其气度定是水师提督常全无疑。

    随后小半步的,是个身材粗壮的凶猛大汉,一身军服,外罩铁甲,腰配长刀,比对常全的战袍软打扮,这身盔甲让他显得更加扎眼和特殊,这人定是昌隆府督军郁天冠。

    跟在这两人身后是身穿武士劲服的两男一女。

    打头的男子背插长刀,身裁挺拔,面容英俊,尤其一对眼特别明亮;女的背着长剑,生得百媚千娇,英姿飒爽,非常惹人注目,姿色顿时将满船的艳色压了下去,尤其那股子阳刚健美,分外让人觉得明媚动人。

    再后则是全身隐藏在黑色大袍中的身影,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形象让人吃惊,黑胧胧的罩头下面,只能看到一丁点的眼中精光,但这群人之中,只有这个人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可以想象,此人也定是这群人中武功最为高强的一个。

    最后是八个身穿军服、头戴玄铁盔的将领人物,不过身上少了一丝官僚的气度,却多了几份森严的杀机,让人猜想这八个人要不是久历沙场的悍将,便必然是化装成军官的黑道杀手,否则只是这股子让人不舒服的煞气便极难拥有。

    众人原本并不担心离城的难度,但此时见对方如此阵仗,亦不由得有点紧张起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